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天天小说网!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凶案侦查者

>

凶案侦查者

郑义 著

小说推荐 郑义 顾南恺

强烈推荐热门小说推荐小说《凶案侦查者》,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郑义”。小说无错版梗概:”顾南恺看着这几个比他小的孩子在面前闹也觉得有趣,笑了笑将目光放在了吴青鸾身上。吴青鸾立即坐好,依旧是一副女神的样子,脑海里很快的梳理一下所有的信息,然后她身子微微前倾,两条胳膊搭在桌上,十指相扣,说出了自己的看法:“通过现场的惨烈情况,以及大家刚才的分析,结合他的杀人手法,以及他可以在现场从容不迫...

来源:出品文学   主角: 郑义顾南恺   更新: 2022-12-22 09:08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凶案侦查者》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给力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郑义顾南恺,讲述了​第17章顾南恺同样拉开车门坐上去,被她这一席话说的失笑:“你在我面前怎么一点高冷女神的模样都没有,虽然我租你的房子,但房租一分不少,还有,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比你可年长十岁,比那些家伙们年长可不止十岁,我本身就是上了年纪了”他顿了顿,看向一旁翻着白眼准备开车的吴青鸾:“我只是长得显小而已”吴青鸾懒得再回他的话,有时候他说起话来真能将人噎死......

《凶案侦查者》精彩章节试读

晚上八点十四分。

重案组办公室。

除了商陆还在解剖室,其余众人或坐或站,顾南恺开口道“一天过去了,大家都来说说各自的工作进展吧。

他的眼睛看向曹仓,曹仓本来坐着,看到他示意的目光便站了起来,李猛和高原原本站着,见曹仓起来了,两人对视一眼,高原吊儿郎耸了耸肩,两人便坐了下去。

曹仓清了清嗓子“我先说一下我的发现。

见注意力都已经吸引过来,他一边打开电子屏一边说道“凶手的现场处理的很干净,我们很难提取到关于凶手的物证,这枚脚印应该是凶手在杀完人分尸的时候不小心沾染道血迹留下的,我们只提取到一枚,大家看一下。

他走近屏幕指了指上面的图片进行他的解说“通过这枚脚印的步态特征,我们可以推断出凶手落足后的步态属于迫痕,所谓迫痕,即单腿支撑时,担负体重一侧的脚产生偏压,印压出的鞋帮印痕,这种能反应出鞋帮印痕的特征叫做迫痕,所以我大胆推测,凶手的之所以能够产生这样的印痕,而我们又很难找到第二枚脚印,那他是不是腿脚不便?

“只提取到一枚,而鞋印又是沾血的,如果他穿着鞋离开,那势必会继续留下印记,所以凶手离开的时候用充足的时间换了鞋子。顾南恺盯着那双鞋印开口,曹仓点头接着说道“我们可以隐约看到,鞋印是边块型花纹,这种花纹太常见了,要通过这一点基本找不到什么线索,但通过鞋印我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

“哦?说说看。顾南恺从椅背上抬起身,单手撑在桌子上,食指微微曲,曹仓继续道“通过鞋印可以得到凶手的脚长是一个中年男人的长度,但是从鞋印的痕迹去推算凶手重量的时候,我发现凶手的体重竟然只是一个成年少女的重量。

“你的意思是,脚印的主人是个拥有中年男性的脚却是个成年少女重量的男人?吴青鸾接了话,曹仓点了点头,他难得幽默,又加了一句“我说的是身材苗条的成年少女,少女。

“你怎么看?见顾南恺不说话,吴青鸾将目光转向他,所有人都看着顾南恺等着他说话,顾南恺盯着屏幕,脑袋里思索着曹仓的话,过了良久,他才说到“能计算出他的身高吗。他指了指屏幕“按照这个脚印。

曹仓点了点头,不过看样子计算出的结果他并不信任“他的身高,大概在一米三到一米五之间。

“可是据我们所知,盛远东体型高大,这样一个人,怎么能杀死盛远东的?

