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史上第一狂婿
史上第一狂婿 連載中

史上第一狂婿

來源:萬讀 作者:張楓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葉箐璇 張楓 現代言情

一代殺神隱歸都市,擁有一個如花似玉的老婆,受盡欺辱,五年禁令解除,龍抬頭,勢必風雲湧起,各方勢力齊聚,暗夜門重新崛起
展開

《史上第一狂婿》章節試讀:

第七章 比巧克力更甜


  唐都酒店,二樓餐廳其中一個包廂,裏面清一色美女,此刻都戲謔的看着門口,紛紛小聲議論着。

  「這就是葉總的丈夫?嘖嘖,這看上去也太普通了吧。」

  「就是,從哪點看都配不上我們葉總,葉總怎麼會嫁給這樣的男人。」

  「我聽說,這男人是上門女婿,標準的家庭煮夫,就是個吃軟飯的。」

  ……

  「你來幹什麼?」

  葉箐璇依靠着門關,雙手環胸,冷言掃視了眼前的男人,語氣不善的質問道。

  在她面前,站立着一個衣着樸素的男人,一身地攤貨,和周圍裝飾輝煌的環境,顯得格格不入。

  「那個,喝好了嗎,差不多回家吧!」張楓底氣不足的笑着說道。

  要不是那個陌生電話,說葉箐璇已經喝得不省人事,他才不敢這樣冒然出現。

  「你是在命令我么?」葉箐璇顯得有些不耐煩。

  「沒,沒……那啥,我等你吧,反正你已經喝多了,一會我給你開車。」張楓繼續陪着笑,生怕妻子生氣。

  「我今天生日,別在這裡掃興,立刻消失!」葉箐璇說完這句話,轉身就準備關上包廂門。

  「生日……」張楓愣住了,他還真的給忘記了,連個生日禮物都沒準備。

  「不好意思啊,箐璇,路上堵車,我來晚了!」就在這個時候,一個身穿西裝,頭髮鋥亮的男人走了過來。

  「李陽,你……」葉箐璇皺了皺眉頭。

  「李總,你怎麼才來,一會自罰三杯哈!」另一個女人從包廂內出來,不由分說拉着李陽就往包廂內走去。

  「咦,這位是……」李陽路過張楓身邊站定,疑惑的問道。

  「我丈夫」葉箐璇並沒隱瞞,直言道。

  「哦,早就聽聞葉總有個好老公,每天負責煮飯洗衣,負責葉總生活起居,沒想到能在這見一面,怎麼,你也來給葉總過生日的嗎?」

  李陽文質彬彬,可看向李陽的眼神,絲毫不掩飾其中的嘲弄。

  「啊,是!」張楓牽強的點了點頭,卻被葉箐璇打斷了。

  「張楓,你趕緊回去吧,我這邊完事了就回去了!」

  張楓點了點頭,對於葉箐璇的態度,他不能反駁。

  「那哪行啊,葉總,你看平時也不見你老公,這好不容易遇見了,大家玩高興才是。」說著,李陽便拉扯着張楓,硬是進了包廂。

  尷尬的是,坐位置的時候,眾人都坐下了,唯獨剩下張楓沒座位,還是服務員趕緊給加了一把椅子。

  「李總,你給我們葉總帶了什麼禮物,快拿出來大家看看。」

  「人家李總出手必定不凡,李總,就別賣官司了。」

  大家紛紛起鬨,而張楓儼然成了一個局外人,根本沒人和他搭話。

  「行,大家都要看,那我也不弔胃口了,這是一款項鏈,名為『羅蘭』,哈哈,跟傳說中的『聖羅蘭』出自一人之手,我花了很大力氣才弄到的。」李陽說著,從口袋拿出一個包裝精美的禮盒。

  「我去,還真的是,『聖羅蘭』我之前在網上看到過,據說世界上只有一個真品,西方某個皇室之物,這『羅蘭』如此好看,肯定也價格不菲吧,畢竟市面上可是連購買渠道都沒有!」

  女人們紛紛驚呼,看向李陽的眼神也充滿了崇拜。

  李陽很享受這種感覺,其實這東西是他讓朋友從國外帶回來的,雖然在國內幾乎看不到,但在國外,還是比較容易買到的,無非就是價格貴了點。

  就連葉箐璇也驚訝了一下,多看了兩眼。

  「箐璇,生日快樂,送給你!」李陽很紳士的遞了過去!

  誰知葉箐璇搖了搖頭,道「對不起,這個禮物,有些貴重,我不能收,謝謝你的好意。」

  「你就別和我客氣了,收下吧!」李陽自顧自的把禮盒放下,然後看向張楓。

  「葉總生日,身為他的丈夫,那禮物應該更珍貴吧!」李陽一副看好戲的樣子等着張楓回應。

  其實張楓出現在這,李陽一點也不意外,因為那個電話就是他找人打的,目的很簡單,就是讓張楓在這麼多人面前出醜,如此葉箐璇只能更加厭惡這個丈夫。

  張楓也明白今晚這是哪一出,可他根本沒預料到,只能幹笑了兩聲。

  「就是,這裡都不是外人,給葉總準備了什麼禮物,拿出來瞧瞧唄,別藏着掖着了!」

  「你該不會沒準備吧,哈哈,自己妻子過生日,居然沒當回事?」

  ……

  各種閑話傳起,而且愈演愈烈,張楓偷偷瞥了一眼葉箐璇,對方臉色冰到了極點。

  「不好意思各位,突然肚子有點不舒服,我想先去個洗手間!」

  說完張楓便趕緊起身離開,後面傳來肆虐的笑聲「沒事,我們等你,可別讓我們葉總失望嘍!」

  「完犢子了」

  出了包廂,張楓暗罵了一句,緊接着手機傳來一條微信的消息。

  「別再回來給我丟人了!」

  是葉箐璇發來的,張楓自嘲的笑了笑。

  剛準備離開,手機再次響起,是一串短訊。

  「歷練結束,從今日起,張楓執掌暗夜門,萬千門生皆為其服務,萬億資金可隨意支配!」

  五年了,張楓甚至都忘記了還有考核這一回事。

  他是暗夜門老頭子嫡傳弟子,也是唯一一個,老頭子無兒無女,按理來說,接老頭子的班,是順理成章的事,但老頭子卻提出「五年歷練的要求」主要當年張楓戾氣太重,為了磨礪心志,在老頭子的安排下,他做了葉家上門女婿。

  而葉家,除了死去的葉老爺子,沒有人知道張楓的真實身份。

  這些年,他也受盡了白眼,不過功夫不負有心人,他也的確蛻變了,不再容易動怒,可隨意控制心境!

