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天天小说网!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一生为聘君做媒

>

一生为聘君做媒

天上神乐 著

古代言情 叶清晨 沈陌

小说《一生为聘君做媒》是由网文作者“天上神乐”所著。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叶清晨本来就想躲着沈陌,况且以前沈陌也常拿生病受伤框骗他,便想找个理由不去,结果这个时候太医院除了他,居然没有其他人,前来请他的太监也很着急,不等他推脱,便上前帮他拎着药箱,一手拉着他步履匆匆的朝宫门走去。宫门口已经有马车在等着了,叶清晨坐在马车上,向太监询问着沈陌的情况。这小太监心理素质不太好,只...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沈陌叶清晨   更新: 2022-12-16 10:27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书名叫做《一生为聘君做媒》的小说,是一本新鲜出炉的古代言情,作者“天上神乐”精心打造的灵魂人物是沈陌叶清晨,剧情主要讲述的是:两年来,沈陌时常去军营中历练,每逢遇到小伤小痛,总是叫叶清晨去王府,或是开个药方,或是留点药膏,两个人在你来我往的试探中居然产生了难言的默契近期京城周边不太安定,一个月前,出京城往南三十里的南山上出了一波匪徒,经常打劫过路人,原本还没引起官府重视,但是五天前,沈陌同叶清晨赛马,在南山西北侧发现了几具尸体,有男有女,年纪大的头发斑白,年纪小的才几岁孩童,这种情况让沈陌和叶清晨感到无比愤慨,他们两个......

第8章 醒来

叶清晨从南山回来后,就下意识躲着沈陌,他背上的伤并不严重,在家中休养一天便回太医院了。

所幸沈陌也比较忙,除了回来第一天去找过他,便没有再去过多打扰,徒留他一个人思绪烦扰。

这天叶清晨早早来到太医院,听人说皇帝要去京兆府查看盗匪之事,便想着沈陌可能也会去吧。可是他马上又摇摇头又想他做什么?

叶清晨在太医院潜心研究药方,不知不觉就到了午时,他忽然听到外面一阵喧闹,不一会儿就有人脚步匆匆的进来,请太医去往清泉别院,说是沈陌受了伤。

叶清晨本来就想躲着沈陌,况且以前沈陌也常拿生病受伤框骗他,便想找个理由不去,结果这个时候太医院除了他,居然没有其他人,前来请他的太监也很着急,不等他推脱,便上前帮他拎着药箱,一手拉着他步履匆匆的朝宫门走去。

宫门口已经有马车在等着了,叶清晨坐在马车上,向太监询问着沈陌的情况。

这小太监心理素质不太好,只说着小王爷为救陛下受了重伤,具体是如何重的伤,伤在哪里却怎么也说不清楚。叶清晨觉得自己被忽悠了,他觉得沈陌可能又想到了什么法子整自己,而且还哄的皇帝一起配合他。

结果当叶清晨步入清泉别院,看到那满院子噤若寒蝉的人,他脚步一顿,觉得沈陌这次的阵仗是不是太大了些……

帮沈陌取了箭,治了伤,叶清晨还在等候皇帝陛下发落。虽然他当时提议要娶沈陌,暂时保住了一条命,但是皇帝陛下毕竟还没有同意,他还是要时刻警醒着。

叶清晨待在客房里,想着刚刚看到沈陌的样子,又想着自己同皇帝陛下的承诺,这个时候,他觉得心里有一个小人对他说“真要娶她,我是愿意的,那些承诺,我也可以做到……

想到皇帝陛下还在看他的表现,叶清晨觉得自己不能坐以待毙,他先是去了小厨房,看了看给沈陌熬的药,亲自盯着火候,药熬好了便着人送去,自己并不刻意表现。

当时沈陌伤重,皇帝陛下临时让人把他送往了距离最近的清泉别苑,这是皇帝陛下偶尔出宫时暂住的地方。如今沈陌需要养伤,不能轻易移动,皇帝陛下也不能时刻待在这里,便命叶清晨在这里精心照料。

就这样挨过了三天,叶清晨估摸着沈陌快要醒来了,他早早地等在沈陌房内,又因为男女有别,不得不在外间等着。

眼看着时间一点点推移,里间却一点动静都没有,叶清晨都要怀疑自己的医术了。他从一开始的端坐着变为时不时起来走走,最后变成了来回踱步。

以沈陌的伤情,不应该这个时辰还没有醒来。他觉得自己是不是忽略了些什么,就想要在入内查看一番。

叶清晨刚走过屏风,便看见沈陌斜倚在床头,听到动静,她眼神冷冷的望向这边。

叶清晨并没有看清他的眼神,径直朝她走过去,边走边说“你何时醒来的?为何一点动静也没有?醒了为何不叫人?我还以为自己的医术出问题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坐在了沈陌床边。

沈陌依旧一句话不说,眼睛紧紧的盯着他。随着他的移动,什么的眼神也越来越冷,他忽然开口“叶清晨,你为我治的伤?

