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願我如星君如月
願我如星君如月 連載中

願我如星君如月

來源:追書雲 作者:風鬧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葉長離 願我如星君如月 沈玲瓏

沈玲瓏、葉長離擔任主人公的小說叫做《願我如星君如月》,故事篇幅很短,但是內容絕對不縮水,描述了為:愛美是女兒家的天性,沈玲瓏也一樣。六年前,沈家被滅門,她與兄長有幸逃了出來,為了調查出背後的真相,兄長要她扮作男裝,頂替其身份進入葉劍宗。二人約定好六年後相見,屆時即可換回身份。這六年來,沈玲瓏每一步都走得小心翼翼,生怕被別人發現女兒身,畢竟葉劍宗從不招收女弟子,如果被抓住把柄,自然不會落得好下場……展開

《願我如星君如月》章節試讀:

第02章

  葉長離也不知道自己是哪根筋沒對。
  明知道今天是所有弟子的下山日,他們一年只有一次回家團聚的機會。
  但他卻鬼使神差的叫住了沈玲瓏。
  當初是他重罰造謠者以威懾宗門,也是他果斷決定不再與沈玲瓏多接近。
  可一想到今日下山,曾有弟子不回。
  也想到今日下山,會遭遇一些不測。
  他阻擋了她回家的步伐。
  那一刻,他不想讓她走了。
  葉長離盯着她,開口緩緩說道:「把頭抬起來。」
  他想知道她此刻是什麼表情,對他是怨,還是恨?
  抬起來?
  可他此刻是躺卧着,她若是抬起頭,他豈不是能夠清晰的看見她沒有喉結嗎?
  沈玲瓏打了個寒顫,背脊骨僵硬住了。
  見她不動,葉長離伸出手將她拉了過來。
  軟塌很大,高大的葉長離都可以完全躺下,更別說嬌小的沈玲瓏了。
  她本就沒有防備,被他一拉直接跌入他懷中。
  如此近的距離,六年來是頭一次。
  近的讓沈玲瓏感覺她能夠聽到快要跳到嗓子眼的心,近到讓她聞到了師尊身上那亦正亦邪的氣息。
  透着高貴的名香也透着殘忍的血腥。
  「抬頭。」
  「是……是……師尊。」
  沈玲瓏目光從他結實的胸膛挪動到他眼眸。
  那浩瀚星辰一眼,她便陷入進去。
  葉長離俊逸非凡,若不是因為葉劍宗不收女弟子,單憑師尊這張臉,都能讓天下女人擠破頭想入門。
  葉長離是多少人的幻想,連她昔日在沈家都略有所聞。
  可現在,她只有害怕。
  「膚若白雪,唇若朱紅。
你怎如女人般嬌嫩?」
葉長離修長的手指挑起她的下巴,細細端詳後說道。
  簡單的一句打趣卻讓沈玲瓏瞬間如到寒窖一般。
  是啊。
  練劍六年,她硬是一點男兒的硬朗沒練出來。
  倒是把身子骨越練越嬌軟了。
  沈玲瓏調整呼吸,小聲說道:「回師尊,自幼怕苦,練劍的時候又喜陰,許是沒怎麼曬着太陽。
前些日子有風寒了,吃這些葯,許是藥物調理。」
  她站在太陽下暴晒也只是暫時黑了一點,還沒等葉長離召見她,又白了回去。
  她已是故意塗抹藥物遮掩唇色,仍舊無濟於事。
  宗門弟子對他一向謹慎恭敬。
  葉長離明白,也清楚,他也習慣了。
  只是,面對沈玲瓏的刻意迴避,讓他不由擰眉。
  葉長離鬆開她,往後慵懶一靠,狹長的丹鳳眼挑着她打趣道:「今日下山,要見什麼人?」
  師尊向來不多問。
  沈玲瓏也不知道為什麼他會突然問起。
  一時間她腦子有些僵,支支吾吾半天,沒有說出個所以然來。
  葉長離眉頭一皺,眼神也變得冷淡許多,「怎麼,金屋藏嬌,怕本尊知道同你搶妻妾不成?」
  沈玲瓏更是惶恐極了,「不……不會。
弟子尚未娶妻,雖有一門但還未娶進門。」
  哥哥原本和柳家小姐定了日子卻沒想到,沈家發生了這種事,於是一切都未進展了。
  「哪一門?」
葉長離漫不經心的問道。
  沈玲瓏攥緊衣袖,有些不敢說了。
  她怕葉長離會去找柳家,更怕他把人接過來,到時候她身份就敗光了。
  不僅害了自己,還會害了哥哥和哥哥的未婚妻。
  沈玲瓏嚇得一下滾在地上,在地上連連磕頭說道:「弟子一心只在宗門,斷不敢有其他心思。
弟子只想一輩子伺候師尊。」
  「一輩子伺候我?」
葉長離聽到她的話,積壓在心上的烏雲消散了一些。
  他低低一笑說道:「效忠葉劍宗即可。」
  效忠葉劍宗,自是效忠他。
  葉長離心情好了,拍了拍手,伺候端着酒壺過來給她踐行。
  葉長離示意沈玲瓏喝了,沈玲瓏端着酒碗卻沒有動靜。
  她自幼不能喝酒,完全是沾酒就倒,眼前踐行的酒難住她了。
  葉長離倒是沒看出她的為難,端起碗一飲而盡,見她還未動彈,冷冷勾唇,「怕本尊對你下藥不成?」
  「弟子不勝酒力,怕醉後在師尊面前有失儀態。」
沈玲瓏說道。
  旁邊伺候看了眼不太高興的葉長離連忙勸說道:「小師弟,畢竟是師尊為你踐行的酒,這酒只是普通酒水,不醉人。
你別駁了師尊情面。」
  沈玲瓏見此也無法再推遲,尋常酒水應該不醉人吧?
  她抬起碗用袖子遮掩着,然後一飲而盡。
  葉長離點了點頭又囑咐道:「早去早回。」
  他才轉身入榻,誰知身後一個小人抱住了他的大腿,一臉醉意望着他,「不去了,我哪裡都不要去了。」
  伺候嚇得冷汗直流,見過沒酒量的沒見過酒量差成這樣的,他正欲扶沈玲瓏離開。
  葉長離卻是抬了抬手讓伺候先離開。
  他居高臨下盯着那抱着他大腿,然後將他推倒在榻的人,眼眸沉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