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夏日眠花糖
夏日眠花糖 連載中

夏日眠花糖

來源:知乎推文 作者:竹林深處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周披 庄焰 現代言情

前男友會夢遊,三更半夜進我房間……展開

《夏日眠花糖》章節試讀:

第 5 節 與前男友同居


」睡之前,再量一遍體溫。」
庄焰說。
我從被窩裡伸出一隻手,小聲說:」體溫計給我。」
庄焰把體溫計放進我手裡,我嗖地撤回。
沒了電話里的語音,隔着被子也能聽見窸窸窣窣的聲音,庄焰在弄被子。
病房裡的陪護床在一旁,離我說遠不遠,說近不近。
我後知後覺才反應過來,這是要和庄焰睡在一個屋子裡了。
……不能說緊張,只能說心跳比平時快得多。
量好了體溫,我把溫度計遞出去:」好了。」
庄焰接過去,看了一眼:」三十七度一,我去護士站。」
他說著,拉上了床簾。
環繞的床簾嚴嚴實實將空間隔絕,我聽見病房門開關的聲音,探出頭,偷摸地換了幾口氣。
我躺着等庄焰回來,沒一會,聽見病房門又被推開,我輕聲問了句:」庄焰?」
」嗯。」
他回應,腳步聲由遠及近,」還有事嗎?
沒事的話,我關燈了。」
我說了沒事,他將病房的燈關起。
視線一下子黑了,他躺上了床,蓋好了被子,病房裡悄無聲息。
平時這個時間,正是我滿城亂跑送外賣賺補貼的時間,生物鐘早已經固定,睡不着。
最重要的是,有庄焰在身邊,更睡不着。
我不敢翻身,不敢咽口水,呼吸輕了又輕。
渾身緊繃的狀態下,肌肉和四肢都僵硬酸疼。
醫院提供的枕頭裏面裝的估計是稻殼之類,稍微一動,就發出聲響。
我連腦袋都不好轉了。」
睡不着?」
庄焰忽然問。」
沒,」我矢口否認,」我要睡著了。」
庄焰淡淡道:」你剛剛好像是說,以後不會騙我之類的話。」
我頹然,老老實實翻了個身,面對着陪護床:」以前這個時間,我還在工作。」
」晚上十點工作?」
」送外賣也分白班夜班,客戶想吃宵夜,我們就能送貨上門。」
」你夜班?」
」我全班。」
我說的時候沒覺得怎麼樣,說完,半天沒聽見庄焰接話。
睡了?
我猜。
我用腦袋在枕頭上窩了窩,準備閉眼,享受難得早睡的機會。」
……看來,你並不是真心想複合。」
庄焰幽幽地說。
我嚇得立刻睜開眼,甚至坐起身,急急道:」我是真心的!」
」你現在的工作強度,根本不可能調養身體,」庄焰淡聲道,」或者,你自己並不明白現在的身體狀況?
明天嚴璟來時,我會讓他詳細給你說明,關於胃癌的成因,以及類風濕的死亡率。」
」不用,他,他和我說過,」我心虛地低下聲音,」我以後會盡量多休息,把身體養好。」
」你的風濕怎麼辦?」
庄焰說,」這個工作,根本不適合你。」
」別的工作賺不了這麼多,」我說,」我現在一個月可以賺兩萬,很多了!」
」你需要錢,因為還債?
欠了多少?」
庄焰問。」
也,沒多少……」我重新躺回去,有些出神地說,」我算過,再工作四五年就能還清了。」
」這是『惠南』的債務?」
庄焰問。」
不是,」我輕聲答,」是我自己的債務。」
自己的債務,始終還是要自己來還。
庄焰沒有再問下去,只跟我說了句『早點睡』和『晚安』。
我知道自己對庄焰的承諾,可還債這件事也迫在眉睫。
等回去,再商量一下,能不能寬限兩年——錢雖然好,可命……現在也很重要了。
我在床上翻了幾次身後,睡著了。
這一覺睡了很久,久到庄焰甚至要喊我起床。
我以前睡眠時間有限,這一覺好像要把缺失的那部分補回來。
我聽見庄焰在叫我,迷迷糊糊睜開眼,陽光一下子落入眼底。
我抬手遮了一下,含糊不清地問:」……幾點了?」
」八點半,」庄焰說,」快查房了,你得起來洗漱。」
這麼晚了……人的本性果然是趨利避害,舒適的生活顛覆了多年累積下的作息規律。
我起床搖搖晃晃去洗漱。
再出來的時候,病房裡已經站了不少人。
醫生好幾個,護士也好幾個。
我的病床,被子已經疊起來了,庄焰正在和嚴璟說話。
見我出來,嚴璟問:」今天感覺怎麼樣?」
」挺好的。」
我說。」
體溫量了嗎?」
嚴璟問護士。」
還沒量,」護士有些無語道,」第一遍催的時候,家屬說患者還沒睡醒,第二遍催又說患者快醒了……」患者我本人很慚愧。
嚴璟似笑非笑地看向庄焰:」都這麼多年了,你對她還是一樣,沒半點原則。」
庄焰沒說話。
我連忙道:」我現在就量,你別說庄焰,是我賴的床。」
我摸了放在置物柜上的體溫計,老老實實夾好。
