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天天小说网!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本分契约

>

本分契约

洽一颗星星 著

洛湫绥 现代言情 闻时祺

小说《本分契约》是由“洽一颗星星”所著。主要内容讲述的是:“你怎么下来了?”“家长会都结束了,难不成我还要留在那里?跟老师喝茶吗?”洛湫绥被他怼了一下,一时竟不知道要说什么,只白了他一眼,手拉紧了衣服,抵去了一部分的凉意。“要回家还是想去哪里吃饭?”“我觉得在外面吃饭会消化不良。”闻时祺知道她在旧事重谈,也不恼她,只当她还在吃那陈年老醋,将她一把抱起,叫上...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闻时祺洛湫绥   更新: 2022-12-16 09:26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完整版现代言情小说《本分契约》,此文也受到了多方面的关注,可见网络热度颇高!主角有闻时祺洛湫绥,由作者“洽一颗星星”精心编写完成,简介如下:“湫湫老师,拜拜,我跟妈妈先回去了”“湫湫老师今天辛苦你了”“昕昕妈妈客气了路上注意安全,后天见”送走学生后,洛湫绥看了眼手表,三点半,也到了该去接杳杳下课的时间简单收拾了一下,刚走出门口,便看见一辆迈巴赫停在了不远处洛湫绥停下脚步,有些疑惑,他怎么来了?见她没有上前的意思,迈巴赫响起了两声像是催促的喇叭声,洛湫绥这才收回思绪向前走去洛湫绥走到车前,刚准备打开副驾驶的门,后座的车窗降......

第9章 契九

“老爸,你快看,下雪了!

闻时祺还陷在回忆里,闻熠唯激动地拉着他的裤脚,把他的注意力拉了回来。

果然,天空开始飘起了鹅毛雪,路上的行人可能没预料到会突然下雪,都驻足观赏。

洛湫绥穿得有些单薄,本来就有些凉意,这突然下起了雪,让她冷得忍不住哆嗦了起来。

刚打了个喷嚏,身上就盖住了一件衣服,味道很是熟悉,洛湫绥抬眸,果然是闻时祺。

“你怎么下来了?

“家长会都结束了,难不成我还要留在那里?跟老师喝茶吗?

洛湫绥被他怼了一下,一时竟不知道要说什么,只白了他一眼,手拉紧了衣服,抵去了一部分的凉意。

“要回家还是想去哪里吃饭?

“我觉得在外面吃饭会消化不良。

闻时祺知道她在旧事重谈,也不恼她,只当她还在吃那陈年老醋,将她一把抱起,叫上闻熠唯跟上。

这一幕当然是被在场的人都看了个遍,听过两个人八卦的人都频频张望着看好戏。听说闻总很是宠爱家里的金丝雀,这样一看,传言果然没骗人。难不成,那麻雀真要飞上枝头变凤凰了。

洛湫绥被他抱得心安理得,反正关于她的传闻和八卦,多离谱的都有,所以她已经破罐子破摔,不去在意别人看待她和闻时祺关系的眼光。

最后闻时祺还是带他们在外面吃了饭,只不过这次没有烦人的情人和其他什么事来打扰,三个人还是挺温馨的吃完了这顿饭。

回到家后,闻熠唯也不缠着洛湫绥,自己乖乖上楼洗澡,闻时祺想帮她洗漱,被洛湫绥一口回绝掉了。闻时祺气笑“又不是没见过,现在害羞什么?

洛湫绥娇嗔的打了他一下,死活不肯让他帮忙。闻时祺只好抱她进浴室,替她准备好所有东西后才关上门。

洛湫绥洗得很快,不到半个小时就出来了。头发也没有吹干,水珠就这么随着她的走动落了一地,地上的毛毯瞬间有些湿哒哒。闻时祺怕她感冒,拿起吹风机就帮她吹头发。

洛湫绥坐在椅子上,享受着他的服务。闻时祺动作轻柔,时不时拨动一下头发,风不经意间吹过她的后颈部,有些痒。

“我自己吹吧,你快去洗澡。洛湫绥一把将吹风机抢了过来,让他去忙自己的事情。闻时祺也没说什么,拿了衣服就进了浴室。

吹到一半,闻时祺的电话铃声响了起来,洛湫绥瞄了一眼,是个未知号码。她看了眼紧闭的浴室门,又瞧了瞧手机屏幕。鬼使神差的按掉了它。正当洛湫绥准备吹头发时,电话铃声又再一次响了起来。洛湫绥没办法,朝浴室大喊了几声。

浴室的水声戛然而止。闻时祺擦着头发走了出来“怎么了?

