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去屠宰場談戀愛好嗎
去屠宰場談戀愛好嗎 連載中

去屠宰場談戀愛好嗎

來源:知乎推文 作者:兔草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孫悟 李離 現代言情

不要怕,怕的話你哪裡都去不了
展開

《去屠宰場談戀愛好嗎》章節試讀:

第 2 節 馴鳥


我沒多少鄉村生活體驗,長到現在,絕大部分時間住在城裡,沒怎麼見過山谷,沒見過原始森林,更不知道瀑布如何流動,這是獨屬於城市孩童的經驗匱乏症。
除了那些用以做菜的動物,諸如雞鴨魚類,我也叫不上其他動物的名字。
十歲那年,我們全家離開筒子樓,搬進一座新建成的小區,從此以後我連蟑螂老鼠也看不見了。
 不知從何時開始,鳥類也不再光臨我的家園,記憶中關於鳥的事全停留在八歲那年的下鄉之旅。
那一年,農村有親戚去世,我們去奔喪時順便住了兩周。
那些房屋用石頭和土砌成,房頂奇高,下雨時水不斷滲進屋子,沒有地板也無瓷磚,只要食物掉在地上,螞蟻就會立刻聚過來。
夜裡,風從磚頭縫隙滲進來,偶爾能聽到幾聲野獸號叫,但具體是哪種野獸,我說不上來。
 這是一座名為丁集的鄉村,距離大山還有些距離。
這裡大部分人姓丁,我也姓丁,父親說,我們家祖墳就在這兒。
我問父親,我們以後會葬在這裡嗎。
他搖搖頭說:」不,這裡沒有我們的位置,我們要葬在公墓。」
說完他又彈了下我腦門說,」小孩子,說什麼死不死的,快朝地上吐幾口口水。」
人們說,說錯話,只要朝地上吐幾口口水就能把說出的句子吐掉,不然厄運將一直跟着你,直到進入墳墓。
那時我年紀尚小,並未感受到死亡的惘惘威脅,只是在父親的逼迫下,朝地上吐了點口水。
那些口水很快被土地吸收了,父親滿意笑了笑,好像土地公收到了我懺悔的訊號。
 我在那兒住了兩周,頭一周一直拉肚子。
這裡的娃哈哈只賣城裡一半的價格,母親貪便宜買了一箱回來,我沒事就喝,終於喝到腹如刀絞,高燒不退。
母親這才發現那東西不叫」娃哈哈」而叫」哇合哈」,除此之外,包裝、顏色、味道和」娃哈哈」一模一樣。
母親皺了皺眉說:」果然不能相信這裡的東西。」
而丁集的親戚則說」這是水土不服吧,我們這兒的娃都喝得好好的」。
 第二周,我終於痊癒,不敢再碰任何飲料,只喝井裡打上來的水。
沒事的時候,我就和那些叫不出名字的親戚小孩去村裡唯一一間遊戲機廳打拳皇。
有一天,鏖戰正酣,忽然有個小孩拍了拍我肩膀說:」你想去山上看看嗎?」
想,我立刻答應。
但事實上,我並不認識那個孩子,暫且叫他丁甲吧,反正這裡的人都姓丁,不是丁甲,就是丁乙,或者丁丙。
 丁甲手上拿着鐮刀,走在我前頭。
上山之前,他砍了一截樹枝交到我手中,說:」別看山不高,你們這些城裡孩子體力不好,走着走着就走不動了,這樹枝能當拐杖,就像多了條腳。」
我接過拐杖,拿在手裡把玩了一下,這樹枝像一把木劍,頗為趁手,恍惚間我以為自己是走丟的古代俠客。
 山並不陡,但我們選了最難走的路,這條路荒草叢生,丁甲左手撥樹,右手執刀,一直在前面領路。
我問為何不走那條別人走出來的好路,他說那條路上山太慢了,等折返回來天就暗了,天一黑,什麼妖魔鬼怪都出來了。
我點了點頭,但心中又冒出新的疑問——」我上山幹什麼呢?」
 一走進山,山便不是山了,它是城堡,是房子,或者一個不知名的巨獸。」
山是這樣嗎?」
我問丁甲,」為什麼和我想像中不一樣呢?」
 」那你想像中,山是什麼樣?」
 」巍峨,壯美,高不可測。」
我想到了一些書本上看來的詞語。
 」但有些山和你想的不一樣,人和人有區別,山和山有區別,我們丁集的山就是這麼矮。」
 目之所及,一片荒涼,山裡沒有好玩的東西,我起了打道回府的念頭,丁甲攔住我說:」別急,我待會兒讓你見識見識。」
於是我又跟在他後頭走了半小時,終於走到了山頂。
從山頂俯瞰整座鄉村,感覺還不錯,但也僅止於此,要我長住在這閉塞小鎮,絕無可能。
我找了塊大石頭,坐下,望着丁甲,想看看他葫蘆里到底賣的什麼葯。
 」你要不要聽個故事?」
丁甲笑眯眯看着我說,」我小時候經常上山玩,拿着彈弓,打野鳥。
有一天,我看到一個駝背老頭,他沒有手,腿也是跛的,他告訴我他會馴鳥,要鳥兒朝西邊飛,鳥兒絕對不會向南。
我一開始不相信,繼續玩彈弓,但過了一會兒,我聽見他嘴裏發出一種有節奏的鳥叫,緊接着藏在樹林中的鳥全都飛了出去,林子里靜得不得了。」
 」這麼說,他懂鳥語?」
我從未聽過此等奇事,於是拉着丁甲問,」你沒有騙我吧?」
 丁甲神秘地眨了眨眼說:」你等着。」
沒過一會兒,他身體如蝦一樣蜷縮起來,接連發出嘔吐聲,嘔了五分鐘後,一聲清脆鳥鳴從他嘴裏響起。
我看到了一件不可思議的事——丁甲吐出了一隻鳥。
那鳥從人嘴裏飛出來後在天上轉悠了幾圈,丁甲吹了幾聲口哨,模仿鳥叫,那鳥很快朝南邊飛走了,消逝在天際。
 」真有意思,你可以教我嗎?」
那時我尚年幼,不能分辨事情真偽,我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切。
丁甲像個小大人似的,拍了拍我肩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