  張楓猶豫了兩秒,撥了一串電話,不出兩秒便有人接通了!

  「門主,有什麼吩咐!」

  「我記得老頭子寶庫有一串叫『聖羅蘭』的項鏈,能不能給我送過來,非常急。」

  「沒問題,我這就安排!」

  掛斷電話後,張楓嘴角抹過一絲弧度!

  

  也就十幾分鐘的時間,一輛邁巴赫停在唐都酒店門口,一位身穿燕尾服的中年人下了車,恭恭敬敬的把一個禮盒遞到了早已等待的張楓手中。

  除此之外,還有一張黑色的銀行卡。

  「半個月前,老門主就把一些東西運回國內,剛好這項鏈也在!」

  中年人解釋了一下,張楓點了點頭,接過盒子!

  短短兩句話,中年人便離開了,看了眼手裡的盒子,張楓再次折回酒店內,二樓包廂。

  剛一推開門,就看到裏面幾個人起鬨,讓葉箐璇喝酒。

  看到張楓進來後,紛紛看戲似的打量着他。

  「你怎麼又回來了?」葉箐璇臉色微紅,也不清楚喝了多少。

  「葉總,你老公去而復返,一定是給你準備了禮物,人家李總可是都給了價值二十萬的項鏈,你作為老公,一定不能差了是吧!」

  其中一名女人笑道,眾人紛紛起鬨。

  「你們可不能這樣說,人家每天做家務,又不出去工作,指望箐璇給的那點生活費夠不容易的了,肯定不能和我比,只要是個禮物就行,別太挑剔。」

  李陽惺惺作態的解着圍。

  而葉箐璇,臉色非常難看,她已經交代了張楓別回來,誰能想到這窩囊丈夫會折回,非要自取其辱。

  「張楓,你……」

  「老婆,我剛才出門着急,忘記帶禮物了,這不回家取了一下。」說著,張楓便把盒子遞給葉箐璇!

  後者僵硬的接過盒子,還沒來得及打開,就被身邊的幾個女人搶了過去。

  「又是一條『羅蘭』,這是高仿的吧。」

  「不對勁,這個色澤比李總那條亮了許多。」

  「是有一點哈,這跟『羅蘭』好像有區別啊。」

  眾人議論紛紛,李陽的臉色卻陰沉下來。

  「老婆,咱自己有這項鏈,就把人家李總的退還回去吧,而且,戴就要戴『聖羅蘭』,代表着唯一。」張楓淡淡的說了一句,重新坐了下來!

  包廂內瞬間安靜了下來,持續了幾秒鐘後,便爆發了狂笑聲。

  「張楓,你怕是傻了吧,哈哈,不行了,笑死我了!」

  「我承認,你也能拿出這項鏈,我對你刮目相看,但你要說你這條是真的,那才是真的裝了,『聖羅蘭』,你見過?」李陽嘴角抽了抽說道。「即便是我的『羅蘭』和傳說中的『聖羅蘭』出自同一個人之手,那差距也是天壤之別,呵呵,你這個怕不是冒牌貨吧,還敢妄稱『聖羅蘭』」。

  張楓不置可否的笑了笑,道:「『聖羅蘭』,本就是尊貴的象徵,周圈採用大小七十八顆鑽石相接而成,而那顆藍寶石,單重就在四十克,價值八百萬美金,當然,這還是有價無市,畢竟這串項鏈一直流傳在沙皇皇室。」

  「哼,說的跟真的一樣,用網絡搜查這些,誰都會,我說張楓,就別裝了行不。」

  李陽明顯有些綳不住,黑着臉說道。

  張楓笑而不語,實際上也沒什麼爭執的,畢竟東西是給了自己老婆。

  而就在這個時候,旁邊的一個女人突然驚呼「啊,我剛把兩個項鏈發到朋友圈,楊天大師居然給我評論了。」

  「什麼,那個珠寶鑒定大師,楊天?」

  「對,楊大師和我老師有些淵源,我才有幸加到他微信,不過一直沒敢和他聯繫,沒想到他主動給我評論,直接問我要地址,想親眼看看這兩串項鏈。」女人有些不敢相信的說道。

  「一串『羅蘭』就能請得動楊大師?他不會以為這串『聖羅蘭』是真品吧?」

  此話一出,所有人都沉默下來,下意識的都看向張楓。

  「一個照片能看出什麼,我還就不信了,大師也有看走眼的時候,你把地址給他,我們就在這等着。」李陽生氣的說道。

  「算了,沒什麼必要,你把你的項鏈拿走就行,我的女人想要啥,我會滿足的!」張楓說道。

  正在氣頭上的李陽更加憤怒,本來想看張楓出醜,可他怎麼也想不到對方居然也會弄到和自己一模一樣的項鏈,這和自己得到的消息完全不一樣,不過,打死他也不會相信,張楓這條是真的。