“喏,你的电话。

闻时祺接过手机,看了眼屏幕,脸色有一瞬间的怪异和不自然,洛湫绥一看,心下了然,八成又是外面的飘飘彩旗在召唤。闻时祺不自然的说了声我去书房处理个事,就急冲冲的走了出去,以至于没看到洛湫绥在他转身时的落寞神情。

果然,第二天过后,闻时祺就连着好几天没有回家,闻熠唯每每回来抱怨几句,洛湫绥也只是笑笑安抚一下他。见她这副模样,越想越气,直接摔筷子走人。洛湫绥刚开始还会去哄哄他,久了以后她也有些疲倦。

今天已经又是周末了,闻时祺还是没回来,闻熠唯给他连打了好几个电话都没接,气得他又开始闹情绪,洛湫绥像往常一样开导他,谁知他不听,还顶嘴了几句就跑上楼,洛湫绥气得哮喘有些发作,但想到小孩子的性格要及时调整过来,就跟着在后面追他。结果一不小心,踩空了楼梯,从几层阶梯上摔了下来。

“湫湫,你怎么样了?管家一脸着急,将她扶了起来,拨通内线让司机开车过来送洛湫绥去医院。闻熠唯听到嘭的一声,走出来一看,顿时惊慌失措,脸色苍白的跑到洛湫绥跟前,哭着说道“湫湫,你怎么了?湫湫。

洛湫绥强忍着疼痛,喘着粗气,还不忘要安抚他的情绪“没,没事。

“呜呜呜呜呜,湫湫对不起,都是我的错。

洛湫绥帮他擦掉眼泪,勉强的扯了下嘴皮,笑着说“不碍事。你不要哭。

闻熠唯不听,沉浸在自责的世界里,眼泪一直往下掉。管家干练的收拾了下东西,让司机抱洛湫绥上车就快速赶去医院。

等闻时祺接到消息赶到医院的时候,洛湫绥正坐在病床上吸着氧,右脚已经打上石膏。闻熠唯眼睛红红的趴在她的怀里,洛湫绥正轻拍着他的背。

“闻熠唯,怎么回事!

“我,我不是故意的。表情很是可怜,语调里还带着哭腔。

“你小声一点,这里是医院。洛湫绥瞥了他一眼,出声制止。

闻时祺被她这么一说,气焰小了下来,拉过椅子坐在床边,摩挲着她的手关心道“怎么样了?

洛湫绥默默抽回手,假装调整了下姿势,没有什么感情的说“没什么事,明天就可以出院了。你们不用都守在这里,该做什么就做什么。

闻时祺眉头紧皱,嘴巴抿成一条线,面无表情的凝视着她。

“你在赶我走?

洛湫绥无语,这人是好赖话听不出来是吗?对,她就是在赶他走,非要她说那么直白吗?可洛湫绥不敢说出来,只能在心里大声吐槽,面上还要维持着金丝雀的自觉“怎么会,我怕你耽搁了公司的事。毕竟出去鬼混那么多天,活应该也积攒了不少吧。

洛湫绥这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毛病又开始了。闻时祺最讨厌她这个样子,一句真话也没有的作。闻熠唯在洛湫绥怀里静静看着他们,一句话也没说。管家在一旁干着急。也不知道怎么打圆场。

这尴尬的局面僵持了一会便被闻时祺的电话铃声给打破。闻时祺一脸烦躁的按掉。可那头还是锲而不舍的一直打。洛湫绥正眼都不往他那儿瞧,倒是闻熠唯沉不住气了,大声喊着“老爸,你真是没良心!

“闻熠唯!

“杳杳,我不是跟你说过,不可以这么说话。你忘了你答应过我了吗?

闻熠唯火焰顿时被熄灭,重新窝回她的怀里说道“湫湫你不要生气,我听话。

两人一副母慈子孝的场面。让闻时祺一股怒火无处发泄,气得踹了脚椅子,头也不回的向外面走去。而两人仿佛已经很习惯他这个样子,并没有开口挽救他。

出病房的闻时祺并没有走远,而是跑到茶水间抽烟,而电话铃声夺命似的连环扣,闻时祺接起电话,不等对面开口,直接冷冷说道“你是不是忘记自己的身份!

“闻总,不是,我没有。

“以后我不想再看到你,你自己掂量清楚。

“闻总,我错了,我不打了,你别不要我。

电话那头造作的哭声让他十分厌恶,直接开口打断“我说过,好聚好散。

电话那头沉默了,只剩下抽泣声,闻时祺也不等,直接挂断电话,将号码拉入黑名单,给安煜非下了个指令,便把手机关机了。

等他重新回到病房时,那一大一小已经吃完饭相互依偎在一起睡着了。闻时祺向管家使了个眼色,两人一起走到隔间。

“少爷,要吃点东西吗?我拿给你。

“不用,我不饿。你知道我要听什么的乐叔。

管家一五一十将事情的大概跟他说了一遍,闻时祺听完,忍不住又拿起烟来抽。管家想劝他少抽点,接触到他的眼神后又把话给咽了回去。

“少爷,乐叔有句话不知当说不当说。

闻时祺瞪了他一眼,这个时候倒是正经起来了,他什么时候不让他说了。

“少爷,你也老大不小了,该收心了,不然夫人在天之灵知道了也会伤心的。

闻时祺最不能提及的就是他的母亲。那是个完美的母亲,闻时祺即使再叛逆,也从不敢忤逆他母亲。一直以来,他母亲最大的愿望就是看他能安顿下来,可他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件事上就是做不到让她安心。他知道母亲很喜欢洛湫绥,或许这也是他一直留她在身边的一个原因吧。

