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毒醫重生虐翻王府
毒醫重生虐翻王府 連載中

毒醫重生虐翻王府

來源:掌中雲 作者:梅聞兒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夜宸風 梅聞兒 穿越重生

在實驗室研究新款毒素,反被失手毒死的梅聞兒穿書了,還好死不死的穿在原主成婚後權臣攝政王要睡白月光側室,卻被原主下藥截胡的那一晚!直接被虐得死去活來
作為送女主當上皇后的工具人女配,將來要被去母留子,還是被瘋逼男主千刀萬剮而死的梅聞兒她直接掀桌撕劇本!反手就給攝政王男主寫了一封休書!惹不起,還躲不起?然而,造反稱帝的攝政王表示:招惹了朕,還想躲?呵
展開

《毒醫重生虐翻王府》章節試讀:

第6章 去子留母!


彼時,側躺在塌的孝謹太后,緩緩問道:「你說,老九是不是和梅相聯手了?」
在為她捶腿的大太監順福,輕聲回應:「是與不是,娘娘稍後便知,老奴愚鈍,不敢妄加揣測。」
「也是,梅相家那個丫頭天真無腦,最是好探,哀家就怕老九阻攔,不讓她進宮。」
「攝政王眼下正被彈劾,想來是不願抗旨的。」
「可惜昨夜失了手,否則倒也不必如此麻煩,尾巴抹乾凈了么?」
「您放心,哪怕攝政王有所懷疑,也絕無證據。」
「你辦事,哀家自是放心的。」
此事說完,主僕倆再無言語,孝謹太后似也睡了過去。
門殿外卻傳來急促的腳步聲,順福立即輕快的走出去,低聲示下道:「動靜小點。」
「無妨,進來吧,何事?」已經醒來的孝謹太后發了話。
來人這才進了內殿稟道:「啟稟太后娘娘,相府傳來消息說,攝政王妃忽感不適,大吐不止,無法奉旨進宮。」
孝謹太后立即坐了起來,「大吐不止?」
「是。」
「順福,遣溫御醫去一趟相府。」
「諾。」順福得令退下。
孝謹太后卻開始在殿內來回踱步,直到順福去而復返,她才停下來問道:「若是讓她誕下了嫡長子,梅相與老九必會聯手!」
「娘娘,未必就是有孕。」
「不,一定是。」孝謹太后斷定道:「否則怎會有那封荒唐的休書?老九此子心機深重,先帝在時,就哄得先帝將兵權交給他!至死都未收回給我皇兒。
若非如此,我兒也不必在登基後,還要看他臉色行事!如今好不容易有眼下這局面,那混賬恐怕又是在混淆視聽,在做戲給我等看!」
順福安靜聽着,並未接話。
孝謹太后其實也不需要他說什麼,已接着吩咐道「你先把消息傳給陛下。」
「諾。」
「再有,哀家要出宮。」
「娘娘?」順福訝然問道,「您要親自去相府?」
「不錯,但不要聲張,秘密去安排!」
「諾!」
……
相府里。已被府醫診完脈的梅聞兒,臉色蒼白。
一旁的梅相夫人神色焦慮,「大夫,我兒如何?」
「回稟夫人,老夫醫術不精,無法判斷。」府醫無奈應道。
「怎會?」梅相夫人急了,「你在府里待了這麼久,你的醫術,我是信得過的,你告訴我,是不是月份尚淺,還沒有把握,才如此回答?」
「這……」府醫遲疑片刻,才點了頭,「確實如此,王妃似有滑脈之象,但很不明朗,尚不好斷。再者,……」
「如何?」相夫人催促問道。
府醫嘆息表示:「再者,若真是滑脈,眼下還未滿一月,王妃就嘔吐得如此兇猛,只怕這孩子也很不妥。」
「那就不要留。」哄完人才過來的夜宸風,張口就說,「既然不妥,趁着還未明朗,直接除去,想必才是上策。」
「這……」府醫不敢回應。
相夫人的臉色卻白了,與此同時——
已經醒過來的梅聞兒,神色平靜,「王爺所言不錯,不管有沒有,先按墮胎來辦。」
「聞兒?!」相夫人心疼驚呼,「你這是……」
「羅大夫,有勞了。」梅聞兒沉靜看向府醫,「此事也不必告訴我爹,也不需要有其他人知曉。」
「可是……」羅府醫有難處,他畢竟是由梅相請來府中,他日若是梅相問起,他不可能不說。
梅聞兒見此,倒也沒問難他,「只要我爹沒主動問,你就不必主動提,就說是我吩咐的,我爹不會為難你。」
羅府醫猶豫了好一會,又看在場的攝政王臉色極其難看,最終是點頭允諾道:「好,老夫這就去拿葯。」
「去吧。」梅聞兒說罷,就拍了拍母親的手背,「娘,沒事的。」
「胡說!怎麼沒事?」早已在垂淚的相夫人,實在是忍無可忍,「王爺,你就如此不待見我們聞兒,你們的骨肉,你就這樣漠然待之?」
「……」夜宸風沉默望向梅聞兒,見她細聲安撫着岳母,竟無半點不舍或難過,不知為何,有些煩躁!
而在外頭,來福又在稟道:「王爺,梅夫人想過來,不之可否?」
「先送她回府。」夜宸風柔和吩咐。
來福寂了一下,才應道:「是。」
應完就要退下的來福,卻聽見屋內的王妃說了話,「王爺也請回府吧,此事我自己能處理。」
夜宸風本就難看的臉色,更臭了幾分,「你當本王樂意呆在你這兒?」
「那便請走。」梅聞兒真不在意。
夜宸風卻握了握拳,忽然冷笑道:「差點真讓你拿捏了!你從王府出來,本就是想留着這孩子吧!」
梅聞兒心弦一綳!知道這狗男人疑心病又犯了,卻忽然很心累的,不想再去解釋。
夜宸風就當她是默認了,心不知為何,竟鬆快了幾分?語氣倒也緩和了一些,「此間事,你既然已經想明白,就該明白現在這孩子來得不是時候。」
梅聞兒不想回應,相夫人倒是想說話,但屋外又傳來了管家的稟報:「王爺、夫人,宮中來了位溫御醫,說是奉太后懿旨,前來為王妃看診。」
相夫人錯愕出聲,「這麼快?」來宣旨請聞兒進宮的孫公公還沒走吧,怎麼又來了一位溫御醫?
夜宸風卻知道宮中為何這麼急,剛好轉的臉色又沉了下去,「管風,把人轟走!」
「嘖!」孝謹太后的聲音,卻從這座小院外傳了進來,「哀家若是沒來,當真是不知道小九你這暴脾氣,還是如此之臭!」
夜宸風當即推門而出,果然看見——已經走入院中的孝謹太后!以及,扶着孝謹太后的婉婉?
與此同時,孝謹太后已接著說道:「哀家帶來的御醫,你說轟走就轟走,可有把哀家這個母后看在眼裡?」
「母后容稟,兒臣心直口快,只是不願御醫驚擾聞兒歇息。」夜宸風淡漠表示。
「哦?這麼說,梅聞兒是睡下了,並無大礙?」孝謹太后問道。
夜宸風尚未回應,梅聞畫就搶答道:「正是!若非如此,妾也不敢先行回府。」
「既然如此,來人!將梅聞兒帶出來,杖則五十!」孝謹太后忽然下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