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天天小说网!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萤火情深

>

萤火情深

金木火 著

现代言情 茶姿 边时

强烈推荐热门现代言情小说《萤火情深》,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金木火”。小说无错版梗概:夏思缓慢出口,扬装笑了下,以缓解气氛:“哎,边时,你就在坐下,叙叙旧嘛这不是,都是老同学好久不见了。”他是不是好久不见,两人心里最清楚。他看了眼茶姿,随之又转过,一手插着兜,语气轻笑:“行,好久不见了。”说完就着茶姿身边的凳子,拉开动作利落地坐下...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茶姿边时   更新: 2022-12-18 08:43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叫做《萤火情深》,是作者“金木火”写的小说,主角是茶姿边时。本书精彩片段:烈阳炙烤大地,投掷下的小火球稀稀落落的散落四方,燃起了火苗烧起了过路人的滚烫的热意阳台上盆栽的紫丁花斜映着光线,午后毒辣的光,拂蔫了它的枝体,像个受了委屈而愁眉苦脸的小孩空调房里的温度适宜,久之又变的温凉了些,沙发上蜷缩着纤薄的身影,身上盖着水蓝色的空调毯子,微长的巧克力棕淡卷发散泻下沙发的边缘不知是否空调房的温度越凉意,躺着的人缩了缩身子,长臂揽紧外面的毯子茶几上的手机适时地亮起,悦耳熟......

第2章 你妹还真是会探店呢

你们好,我是边时,是挺简短的。

茶姿移开眼睛,唇边浅浅的笑意荡漾散开“你好

她的声音平和,轻莹,不知道的还真以为两人初次见面。

她说出这话的时候,吐出的语音轻索利落,周绮望了她一眼,然后又循向边时,脸色喜洋洋“如果不介意,可以坐下来聊聊,都好久不见老同学了。

她看了眼边时,然会拉过夏思坐到身边下来。

夏思缓慢出口,扬装笑了下,以缓解气氛“哎,边时,你就在坐下,叙叙旧嘛这不是,都是老同学好久不见了。

他是不是好久不见,两人心里最清楚。

他看了眼茶姿,随之又转过,一手插着兜,语气轻笑“行,好久不见了。说完就着茶姿身边的凳子,拉开动作利落地坐下。

周绮好奇“对了,边时,你也是过来吃饭的吗?。

边时滑动着屏幕,长指在上面敲打着,像是在回信息,听到周绮的问话,收回手机“嗯,刚好路过,就进来吃了点东西。。

他说完话,夏思望了他一眼,眼神里说不出的深意,“啧啧,这人前一秒还说他妹要吃的……

然后又转向打量了茶姿。

茶姿从他坐下来,整个人就很平静,准确是说是埋头在玩手机,不知道有没有听到他们的对话。

接着周绮笑着说“没想到呀,现在想想从毕业到现在都几年了吧。

“七年,边时淡声。

周绮完全没想到他记得这么坦然,脱口而出。

“哎,你是最近才回洋城的吗?周绮问道。

见他视线余光无意地瞥过茶姿,很快又叙述“没有,我一直在洋城。

声音低淡礼貌。

话落,茶姿扬起了头,看了他一眼。

边时目视正方,没有再看她,回答也很实诚。

“这样呀,我回洋城三年,怎么都没碰过你呢。

周绮想起来什么,她转向茶姿“姿姿,你从大学到现在一直都在洋城,你们两人都没遇到过吗?。

“可能学校不同,很难相遇。

茶姿对于她的问题,也没觉得有什么,她知道周绮问这话藏着小心思。

随后她端了端坐姿,平静地回答“不奇怪,洋城可也不小,没遇见很正常呀。

洋城是全国的经济发达城市,来自四面八方的人流量确实大。

这话落在听者的耳里,倒也没有觉得什么,就是听起来怪怪。

边时往后靠着椅背,姿势慵懒,有几分散漫“嗯,洋城这么大,没遇到挺正常。

他说完茶姿莫名觉得他语调带了成分。

茶姿转念一想,都过去这么多年,人随境遇,也没有去过分曲解他的语气。

聊了没几句,账也结了,夏思也没提刚刚结账那事。

只是接着他的话提议“我看今晚时间还早,听说最近几天晚上洋塔那边有灯光秀,不如我们过去看看,就当是消遣饭后消化。

“好呀,好呀,听说洋塔的灯光秀只有在某些节日时间才会开放,难得的一次,姿姿我们一起去吧,你不是挺喜欢看洋塔秀的吗?

