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紈絝世子爺
紈絝世子爺 連載中

紈絝世子爺

來源:閱文起點 作者:李壞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世子妃 軍事 李長河 紈絝世子爺

萬人敬仰的蕭王故去,留下名滿京都的紈絝世子,人人咬牙切齒。卻在某一天世子變了,在平靜中奮發,在誤解中進取,在困苦中掙扎,直到一天,驀然回首,世子已經崛起了...展開

《紈絝世子爺》章節試讀:

第20章

  李長河拍拍手道:「當然是我自己釀了。」

  「你…釀酒?
哈哈哈。」

  德公撫須長笑三聲:「你小子以為這釀酒簡單,胡亂搗鼓就能釀出好酒?」

  李長河不跟他多解釋:「你等着吧,不過到時候多求也沒有就是了。」

  「哼,老夫怎會求你,倒是你喝完了也別來求我的梅園美酒。」
德公自得的四十五度角仰望天花板。

  李長河嘿嘿一笑,「既然你們帶了酒,正好我請你們嘗嘗我新烹制的豬肉,請別人吃或許不妥,你們就沒事。」

  說著就讓人去準備了。

  德公又一次被氣着了,喝到一半的香茶差點噴出來:

  「你這小子明知是賤肉,都不請別人吃,卻偏偏讓老夫吃,是何道理!」

  阿嬌好奇的眨眨眼:「世子莫不是有什麼新奇的烹製法?」

  李長河點點頭:「不錯,放心,絕對不會差的。」

  德公還在悶悶不樂,總感覺被當成嘗膳(餐前試毒)之人。

  阿嬌卻一臉高興。

  不一會兒,東西準備好了。

  李長河要做的是最簡單又好吃的紅燒肉。

  冬天人體為了保持體溫,能量消耗巨大,容易飢餓,需要大量脂肪,是最適合吃紅燒肉的。

  李長河攬起袖子:「我去廚房做,你們在這等着,還是和我一起去啊。」

  這下爺孫兩人都呆住了。

  「世子…你要自己做?」
阿嬌有些不敢相信的道。

  「對啊,他們都不會,以後要是把幾個廚子都教會了,倒是可以讓他們做。」
李長河道。

  德公皺眉:「你做什麼不好非要下廚呢,那是婦人家的活計。」

  「我就是可以為所欲為,管它什麼婦人不婦人。
你們到底去不去,不去就在這等我。」

  阿嬌猶豫一下點頭道:「我…我要去。」

  德公一揮衣袖:「難不成你讓老夫在此吹冷風嗎,不過我只是去那看看,也不進你的廚房。」

  「那走吧。」

  爺孫兩跟在他身後,心中多少都有些新奇,又有些緊張。

  紅燒肉做法大同小異,不同地域會有差距,比如有的地方放蔥,有的不放,有的甜一些,有的咸一些,

  李長河做,有一個關鍵點卻不能省,那就是烈酒去腥提味。

  平時的酒度數太低,起不到這個效果,今日德公送的梅園好酒雖然還差一些,但也可堪一用了。

  真看到李長河熟練的清洗豬肉切丁,麻利刮好姜切片,府中的廚娘想來幫忙也被他打發了。

  德公和阿嬌看傻了眼,德公站得遠遠的,一副與他劃清界限的樣子:「看你如此熟練,莫不是經常如此?」

  李長河把肉丁放入鍋中,然後加柴火煮起來:「也不能說經常,只是有興趣罷了。」

  「你小子就不能有些其它興趣嗎?
詩詞歌賦,琴棋書畫,再不濟習武也成,為何流連鍋灶之間呢…」德公嘆氣道,似乎為他惋惜。

  李長河一邊用木勺將油沫撇走,一邊道:「為何非要琴棋書畫,就不能做菜呢?」

  德公一臉正色撫須:「此乃先賢聖人訓誡,後人自當謹遵。」

  「先人說的自然要記住,可也總不能循規蹈矩,死扣言語字面吧。」

  不一會水已經開了,李長河退火,將肉丁倒出來,然後用冷水沖洗,迅速降溫,這樣處理能讓肉質充滿嚼勁。

  德公張嘴欲言卻被李長河先打斷。

  「先人所言自有道理,可是德公,漢朝縱橫強悍,寰宇無敵,可有詞賦?」

  「自然沒有,詞賦起於隋末,待到我朝文賢大能之士填缺補余,方才登入大雅之堂。」

  德公顯然是為此驕傲的,李長河也認為他應該驕傲。

  什麼是文學瑰寶,傳世名作?

  其實李長河並不懂得那麼多,但辨別方法卻很簡單,等你老了,你會讓你的子孫也習讀的就是傳世瑰寶。

  「對啊,先人不傳詞賦,後人卻創造了引以為傲的詞賦,這不是最好的證明嗎。
尊崇先人不等於循規守舊,而應繼承先人成果,奮發革新。

  有朝一日我們也會成為子孫先人,要是終其一生沒半點進步,不思進取,豈不是愧對後人了。」

  李長河說著將水冷好的肉丁放入鍋中,和八角,香葉,桂皮一起煎炒起來。

  德公陷入沉思,阿嬌聽完這話一下子呆住了,心有所想想要開口卻又無法出聲,只覺得世子似乎更加遙遠又吸引人,輝光炫目,令人移不開眼睛。

  老人許久之後才長嘆一聲搖搖頭道:「老夫虛度數十年,第一次見着你這般透徹的見地。」

  接着他又鄭重叮囑:「不過你這話與老夫說就好,可不要到處宣揚,不然恐有禍端。」

  這些李長河當然知道,笑着點頭:「哈哈,我又不傻,也就跟你說說,有個人能說話心裏舒服。」

  德公也撫須笑起來:「哈哈哈,也好,那就讓老夫嘗嘗你這進取革新的豬肉是個什麼肉。」

  …

  小亭中炭火旺盛,石桌上簡單擺着幾碟菜,誘人的紅燒肉,干煸花生米,王府里腌制的蘿蔔乾,蘿蔔湯,都是李長河自己做的。

  德公和阿嬌都看着那一碟豬肉,表情躊躇。

  「放心,沒下毒,不信嘗嘗。」

  李長河自己先下筷吃了一塊,和記憶中一樣的味道,心中也是五味陳雜。

  阿嬌猶豫一會兒,也鼓起勇氣夾一小塊,小心咬了一小口,瞬時就呆了,不敢相信的道:「這,這真是豬肉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