由于昏迷了太久,他的嗓音有些沙哑。但是叶清晨还是从他的语气中听出了不悦,他缓缓点了点头,疑惑道“是我,怎么了?

他话音刚落,沈陌便举起右手朝他打去。叶青晨察觉不对,急忙闪躲,边躲边问“你这是做什么?我若是不救你,说不定你此刻已经死了!

“你知道了我的秘密……沈陌声音冷冽。

叶清晨此刻才反应过来,沈陌已经不是他之前认识的那个沈陌了,他神色一下子也慌乱起来,结结巴巴的说道“陛下……也……知道了……你的……秘密……

沈陌神色一变,紧张的问他“陛下可以说什么?

叶清晨看她这个样子,连忙安慰她“你别急,皇帝陛下并没有说什么。

“羽扇姑姑……

知道她想要问什么,叶清晨直接打断她“陛下谁都没有问,谁也没有找,说一切都等你醒来再说。

沈陌松了一口气,看着叶清晨的神色又羞又恼,她威胁道“叶清晨,虽然你救了本王,但是你若敢出去胡言乱语,本王一定会要了你的命。

叶清晨看他刚刚醒来,便又操心这个又操心那个的,忍不住笑了笑“小王爷请放心。在下的嘴很严的。尤其是对于伤患,绝对会保守秘密。

沈陌不再搭理他,一个人靠在床头,盯着头上的床幔发呆。

看他这副样子,叶清晨不知道该不该同他说成亲的事,他觉得说了他可能会小命不保,但是不说,皇帝陛下来了,他一样小命难保。

心下一横,他小心翼翼的开口“小王爷,在下有件事要同您商量。

“有话就说。沈陌此刻并不想过多搭理他。

叶青晨轻咳一声,脸上挂着沈陌熟悉的笑容,他一般做了什么亏心事,便是这般神情。

沈陌心里咯噔一下,看着他的神情也严肃起来,然而他接下来说的话,让沈陌气得肝疼。

“在下为王爷治伤之时,无意间看到了王爷的玉体,虽是无心之失,但那毕竟有损王爷清誉,在下愿意承担责任,娶王爷为妻。

久久听不到沈陌回答,叶清晨悄悄抬眼打量他,就看见沈陌铁青着脸,冷冷的盯着他。叶清晨赶紧低下头,就听见沈陌怒极反笑“呵呵,叶清晨,在你眼中,本王就是这样随便的人?

“不……叶清晨刚要辩驳,沈陌已经转过头去,他不肯再看叶清晨一眼,说道“你走吧,本王不需要你负责,如果皇帝陛下要找你麻烦,本王不会同意的,你放心。

叶清晨站在原地,看着沈陌瘦削的身影,她此刻骄傲地挺直了脊背,也表达出了自己请他离开的意愿。他看了一会儿,见沈陌始终不愿回头,而她刚醒来,还不宜久坐,便叮嘱她好好休息,自己先行离开了。

皇帝陛下一下朝就赶过来看望沈陌,听到沈陌已经醒来的消息,十分开心地走向屋内。

沈陌已经听到动静了,她赶紧站起来行礼。

皇帝陛下一进屋就看到沈陌跪在门口迎接他,他几步走过去,想要将她扶起来,沈陌却不肯。她跪着后移一步,躲开皇帝陛下扶她的手,给皇帝陛下行了个大礼,冷静地开口“陛下,沈陌自知犯下重罪,请陛下责罚沈陌,不要牵连他人。

皇帝陛下叹了口气,又上前一步将她扶起来,语气也有些不太好“在你眼中,朕就是这般无情之人?阿陌,你是朕看着长大的,朕对你付出了多少心血,你察觉不到吗?以往你瞒着朕也就罢了,如今朕知道了,你又说出这种话来伤朕的心,你说说,你心里究竟有没有把朕当作亲人?

沈陌低着头静静站立着,她抑制不住终于流下了眼泪,从得知自己秘密暴露之后,她想了很多,羽扇姑姑她是一定要保护的,而皇帝舅舅的面子她也不能不顾及,若是恐怕会损害皇帝舅舅威名。因此,她已经做好了自我牺牲的准备,可是皇帝的话让她终于打破了她强装的平静。

“行了,你刚醒,别站着了,过来。皇帝陛下说着将她扶回了床上,语重心长地同她说“阿陌,这么多年,朕早已将你当作了自己的孩子,你的一切,不论对错好坏,朕都会包容,以后遇事,不要想着自己一个人承担,你有亲人可以依靠,明白吗?

