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紈絝世子爺
紈絝世子爺 連載中

紈絝世子爺

來源:閱文起點 作者:李壞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李壞 李長河

萬人敬仰的蕭王故去,留下名滿京都的紈絝世子,人人咬牙切齒
卻在某一天世子變了,在平靜中奮發,在誤解中進取,在困苦中掙扎,直到一天,驀然回首,世子已經崛起了...展開

《紈絝世子爺》章節試讀:

第4章


  老人看了一會兒,又換個地方再看。

  少女緊跟着他,在雪中走走停停,房前屋後轉了好一會兒,又停在正門前。

  老人站在那一動不動,忍不住「噫」了一聲,又仔細看那竹坑。

  這一叢竹於這樓如同點睛之筆,讓他無比驚奇,甚至有些拜服。

  「爺爺,這…」少女顯然沒看出門道,只覺得奇怪。

  老人擺手:「等到這竹發枝,樓就活了,我本以為那紈絝子隨意搗弄會壞了這地,現在一看反倒有些門道…大概隨手偶得,運氣所致。」

  說著他又仔細看一眼,越看越覺得喜歡。

  「走吧,拿完荷包早點離開這裡。」老人說著便上了樓。

  他年紀大,上樓有些慢,只能輕聲輕腳,慢慢便到三樓。

  剛上樓梯口,就聽到隱約有些聲音,依稀可以辨別是李長河的聲音。

  老人不想多見這紈絝子,輕聲道:「阿嬌,你去拿荷包,拿完我們便走。」

  此時風吹開窗戶,李長河的聲音一下子清晰起來。

  「嚴掌柜初見到我,必然心中緊張,酒樓的情況,他會下意識的往好了說,請功避過…這樣一來我就不知道這酒樓真正的近況…」

  老人和少女對視了一眼,不禁的往前挪動幾步,想聽的更仔細一些。

  「這種下意識的偏差是很致命的,一個酒樓還好,但若放大一些,到了家國大事呢?」

  聽到此處,老人心思百轉,忍不住皺眉,是啊,若是到了家國大事呢?那會如何?

  迴廊傳來的聲音很快就幫他解答了。

  「如果南邊遭災,皇帝問及災情,當地知府回答時候,心中有所顧忌,也會下意識說些好的。

  這話聽到皇帝耳中就是另外一回事,他遠在千里之外,不知實情,到頭來成千上萬災民就會遭殃。

  匪禍邊患都會如此,若是層層上報更是,每個官員即使不結黨營私,也會有自己下意識的東西摻雜其中,真到皇帝案上的定然面目全非。」

  「這就是下意識的偏差帶來的壞處…」

  聽到此處,老人忍不住微微張口,如同醍醐灌頂,讓他一下子恍然大悟。

  困惑的是,這番話語一針見血,怎麼會是李長河所說?

  激動之餘,幾乎站立不住,少女連忙扶他輕輕坐下。

  「世子,這可如何是好?」女孩的聲音再度響起。

  是啊,如何是好!

  這也是老人困惑多年的問題,日思夜想,嘗試諸多變革,依舊無效。

  「這就是我今日要問嚴掌柜那麼多話的原因,開始時並不問我想問的東西,多說一會等他放鬆下來,我再問起話,十有八九就是最真切的回答。不過也不可接連問,問多了他又會進入下意識保護的狀態。

  所以要一邊閑聊無關緊要之事,一邊隨意岔一些話,他便會不知不覺間把真情實況透露給你。」

  好一會兒,女婢才反應過來,驚訝道:「世子,你好厲害啊!」

  「哈哈哈哈,世子不厲害點,怎麼教你這麼聰明的丫頭。」

  之後李長河又說了些,女婢不時提問,他一一解答。

  很多東西聞所未聞光怪陸離,但仔細想來卻極有道理,滿含深意。

  越是聽得多,這些東西聽得老人家背脊發涼…

  作為在朝堂打滾了四十年的老臣,他也常看人心,揣測人性,盡心儘力想搶佔先機。

  只要洞悉對方一點意圖,往往就能先發制人,立於不敗之地,他也曾成功過,並為此十分驕傲。

  但是今天聽了李長河的話,他有種感覺,年紀輕輕的李長河,在揣摩人心這方面,似乎比他要高明的多!

  不但如此,這傢伙還極為擅長見微知著,一些常人很容易忽略的小細節,在他口中說來,竟有着無窮大的威力,甚至能扭轉乾坤。

  若是這份心機用在朝堂之上……

  想到這裡,老人竟沒來由的有些脊背發涼!

  對話還在繼續。

  「酒樓的事情已經安排好了,差的是噱頭,總要有東西把人們的目光吸引過來才行。」

  「那世子要怎麼吸引?」

  「世人愛什麼就用什麼吸引。」

  「那到底是什麼呀世子…」

  「哈哈哈,就不告訴你,急死你個小丫頭,走吧,這裡冷,回家再跟你說。」

  接着便是有人站起來的聲音。

  老人也連忙站起來,和孫女一起退到樓梯口,裝作剛上樓的樣子,再怎麼說偷聽別人說話總歸不好。

  不一會人出來了,老人立刻仔細看查,確實是那李長河!

  他小聲念了一句「怎會如此…」

  表面不漏聲色,心中早已久久不能平靜。

  李長河今天說話的水平,跟他所知的完全不是一個人啊!

  出了聽雨樓,河畔冷風一吹,老人才有些回神:

  「那…那真是李長河?」

  阿嬌扶着他點點頭:「是,我看得清楚,只是…」

  「只是不像。」

  「嗯…他說得話,做的事,總歸就是不像。」

  老人嘆口氣:「不可思議,一個名滿京都的紈絝子,怎會說出那般奧妙的話來?」

《紈絝世子爺》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