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天天小说网!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冷宫废后竟是神医

>

冷宫废后竟是神医

肩周炎犯了 著

古代言情 温衍 穗禾

古代言情小说《冷宫废后竟是神医》的作者是“肩周炎犯了”。梗概:她没再纠结,虽然换了具身体,修为没了,但随身的药田空间还在。这就没问题了。这里的空气中弥漫着腐烂、发霉的气味,土质中竟也有隐隐的毒瘴蒸腾,街道上横七扭八地躺着不少人,面色涨紫涨青涨红得都有。穗禾迅速判断出这是爆发了大面积的瘟疫...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穗禾温衍   更新: 2022-12-18 08:4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肩周炎犯了”的《冷宫废后竟是神医》小说内容丰富。精彩章节节选:“这位姑娘,能否先救治在下?”穗禾闻言看向说话的人,这是个介于少年与青年之间的男子他应该患病还不久,面色只有些涨红她还没开口,周围有人便开始不忿“凭什么啊!”“你说先救你就救你,你多大脸啊?”“神医都说先医治那些人了,你一个弱鸡能干什么?”“不会想凭张脸来勾引神医吧”男子不管周围人的奚落嘲讽,只眼眸深深地看着穗禾“在下略懂岐黄之术,或可帮姑娘分担”他话一出口,刚才叫嚣的人顿时收了声,小......

第一章 试炼?

“啧啧,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

穗禾拍了拍手上的土,看着眼前刚埋进土里就冒出芽的花种,惊喜道。

一刻钟前,她还在修真界的某个秘境里寻找一株稀世药草,没想到睁眼就来到了这里,变成一个灰头土脸的小村姑。

穗禾以为自己掉进了那株仙草给的秘境试炼里,毕竟仙品总是要有点逼格的。

她没再纠结,虽然换了具身体,修为没了,但随身的药田空间还在。

这就没问题了。

这里的空气中弥漫着腐烂、发霉的气味,土质中竟也有隐隐的毒瘴蒸腾,街道上横七扭八地躺着不少人,面色涨紫涨青涨红得都有。

穗禾迅速判断出这是爆发了大面积的瘟疫。

但她不忧反喜,忙从自己的药田空间里迅速翻出一颗珍藏已久的花种。

这颗花种名叫紫叶兰草,名字有点普通,但它的作用非常巨大,是凝神丹的主药。修真界近千年来灵气逐渐稀薄,灵药的踪迹难觅,穗禾费了很大功夫才收集到这么一颗。

可惜缺少培育它的土壤。

无他,只因紫叶兰草需要在腐烂的毒瘴中才能生发。而她翻遍了修真界上下大小秘境也找不着这样的土壤,到最后只能放弃培育这棵药草。

没想到,今日能在境中境遇到!

尽管现在已经月上中天。

但穗禾还是兴奋地找到了毒瘴最密集的地盘,扒拉开脚下的土将种子埋了下去。

紫叶兰草的花种就像缺水的海绵,不断地将周围的毒瘴吸收进它小小的身躯里,而后发出小小的苗苗。

长势喜人啊。

穗禾不错眼地看着它。

“那是谁啊….

“管她谁,反正我们都要死了。

“……我不想死啊,我还没娶妻生子…..

“….你以为谁想死?

“外面的官兵把我们围在这里,到现在也没有派大夫,不就是让我们自生自灭?

“呜呜呜…..娘,我好难受….

“孩儿乖,不疼不疼,娘抱着你,不疼…..

……

穗禾耳朵中隐隐传进一些对话,她抬头看向分散在不远处或坐着或躺着的人。

男女老少都有,穗禾有些新奇。

这试炼的秘境这么真实?还弄了堆病号考验她吗?

她不由地走过去仔细观察。

“双儿——我的儿呀!

