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穿書後被病嬌男主套路了
穿書後被病嬌男主套路了 連載中

穿書後被病嬌男主套路了

來源:閱文起點 作者:秦原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夙傾 穿越重生 蘇葉

【1V1】【病嬌甜寵】一朝穿書,成了書里囂張跋扈的惡毒女配
  蘇葉默默攥緊小拳頭,活下去,就得離那位崩壞的黑心肝遠點
    京中一王爺,俊美無比卻身嬌體弱,規矩多,很挑剔,惹不起的主,只能供着
  偏偏這位沒把任何人放在眼裡的爺,一見她就拉着她的衣襟不撒手,像是得了個寶貝
  一朝風雲起,她想避着些,某人非拉着她昭告天下
 某一日,病弱王爺扣着她的手,一聲一聲的咳,   ...展開

《穿書後被病嬌男主套路了》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天降美男


  「咔擦——」

  蘇葉看着面前被自己一掌下去而拍斷的百年大樹再次哀嘆。

  沒有女主命就是沒有女主命。

  別人女主貌美如花靈氣逼人,而她這個炮灰,只有一身如牛般的力大無窮。

  忽然,她察覺到一股怪異的氣息朝她靠近。

  緊接着,一件瑰麗紅艷的衣袍從天而降掉在了她的身上。

  蘇葉抬起兩隻手,正準備將衣服從頭上扯下來。

  結果剛這麼一動。

  緊跟着一個重物,直接砸在了她的懷裡。

  什麼東西?!

  雖然重,但對於目前擁有着天生神力的她來說,不算什麼。

  隨即,她臉上的衣服被人給扯了下去。

  蘇葉這才發現,自己接了個男人!

  她低頭一看,驚住了。

  妖?艷?美?矜貴?

  她從未見過那麼好看的人!

  男人就這麼靠在她的懷裡,一雙丹鳳眼低垂着,黑長的睫毛輕顫。

  他右眼的眼尾處,一朵指甲蓋大小的嬌艷曼珠沙華就印在那兒,盛開的正妖。

  蘇葉正沉浸在美色之中,就聽到懷裡的男子低咳一聲。

  「你救了我。」

  男子說著話,抬起眼來,四目相對,他到了嘴邊的話,停住了。

  他聞到了蘇葉身上有一陣香氣。

  這香,不是那種讓人厭的脂粉香,而是一種,誘人的甜香。

  他順着那香氣湊過去,跟着,便趴在了蘇葉的脖子那兒。

  聲音低喃,「你好香。」

  伴隨着他說話的聲音,熱氣縈繞在蘇葉的脖頸上,引得她一陣酥麻。

  蘇葉緩過勁兒來,將人鬆開放到地上。

  偏偏這人還勾着她的脖子,不撒手的樣子。

  甚至整個身體都壓在了她的身上。

  她伸手,摁着他的肩膀,將人從推開些。

  自從穿進這世界,蘇葉得了這天生神力,用力很小心,她此刻已經非常收斂自己的力量,可這麼一推,那人離了她的肩膀,便開始一陣陣的咳嗽,仍舊後退踉蹌。

  蘇葉看他這樣子,推的動作一頓,伸手攥住他的胳膊,把人給扶住了。

  因為這一陣陣的咳嗽,讓他眼角處的那朵曼珠沙華看上去更艷了。

  蘇葉這才看清男子眼尾處的那朵曼珠沙華。

  心裏湧上一個大膽的想法:天!不會是男主吧?!

  一日前,她醒來發現,她穿越到了自己寫的男頻小說《邪帝皇》里。

  而且還是穿到了裏面死的凄慘無比的炮灰女配,蘇葉身上!

  書中的蘇葉,母親難產而死,父親將傳家寶含靈石餵給了蘇葉吃。

  而這塊含靈石,偏偏就是能解男主的毒的解藥之一。

  她在書中的結局是,被挖了丹田取出含靈石,最後被拴在城門口暴晒了三天三夜血流而亡。

  當時寫書的時候有多爽,穿進書里就有多後悔。

  她就不該吃飽了撐的寫小說,老老實實學自己的古中醫不香嗎?!

  蘇葉盯着面前的男子,心思打轉,照理來說男主應該是兩個月後才會出現在玄月城裡。

  她自己寫的小說,這個她還是了解的。

  那……

  他不是男主?

  不過這男人可真好看呀,她書里有這樣的男人嗎?

  正想着,那人便扯住了她的袖口,「你要去哪兒?」

  那說話的語氣,帶着蒼白病弱,看一眼就讓人覺得心疼。

  蘇葉盯着他看了一會兒。

  默默的用兩隻手把人扶住。

  第一次見一個人好像風吹一下,都會傷了他。

  可真弱啊。

  她伸手,摁在了他的手腕上。

  她沉默了一會兒,看向他。

  這脈向——離着死不遠了。

  虛弱的她都快要察覺不到了。

  蘇葉琢磨了一會兒,忽而從口袋裡掏出一個白色的瓷瓶。

  倒出一粒藥丸,遞到這病弱美人的唇邊。

  看着那突然出現在他唇邊的藥丸,他睫毛顫顫,沒說話。

  蘇葉開口,「這葯,可以暫時緩解你的癥狀。」

  當年蘇葉被那個喪心病狂的男主抄家之後,只帶走了兩樣東西。

  一是她丹田中的含靈石,還有她家向來不外傳的藥方。

  那藥方製成的葯,就是她現在手裡拿着的藥丸。

  這個藥丸,可以壓制緩解一切毒藥帶來的癥狀。

  這病弱美人,中毒很深,難解。

  他狹長的眸子看過她的臉頰,「煉藥醫師?」

  蘇葉想了想,「算是。」

  蘇家是煉藥世家,以煉藥立足玄月城。

  而她自己本身並非職業寫手,而是修古中醫的人。

  所以仔細想,她應該是個醫師的。

  終於,在她應下之後,那人略帶蒼白的唇輕啟,咬着那顆藥丸吞了下去。

  他吃下那顆藥丸不久之後,真的不再咳嗽了。

  男子盯着蘇葉的臉頰看了好一會兒,跟着喉嚨滾動,緩緩落下一句,

  「恩人救我兩次,不知該如何報答恩人?」

  那聲音輕輕的,又覺得很勾人。

  這從天而降算做一次,這藥丸又算做一次。

  蘇葉看着他的臉,有些晃神。

  回過神來之後,蘇葉搖頭,「不用,舉手之勞。」

  說著,她鬆開了攙扶着他的手。

  男子視線在蘇葉的身上再次掃過,睫毛顫顫,「夙傾。」

  蘇葉剛開始沒反應過來,疑惑。

  「嗯?」

  那人淺笑,又輕輕重複了一遍

  「夙傾,我的名字。」

  這話一落下,就這樣,蘇葉臉上的笑凝固住了。

  然後,她獃獃的看着這男人,忽而伸手,摸向了他的裡衣領口。

  她紅嫩的唇一張一合,「我可以扯開你的衣服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