“对了,边时,你今晚没什么急事吧,一起过去看吧。

“可是,要不你们去吧,我想起来今晚还有一个方案没有交,估计我得回去赶呢。茶姿神色有些难为。

夏思出声补接,语气调侃“哎呀不是还有明天吗,不急属于法定的休息日,大周末你们公司也太不地道了,一起去吧,茶姿。

她开了屏幕看了眼,她确实也是有一个方案需要交,不过不急,是一个星期后的事。

见夏思这么说了,也没有继续拒绝理由,毕竟这顿饭都是推迟了几次才聚到的。

“那就一起走吧,边时转过眼光,看了她一眼,没什么表情出声。

“走吧,姿姿,周绮兴奋地背起包,从座位上起身,边时把椅背挪出一截,长腿站起,退出来距离,让她先走出来。

周绮拉过她的手走在前面,然后回头想起来,对着边时问了句“边时,你有没有开车过来。

边时听见了,回应她“嗯,

“那姿姿和你一起吧,坐你车吧,我要和我们家思思一起。说完甜甜地一笑。

她捞起茶姿的小臂往外走,茶姿“……

被她捞紧着左臂,走到门口,茶姿的话的响起“绮绮,你干什么呢。

周绮神情不解却带笑“干什么呢。她看着周绮的表情,知道她故意的明知故问。

也由着她去,没有继续回答她。

“都说了顺其自然,这不就是要顺其自然了吗,这么个大帅哥看不到吗?

说完她又笑嘻嘻起来。

听她语气坚定,茶姿无可奈何“这和顺其自然是一码事吗说完,轻撇了下嘴。

而后面,和夏思并同一齐走着的边时,目光自始跟随着前方,夏思跟在他身边,“我就提了一句,不是,你怎么突然有空跑这儿来?你可别和我说天禺那边的店的全倒闭了?

“你妹还真是会探店呢。

边时没理他,继续往前走。

“还真准了我想的。

“唉,天禺这么大个区,兄弟要我说你何必这么矜持呢,早说一起来不就得了么,我和你提的,还大老远跑一趟请我一顿。

夏思唉声叹气地摇摇头,嘴边的笑意却很明显,他就是要看他这种臭欠的表情。

两人跟在后面,周绮和茶姿已经走出了门口在外面等他们。

“我妹说吃腻了,说完,夏思看到他迈开长步推开玻璃门,门影重映,脸上没有什么神态,声线里也听不出来什么,轻轻淡淡。

夏思在他后半拍,听到他的回答,嘴角划起“行,吃腻了。眼光落在他面前的后脑勺。

两人在门口等着,边时出来的时候,是周绮注意到的,他向这边走过来,“边时,你去看过灯光秀吗,周绮闲来想起来问他。

茶姿就站在身边,转过眼视线又重新在他身上。

他笑了笑,额间的碎发利落,晚风轻吹起来,光线不是那么好,门口站着店里的招待客人的服务员,眉眼生出几分冷淡,他长的极为好看,五官立挺。

“没有呢,这么热闹的玩意,小姑娘才要过去凑热闹,我一个爷们自己去干嘛。

他知道旁边那道炽热的视线落在他脸上,夏思跟在他后面出来,就听到他们的对话,脸上的表情深长。

他又抬眼看了眼边时,他还是一幅冷漠随意的样子,他很想笑,最后也没有笑出来。

夏思上前“走吧,你们在这里等着,我和边时去开车。

周绮转过头,“嘿,在想什么她开玩笑话,对着茶姿。

“行吗,要不你还是和我们一起?

“等下他们过来,我和边时说一声,让你过来和我们一起,等下还可以顺便把你送回去。

她这么一说,倒是更让人觉得有什么,她都这么久没见面,合着刚才边时上来的介绍,很明显就是客气又不生疏,她这样反倒让人觉得她有什么。

茶姿摇了摇头,“不用,才不要做你们两个的灯泡呢她不徐不慢地尾道。

茶姿不太喜欢热闹,但是群体活动一般提起的她也都会去,只是有时候更喜欢单独待着。

这个茶姿倒是都知晓。

初中那会儿,茶姿在其他同学的眼里,一直都是独来独往的一个人,很高冷,别人问她什么她就答什么,从来不会去越界,她学习成绩很好,在班级里一直都是前列,不爱说话,课间时间都是在看书,而别人都是在嬉戏,打打闹闹;她的种种行为这些在那个青春的年纪显的异常古怪,也没有人愿意接近她。

她是从两人成为同桌的那天起认识的,一开始她问她答,慢慢地久了起来,她会什么事都会和茶姿,她也变得说话起来,不过也只会和她说话,只会和她话才多了起来,这么多年,慢慢地走过来。

身旁的车滴的一声喇叭响起,她拢回情绪,车就在身边停下。

前面是边时的车,黑色敞亮的奥迪A8,车身优越彷佛自带冷贵的丝调。

前面一环扣一环的标志看似起来普通寻常又低调,但整个车身的踱亮度又显的亮眼,和他的气质很符合,都一样的耀眼,细说起来又没有那么符合,毕竟这车看起来倒不像是年轻会喜欢的款式,反而是那种三十多,四十出头上点年纪的人才会青睐的款式。

