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舊人可安
舊人可安 連載中

舊人可安

來源:掌文 作者:一夜盛夏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李十安 現代言情 紀秋白

簡介:你知道這世界上最可悲的事是什麼嗎?拼盡全力,一無所得
*李十安這輩子什麼樣的磋磨和痛苦都經歷過,她一次次被生活擊打的遍體鱗傷,又一遍遍的站起來
她結婚了,嫁給了一個將出軌當成家常便飯,並且引以為傲的男人
她受盡嘲笑,心中卻毫不在意,她對自己說:沒關係,原本就是搭夥過日子...展開

《舊人可安》章節試讀:

第05章:你再這樣會掐死她


紀婉兒在林遇深不解的目光中,有些訕訕的解釋道:"他們……可能是有什麼話,想要單獨聊聊。"

林遇深眸色深深道:"弟妹和秋白,感情似乎……不是很好。"

紀婉兒笑了笑,刻意不去正面回答:"這夫妻兩個,哪有不吵架的,鬧一鬧以後,總是會和好的。"

林遇深餘光朝着兩人離開的方向瞥了一眼,靜默的抿了一口紅酒,低聲道:"是么……"

而被紀秋白拽出去的李十安,在觀察到沒有人的時候,狠狠的甩開了他的手臂,提醒他:"今天是紀家的家宴,你……"

她的話還沒說完,紀秋白就一臉面色不善的扣住了她的下頜,將她按在牆壁上,"李十安,有件事情我要你記清楚了,既然進了紀家的門,就老實本分的給我擔著少奶奶的名頭,不要想當了婊子,還立牌坊。"

"啪",李十安揚手給了他一巴掌,巴掌聲清晰的傳出。

被打的紀秋白眼神一寒,驀然扣着她的脖子,"你敢打我?!"

被掐着脖子的李十安呼吸不暢,手指掰着他的手:"放……放開我……"

"夠了,你再這樣會掐死她。"不知道什麼時候出來的林遇深,扣住了紀秋白的手,沉聲說道。

紀秋白的手臂給他握着,只覺得一麻,下意識的就鬆開了手。

李十安失去了重力,失力的癱倒在地上,捂着脖子,大口的喘息着。

"你好像對我這個老婆很關心?"紀秋白看着林遇深探究的說道。

林遇深扯了扯削薄的唇,"我是你姐姐的男朋友,遇到這種事情,總不能坐視不管。"

紀秋白笑了笑,"最好是這樣,我還有事,先走一步。"

在紀秋白走後,林遇深看了眼地上的李十安,猶豫了一下後,朝她伸出了手。

然而,李十安卻無聲的拒絕了他的好意,自己扶着牆壁,站起了身,"剛才的事情,謝謝你。"

說完,便也隨之轉身離開。

林遇深看着她離開的背影,轉動了一下手指上的戒指,眼神莫名。

李十安一個人漫無目的的走在馬路上,腦海中不間斷的閃現着林遇深的面龐,這個人……給她的感覺太過熟悉,熟悉到,她以為已經消失了五年的那人,回來了。

可是,神情面貌卻找不到任何的相似之處。

"不是他。"她低聲對自己說。

如果是沈謹言,他回來了,怎麼會不來找她。

當晚,李十安做了一個很沉很沉的夢。

夢裡,她又回到了青蔥的大學時光,那裡有一個叫做沈謹言的男生,鮮衣怒馬,意氣風發。

校運動會上,他會跑了兩千米,在所有人氣喘吁吁的情況下,第一個衝破終點的紅線,在所有人的驚呼聲中,緊緊的擁抱住她。

匯演現場,他彈着吉他能中途從台上跳下來,在眾目睽睽之下,遞給她一支鮮花。

報告會現場,他榮譽加身,跳過感激學校和導師,直言:謝謝我女朋友。

他帶着她逃課,卻又在期末考的時候,陪着她在圖書館內點燈熬油,看着跟自己專業無關的書籍,只是為了跟她有更多的共同語言……

他的出現,驚艷了李十安全部的青春年少。

這一覺,李十安睡的很沉。

第二天醒來的時候,身上還規規整整的穿着昨天的衣服。

想要下床的時候,頭重腳輕的感覺,讓她差一點跌倒在地上。

她伸手探了一下自己的額頭,很燙。

她是屬於萬年不生病,一生病就病來如山倒的體質,此刻渾身無力的讓她連走路都費勁兒。

"李叔,我有些不舒服,麻煩你送我去一趟醫院。"李十安找到了紀家的司機,低聲說道。

李叔見她面色蒼白的模樣,連忙點頭,"少奶奶生病了?來,先上……"

"李銘,我跟陳太太約了一起去美容院,你先送我去。"紀母突然出現,擺弄着自己剛剛做好的造型,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