  「裝什麼裝,反正那個大師一會就來了,就以他的鑒定結果為準,如果你的是假的,你就給在場的每人買一個兩萬的禮物,怎麼樣,敢不敢賭?」李陽譏笑着問道。

  張楓冷眼看着李陽,這哥們還真挺狠的,如果不是禁止解除,自己的兜比臉都乾淨,哪裡可能支付的起這種巨資,要知道這裡除了葉箐璇,整整有八名女性,折算下來怎麼也十六萬了。

  李陽咄咄逼人的看着張楓,他的直覺告訴他,張楓不敢接招的。

  沒想到,也就幾秒鐘,張楓笑着說道「我沒問題,反正這些人都是我老婆的朋友,又是員工,我送禮物應該的,就當是他們的福利了,不過,如果我的項鏈是真的呢?」

  李陽看到張楓堅定的眼神,不知為何心裏一咯噔,硬着皮頭說道「如果你的是真的,那這禮物就由我來送。」

  張楓笑着搖了搖頭「那不行,這多沒勁,你輸了,樓下酒店,裸奔一圈怎麼樣?」

  「張楓,過了……」葉箐璇看這場面火藥味十足,趕緊阻攔道。

  不過讓她更吃驚的是,今天的張楓,看着有點不一樣。

  「好,我還就不信了,你一個上門女婿,哪來的底氣這麼狂,到時候敢反悔,你就和葉箐璇離婚,像你這樣虛偽的男人,配不上她。」

  李陽徹底怒了,眼睛都有點通紅。

  張楓做了個請便的手勢,他也不想把事情搞大,但對方明顯要整自己,如此,也沒必要躲着了。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眾人也都不再進食,當然也沒人離開,不僅僅是想看戲,更為了那兩萬塊的禮物,不管誰輸誰贏,她們都是受益者。

  一個小時後,一個老者風塵僕僕的趕來了,一進屋,他簡單的跟眾人打了個招呼,然後便迫不及待的看項鏈。

  第一串項鏈,是李陽送的,老者僅僅掃了一眼,連碰都沒碰,很快便把目光放在第二串項鏈上。

  老者眼神放着精光,小心翼翼的捧過盒子,仔細的端詳了起來。

  

  老者顫抖着伸出手,像撫摸孩子一樣,小心翼翼的撫過項鏈,愛不釋手。

  足足十幾分鐘,老者才興奮的說道「沒想到,我竟然可以有幸再次看到世界上唯一的『羅蘭』,不知道這串項鏈的主人……」

  這話一出,基本上也就等於宣判了結果。

  眾人紛紛看向張楓,表情都非常複雜。

  「老頭,你確定你沒看錯?你行不行,不行換個人來。」李陽徹底慌亂了。

  「李陽,你說話注意點,楊老很權威的,不可能出錯。」

  看到李陽對楊老不尊重,幾女瞬間倒戈,也不再稱呼李總,直呼其名。

  楊老懶得理會李陽,走到張楓跟前,顫抖着雙手道「年輕時候,跟隨一個前輩在歐洲看到過這項鏈,我非常負責人的告訴你,這是真的,我也不會問你怎麼來的,只是希望你能好好保存它。」

  張楓禮貌性的握了手,然後點了點頭。

  送走楊老後,張楓淡淡的掃了一眼李陽,似笑非笑道「賭約,可以生效了吧?」

  李陽嘴角抽了抽,那面部表情非常戲劇。

  「我出錢可以不?」李陽爭取着最後的機會。

  張楓不急不緩的搖了搖頭,然後轉身對着幾個女人說道「既然李總不情願,那咱幫幫他,當然,答應你們的福利我也會做到,畢竟你們跟着箐璇也挺辛苦的,而且不是兩萬,每個人五萬。」