“我知道了。你去守着他们就好。

管家走了出去,顺带把门带上,闻时祺听到关门声后,搓了把脸,疲惫的躺在沙发上。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最终他也抵抗不掉困意沉沉的睡去。等他醒过来的时候,外面已经夜幕降临。管家敲门叫他起来吃饭,他这才不情不愿的起身洗漱。

等他走进病房里面的时候,洛湫绥他们已经吃得差不多了,闻时祺没出声,默默走到桌子边端起饭来吃。洛湫绥见状,一时不知道该作何反应,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他受了莫大的委屈,别人对不起他一样。反正要洛湫绥先去哄他,那是不可能的,本来这也不是她的错。

“乐叔,我的拐杖呢?

“在这里,湫湫你要做什么,我帮你就好。

洛湫绥很不好意思,说话小小声“那个…我想去趟卫生间。

管家闻言也有些尴尬,连忙转头看向闻时祺。可闻时祺却好像没看到似的,专心吃着他的饭。洛湫绥知道他的脾气,也没打算要他帮忙,让管家扶起她后就拄着拐杖一瘸一拐的走着。

闻时祺一直在等着洛湫绥开口求他,谁知她宁愿自己走,也不肯叫他,一时被堵得都快吐血。

可洛湫绥还没走几步,整个人突然就腾空了起来。到底还是没忍心,闻时祺快步走过来将她抱进卫生间。洛湫绥支支吾吾的让他出去,可闻时祺只是背过身去,并没有听她的。

洛湫绥输液输的有些多,最终还是败下阵来,没再赶他。等她上完以后,闻时祺抱着给她洗了个手才又把她抱回床上,自始自终一句话都没说。而气氛一直延续到了第二天。

“医生,你昨天不是说我今天就可以出院了。为什么又不行?

“洛小姐,你的检查有些结果有些异常,我们还是希望你能先不着急出院。

洛湫绥一点都不想待在医院,她最不喜欢的地方就是医院,所以也不打算听医生的,强行要出院。

“医生,就按你说的办,麻烦你给她检查仔细一点。

“闻时祺,我不要住院!

闻时祺眼神扫向她,浑身散发着决策者的霸道气息,一点也不容许她的反抗“住不住,我说的算,你没有权利。

“我不住。我有权利决定我自己的事。

“不住可以,那杳杳你也别带了。

洛湫绥呆住了,艰难的问出了口“你,你说什么?

闻时祺靠近她,盯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说道“我说,如果你不住院,那杳杳你也别带了,我收回你对他的抚养权利。

“你!卑鄙!

“多谢夸奖。怎么,考虑清楚了没有?

洛湫绥没想到,他竟然拿杳杳威胁她,他明明知道她最舍不得的就是杳杳,为了逼她,竟然连这话都说出来了,而她,不得不妥协,因为她无法割舍掉杳杳。最后,洛湫绥沉默不语,也算是答应了。

闻熠唯不知道这件事,只是觉得放学来医院看洛湫绥的时候,发现她十分紧张他的一切,抱着他生怕他不见了。

“湫湫,怎么了?

“杳杳。

“嗯,我在这里啊,湫湫怎么了?

洛湫绥没有回答他,只是紧紧抱着他。闻熠唯也不再追问,乖乖的任由她抱着。而从始至终都在风暴中心的管家无奈地叹着气,这两个人究竟什么时候才能安生点。

在闻时祺的陪伴下,洛湫绥又进行了一次详细的检查,等检查结果出来再出院,已经是五天后的事了。洛湫绥收拾着东西,一直小声抱怨着说没什么事还拖那么久才出院,管家只是应和着她,并没跟她讲实情。

那天,医生本来要将检查的一系列结果和注意事项跟洛湫绥谈一谈,中途却被闻时祺拦截了,医生将他们单独叫到办公室才缓缓告知他们。

“闻总,洛小姐的骨折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大问题,回去以后记得少走动,定期复查。

“我知道了医生。还有什么其他要注意的吗?

“那个,闻总,洛小姐是不是有长期服用避孕药?

避孕药?闻时祺愣住,不明白医生为何这么问。随即有些不确定道“前几年有吃过,近几年没有。

“是这样的,洛小姐的激素水平很不稳定,平日里生理期也不规律,而且她的子宫内膜比平常人的薄,这些都是口服那个药的副作用,建议你们尽量不要再让她吃这个药,这已经影响到她以后的生育问题。也就是说,洛小姐可能怀孕成功的机率会相对小一些。

“而且她还有哮喘,从她的检查,我猜测她最近病情控制得应该不是很好。

《本分契约》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