突然,人群中爆发出一声悲怆嘶喊,吸引了穗禾的注意力。

是一个面容苍白的妇人,她怀中抱着一个一岁多大的娃儿,娃儿的脸色很难看,此时已经双眼紧闭。

穗禾几步奔上前去,探了探孩子的鼻息。

幸好,还有气息,只是很微弱。

妇人脸色悲伤,紧紧抱着孩子,看见穗禾近前探自己孩子的鼻息,她也不管是谁,张嘴就是求救。

“求求你,求求你,救救他,救救他,他还这么小…..

穗禾没回答她,而是将孩子的手举起,按揉了几处关窍,又从自己的药田空间中拔了一片寒髓鳞叶递给妇人。

“嚼碎它,喂给孩子吃。穗禾见妇人愣愣地拿着药材,不禁催促道“快!

妇人被吓得一愣,她救子心切,反应过来后,二话不说嚼了那片奇怪的叶子就要喂给儿子吃。

她们这边的举动早就被周围的人注意到,众人纷纷围了过来。见那个女孩从自己袖子里拿出一片通体冰蓝的叶子递给妇人,他们的眼睛都瞪大了。

这是什么药材?长这种颜色?

说实话,自他们被拉来关进这个瘟城中,死亡似乎只是一件任务,任务完成了,他们就解脱了,有人死了,他们会动容,但他们不会再觉得稀奇。

但今天是怎么回事?那孩子不是死了吗?还能有救?

众人心中不禁都生出相同的疑惑。

妇女喂完自己的孩子,又抬眼看向穗禾,眼里充满希望。

寒髓鳞叶是一种治热毒的灵草,这娃儿脸色涨红,身体发热,可见毒积在肺部,若是以往,穗禾随手给颗丹药就能解了。

可惜她现在换了具身体,乾坤袋已经不在身上,只能用药田里的药草直接生嚼吞服,效果不如丹药,但对凡人来说绝对是够了。

那娃儿嘴唇微微蠕动起来,突然一声呛咳,接着脸皱巴起来哭出声。

“双儿!妇女见孩子哭了,她也哭了,又笑又哭,连忙对着穗禾又磕又谢的。

穗禾正要摆手说不用,身周立刻围上一堆人,七嘴八舌地呼号着。

“神医!神医!

“这是神医啊!神医救命!救救我!

“神医!快救救我的孩儿!

“神医——

穗禾一时不察,连着她身前的妇人都要被人群挤扁。

她气沉丹田,手下意识做了个术式,就要放大自己的声音制止人群。

“你——们——嗯?术式无效?

喔,差点忘了,她已经没修为了。

啧,烦人。

穗禾连忙从自己的药田里拔了片金嗓子嚼了。

“安——静——

声如洪钟的女声响彻整个瘟城。

离得近的一些人本来就有些体力不支,被这声波一震,倒了一大片。

满场皆静。

面对着所有人敬畏又渴望的眼神,穗禾叹了口气,认命道。

“都别吵了,现在听我安排,保证你们每个人都有的治。

穗禾正要继续说,忽然想起自己种在不远处的紫叶兰草,也不知道刚才有没有被人群踩坏。

众人只见神医说完突然朝着一个方向走去,连忙给她让开一条道。

穗禾看见前方有一圈淡紫色瘴气将兰草圈住,心道还好还好,紫叶兰草还好好的。

她想起这种药草渐渐长大后,根茎会深入土壤,释放出高浓度的瘴气来保护自己。

真是省心的草药啊,穗禾心中满意。

“来,都退开退开,先来十个壮丁,能帮我维持纪律的那种,有没有?

疫病本就会折磨人的身体,月色下,在场众人更显得形销骨立。

穗禾说完,稀稀拉拉地出来十来个稍微壮一点的男子,但看得出来脸色也很差。

她刚要从药田中掏出一株寒髓鳞,一道虚弱的男声突兀地响起。

“这位姑娘,能否先救治在下?

《冷宫废后竟是神医》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