  說著張楓直接通過網上銀行,給每個人銀行卡內轉了五萬。

  重賞之下必有勇夫,這話一點也沒錯,在張楓成功的收買了人心後,幾個女人徹底行動了,紛紛朝着李陽圍了過來。

  李陽看躲不過了,直接一咬牙,瞬間把衣服脫得乾淨,然後下樓果奔。

  張楓和眾人打過招呼,便和葉箐璇離開。

  路上,葉箐璇狐疑的看着張楓,不知道為什麼,這個男人突然披上了一層神秘的色彩,讓人看不透。

  「那個項鏈……」葉箐璇攥了攥手裡的盒子,終於問道。

  「一次偶然的機會得到的,別想太多!」張楓自顧自的開着車,隨口解釋了一句。

  葉箐璇知道,她和這個男人的隔閡,不是一兩句話能解決的,所以也沒再問。

  回到家後,已經是晚上十點,兩人剛下車,就看到一個黑影閃動,鬼鬼祟祟的。

  張楓把葉箐璇護在身後,然後凝神朝着前面走去。

  「張楓?箐璇?你們終於回來了……」黑影率先開口。

  張楓一聽,就知道是岳父,葉海明。

  「你怎麼來了?又沒錢了?」葉箐璇從包里拿出鑰匙,淡淡的說了一句。

  「箐璇,這次你可一定要幫幫我,給我五百萬,不然那些人會殺了我的。」葉海明哀求着說道。

  「你又碰高利貸?」箐璇臉上失望至極,根本都不想多看這個父親一眼。

  「最後一次,我保證是最後一次,算我求你了!」葉海明卑微的說道。

  「葉海明,從小到大,你管過這個家嗎,只知道遊手好閒,賭博,爺爺怎麼走的,你不知道嗎?」葉箐璇壓着聲音吼道。

  「我知道錯了,真的悔改,再給我一次機會吧,我只要五百萬。」葉海明苦苦央求。

  「這次我真幫不了你,今晚在我家睡一晚,明天自己想辦法吧!」說完葉箐璇便進門徑直上了樓。

  張楓拍了拍葉海明的肩膀,然後給他收拾好一間房,隨後也上了樓。

  剛到二樓,就聽到一陣哽咽聲。

  張楓皺了皺眉頭,本想勸勸葉箐璇,但想了想還是算了,她需要發泄發泄。

  在葉箐璇隔壁的房間,張楓睡了下來,可過了幾分鐘,葉箐璇便敲門進來。

  「張楓,很你商量個事。」葉箐璇有些難以啟齒。

  「說吧!」張楓正坐起來。

  「那個項鏈,我能賣了嗎?」葉箐璇第一次在張楓跟前緊張。

  「公司這段時間也緊張,銀行有一千萬貸款一直拖着,經營出現了問題,再加上我爸這事,我……」

  張楓端詳着葉箐璇,如此驕傲的女人居然能用這種語氣跟自己說話,瞬間心裏一陣觸動。

  張楓根本沒任何猶豫,道「沒事,項鏈不用賣,資金我有辦法!你先回去睡覺,什麼事有我呢!」

  葉箐璇很吃驚,她真不知道這個丈夫怎麼突然變得這樣有錢。

  剛才在酒店,一出手就是四十萬,加上那個項鏈,葉箐璇越來越看不透張楓。

  張楓把葉箐璇送回房間後,深吸了口氣,然後下了樓。

  來到葉海明房間,張楓沉默了兩秒鐘道「我和葉箐璇商量了一下,把公司盤出去,給你五百萬,但記住,這是最後一次,再有下次,誰也幫不了你!」

  之所以把情況往嚴重了說,張楓就是要讓葉海明意識到,這個家已經傾盡全力幫他了,希望他能悔改。

  葉海明連連道謝,張楓也沒多停留就離開了。

  當然也並沒立刻轉錢給他,等明天再說,畢竟盤公司,需要時間。

  第二天,張楓醒來後,葉箐璇已經不見了,應該是去上班了。

  樓下葉海明做着早餐,張楓沒啥胃口,交代葉海明也出去亂跑就離開了。

  張楓直接奔着唐都興民銀行總部而去,自己這張黑卡,全世界也就五張,額度無上限。

  ……

  因為網上支付的普及,來銀行辦理業務的人越來越少,再加上是早上,更沒什麼人。

  但沒想到,剛進去就遇到了個熟人,正是昨天的李陽。

  陪在李陽身邊的,是一個戴着眼鏡,看上去很斯文的男人,從着裝上看,像是大堂經理。

  「呦,這不是葉總的上門女婿嗎?這一大早來銀行……」李陽陰陽怪氣的問道,看上去紅光滿面的,完全忘記了昨天的事。

  「想查下餘額!」張楓隨便編了個理由,實在懶得和這樣的人廢話,就徑直走向了窗口。

  「哈哈,查餘額,是不是昨天打腫臉充胖子,腸子都悔青了,哈哈,你要笑死我,該不會把全部家當都用了吧。」

  「真需要幫助了,支一聲,我可是這家銀行的vip客戶。」

  張楓笑了笑,沒接話,直接從口袋把銀行卡從窗口遞了進去。

  櫃檯美女刷了一下,然後面色古怪的看着張楓。

  「先生,你這卡……」

  一旁的李陽巴不得張楓出洋相,看到此景,根本沒帶猶豫的說道「咋樣,是不是沒錢了?張楓,咱倆也算是相識一場,有點緣分,我剛從興民銀行貸款五百萬,有錢,你要是出去裸奔一圈,昨天的損失,我給你補了!」

  櫃檯美女有些結巴的喊了一句「經理,你快過來看看,這卡……」

  眼鏡經理很疑惑,因為他並沒看清楚張楓那張卡,此刻聽到櫃檯美女的話,快走兩步靠了過去。

  當他發現那是一張印着龍紋的黑卡後,瞬間虎軀一震,眼睛充滿了震驚。

  

  身為興民銀行的員工,都知道這黑卡意味着什麼,但也僅僅在資料上看到過,能持這樣卡的人,背景之大,根本無從想像。

  他做夢也想不到,這卡會出現在小小的唐都市。

  「快,給行長打電話,然後給這位先生轉vip服務。」

  張楓想了想也是,畢竟一會要給葉箐璇公司轉賬,數額比較大,還是vip能稍微安靜點,便起身跟隨經理離開。

  李陽蒙了,根本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本想跟過去卻被人攔了下來,不甘心的他選擇在大廳等待。

  Vip包廂內,專人櫃檯美女端茶和果盤送了過來,李楓沒墨跡,直接道「我需要轉賬兩千萬,現金五百萬,沒什麼問題吧!」

  一上來就是這樣大的業務,經理的眼睛都快掉了。

  「沒,沒問題!」

  不一會,一個頭髮花白,年齡約五十歲的老者進來了。

  「行長!」

  眾人紛紛打了招呼,那行長拿着黑卡端詳了半天,然後道「是真的,這位先生需要任何幫助,都全力配合!」

  說完,行長走向張楓,禮貌性的伸出手「先生能來我行辦理業務,實屬榮幸,你放心,我們一定會好好服務。」

  張楓看了一眼行長,暗自點了點頭,這小老頭還挺上道。

  「其實也沒啥,對我來說,去哪個銀行都一樣,不過我們有眼緣,要我長期在這裡辦理業務也行,不過……」

  「先生您說,只要你提出,我們務必完成。」

  「那啥,聽說你們行剛給李陽貸了比款?」

  張楓掰開一個褲子,送進嘴裏,不緊不慢的問道。

  行長愣了一下,然後看了一眼經理,經理點了點頭。

  「不過,據我所知,這小子的公司,資質不是很好,而且,沒什麼投資頭腦,這不,剛才還說讓我裸奔一圈,他給我五十萬,你們說,貴行把錢貸給這樣的人,不是肉包子打狗,有去無回嗎?」