沈陌连连点头,她眼泪顺着脸颊滑落,滴在她紧握着的双手上,她深吸一口气,解释道“皇帝舅舅,不是阿陌不相信您,只是我身份若暴露,那羽扇姑姑一定会成为众矢之的,只有我承担下来,她才能保住性命。

皇帝陛下温柔地摸摸她脑袋,为她擦拭着眼泪“行了,这件事交给朕,只是有一件事朕需问问你。

沈陌不明所以地看着他,皇帝陛下尽量将语气放得和缓“朕记得让羽扇交给你一块玉佩,要你时刻佩戴,为何没带?

沈陌眨巴眨巴眼睛,不好意思地开口“我想着这东西太贵重了,就让羽扇姑姑帮我收着了,怎么了?

皇帝陛下站起身,若有所思看她半晌,直看得她心里打鼓,才笑着开口“居然这么珍视朕送的东西,你若喜欢,朕多送你一些,回去还是将玉佩带上吧,皇觉寺的大师开过光的,遇到危险可以保护你。

沈陌连连点头,顺势提出想要回王府养伤,皇帝陛下便同意了。

别院的奴婢将马车垫的软软的,生怕硌着沈陌。

临行前,叶清晨想要再为沈陌诊脉,沈陌却拒绝了,说是已无大碍,回府休养几日就好。

皇帝陛下看他们两个不大对劲,悄悄问沈陌“那小子说想娶你,你怎么想?

沈陌身体僵了僵,随后故作轻松地整理着自己地衣袖,用不屑的语气说“他凭什么娶我?我不需要他负责,他若敢胡言乱语,杀了便是。

皇帝陛下看着她的样子,眼中划过一丝了然的神色,他配合的点点头,说道“也是,朕也觉得他配不上你,真的阿陌这么优秀,以后定要找个人入赘王府,哪能被一个深山老林里出来的野小子拐走。

沈陌没有接话,她轻轻挑起马车后窗的帘子,眼神胡乱地瞟着,却心里乱糟糟的。

王府门前,羽扇已经领着王府众人在门口等着,看见一驾豪华的马车朝这边行来,前面还坐着皇帝身边的林公公,便知道这是沈陌回来了。

三天前得知沈陌受伤的消息,羽扇心里急得不行,还在没人知道的时候“发了回疯。如今得知沈陌要回来养伤,她一早就准备好了一切,等沈陌刚从马车里探出头,她就赶忙迎了上去。

沈陌长发未束,只披散在身后,随着她低头,一缕发丝从肩头滑落,愈发衬得她娇弱可怜。羽扇眉头微皱,她一边将自己准备的披风披在沈陌身上,一边借着扶沈陌的机会阻隔别人盯着沈陌的视线。

皇帝陛下不动声色地跟着进去,等羽扇将沈陌安置好,她刚从沈陌房间出来,就看到皇帝陛下背着手站在廊下。羽扇疾步走过去,同皇帝陛下行了一礼,语气却是质问“陛下为何不保护好小王爷?居然让他受了伤,您让公主九泉之下如何心安?

皇帝陛下转过身,眼神森冷地盯着羽扇,羽扇下意识后退一步,勉强稳住心神,待听到皇帝陛下说的话,心里惊惧万分。她听见皇帝陛下说“你当初为何说幻儿生的是世子?你让阿陌背负那么重的担子,你想做什么?

羽扇连忙跪下请罪,皇帝陛下并不理会她,接着问“朕记得当初让你同阿陌离宫之时曾交给你一块玉佩,让你转交给阿陌并让她时刻佩戴着,朕同你讲过,这是信物,暗卫见到那玉佩便会知道阿陌就是他们要保护的人,在他遇险时会及时相救,你又做了什么?

看着羽扇跪在自己面前,皇帝陛下要再三忍耐才能克制住杀了她的冲动,若不是阿陌为她求情,她此刻已经在受罚了。皇帝陛下等在这里就是为了警告她“朕说过,不论你做什么,都必须要将阿陌的安危放在第一位,你全当朕的话是耳旁风?若是再有下次,不论阿陌如何求情,朕必定会要了你的命!

羽扇敛眉称是,手紧紧攥住衣袖,想到可能是因为自己才导致沈陌受了重伤,她便觉得气血翻涌,急于找到一个宣泄口。

皇帝陛下甩袖离去,羽扇扭头便从王府后门出去了,她一路走走停停,来到了城西的一个小巷子里,在第三个院门前停下,轻轻敲响院门“笃笃……笃笃笃……笃笃……笃笃笃……

小门很快打开,羽扇左右察看一番进了院子。

《一生为聘君做媒》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