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萬古妖決
萬古妖決 連載中

萬古妖決

來源:出品文學 作者:許飛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安祿 許飛

【fqxs】 漆黑的海德洞,潮濕的空氣中帶着一種刺鼻的氣味
這種氣味像是進了動物籠子,仔細鼻嗅,還能夠聞到濃重的屍體腐臭味
許飛眉頭緊皺,抬手揉搓了一下鼻尖,嘴角微微上翹道;「所有進入海德洞的人,都是被你這個...展開

《萬古妖決》章節試讀:

《萬古妖決》第4章 你到底是人是鬼?



採氣改變身體內部強度,以氣充斥內臟各個器官,以無形的衝擊力,對身體的奇經八脈,心臟,肝,腎,脾……等等,進行瘋狂的衝擊洗刷。

許飛並未重視這個採氣,畢竟金甲丹蟲此時十分聽話的在體內幹活,便任由其帶動採氣運轉。

不過,半柱香的時間過去以後,他察覺到了不對,如今的他已經邁入了靈者八階,妖修四階,開始的衝擊力變得異常狂暴,彷彿一記記重鎚,敲打着他身體各個器官。

此種妖修之法異於靈修,實乃逆向修鍊,其中需要承受的衝擊力將會被加大。

靈修乃是根本,雖然曾經有過靈修藉助妖修,屍修之法,不過,那都是在靈修根基穩固的基礎上。

許飛這種連靈者都無法邁入的菜鳥,如今竟然直接以妖修踏入靈者,後果可想而知。

噗!

一口鮮血直接噴出,鮮血之中帶有一塊塊碎肉,彷彿內髒的碎肉一般。

身體傾斜,踉蹌着走到了山洞旁,手扶着石壁站穩,許飛如今很清楚眼前的狀況,那些碎肉並不是內臟,而是身體內部的雜質,也就是肉瘤。

金甲丹蟲在進入丹田以後,彷彿是被教訓過後的小孩子,聽話了很多,這個傢伙雖然看似老實,實則壞得很。

因為,妖修分為採氣,育靈,化形,真丹……,分別對應的是靈修的靈者,靈士,靈師,大靈師……

妖修的採氣與靈修的入門靈者,兩者有相同之處,又有明顯的差異之處,採氣乃是吸收天地之氣,在體內形成內丹,以內丹為根基,將所有天地之氣分散開來,增加體內強度。

靈修同樣是以感應天地靈氣踏入靈者,不過,靈者並不是修鍊體內,而是修鍊體外,以加強自身的強度為基礎。

眼前的情況,金甲丹蟲在體內強行助許飛踏入採氣期,完全沒有考慮他的安危。

「該死的蟲子,真應該將你摳出來捏死!」

許飛嘴上暗罵一句,盤膝坐在地上,感受着體內的變化,驚奇的發現,竟然能夠內視看到金甲丹蟲的位置。

此時的金甲丹蟲,翅膀與四條腿已經收縮回去,完全變成了一個球,不對,確切的說,應該是變成了一顆內丹。

沒錯,就是內丹。

金甲丹蟲竟然以自己的身體,化作許飛的內丹,難怪能夠如此順利的進入到採氣期。

突然,化作內丹的金甲丹蟲散發出一絲絲白色絲線,絲線再一次下沖,巨大的衝擊力猶如洪水一般,徑直衝向了唯一的寶貝之處。

魚貫而入的衝擊力,直接灌滿了整個管道,那種疼痛之感讓人青筋暴起。

「你奶奶個腿,老子還有個鳥用,怪不得那麼多太監都死在海德洞,單單就是這一下衝擊,那些沒有鳥用的傢伙,根本就挺不過來!」

許飛抱怨了一句,只不過,此時的他沒有時間想那麼多,左手六,右手掐着蘭花指,面容扭曲,極力的控制着體內妖力。

以妖修為根基,這是一個大膽且從未有人敢做的事情,許飛陰差陽錯下成功了,而且,還是在他沒有任何根基的情況下,畢竟他可是一個連靈者根基都沒有的人。

如今邁入妖修,許飛也不知道對自己是好事還是壞事,眼前這妖修採氣改善了身體內的狀況,一些堆積在體內的病症都得到了醫治,也算是一件好事。

妖修採氣分為五階,五階最低,一階最高,五階相當於靈者九階十階,如今許飛處在採氣四階,也就是靈者八階。

別看只有八階,要知道,許飛可是一個連靈者根基都沒有的人,妖修竟然能夠將他帶入與靈者相同階段的採氣,可想而知這金甲丹蟲的強大之處。

端坐在海德洞整整五天,在金甲丹蟲不斷釋放採氣之絲的情況下,勉勉強強進入採氣四階巔峰,並未邁入三階。

雖然只是相當於靈者八階巔峰,即將踏入七階,要知道七階便能夠在太子府內謀得一份侍衛的職位。

許飛很清楚,修鍊這種事**速則不達,需要循序漸進,站起身的那一刻,雖然還是左手六,右腳踢的狀態,但是,他感覺視線清晰了很多。

不單如此,對身體的每一個部位,好像是都了如指掌,很輕鬆便能夠察覺到每個位置的強度,記憶中堅持不了三秒的腎臟,此時竟然連左手六都無法滿足了,真乃一大幸事。

左手六,右腳踢,許飛踢着步伐走出海德洞,在進入到採氣階段,他感覺特別的飢餓,食慾大增。

海德洞的食物配送,都是由太子府的太監總管分配,前段時間許飛的歌聲,讓這些太監以為其已經活不長久,所以,配送的食物少了很多,很明顯被太監總管剋扣了。

「你個死太監,一個沒有鳥用的傢伙,你剋扣我的糧食做什麼,有錢你也無處花!」

許飛看着所剩無幾的糧食,大聲的咒罵太監總管。

罵歸罵,眼前他也只能忍受,省着點吃,等到三天後的糧食配送時間。

無聊的生活再一次開啟,許飛坐在空蕩蕩的院子中,與一顆懷抱粗細的松柏樹聊了一上午,將這段時間的所有孤獨傾訴,松柏彷彿聽懂了一般,憂愁的掉了一地松柏葉。(實則,給松柏剃了剃頭髮!)

在和松柏樹聊了整整半天時間,許飛實在感覺無聊的時候,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那就是這個海德洞,怎麼可能只有一個金甲丹蟲,太子府將此地圈禁,到底為了什麼。

一個個太監進入海德洞,都沒有承受住金甲丹蟲的衝擊力,只是因為這些人沒有鳥用,承受不住衝擊。

既然這樣,太子為什麼不親自來,如此一來,只有一個原因,這個海德洞還有其他秘密。

快要被逼瘋的許飛,彷彿發現了新大陸一般,左手掐六,跳着踢踏舞衝進了海德洞。

漆黑的海德洞內,惡臭氣味依然十分濃重,深入洞穴,周圍越來越潮濕,而且,前方出現嘩啦嘩啦的水聲。

隨着接近,跨過山洞拐角,前方出現點點光亮,光亮照射下,水波蕩漾,陣陣鎖鏈之聲響起,一個足有三丈寬的水潭出現。

水潭正中心,一披頭散髮之人被鎖鏈捆住,衣衫破爛,不知死活。

許飛走到水潭近前,看着前方被鎖住之人,皺眉開口道;

「你到底是人是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