  行長皺了皺眉頭,然後瞪了一眼經理,道「有這樣的事?」

  經理的臉色很難看,半晌才點了點頭,心裏把李陽罵了個遍,你招惹誰不好,惹這麼個牛人。

  「這個,是我們工作的疏忽,行長放心,我一會就核查一遍,確定資質不符,不給放款!」

  張楓點了點頭,這才辦理起業務,因為葉箐璇的公司在興民銀行有對公賬戶,所以,直接就轉了兩千過去。

  順便去了五百萬的現金,得先把岳父的事情處理一下。

  銀行大廳內,李陽看着手機貸款失敗的短訊,腦袋嗡嗡作響。

  當他看到經理後,連忙跑了過去。

  「這貸款失敗是怎麼回事,不是都說好了嗎?」

  那經理不耐煩的白了李陽一眼,道「沒什麼意思,要怪,就怪你惹了不該惹的人。」

  而在這個時候,張楓推着兩個大號行李箱出來了。

  「不該惹的人,難道是他?」

  李陽來不及想太多,五百萬對他來說太重要了,沒了那錢,公司直接資金鏈會斷,面臨的只有倒閉。

  「張楓,張爺,是我有眼不識泰山,求你放我一馬!」李陽都快哭了。

  張楓冷眼掃視了一下李陽,狐疑道「你誰呢,我們很熟么?」

  「張爺,你說,讓我再裸奔一次都行,只要你高抬貴手,放了我!」李陽連連乞求。

  「保安,這裡有人耍無賴!」張楓淡淡的說了一句,便出了興民銀行。

  着急處理岳父的事情,張楓便直接打車回家了。

  當天,各大視頻平台出現了一個在銀行門口撒潑打滾的男人,後來被警方帶走,熟悉的人都認出來了,那就是李陽。

  葉箐璇公司,她疲倦的揉了揉太陽穴,貸款失敗讓她不得不思考是不是收縮幾個業務,可那都是朝陽產業,項目一到終止,就會錯失良機。

  不由得,她便想到了張楓,他說會幫自己解決資金,不知道……

  不過這個念頭一閃即逝,從昨天到今天,她也一直在想這個問題,因為夫妻倆欠缺交流,平日里張楓在家也就買菜做飯,資金上也沒什麼共享,除了每個月家裡四千塊的伙食費。

  昨天那四十萬,就是他的全部家當了吧。

  正在葉箐璇一籌莫展的時候,財務徑直衝了進來,也沒敲門。

  「葉總,葉總……」

  葉箐璇心裏一咯噔,皺了皺眉頭問道「出什麼事了?」

  財務長舒了一口氣,道「有救了,我們公司有救了,興民銀行剛剛轉賬進來兩千萬資金。」

  「兩千萬?」葉箐璇皺了皺眉,聲音都有些顫抖「資方呢,出資方是誰?銀行?」

  「對,我專門查了一下,就是興民銀行,其他的沒看出來。」

  「行了,我知道了,你出去吧!」

  坐在辦公椅子上,葉箐璇連喝了幾口水,不過,她記得當時申請貸款的,只是一千萬,怎麼會收到兩千萬?

  難不成真是他做的?

  葉箐璇拿出手機,想打電話過去,但又不知道說什麼,畢竟倆人的交流太少,冷不丁的打電話,還真不知道說什麼。

  儘管葉箐璇滿腦子問號,但她還是發給張楓一條微信「謝謝!」

  發完後,她就怔怔的看着手機,內心竟然有些期待等對方回復消息。

  回到別墅後的張楓,發現岳父不見了,打了電話後,才發現岳父手機在家裡。

  這樣說來,肯定不會走遠,本來想等等看,但又有些不放心,張楓試着去小區周邊找找看。

  去往菜市場的路上,張楓發現了岳父正被幾個地痞無賴圍在一起。

  