高原撇了撇嘴,往后一靠说出了自己的疑问。

“这下我倒是相信盛远东真是被吓死的了。顾南恺沉沉的呼了口气“等商陆的尸体报告出来就知道了。他继续看了看曹仓“现场没有找到凶手分尸的工具吧。

曹仓摇摇头“没有,现场很干净,如果凶手不是极为老练,那他一定有充足的时间打扫现场,如果这样的话,他留下这个脚印的目的就有些值得推敲了。

“嗯,等商陆的验尸报告出来看有没有新的情况。顾南恺示意曹仓坐下,他看向高原道“你和李猛那边怎么样?

高原正了正身,他虽然平时看着懒散的很,但一到了该自己出场的时候就像是变了个样子,将看起来厚重却并没有镜片的眼镜往眼睛上一戴,他开始汇报“关于盛远东的资料大家也都收到了,然后我和李猛去了凯盛集团,得知赵凯川在外出差明天才能回来,所以我们就去拜访了当年郑义的老婆林琳。

“十年前郑义才二十多岁,没想到他已经结婚了。吴青鸾插了一句,在她看来,郑义当初一颗心都扑在创业上,又是血性方刚的时候,成家这事似乎不太符合他的性格。

高原嘿嘿笑了一声“人家不仅结婚了,孩子都有了!

看到吴青鸾脸上浮现出诧异的表情来,高原又嘿嘿一笑继续说到“郑义父母是典型的农村人,老早就给郑义找了个媳妇,郑义心思也不在这上面,又不想让老两口失望,所以也就结婚了,婚后没多久老婆就怀上了,郑义也赚了笔钱,就把父母接到自己身边来了。

他缓了缓,拿起面前的杯子灌了口水继续说道“然后大家也都知道卖保险的,嘿,这老两口就给遇上了,被人左说右说吧,老两口就拿出一辈子的积蓄,全都给儿子买保险了,郑义和盛远东他们合作出事后欠了人家一大笔钱,他要负全责的,那可是一笔大钱啊,这个时候,他爸妈买的这个保险,可就成了郑义最后所有的希望了。

“这郑义的车祸保险公司也鉴定过了呀,不然这笔钱他们也拿不到啊。李猛一直保持沉默,这时候插了一句,倒是引起了顾南恺的附和“没错,既然郑家能够得到钱,那就意味着郑义的死是意外,并非有人谋划。

“但是据我们的了解,郑义父母买保险这事郑义根本就不知情,如果是巧合的话,这也巧合的有点天衣无缝了呀。高原食指推了推眼镜框说出了自己的疑问。

“的确巧的有点天衣无缝。顾南恺点头附和“不过有几个问题,如果我们搞清楚的话,郑义的死和盛远东的死之间的关系,或许就能够找到了。

顾南恺说完这话的时候正好商陆手上拿着一份报告走了进来,直截了当就冲着大家喊“果然不出我所料,盛远东的确是被吓死的。

盛远东的真正死因竟然真是被吓死的,这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感到诧异,商陆一屁股坐到椅子上,拿起面前的杯子一仰而尽,等解了渴舒服了她才解释“当一个人突然意外遭受外界惊吓时,大脑会指令肾上腺素分泌大量的额儿茶酚胺,也就是一种神经介质,包括肾上腺素和去甲肾上腺素,主要由肾上腺所分泌,当人出于极度惊恐状态时,肾上腺会突然释放出打量的儿茶酚胺,促使心跳突然加快,血压升高,心肌代谢的耗氧量急剧增加,过快的血液循坏如洪水一般冲击心脏,使心肌纤维撕裂,心脏出血,导致心脏骤停致人死亡,通过盛远东的尸体解剖,发现死者心肌细胞均受到不同程度的损伤,心肌中夹杂着许多红玫瑰色的血斑,说明出血过多,损害心脏功能而死。

“我去,还真有吓死的人啊。李猛目瞪口呆,有些激动的说了一句。

顾南恺一边看验尸报告,一边问道“那工具呢,能不能检查出割掉死者脑袋和挖出眼球的工具是什么?

商陆抿着嘴点了点头“根据死者头颅和脖颈处的断裂层判断,凶手应该是用锯子一类的东西割掉死者头颅的,而他的眼球呢,则是凶手用类似于勺子之内的东西,直接挖出来的。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