周绮走过去,敲了敲车窗,边时摇下车窗,“边时,要不这样,我想了一下,要不还是让姿姿和我们一起,这样方便我们等下送她回去。

茶姿就在她身旁,抿着唇,没想到她过去提了。

边时穿过车窗外,看了一眼身旁的人,她没有说话,表情宁静,对此没有什么意见和多余的表达。

他收回眼光,“我也可以送她,你现在不是和夏思住一起吗,相对来说我比你们还顺路点。

周绮想了想,点头地哦了声,好像也是这么回事,抬头想询问茶姿的意见。

“没事的,绮绮,你们住的地方送我好像是有点麻烦呢。

“那行,你上车哈。周绮替她打开了副驾驶的门,看着她上车了,才走开,往后面一辆车走去。

从上车开始她就有点局促,车厢内的气氛挺安静,她别过头,茫然地望着窗外。

以至于边时喊了她两声,她都没有听见,他干脆凑过来,碰上她刚好收头。

身子向前靠近,她猛地定睛了下。

两眼对视,呼吸游近紧凑交杂,吓得一激灵。

“想什么呢,叫你呢听不见,茶姿。

边时正经地叫她。

她正噤坐直,听着自己的名字从他口中念出,一时晃了神,嘴里结巴吞吐“干、什么呢。

他搅动了圈舌关,耐心不多,“叫你呢,两声了,怎么能不应人呢。

茶姿对上他上下扫量,“我以为你忘记我名字了,不太想得起来

茶姿刚才确实在游神,也没有听见他叫,但是又不能这样直说。

“……

从刚刚吃饭的时候他走过来,他的自我介绍,她是真的认为他忘记了自己的名字,虽然是老同学,但是话里听起来怎么也不像两人是曾经相识的同学呀。

边时要出口的话噎在了嘴边,眼里的温度不减。

左手握着的方向盘捏紧,车里的灯光炽亮,带着点橘黄,微微暖调,骨节分明的长指在光圈的晕染下,看起来有点冷白。

隔了几秒,时间稍滞,他又重新接起话来。

语调轻哼“我忘记了,那你也忘记我了?你说我不就记起来了?

说完,他坐直回原位,一切又回归平淡,下一秒茶姿就听见他吩咐“系好安全带。

茶姿望了眼前面,想起来,轻应了声哦,然后迅速拉过安全带。

茶姿不明白他刚刚话里意思,什么说她也忘记了,什么叫她不会说了,不是明明他先说的他叫边时的嘛。

他都这样介绍了,难道不就是为了说明他忘记了嘛,难道她还要上来一句,假装热情套近乎贴上去。

路上两人都没有交流,感觉车内有点闷热,她摇了一点点的车窗,想让风透点进来,她问他是否介意,边时倒没什么在意。

毕竟这是他的车,她又稍微打量了车里的构造,结合刚刚外面看的外观,这车不便宜吧,看得出来这么多年过来,他过的挺不错的。

风吹进来,撩起了她微卷的发尾,连带鬓间的不太长的侧刘海。

她抬起手别过后面,以前去看灯光秀,她都自己一个人的,洋城每年的灯光秀一般分布在节假日,比如春节、国庆、元宵节等等。

除此之外,还有一种情况,那就是有人求婚要包下来整个塔,她有幸见过一次。

那时候应该是大学时候的国庆放假,当时舍友都回家了,宿舍就她一个人,她去过,然后就碰上了,灯塔着亮着那个女孩的名字,无人机飞盘在高空,凑成一排520的数字,在夜空里发出银亮的光。

她听说过,经常会有人这样做,但是也还是头一次碰到这么壮观的场面,底下的人潮一片沸腾,有羡慕的,有祝福的,有惊叹的,有的说这都是钞能力。

后面连续几年的那几个国庆假期,她都有去过,也没再遇过相似的事情,只是附近的人是真的多,人来人往。

洋城在南方,这个时候的洋城虽然说是秋天,但天气还是一样炎热,路上的行人穿的还是夏装。

有人说,南方的洋城没有冬天。

可能是吧。

每次国庆的时候,周绮都会回来陪她过两天,然后再回一趟家,有时候周绮带她一起回她家,吃几顿好的,然后两人又玩几天再回学校。

车提前停在地下停车场里面,四人从停车场下面走出来,此时塔下已经聚满了很多人,周绮提前在网上订了上去的票,分别给他们发了电子检票二维码,刷票进去。

但是前面排队的人实在太多了,人流量太大,现在秩序就是分批进去的,其实不上去塔上面也可以的,而且也不用买票,外面大屏上的播放同样也会看的到。

他们站在外面的时候,塔外面的屏炫耀闪动着五颜六色绚丽的光,忽而飙升到塔尖,一会儿又倾泻下来,像是游乐园里那种快速升降的跳楼机,远远都能给人视觉上的重力俯冲冲击。

周绮眉头叹气“哎,早知道我们就不用买票了,人这么多,干脆在外面看两眼算了。

周绮往后回头,话刚说完。

“哎,姿姿,小心后面!

《萤火情深》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