嚴璟翻開病例本,邊看邊說:」她的檢查結果都出來了,其他問題不大,主要還是營養不良、胃病、風濕三項。
我開些葯,你盯着她吃,調整自己的生活方式,才是治標治本的關鍵。」
我量好了體溫,遞過去。
三十六度八。」
高燒退了,」我試着商量,」我能出院了嗎?」
嚴璟不看我,看庄焰。
庄焰輕描淡寫:」遵醫囑。」
」行,」嚴璟道,」那就出院,下午出院,上午還要輸液。」
查房完畢,嚴璟一群人離開,我忽然想到起什麼,對庄焰說:」我去找一下嚴璟!」
在走廊里截住人,我不太好意思地問:」結算單……」」結算單在庄焰那裡,」嚴璟明白我的意思,直接道,」你去找他拿吧。」
」那,那一共多少錢?」
我問。」
沒多少,」嚴璟道,」住院費有統一標準,你這間是 VIP 單人套房,一晚上幾百上千,這個不能報銷。
檢查費,還有馬上給你開的藥費倒是可以走醫療保險,問題是,你有嗎?」
我:」……沒有。」
」哦,」嚴璟皮笑肉不笑,」那可真遺憾。」
我垂頭喪氣回了病房,庄焰在收拾東西。
他買了足夠住院一個月的物資,但我只住了一天。
見我回來,庄焰收納毛巾的動作沒停,問:」早飯想吃什麼?
醫院有餐廳,也可以叫外賣。」
」醫院餐廳就好,不用叫外賣了,」我說,」我去買,你想吃什麼?」
庄焰直起身:」病人就該有個病人的樣子,我去買,順便拿你的葯。」
」那,簡單點的,什麼都行。」
我說。
庄焰出門後,我坐在沙發上,繼續整理東西,牙刷牙杯……牙膏偷偷帶走,庄焰買的我都想帶走,他應該不缺一管牙膏,還有保溫杯……紙抽!
零零碎碎,藏起來,帶回去。
我整理好了東西,庄焰拎着袋子走進來。
我看了看他手裡的兩個袋子,又看了看自己整理的袋子,就——比這個還大。
庄焰把其中巨大的袋子放下:」這是你的葯。」
」這麼多?」
我傻眼。」
不覺得自己病多,倒是嫌棄葯多?」
庄焰瞥我。
我默默收聲。
另一個袋子里是早餐。
瘦肉粥,水煮蛋,炒青菜,熱牛奶。」
你以後的早餐盡量做到營養均衡,」庄焰說,」肉蛋奶蔬菜水果都要攝取,改善體質不是一頓兩頓就夠的。」
我一個勁點頭,表示知道了明白了答應了。
吃完飯,輸了最後兩瓶葯,護士來給我拔留置針。
我滿懷期待地看向庄焰,覺得新密接觸又要來了。
庄焰在我的目光中,拿起一個蘋果,遞給我:」吃一口。」
我想伸手接,他直接把蘋果放在我嘴邊。
大膽一點!
我試着往前伸了伸頭,張開嘴,咬了一口。
甜~——唔!
針頭被拔了出來。
護士說:」可以了。」
」自己拿着。」
庄焰完成任務,對我揚了揚眉。
我接過蘋果,吭哧吭哧地啃。
啃完了蘋果,手裡黏唧唧的,我看了看置物櫃。」
找什麼?」
庄焰問。」
紙……」我本來想說紙巾,驀然想起,紙巾被我藏起來了,立刻說,」沒找什麼,我去洗個手。」
」有濕巾,擦一下就行了,」庄焰看了看四周,」濕巾呢?」
」……」被偷了。
庄焰沒看見濕巾,就看向我:」嗯?」
輕輕揚起的尾音,好聽得要命。
我做錯事一樣,手指戳了戳沙發上的袋子。
庄焰看了一眼那團鼓鼓的」贓物」,唇角似乎彎了彎。
丟死個人……我連忙下床,跑去洗了手。
再出來的時候,庄焰已經拎着那袋」贓物」了。」
我自己拿吧。」
我心虛地要去接手。」
你拿葯和我的電腦包。」
庄焰說,」把外套穿上。」
我身上還是睡衣,庄焰的黑色開衫放在一旁,我拿起來穿好。
葯袋雖然大,但很輕,電腦包也不沉。
我和庄焰走出了醫院。
醫院外陽光很好,春末難得沒有風。
庄焰拉開後車門,把雜七雜八的東西放進去,然後看向局促站在一旁的我。」
上車,」庄焰自然而然地說,」我送你回去。」
我拉開副駕駛車門,忐忑不安地坐進去。
庄焰關上車門,把手機遞給我。
我有些茫然:」啊?」
」導航。」
庄焰說,」你住的地方。」
」哦。」
我連忙在地圖裡輸入地址。」
還有,」在我要把手機還給庄焰前,他說,」把微信加一下。」
我倏地抬頭,一眨不眨看他。
庄焰開車的動作很優雅,目不斜視,只是在我看向他的時候,那兩排長長的眼睫在細微地扇動。
我抿着嘴,忍住笑,把自己的微信和庄焰的微信相互添加。
車開出了二環,又開出了三環,直到五環附近一個老舊小區外,庄焰慢慢減速。
我以為他要停車,指了指旁邊說:」靠那邊停就可以了。」
庄焰沒停車,問:」從這個門進去?」
」嗯,」我點點頭,說,」這是正門,裏面路窄,不好停車,就在這裡放我下來吧。」
」沒事。」
庄焰把車開了進去。
我沒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