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大佬家的崽又喊我媽咪
大佬家的崽又喊我媽咪 連載中

大佬家的崽又喊我媽咪

來源:掌中雲 作者:寧暖暖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寧暖暖 薄時衍 霸道總裁

六年前,親妹為了頂替她的地位,不惜陷害她失貞毀容奪去龍鳳胎!六年後,她攜萌寶強勢回歸,曾欺負過她的渣渣們顫抖得跪下了
四隻萌寶重聚後,一致決定不要爹地,要跟着神醫媽咪搞事業,搞產業,轟動全球
深夜時分,傳聞中手握大權,禁慾高冷薄時衍趴在老婆床頭前:老婆,地板涼,我能不能上床?寧暖暖看他可憐:能
下一秒,她被薄時衍欺身壓住
展開

《大佬家的崽又喊我媽咪》章節試讀:

第7章 被她撩到瀕臨爆發


只一眼,寧暖暖就徹底破功。
媽的,以前看的再多也是死的,現在看的卻是活的熱的,這怎麼可能是一樣的?
寧暖暖終於忍無可忍地發聲:「我已經在解開了,你能不能稍微克制點?」
薄時衍的鳳眸幽深,低語道:「請問你的手在這邊抖抖索索摸半天了,你讓我怎麼克制?你要想我剋制,你就自己把問題解決。」
寧暖暖重重地咬了咬唇,真是要瘋了!
「我知道了,我會快的,別催了!」
寧暖暖咕噥着,心想橫豎都有這一劫,摸向危險處的拉鏈,一點點往下拉,把自己纏繞的發尾從拉鏈里扯出來,但是這也不可避免地讓她摸到了不該觸碰的地方。
「你到底在摸哪裡?」
「我當然知道,你別吼了,馬上就好了。」
當把拉鏈全解開之後,寧暖暖被纏住的頭髮就都被扯出來了,她慌亂地坐了起來。視線不小心瞥到那黑色子彈褲頭裡包裹着的高昂,嚇得她趕緊把視線轉移到別處。
薄時衍的臉色也很難看,修長的指將拉鏈拉了起來。
他一向禁慾克制,除了六年前那次失控以外,他還從來沒有過像今天這樣**瀕臨爆發的經歷。
幸好這個女人及時剎住車,不然他指不定被這個小女人撩到失控。
這一路上,兩人都沒有再說過話,可是車內卻莫名瀰漫著迷之曖昧。
……
當車子停到一處別墅後,寧暖暖這才想起因為剛才的那段插曲,她都忘了拒絕薄時衍吃飯的邀請。
「到了。」
薄時衍不咸不淡地開口,可身上散發的氣場,卻讓人不敢任意妄為。
寧暖暖知道薄時衍不是那麼好打發的人物,加上她有點想見見那隻小可愛,也就沒有推開車門從悍馬車上下來。
當她望向眼前的薔薇花園盡頭的那棟豪華優雅的別墅,不禁內心咕噥道,這薄家到底是薄家,比她想像中還來得奢侈。
蒼梧把悍馬車停到院子里的專屬停車位。
寧暖暖跟着薄時衍走向別墅,別墅門口管家管叔在門口等候歸來的薄時衍,卻在看見寧暖暖的時候,猛地大吃一驚。
薄家除了小少爺和小小姐的生母會來之外,這還是薄時衍第二個帶回家的女人。
管家也沒冒犯的意思,只是寧雲嫣美艷得不可方物,眼前這個小姑娘滿臉的雀斑,除了一雙活靈活現的眼睛之外,實在是有點丑了!
管叔斂起疑問,面上仍是對兩人一臉恭敬。
寧暖暖和薄時衍兩並肩走了進去,內部風格低調優雅,裝修擺設都以黑白灰為主。客廳處大片的落地窗,能夠一目了然地望向院子里綻放的純白色薔薇。
寧暖暖站在落地窗前,眼眸半眯地看着薄時衍的背影。
她絕不相信只因為她在機場里撿到小可愛,像薄時衍這樣權勢滔天的男人會一而再再而三地向她示好,只是單純地想請她一頓飯。
「薄時衍,我們打開天窗說亮話,你找上我到底有什麼目的?」
薄時衍目光深邃地從寧暖暖臉上掠過,薄唇淡淡地掀起:「寧小姐,你的警惕心還真不是一般的強。不過,你到底是在怕我圖你什麼呢?」
寧暖暖被他的眼光看得很不自在。
男人的目光在她小臉上逡巡着,像是要將她整個人的靈魂深處都看透。
寧暖暖不禁想到薄時衍正如外界所傳的那樣,是一位強勢專制,極不好糊弄的爺。他薄時衍看上的,還從來沒能從他手中逃走過。
之前,她並非真的不把薄時衍放在眼裡,她只是不想與這般危險的男人牽扯上什麼聯繫。
「少爺,飯菜準備好了。」管叔這時進來彙報。
薄時衍唇角微勾:「寧小姐,一起用餐,嘗嘗我家廚師的手藝。」
寧暖暖也不多推辭,跟着薄時衍一道進餐廳用餐。
餐桌上放滿了精緻的佳肴,寧暖暖坐了下來,就開始乾飯,雖然第一口就被薄家廚師的手藝驚艷到了,但是她乾飯幹得還算克制,與薄時衍一頓飯吃下來也算相安無事。
快吃完的時候,薄時衍的手機嗡嗡地震動起來。
「不好意思,失陪一下。」
「隨意。」
見薄時衍走開,寧暖暖整個人才放鬆了些。
一頓飯還沒幾口就吃完了,也沒見薄時衍對她有什麼刁難?難不成真是她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把薄時衍這正人君子當小人來看了?
寧暖暖剛想將小碗里的飯扒乾淨,忽然就感覺有一道涼颼颼的柔軟纏住了小腿肚。
什麼鬼?
寧暖暖低頭一看,就見一條通體雪白的小蛇在她小腿上纏繞,正一寸寸地往上爬。它的蛇眸宛若晶瑩剔透的琥珀石,小紅信一吐一吐的……
她和從小長在城市裡的寧雲嫣不一樣,在十九歲之前她一直生活在鄉野里,稻田小河裡都會有蛇沉沒,所以她非但不怕蛇,小時候還總和小夥伴們抓蛇玩。
寧暖暖放下筷子,將纏在自己小腿上的小白蛇給抓到了自己的面前,手指輕輕撫着蛇頭:「小傢伙,你很特別,不會是白素貞化的吧?」
要是這小白蛇沒主,寧暖暖打算帶回家給寧小熠當寵物養。
「你不怕小白?」一道稚嫩的童音響了起來。
「小白?」
寧暖暖的目光從小白蛇轉移到餐廳門口的小男孩身上。
男孩長得粉雕玉琢得很漂亮,烏黑的大眼睛緊緊盯着她,那股漂亮勁兒全然不輸給她的寧小烯,寧小熠。
仔細看的話,他長得和小熠小烯眉眼之間還有幾分相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