  張楓加快腳步,直接沖了過去。

  「葉老頭,怎麼著,還不還錢是吧,你女兒的資料,我們剛剛可是查到了,信不信我們……」

  話還沒說完,一個戴着大金項鏈的光頭,便被一腳踹飛。

  「葉箐璇和這事沒關係,你再敢嘴巴不幹凈,小心我廢了你!」張楓冷冷的說道。

  光頭捂着嘴,詫異的看了一眼張楓,然後罵道「操,你特么誰啊,找死是不,兄弟們給我上!」

  張楓嘴角一撇,看着圍上來的人,動了。

  幾個地痞無賴根本沒看清發生了什麼,只感覺一陣殘影閃過,身體便吃痛,巨大的衝擊根本控制不住身體,紛紛倒飛出去。

  光頭崩潰了,他一點也沒看清楚發生了什麼,自己這些小弟瞬間便喪失了戰鬥力。

  「兄弟,你到底是誰?」光頭乾咽了口唾液問道。

  張楓掃視了一圈眾人,然後緩緩蹲下,道「你們不就想要錢嗎,說吧,葉海明欠了你們多少錢,我出,但要一次性結束,不得在三番五次找麻煩。」

  「行,五百萬,利息什麼的,我也不要了,欠條我也帶了,你確定你們出這錢?」

  張楓沒說話,一個眼神光頭就閉嘴了,趕緊從口袋磨出欠條。

  張楓看了一眼葉海明,道「爸,家裡茶几上,我剛從銀行取了五百萬,你拿過來給他!」

  葉海明愣了一下,然後趕緊一路小跑,回家取錢去了。

  也就十分鐘,葉海明去而復返,光頭拿到錢後,也沒說什麼,交出了欠條。

  「從今以後,葉海明再找你們貸款,權當沒看到,不然的話,我有必要親自去和你們談談!」

  張楓擔心葉海明死性不改,只能從這邊斷絕了麻煩。

  光頭已經對張楓佩服的五體投地,不緊能打,而且有錢,辦事不拖泥帶水,所以,當即便點頭答應了下來。

  光頭一行人走後,張楓看了一眼葉海明,確定沒挨揍後,便打算帶他去菜市場買點菜,反正家裡也沒菜了。

  葉海明有些忐忑,不過也沒說什麼,買回來菜後,更是主動提出親自做一頓飯。

  其實葉海明年輕的時候,在餐廳掌勺,做飯自然不會太差。

  忙活了一下午,豐盛的一桌菜便好了。

  葉箐璇下班回來後,看到沙發上坐着的張楓,下意識的笑了笑。

  張楓也笑着回應,然後起身接過葉箐璇手裡的包包,道「洗手吃飯吧!」

  一家人圍着餐桌坐下後,葉箐璇思量了許久,才開口道「葉海明,我明天給你五百萬,把你那破事解決了,但也是最後一次,另外,我要看到所有的欠條。」

  葉海明愣了一下,看了一眼張楓後,道「不用了,女婿已經給過了,放心吧,爸爸以後重新做人,絕對不碰那些了!」

  葉箐璇怔了一下,也看了張楓一眼,淺淺一笑,心裏很是複雜。

  就在氣氛異常微妙的時候,忽然葉箐璇的手機響起。

  「什麼,蘇家居然也參與這次投標?」

  葉箐璇直接起身離開,連飯都沒怎麼吃,拿着包便又出門了。

  張楓皺了皺眉頭,意識到事情不對勁,葉箐璇一定是遇到了什麼緊急情況。

  他也沒什麼心思吃飯了,拿上外套便出了門。

  葉箐璇早已區別離開,張楓猶豫了片刻後,撥出一串號碼。

  「幫我查下,蘇家什麼背景,和我老婆公司目前有什麼利益衝突?」

  也就五分鐘的時間,張楓便知道了事情原委。

  原來葉箐璇的公司接了一個公益廣告的項目,其實利潤不大,而且這項目和官方合作,基本已經確定了,可誰知道臨時蘇家會插手,細查之後才知道,這蘇家負責這個項目的項目經理,居然是葉箐璇大學的戀人。

  得到這消息後,張楓心情複雜,戀人?兩人又發展到了哪一步?

  在查到了葉箐璇的定位後,張楓便打車追了上去。

  好在葉箐璇去的方向,是公司方向。

  等張楓趕到的時候,發現在葉箐璇公司樓下,一個穿着西裝的男人攔住了葉箐璇的去路。

  張楓付了車費,下車後並沒第一時間過去,找了個相對隱蔽的樹後觀察着。

  「葉箐璇,沒想到現在混的還不錯,自己經營一家小公司。」西裝男打量着眼前的女人,陰陽怪氣的說道。

  「邵飛,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葉箐璇相對來說比較淡定,冷冷的問道。

  「我是蘇氏集團的創意總監,這次的公益廣告項目的負責人,你要知道,無論是資質還是實力,你這個小公司和蘇家完全沒有可比性!」邵飛得意的說道。

  葉箐璇皺了皺眉頭,然後道「難怪我說為什麼突然出現這樣的變故,原來是你在中間和稀泥!」

  「葉箐璇,別用這種語氣跟我說話,你知道的,這個項目對蘇家來說,根本就不看在眼裡,本身也沒什麼利潤,但對你公司就不一樣了,這可是提高你公司知名度的一次好機會,咱們好歹相戀一場,其實,我可以把這項目讓給你的。」邵飛很篤定的說道。

  「呵,這麼大方?說說你的條件。」葉箐璇冷笑着問道。

  「其實也沒什麼,陪我睡一次,我知道你結婚了,如今我們也早都褪去了年輕時候的青澀,這種事很淡然的,畢竟上學那會,我們就沒發生什麼,權當為我們的青春,彌補一點遺憾。」邵飛雙眼熾】熱的看着葉箐璇。

  這女人愈發的成熟,而且平添了幾分氣質,更加迷人。

  葉箐璇緊鎖眉頭,厭惡的說道「呵呵,沒想到你是越來越無恥了,這話從你嘴裏說出來,還感覺理所當然了?」

  

  曾經那點青澀的感情,此時都消失無蹤了,在葉箐璇眼中,邵飛的臉,變得令人噁心。

  「大家都是成年人,有什麼不能說的?」邵飛越看葉箐璇,眼神就越是炙】熱,慾念毫不掩飾,「答應我,這個項目就是你的!」

  「你無恥!」

  葉箐璇怒了,揚起手臂就要打邵飛的耳光。

  邵飛畢竟是男人,反應更快,一把抓住了葉箐璇的手,他臉色冷下來,眼中的慾念更盛。

  畢竟,葉箐璇要是不猶豫的答應,他反倒覺得沒什麼滋味,但是葉箐璇反抗之後再滾到床、上去,那種滋味,不經歷的人是無法理解的,很爽!

  「葉箐璇,你再仔細考慮一下,項目,我可以讓給你!」邵飛用吸引的語氣說道。

  「你放手!」

  葉箐璇憤怒的甩手,卻掙扎不脫,氣的小臉漲的通紅。

  「答應我,不僅項目可以給你,我還可以介紹一些蘇家看不上的項目給你!」邵飛臉上露出了急不可耐的表情,換個地方,他會直接撲上去。

  「你……」

  「放手!」

  葉箐璇正要罵人,身後傳來了熟悉的聲音。

  平平淡淡,但是透着讓人無法抗拒的強硬。

  「張楓……老公!」

  葉箐璇喊了一聲,果斷改口,雖然不情不願的,但是總好比被邵飛繼續糾】纏的好。

  張楓放下電話走了過來,對葉箐璇點點頭,抓住了邵飛的手腕,淡淡的道:「我讓你放手!」

  「老公?你……」

  邵飛臉色沉了下去,早聽說過葉箐璇結婚了,男人是個家庭婦男,性子軟的很,可是自己見了他,為什麼心裏有點慌?

