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同學,你人設崩了
同學,你人設崩了 連載中

同學,你人設崩了

來源:idejian 作者:十辛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馮登 現代言情 祁嘉述

實驗高中有位劣跡斑斑、「臭名昭著」的校霸
夭壽啊據說連頭髮花白步履蹣跚的教導主任都打!然而他偏偏還是個中考能得全市第一的學霸
當「雙霸」轉到二中,薩爽表示:我必須好好會一會他!然後她發現……這位愛喝甜牛奶、沒有愛吃的菜就會很委屈、內心天真到不行、還經常捨己為人的大哥,你誰啊???同學,你人設崩啦!!!祁嘉述:還不是因為喜歡你,傻瓜
展開

《同學,你人設崩了》章節試讀:

第八章 哪裡來的怪胎


第八章 哪裡來的怪胎 雖然心裏這麼吐槽,薩爽嘴上還是表示了感謝,只不過語氣和內容聽起來一點也沒有感謝的意思:「那什麼,這次你瞎摻和的事我就不計較了,就讓往事都隨風,咱以後好好相處吧。」 方闊彎下腰輕拍了她腦門一下,歪頭笑着說:「是人家幫了咱們的忙,你還想計較什麼?」 薩爽實在煩死這傢伙老拍她腦門的壞毛病,掄着拳頭朝他胳膊上狠狠來了一下:「再動老子腦門,小心老子讓你腦袋開花。」 「你還給我當老子,讓我親老子知道了肯定要請你喝茶。」方闊一隻胳膊勾住她脖子,順手去捂她嘴,看起來就像摟住了她。 祁嘉述側頭看了兩人一眼,又不動聲色地把頭擺正,手從上衣口袋裡掏出來,重新揣進了褲子口袋裡。 方闊一邊捂着薩爽的嘴,一邊扭頭沖祁嘉述笑了一下:「哥們兒,今天這事兒,謝啦!」 祁嘉述沒應聲,眼神懶散地看着空中某一處,像沒聽見似的。 薩爽再次原地炸毛,她把方闊的手扒開,不忿地說:「人家跟你道謝,你就這個態度?裝聾作啞!」 方闊自己倒是沒覺得有什麼,看了祁嘉述一眼,繼續笑着去捂薩爽的嘴:「行了,晚上去寧園吃飯,我請客。」 見薩爽還在瞪着祁嘉述,方闊把她的頭扳過來,兩隻手掌擠了擠她的臉,沖她抬了抬下巴:「去不去?再叫上馮登和許知琢。」 「去!」薩爽使勁把他的手打掉:「別捏老娘的臉!」 「捏兩下又捏不壞,」方闊咧嘴笑着,又伸手去捏她的臉,「還挺舒服的。」 「舒服你大爺!」薩爽氣得伸手去掐他的腰。 方闊一邊和薩爽鬧騰,一邊狀似無意地看向祁嘉述:「新同學,你去不去?」 祁嘉述這次倒是答得很快:「不去。」 這個回答在方闊意料之中,他挑了挑眉,沒再說什麼。 可薩爽的忍耐已經達到極點,她扭頭看着祁嘉述冷冰冰的模樣,惡狠狠地扔下一句:「不去拉倒!誰稀罕!」 —— 晚上七點一刻,一行人圍坐在寧園的小隔間里,方闊一臉好奇地指了指秦爭鳴,問薩爽:「你用什麼法子把班長請過來的?」 薩爽得意地晃了晃腦袋:「山人自有妙計!但是——天機不可泄露!」 秦爭鳴緊挨着薩爽坐,她湊到薩爽耳邊小聲說:「不會露餡吧?」 薩爽伸出一根食指搖了搖:「不會,就算露餡了,也有我爸頂着,放心!」 「我懷疑我爸媽知道咱倆在搞鬼,只是沒好意思說。」秦爭鳴白皙的臉上泛着淡淡的紅暈,說話的語氣中帶着一絲擔心。 薩爽拿過桌上的茶壺給自己倒了一杯苦蕎茶,淡定地說:「他們肯定知道,只是礙於戰友的面子,沒好意思揭穿咱們。沒事,咱倆又不幹壞事,不用想那麼多。」 馮登看她們兩個一直嘀嘀咕咕,便插嘴道:「爽哥,你跟班長說啥悄悄話呢?也讓我們聽聽啊。」 薩爽拿起一根筷子作勢要敲他:「要你管,沒事閑的!」 馮登嘿嘿一笑:「爽哥你咋這麼快就翻臉不認人呢,人家今天可是冒着生命危險給你傳遞情報的。」 薩爽斜了他一眼:「你還好意思說呢,要不是你把那紙扔講台上,能有後來這些麻煩么?」 馮登縮着脖子吐了吐舌頭:「嘿嘿,失誤失誤,主要貢獻還是咱們學委的。」 許知琢本來正安靜地坐在一邊喝水,突然被點到,只好笑着搖搖頭說:「跟我也沒多大關係,是方闊主謀的。」 「哎老許,這『主謀』倆字我怎麼聽着那麼彆扭。」方闊痞味十足地伸手攬住許知琢的肩,「明明是過五關、斬六將,千里送答案,禮輕情意重!」 許知琢不愛跟人打嘴炮,只笑了笑,說:「你這麼理解也行。」 「送你大爺!」薩爽把手裡的水杯放下,指着方闊笑罵道:「你那是千里送鍋給我背!」 方闊:「主要還是馮登失誤了,那東西經由他手才變成了鍋。」 「哎各位大哥大姐,你們這麼說可就不厚道了啊……」馮登張牙舞爪地開始申訴冤情。 一片吵鬧聲中,秦爭鳴咬着嘴唇看了許知琢一眼,猶豫半天后,才開口:「許知琢,今天那道題,祁嘉述寫對了嗎?我看你的作業本上……好像不是那樣寫的,老師最後好像也沒講。」 她的臉紅得如同熟透的網站,手指在桌子下面絞在一起。 許知琢也像是被她傳染了一樣,臉紅得像是喝了兩斤老白乾,說話也有些不利索:「是對的,就是,他用的方法必修一上沒有,咱們還沒學到那。」 「哎你們學霸能不能休息一會兒啊,都到了吃飯的點兒了,還想着學習呢。」馮登一手抓着一根筷子,強烈表示抗議。 薩爽本來已經忘了祁嘉述的事兒,這會兒聽見他的名字,一股火氣又從心裏竄出來:「哎你們說,祁嘉述到底是從哪來的怪胎啊,我真搞不懂他怎麼那麼愛裝逼!」 方闊一隻手托着下巴,笑着看向薩爽:「人家那是高冷,你們女生不就喜歡這樣的嗎。」 薩爽:「喜歡個屁,看着就煩人!」 秦爭鳴看她氣得吹鬍子瞪眼,歪頭笑着說:「祁嘉述他們家就在這附近,你小心他聽見了。」 薩爽立馬挺起胸脯:「我才不怕他呢!」 說完又轉頭看着秦爭鳴,一臉疑惑:「你怎麼知道他們家在這附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