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天天小说网!

首页全部分类奇幻玄幻›如火如尘

>

如火如尘

辍笔待良人 著

十三 奇幻玄幻 愿安

小说《如火如尘》是由“辍笔待良人”所著。内容概括:鲜血一滴一滴落在江面,产生的涟漪仿佛年轮一般。“十三,喝点汤吧,喝完了头就不疼了,伤也就忘了。”面目慈祥的婆婆端着热汤,递到十三面前,十三摸着自己的伤口,疯魔似的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哈哈,日升日落,缘起缘灭,魂来魂往,花开花败!”江面上升起一缕缕灰烟,十三的伤口离奇地开始愈合,但头顶青丝却如同秋...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十三愿安   更新: 2022-12-19 09:33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热门小说《如火如尘》近期在网络上掀起一阵追捧热潮,很多网友沉浸在主人公十三愿安演绎的精彩剧情中,作者是享誉全网的大神“辍笔待良人”,喜欢奇幻玄幻文的网友闭眼入:“坏船夫呢?”愿安看着江边的血色有些疑惑船夫的去向他的父亲来到他身边,轻抚着他的小脸,宠溺的说道:“浪子回头金不换,他应该是走了,知错能改之人,我们就放过他好不好?”愿安父亲对孩子说着温柔的谎言,虽然谎言并不完美,但好在愿安愿意相信“好,可是父亲,我答应过他要给他十倍的价钱,母亲说过,做人要言而有信!”愿安单纯地说着,完全不知道渡口木桥上,船夫的鲜血已经快要流干了“好,只要你答应,父亲便给,......

第1章 夕阳如血

“黄昏亦或黎明,都带着危险的梦境夺门而入,不同于蚊虫吸取你的鲜血,它们会蚕食你的灵魂,直到你做不出色彩斑斓的梦,直到你不敢重拾逝去的记忆,直到你再也无法开口谈及自己的心情。

洪真八年九月,北川,忘江。

平静的江面上,一叶扁舟悄然划过,十三趴在船尾,一双黝黑的小手垂进了江面。

“醒了就开始胡言乱语了?

一根长篙狠狠地敲在了十三的头顶,伤口渗出的鲜血,把江面都染成了血黄色。

鲜血一滴一滴落在江面,产生的涟漪仿佛年轮一般。

“十三,喝点汤吧,喝完了头就不疼了,伤也就忘了。

面目慈祥的婆婆端着热汤,递到十三面前,十三摸着自己的伤口,疯魔似的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日升日落,缘起缘灭,魂来魂往,花开花败!

江面上升起一缕缕灰烟,十三的伤口离奇地开始愈合,但头顶青丝却如同秋叶般凋零腐败。

船夫挥动长篙再次落下,婆婆也端起热汤好言相劝,可是鲜血已经长流,江水涟漪迭起,十三想搅乱这一江之水,仅凭他一人之力。

“扑通!

十三以身投江,血黄色的江面一阵激荡,扁舟之上,瘦骨嶙峋的船夫用长篙稳住船身,婆婆将热汤挥洒江面,那江面上的水花随着十三的沉沦也终于烟消云散。

“十三,醒醒啊,十三,醒醒啊!

十三突然睁开眼睛,满头大汗的他不停地喘息着,一双小手在他的眼前摇晃,一只黝黑干瘦的大手直接扇在了他的脸颊。

“龟儿子,醒醒!

十三的视线逐渐清晰,他又做噩梦了,一个相同的噩梦,一个重复了千遍的噩梦。

“十三,你又做噩梦了吗?

十三点了点头,然后微微抬头向东眺望,朝阳从山隙间刚刚露头,一缕柔光洒在了江面,青玉色的江水碧波荡漾,孤零零的小船上三个人都聚在了船尾。

“龟儿子,睡个觉还大喊大叫,不知道胡说八道什么!

船夫狠狠地扇了十三几个巴掌,红色的掌印清晰地印在了十三的脸上,十三不喊不闹,对着江面吐出一口鲜血,青色的江面立刻泛起一阵涟漪。

“最迟明晚,我们就到北凌渡口了,到时候,老子把你们卖个好价钱,回了家娶个婆娘,种点地,再也不干这事了。

船夫费力地划着小船,干瘦的身体每一次用力,关节都发出“嘎嘎的响声。

“愿安,你把干粮拿出来,只许吃一点啊!

愿安是船夫三个月前“捡到的孩子,在北离城的渡口下游,十三一眼就看到了他。

“好,我就吃一点,那十三呢?

愿安拿起干粮只咬了一小口,又硬又干的饼子差点没把他的牙硌下来。

“龟儿子就该饿着,妈的,等到了北凌渡口,我非把他卖到窑子里,去给人家倒夜壶。

船夫以前是很喜欢十三的,因此他养了十三十三年,但船夫懒得为取名而动脑筋,所以捡到十三的第一年,十三叫做小一,第二年叫做小二,第三年就叫做小三,直到现在,已经十三年了。

船夫一把抢过愿安手里的干粮,大口大口地啃了起来,

“妈的龟儿子,王八蛋,老子养了你十三年,就指着这次卖了他们,能赚着钱回家娶婆娘,没想到你个白眼狼把他们都放了。

船夫气愤地数落着十三的罪行,他本来“捡了五个孩子,而且一看就不是普通人家的娃,按照当地的价钱,这五个孩子足够他娶个婆娘安度晚年,但因为十三的背叛,如今他的船上仅仅只剩下愿安一人。

于是船夫决定,将十三也作为货物卖出去,虽然不值钱,但多少能弥补一下他的损失。

船夫越想越气,他挥动长篙狠狠地打在了十三的后背,十三没有哭喊,反而直接脱掉了破烂的上衣,露出满是伤痕的后背,喊道“打吧,蠢货,打死了你就还得多干几年!