  「老公不是你叫的,滾!」

  張楓臉色冷卻,手上一用力,微微的骨骼戳響聲傳來。

  「誒誒,我的手,你放開,啊……斷了!」

  邵飛慘叫起來,手不自覺的放開了葉箐璇的手,然後就被張楓一隻手提着,腳尖都踮起來了。

  隨手扔垃圾一般,張楓將邵飛扔了出去,「給臉不要臉,下次,打斷你的手!」

  邵飛捂着手腕爬不起來,坐在地上疼的滿臉冷汗,他不確定手腕是不是斷了,但是真的很疼。

  葉箐璇被邵飛拉過的右手還舉着,小臉上獃獃的,眼神直勾勾的看着張楓。

  結婚這麼多年,她第一次見張楓發怒,也是第一次見他有如此男人的一面。

  往常的他,軟的像是煮熟的麵條,拎不動……

  此刻的張楓,很man,給了她強烈的安全感。

  張楓回過神,看到葉箐璇的樣子,說道:「我來是……是路過,本想去超市買東西的。」

  之前看到葉箐璇要打邵飛耳光,他心裏的複雜情緒,一掃而空,主動站了出來。

  「那你……」

  葉箐璇有很多話想說,張張嘴,卻不知道說什麼好,「去公司休息一會吧。」最後憋出這麼一句。

  張楓也沒什麼事,也想去葉箐璇的公司看看,順便幫她一把,正要開口,邵飛叫罵了起來。

  「葉箐璇,你居然讓我打我,我的手斷了,我要報警,把你和你男人,都抓起來!」

  邵飛坐在地上大叫。

  路人和進出寫字樓的人,都被吸引了目光,好事的更是圍了過來,在幾米外觀望。

  葉箐璇好轉的心情,瞬間就被破壞的一乾二淨,臉色鐵青。

  「邵飛,是你先抓着我的手不放的!」她大聲辯解道。

  邵飛冷笑一聲:「抓着你的手怎麼了,難道誰看到我非禮你不成?我的手可是斷了,是重傷,警員一來,把你們兩個都抓起來,一個指使,一個行兇,都是主犯,我要讓你們坐牢,少說三年!」

  說著,他就拿出手機,示意要報警。

  要是真的重傷,私了得幾十萬,公了,唯有坐牢,三年起步。

  「你無恥,混蛋!」

  葉箐璇氣的罵了起來,詞窮,罵人都不會。  

  邵飛卻越發的得意,他越看葉箐璇窈窕的身段,眼中的**就越濃厚,張口說道:「葉箐璇,或許你答應我之前的條件,我可以既往不咎!」

  「你去死!」

  葉箐璇氣的渾身發抖。

  一隻大手,握住了她的小手,溫熱的觸感,讓她顫抖的身軀,逐漸平復。

  扭頭看了一眼,熟悉的臉,卻帶着處事不驚的從容。

  「張楓,你……」葉箐璇不知道哪來一股力氣,篤定的說道:「你別怕,邵飛的手不一定斷了,再說,他想非禮我,你是為了救自己的……老婆!」

  說的有些磕絆,老婆兩個字,更是用盡了力氣才說出來的。

  別怕?張楓嘴角微微一顫,哭笑不得。

  暗夜門的門主,會怕嗎?

  擁有萬千門生服務,坐擁億萬財產,還有至極的武力,會害怕?

  一時間,張楓真不知道說什麼好。

  「葉箐璇,你考慮好沒有,要是拒絕,可別怪我不給老情人面子!」邵飛看到葉箐璇和張楓舉止親密,妒火就噌噌的往頭上竄,忍不住說道。

  才說完,他的手機響了。

  拿出手機一看,來電顯示居然是集團總經理,他慌忙調整聲線,接聽電話。

  「總經理您好……」

  「啊?什麼,項目不做了?為什麼?」

  「沒有理由?那我……我被開除了?」

  邵飛如遭雷擊,整個人都懵了,拿着手機,痴痴獃獃的站在那裡。

  莫名其妙的自己就被開除了,自己到底犯了什麼事?

  手機里,又傳來了總經理的聲音:「你給我立刻滾回公司來辦離職手續,還有,不准你再招惹葉箐璇,那個女人不是你惹得起的,否則,我會讓你在圈子裡混不下去!立刻,滾回來!」

  吼聲就在耳邊,可想而知總經理有多麼憤怒。

  邵飛傻眼了,任憑他如何去想,都想不通蘇氏集團的老總,為什麼會突然開除自己,還要讓自己不準招惹葉箐璇,否則後果嚴重……

  葉箐璇,她為什麼是自己招惹不起的?

  想不通啊!

  「還不走,真想讓手斷了?」張楓問道,語氣平靜。

  「呃……」

  邵飛一瞬間恍然,再不走,總經理會要自己的命!

  他毫不猶豫的轉身就跑,帶起了一溜煙,像是被狗追的兔子。

  邵飛和葉箐璇,都不知道,張楓打了一個電話,威力就是這麼大。

  

