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科幻›末世之孤獨幽行
末世之孤獨幽行 連載中

末世之孤獨幽行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拜月99 分類:科幻

標籤: 拜月99 科幻 言一

屍山、血海、言一神情平靜的站在其中,不管是在末世前還是末世後,他都覺得自己既不是什麼好人也不是什麼壞人
言一坐在橋樑上休息血液順着他的大腿往下滴落,下面的活屍全部張大着嘴接着從上面掉下來的血液,如果掉錯了地方那麼它們就會一口咬過去連血帶肉一起吞進肚子里
言一看着自己身上的血液,拿着光影在左手上又割了幾道口子,更多的鮮血順着手臂往外冒出來
言一則是狀若瘋狂的大笑着「你們不是喜歡我這身血肉嗎,那麼我就讓你們得償所願」,說罷便揮着帶血的左手血液順着揮動向著周圍曬去
下面的活屍群更加混亂了,瘋狂的接着從上面曬下來的血液,同時也在攻擊周圍的同伴,剛剛有多團結那麼現在就多瘋狂
言一看着下面的場景癲狂的大笑着,而除了橋下面的活屍外周圍也有其它的活屍被吸引過來,言一見狀不但不停反而是笑的更加大聲了
一本純粹的末世文展開

《末世之孤獨幽行》章節試讀:

第2章 後怕與總結


進行簡單的擦洗身體後,言一坐在地上開始對身上的肌肉進行按摩放鬆,放鬆完後出門尋找物資,因為吃的不多了。結合上次的教訓,這次出門言一就謹慎了很多,先是綁上手帶防止手腕受傷。本來打算做一個盾牌的,只是盾牌太影響身體的靈活性了,於是就把兩隻小手臂和小腿纏上了皮帶。身上也綁上四塊兒經過敲打後比較貼身的鐵片,這樣既能增加一些防護也不影響身體的靈活性。拿上唯一合用的武器尖刀,裝備穿戴整齊後,便帶上一小袋牛肉一小瓶礦泉水準備出門。

打開天台的門就往下走着,一直走到8樓與7樓梯之間的那扇鐵門那裡停住步伐看向9樓低聲自語」第一次我把9樓也就是自己住的房間和對門鄰居的房間都搜尋了一遍,搜集到的吃喝物資剛好夠用一個星期,唯一可惜的是沒有找到藥品,希望下面的房間有人在家備的有醫藥箱什麼的」。

轉過頭看着8樓左手邊那戶開着門的房間,現在想想都還有些後怕身體微微緊繃。那是言一第二次下樓去第8樓進行物資搜尋,由於第一次很簡單就搜到了物資,沒有遇到危險,所以第二次搜尋物資的時候言一在第8樓差點兒付出了生命的代價。

當時言一沒有8樓房間的鑰匙只能用身體撞門,好在那戶人家喜歡用木門,經過幾次撞擊後門就被撞開了。進去簡單看了一下環境確認沒有危險後,言一就去走去廚房看看還有沒有可以吃的東西。走進廚房言一看見案板上除了一把刀和一些沒有清洗的碗筷之外並沒有其它的東西,不過好在廚房的角落有一台立式冰箱。懷着忐忑的心情衝過去一把打開冰箱,映入眼帘的是一盒盒罐頭和瓶裝啤酒還有一些密封裝的肉類日用食品。

言一緊緊抓住冰箱把手嘴裏發出高興的笑聲,控制不住的喜悅在臉上流露了出來。「砰」這時就在隔壁房間發出了巨大的響聲,言一也被這聲音驚醒。「應該是這家主人養的貓吧」,在進來的時候言一就在陽台上看見了一個貓砂盆。

「不管那麼多了先去看看其它的房間還有沒有可以吃的和喝的吧」可是言一沒有想想在這樣的環境下貓也沒有吃的喝的還會在房子里嗎,餓的話也餓死了吧,並且隔壁房間門也是關着的貓怎麼會在房間里呢並且還活着呢。

言一關上冰箱門就走出廚房,在廚房門口駐足了一小會兒後前往次卧進行查看。搜尋後發現次卧裏面也比較簡陋除了床單被罩什麼也沒有而且好像還沒有人睡的樣子。「看來這間房平常沒有什麼人住」緩緩說完後,本來發現冰箱里還有吃的的興奮狀態也降低了不少。