听着十三的语气,船夫恨不得将十三扒皮拆骨,煮肉饮血,可是他却真的不敢再打了,因为此刻的十三是一件货物,是白花花的银子。

愿安害怕地躲在一旁,有些同情地看向了十三。

十三光着膀子,趴在船尾一言不发,他当时放了五个孩子,可是偏偏只有愿安留了下来。

愿安说他留下的理由很简单,因为如果五个人都跑了,那么船夫一定会打死十三,但若是他留下来,也许在他的求情下,十三能逃脱一死。

“十三,你没事吧?愿安关心地问候着。

可是十三却没有好气地说道“别和我说话,扫把星。

愿安觉得自己有些委屈,他是为了救十三的命才留下来的,可十三似乎完全不领他的情。

“十三,你为什么这样对我,如果不是我留下,你可能就会死的!

十三一声冷哼,不再理会愿安,只是自顾自地将双手放进水中。

太阳缓缓升起,江面上波光粼粼,水鸟纷飞,船夫戴着蓑笠,靠在船头喝起了酒。

这悠闲的时光对愿安来说太漫长了,他看向船头,又看向船尾,在一阵犹豫之后,还是朝着十三的位置,挪动了过去。

“十三,我有点无聊,你能陪我聊聊天吗?

十三没有理他,而愿安却主动靠在了十三的腿上。

“我父亲总会带我一起骑马,我学的不如哥哥,但父亲从没说过我,哥哥也经常教我习武射箭,上次他说要教我潜水,于是我便到渡口的下游等他,可最终等来的却是你们,我母亲说,一切不可能的相遇都是宿命的安排,所以,十三你说我们的相遇是不是宿命啊?

“是个屁!滚蛋,扫把星离我远点!

愿安生气地咬在了十三的后背上,似乎用尽了所有的力气,十三忍着疼痛,双手在水里不停的颤抖。

“我救了你,你就这么和救命恩人说话,所以这是我对你的惩罚。

一向软弱胆小的愿安终于将心里的不满和怒气全都发泄了出来,至那天起,十三背后的伤疤又多了一个咬痕。

“唉!你救了我?怕是会害了我吧!那个蠢货!十三在江面上留下一声叹息,却随着江水被冲散在波纹的泡沫里。

第二天下午,船夫终于来到了心心念念地北凌渡口,渡口上都是来来往往的人群,愿安睁大了眼睛向渡口张望,船夫凑到他的身边,焦急地问着“看到了吗?哪个是?

船夫答应愿安将他卖还给自己的父亲,而愿安也给船夫开出了十倍的价钱,不过愿安的额外条件就是,要将十三送给他。

虽然船夫很想宰了十三,可面对金钱的诱惑,船夫当然答应了愿安的唯一条件。

“看到了,就是那个,你看,黑髯青衣的男人就是我父亲,旁边站着的孩童就是我哥哥。

船夫顺着愿安手指的方向放眼望去,立刻就认出了他的父亲,虽然人潮汹涌,可他的父亲站在人群之中犹如鹤立鸡群,尽显锋芒毕露。

十三只看了一眼,就急忙躲开了,他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一个锋芒尽显的男人会和船夫这个蠢货做生意。

“蠢货,把这个扫把星扔在这,我们就走吧!

船夫看到愿安的父亲就像是看到了金元宝,哪里会去听十三的话,他反手就要打十三一个耳光,却被十三稳稳地接了下来。

“再不走,来不及了!

船夫挣脱开十三的手,恶狠狠地说道“龟儿子,别耽误老子发财,滚开!“

船夫兴奋地将船划了过去,愿安在船上激动地挥舞双手,他的父亲看到船夫即将上岸,也将手高高的举了起来。

“到了,到了,我的银子,要到了!船夫心里乐开了花,心想着他的下半辈子有着落了。

船夫用尽了所有的力气,终于将愿安带到了岸边,他咧着嘴就仿佛看到银子在向他招手。

愿安跳上了渡口的木桥,开心地向父亲跑去,船夫紧紧地护在他身旁,生怕周围的人把愿安撞倒。

可就在这时,人群中突然伸出几把匕首,狠狠地刺进了船夫的心脏,船夫疼得想要叫喊,却被接连不断的大手捂住了嘴巴按了下去。

夕阳如血,红色的血光洒在江面显得妖异无常,夕阳之下,愿安奋力的奔跑,仿佛耀眼的火焰穿过了硝烟似的人潮。

这时,愿安突然想到了什么,他回过头向江边眺望,却只看到江面血红的一片。

《如火如尘》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