  邵飛逃了,圍觀的路人見沒什麼意思,都散了,留下葉箐璇和張楓,相視無語。

  張楓見葉箐璇和從前的戀人之間,什麼都沒發生,複雜的心情就變得平和了,微微一笑。

  葉箐璇也回應了一個微笑:「上去坐坐吧,我的公司,你一次都沒來過。」

  「……好。」

  猶豫片刻,張楓答應了。

  之前就打算幫葉箐璇一把,去看看公司也好。

  兩人進入寫字樓,來到十二樓葉箐璇的公司,公司員工都被老闆喊回來加班。

  上次見過面的八個女人,看張楓的眼神有些熱烈,連聲叫好,還有人作怪的喊老闆娘。

  張楓微笑回應,反倒是葉箐璇有些臉紅,端起老闆的架子,把她們都嚇跑了。

  進了辦公室,關上門,葉箐璇拍拍胸口,鬆了口氣。

  一抬頭,發現張楓盯着自己的胸口,頓時飛了一眼過去,稍有些惱火,更多的,是一種說不明的複雜心態。

  五年的婚姻,有名無實,雖說兩人早就說好做假夫妻,蒙哄老爺子,可老爺子過世了,兩人沒離婚也沒有任何進展,有時候葉箐璇都以為張楓那方面不行。

  「喝點什麼,咖啡還是茶?」

  撩了一下長發,葉箐璇沒話找話。

  張楓淡淡一聲:「茶!」

  「我給你倒。」

  葉箐璇覺得自己身為妻子,倒杯茶也沒什麼。

  她快步走到飲水機旁邊,往被子里裝茶,再去倒熱水。

  不知道是不是緊張,手一抖,開水濺在了手上。

  「哎呀!」

  杯子掉了,葉箐璇也向旁邊跳開。

  張楓瞧見,快步上去扶她。

  葉箐璇穿的是高跟鞋,燙到手了,腦子一懵,腳下就一歪,頓時崴到了腳,整個人就朝着茶几摔了過去。

  這下要是摔下去,玻璃茶几都得砸翻,要是玻璃碎了,還得傷到人。

  千鈞一髮之際,一隻大手從葉箐璇的腰間穿過,強壯有力的臂膀,硬生生止住了她摔倒的勢頭。

  啪的一聲,水杯砸落,摔的粉碎。

  葉箐璇本能的抖了一下,但她反應過來,發現自己並沒有摔倒,大眼睛就一眨一眨的,望着近在眼前的那張臉。

  很熟悉,卻多了幾分奇怪的陌生感。

  髮型沒變,臉型也沒變,卻讓人看一眼就充滿了安全感。

  「小心!」

  張楓嘴角微揚,笑了。

  葉箐璇卻騰地一下紅了臉,本能的抬起手推搡張楓的胸口。

  「不要……」

  聲音,猶如飛蚊。

  臉蛋,紅的像是讓人煮了的螃蟹。

  「什麼?」

  張楓沒聽清,問道。

  大手,依舊插在葉箐璇肋下,將她摟在懷裡。

  「不可以,這裡是辦公室!」葉箐璇撇着頭,咬着嘴唇說道。

  這次張楓挺清楚了,卻哭笑不得。

  自己可沒心情在辦公室把葉箐璇辦了,太掉價,也太浪,不是他的行事風格。

  正要把葉箐璇扶起來,辦公室門開了。

  「呃……」

  秘書張莉莉看到辦公室里的一幕,愣了一下,默默的關上了門。

  「莉莉,你等等!」

  葉箐璇急了,慌忙推開張楓,跑着去把門打開,追了出去。

  「老闆,我什麼都沒看見!」

  張莉莉背靠着牆,像是被非禮似的,努力往後縮,嘴裏緊張的叫道。

  葉箐璇壁咚了她,臉上都是急躁,語速飛快的說道:「我管你看到沒看到的,你不準往外說!」

  「啊?」

  張莉莉用力點頭。

  葉箐璇鬆了口氣,威脅道:「公司里要是有風言風語傳出去,你的工作就沒了,懂?」

  張莉莉小雞啄米似的點頭,很害怕的樣子。

  葉箐璇覺得把她嚇住了,放下心來,一回頭,看到張楓站在門口,用詭異的眼神看着自己。

  「……」

  此時無聲,勝有聲。

  回到辦公室,葉箐璇低着頭說道:「張楓,不是你看到的那樣,我……我跟她沒關係!」

  「哦。」張楓回應了一聲。

  哦?

  葉箐璇的腦門上,青筋直跳。

  「我不喜歡女人,不是拉拉!」她大聲辯解。

  「嗯!」

  張楓點頭。

  「我……」

  葉箐璇差點被氣炸了,越描越黑的感覺,眼前一陣陣發黑。

  「你沒吃飯,低血糖了。」張楓說道,從兜里掏出一塊巧克力,遞給葉箐璇。

  鬼使神差的,葉箐璇居然接了,然後愣在那裡。

  我又不是小孩子,不需要巧克力來哄!

  始終在張楓面前表現出女強人一面的葉箐璇,屢次三番在張楓面前跌份,她覺得自己水逆了,今天絕對不是一個好日子。

  「你回去吧,我想靜靜。」葉箐璇手裡攥着巧克力,另一隻手揉着太陽穴說道。

  「好。」

  張楓也覺得氣氛尷尬,點點頭,走向門口。

  開門,一條腿踏出房門,他又扭頭回來,問道:「靜靜是誰?」

  「……」

  葉箐璇眼前一黑,差點真的暈過去。

  什麼年代了,你居然問我靜靜是誰,是你老土,還是我穿越了?

  張楓沒再追問,皺着眉出去,關上了門。

  辦公室里,葉箐璇身子一軟,連忙走去老闆椅上坐下,半天才緩過勁。

  「張楓,你到底對我隱藏了多少?」

  嘴裏嘀咕着,卻發現手裡攥着巧克力,大而明亮的眼睛,都看直了。

  腦子裡又浮現出張楓的話:「你沒吃飯,低血糖了。」

  「他從沒這麼溫柔的對待自己!」葉箐璇咬咬牙,撕開巧克力的包裝,小小的咬了一口,好甜。

  一直,甜到心裏。

  原來被男人關心的滋味,比巧克力更甜!

  公司里還有一堆事,葉箐璇吃完巧克力,立刻進入工作狀態,把一切外物,都拋諸腦後。

  而在此時,邵飛已經回到了蘇氏集團,作為唐都市四大豪門之一的蘇家,門下產業眾多,作為集團總部的大樓,也是唐都市的地標建築之一。

  邵飛乘電梯一路來到管理層樓層,小跑着來到了總經理辦公室。

  「湯總,您不會真把我開除了吧?」

  邵飛推門進來,急火火的問道。

  寬大的辦公桌後面,坐着一個又愛又胖的中年男子,半禿頭,讓人看了會以為他是老廚子。

  但是,誰也不敢小看他,因為他是蘇家聘請的CEO,為人精明、手段陰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