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海上升明月
海上升明月 連載中

海上升明月

來源:追書雲 作者:語舒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戚殃 沫靈

  她以為戚殃愛他,但在戚殃眼裡,她只是可以救他心上人的一味葯罷了
  那人為了得到血珍珠,每日都逼她哭
  沫靈:「這是第一百顆血珍珠,我就要死了,求你放過人魚族
」  戚殃眼神一暗,「撒謊!你只給了本尊九十九顆血珍珠,還有一顆呢?」  沫靈:「沒……沒有了,全給……你了……」  一百滴血淚已流盡,她要死了,對那人的愛和恨也一併消散了
展開

《海上升明月》章節試讀:

第4章 人魚的鱗片很適合串在喜服上


他蹲下身伸手探了探沫靈的鼻息,察覺到她鼻尖還有微弱的氣流後鬆了一口氣。
既然還活着,為什麼不醒?難道是身體太虛弱了?
戚殃給沫靈輸了一點靈力後,終於看見她的睫毛顫動了。
沫靈醒來時眼前一片漆黑,她感覺自己靠在一個人的懷裡,光線刺眼,她忍不住眨了眨眼。
「今日的血珍珠呢?」
熟悉的嗓音再次響起,催命的惡鬼又來了。
「戚殃,我的眼睛好疼,我真的哭不出來了。」
聞言,戚殃從沫靈的魚尾上扯下了一片鱗片,「你非要逼本尊動手嗎?」
魚鱗一片一片被撕下,沫靈疼得渾身發抖,眼淚終於順着鼻尖滴落在了地上。
沫靈很疼,但是流出的血淚並不多。
戚殃又急又怒,低頭在沫靈蒼白的脖頸上狠狠地咬了一口,留下了一個很深的血印。
「看來你很喜歡被本尊欺負啊!」飽含深意的威脅。
戚殃繼續折騰沫靈,凡是能讓她痛的招數全部試了出來。
血色的淚珠一顆顆落了下來,沫靈早已經沒有力氣掙扎了,反正也是最後一天了。
「才八顆,還差兩顆。」
沫靈渾身都疼,心更是疼得快裂開了,她知道自己再流一滴血淚就死了。
她給不了戚殃十顆血珍珠,她想死,但是又不敢死。
痛感在漸漸消散,意識在越飄越遠,她挨不住了,又昏了過去。
戚殃見她又昏迷了,立刻又往她的體內輸入靈力,但是這一次沫靈沒有醒來。
「再不醒,本尊就將牢里的人魚全殺了。」
戚殃整個人都暴躁了,可無論他怎麼做,沫靈都始終緊閉着雙眼。
怎麼還不醒?她是要死了嗎?她死了,白芷的病怎麼辦?
又折騰了一會兒後,沫靈還是沒有醒,戚殃放棄了,拿着一把金色鱗片回了寢宮。
戚殃將那些金色鱗片放進了一個紅木盒中。
這一幕恰巧被白芷看見了。
「阿殃,你在那兒放了什麼?」
「沒什麼。」
戚殃立刻蓋上了盒蓋,若無其事地走到白芷身旁,將人圈進了懷中,將頭搭在她的肩膀上歉疚地說:「抱歉,白芷,今日只取到了八顆血珍珠。」
「阿殃,你不用跟我道歉。雖然我的病就無法痊癒,但是我現在身子比之前好多了,應該能多陪你幾年了。能待在你身邊我就已經知足了。」
「剩下的兩顆血珍珠,本尊會想辦法湊齊的。」戚殃心疼地緊了緊摟着白芷的胳膊。
白芷接過戚殃遞過去的八顆血珍珠,又將其偷偷藏入了袖口。她知道沫靈當初救戚殃時用了一顆血珍珠,也知道沫靈還剩最後一顆血珍珠。
她笑了,她就是想奪走沫靈的一切,如今只差一點。
她至今都記得沫靈當初跟她提起戚殃時的模樣,滿臉的期待,滿臉的喜悅。
她討厭沫靈,也討厭沫靈的一切。
當初她沒有能力除掉沫靈,現在倒也不遲。
死在自己最愛的人手中,想必會讓她更痛。
這比她親自動手,可要有用得多。
「戚殃,我想穿喜服。我們能不能像凡人那樣穿着喜服成婚?」
「你要是喜歡,那就依你。本尊這就讓人去安排。」
白芷得逞地笑了,她就知道戚殃會答應的。戚殃那個傻子一直以為當初是白芷救了他,對白芷向來是百依百順、有求必應的。
婚禮定在十日後,制衣司的人很快就趕製了兩套喜服出來,拿過來給戚殃和白芷看時,白芷皺着眉頭搖了搖頭,然後給制衣司的成衣人使了個眼色。
成衣人立刻會意,刻意問道:「王妃是覺得這喜服太單調了吧,屬下也覺得還差些裝飾。」
「愛妃要是不喜歡就讓她們重做。」
白芷故作糾結地搖了搖頭,說:「這喜服樣式還是挺好看的,但我總覺得差了點什麼。」
「屬下回去再加些裝飾吧。」
戚殃朝着成衣人擺了擺手,催促道:「退下吧。儘快修改好送過來。」
成衣人出去時故意撞翻了戚殃用來裝鱗片的紅木匣子。
嘭的一聲,木盒開了,金色的鱗片散了一地,耀眼奪目。
「這些鱗片真好看啊!」成衣人拾起金色鱗片,放在大紅色的布料上,讚許地點了點頭,「金色鱗片和大紅喜服相得益彰,格外適合縫製在喜服上。」
「要是能加在喜服上就好了。」白芷的眼裡忽然閃爍起了期待的光,嘴角的笑容也逐漸擴大。
見白芷喜歡,戚殃道:「既然愛妃喜歡,那就依你所言。」
「阿殃,你對我可真好!」白芷又在戚殃的臉頰上親了一口,然後將頭靠在了他的胸膛,試探,「不過,你怎麼會收集這些呢?難道也是想着日後用來裝飾我們的禮服嗎?」
戚殃聞言皺了皺眉,實話說,他也不知道。
他是為了逼迫沫靈流血淚才拔了她的鱗片,但這東西和血珍珠完全不同,除了好看,沒有任何用途。
看着白芷一臉期待的等待他回答,戚殃想了想,說:「你不是說她當初欺負你,拔了你的鱗片嗎?本尊自然是要為你報仇的。」
她問的是收集,他答的是緣由。
白芷心裏一沉,不禁恨恨的捏緊了拳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