就在言一還在皺眉的時候想到還有一個卧室呢,如果這個房間不住人,那麼另外一個房間應該就是這個房子主人住的了。懷着期待的心情言一來到另外一個卧室剛準備打開房門,裏面又傳出了聲音,

瞬間言一就感覺好像有些不對了,但是又說不出來是哪裡不對,就是感覺怪怪的。

經過這麼一會兒剛剛發現冰箱的那種興奮漸漸的平復了下來,身體也慢慢的變得警惕,言一伸出左手握住房門把手旋轉起來緩慢的打開房門。就在房門即將快要打開的時候,突然一陣跑動的聲音從房間裏面傳來,言一還沒反應過來就被什麼東西給撲倒了,並且還伴有一股惡臭通過鼻子呼吸進入身體刺激着大腦,聞着這個味道讓他一下就清醒了過來。用力的把壓在身上的東西推開快速的爬起來,退後幾步扶着桌子站起來看着被推開的東西「這不是活屍嗎」言一說著滿臉的後怕。

幸虧自己從小練習功夫要不然還反應不過來,正想着的時候只見對面活屍已經重新向言一快速爬去,就像餓了七八天的餓狗,張開乾裂的嘴巴露出黑黃的牙齒跳起來朝着言一的脖子咬去。言一下意識的把手旁邊的凳子以最快的速度拿起來擋在胸口的正前方,巧合的是凳子的四個腳剛好把活屍卡住,讓飛撲過來的活屍再也前進不了半步。雖然活屍被言一用凳子卡住了,但是它依然向前揮舞着爪子,言一看見面前活屍的眼睛裏充滿了對自己的貪婪和渴望。

抓住凳子不敢有半點卸力,儘力的把身體向後仰躲避活屍的爪子。而被凳子卡住的活屍與言一不同,它是拼盡全力的向前伸着身體想要在言一的身上來上一口,言一感受着手上越來越大的力量,體力的消耗逐漸增加。

眼看活屍馬上就要掙脫開來了,手上的凳子也在慢慢被移開,言一想到自己教學時給孩子們說的一句話「競技場上是殘酷的,要麼站着、要麼趴下,你自己選擇」「現在的場景不也正是這樣嗎,我絕不趴下」說著言一加大了力量同時想到了廚房裡的刀。

於是一鼓作氣用凳子把被困住的活屍向左手邊用力的一撇讓它摔倒地上,然後快速的向廚房跑去。活屍摔倒看見到嘴的血肉快跑了,站立起身舉起爪子張開嘴追了上去,言一跑進廚房右手快速的拿起了放在案板上的刀。

就在抓住刀的剎那言一聽見後面急速接近的腳步聲,右腳向前一步轉頭轉身面向活屍,用所有的力量揮刀向著活屍的腦袋砍了下去。「噗」的一聲刀應聲砍進了馬上就要抓到自己肩膀活屍腦袋裡。而在刀砍進大腦後活屍也失去了動力,一下就失去了嘶吼聲,隨着向前沖的慣性把正在出神的言一給撞的跌倒在了地板上。

在倒下的瞬間言一後腦勺磕在了瓷磚上,腦袋傳來的劇痛讓言一的意識重新回過神來,眼睛隨着轉動看到了眼前趴在自己身上的活屍。言一沒有急着把它推到一旁,而是在反思自己的問題,這也是以前經常打比賽養成的一個習慣,時刻進行總結,時刻反思自己的問題。

1.由於第一次搜尋物資沒有遇到危險,自己就放鬆了警惕。

2.遇事情緒太過波動,不夠冷靜。

3.對周圍事物或聲音的反常沒有注意。

4.防護措施沒有做好,沒有帶武器,看見武器沒有帶上防身。

5.因為自己警惕心不夠,主動發出聲音暴露了自己。

「還好這個房子里只有一個活屍,但凡再多一個自己就要交代在這裡了」想到這些言一就一陣後怕,推開身上的活屍。起身把手上和身上的活屍血液都清理乾淨,以免遭到感染。打開水龍頭洗完手和脫掉身上的衣服,拿上唯一的一把武器開始小心的搜尋其它房間。好在雜貨間和隔壁房子都沒有再遇到活屍,這次搜尋到的物資也足夠用一陣了,帶上物資回到天台洗完澡就躺在床上沉沉的睡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