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玄幻›仗劍天淵
仗劍天淵 連載中

仗劍天淵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夏無缺 分類:玄幻

標籤: 吳闕 夏無缺 玄幻

【仙俠】【無系統】【無穿越】 天機袞袞,地維已缺,萬物將歸於混沌
少年吳闕,破開師門迷霧,斬卻諸天妖魔,重整破碎山河……展開

《仗劍天淵》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家在雙龍鎮(上)


此地的赤霞府是楚地仙門百家之首。

此時天還未亮,赤霞山麓的雙龍鎮,仍在群巒環抱中酣睡。

段野站在鐵匠鋪前,大聲叮囑:「好生聽昭楠安排,切莫惹是生非!」

「師哥,我知道啦!」吳闕抱着劍盒,一頭奔向碼頭。

時值正月,寒意正濃,吳闕心中卻是春光明媚。自六歲上山,已有十年未出遠門,這次隨昭楠敕封無極劍宗,實在是意外之喜。

赤霞府的樓船停在麗水之畔,吳闕一躍翻上甲板,眾人圍了上來。

「昭師兄,」吳闕遞上劍盒,「天師準備的賀禮拿來了。」

昭楠從劍盒中抽出法劍,信手一振,劍光四溢,宛若一泓秋水。

眾人讚嘆不已。

昭楠微微頷首,收了寶劍,下令開船。

此刻天光乍現,吳闕走到船尾,憑欄遠眺,只見晨曦雲霞交相掩映,諸峰樓閣忽明忽滅……

正當兀自感慨,有人塞來一個核桃。

吳闕不禁氣結,伸出右手,輕輕一捏,核桃應手而裂。

「吳師弟,」成林取回核桃,「你的玄機手是段先生打造的吧?」

吳闕「嗯」了一聲。

這次敕封,赤霞三峰都派了人。使者是青雲峰的昭楠,副使有二人,一個自然是赤霞峰的吳闕,另一個就是平步峰的成林。

平日里,三人不常見面。但成林是自來熟,從下山開始,就把吳闕當成至交好友了。

「玄機手純用玄金,那得花多少錢啊?」成林說罷,拋出一塊核桃仁,張口接住。

「那有什麼辦法?精鐵、玄鐵不堪用啊。」

吳闕本是夏人,生來右手有缺。十年前,在南陽老家偶遇段野,段野代師收徒,傳他傀儡術,替他鑄成玄機手。但也正是那個時候,漠北攻夏,他的親人都在夏都遇害,他便和段野相依為命。

成林吃完核桃拍拍手,不知怎的,嘆了一口氣。

吳闕奇道:「難得出來玩,唉聲嘆氣做什麼?」

「你什麼時候知道要去無極劍宗?」

「昨天。」

「我也是,」成林道,「我一開始還挺開心的……」

「現在哪裡不開心了?」

「直到看到你。」

「你吃膩了核桃,還想吃鑿栗?」吳闕晃了晃玄機手。

「你別生氣。」成林笑道,「咱倆還不是半斤八兩?」

築基、結丹、元嬰、入聖,這是修士的四大境界。成林已經築基,吳闕尚是凡胎,「半斤八兩」云云是成林的客氣話。

成林道:「你也知道天師去郢都了吧?」

「大王急召嘛。」吳闕道,「我好歹是天師的記名弟子,當然知道。」

「我一說,你要笑我蠅營狗苟。」成林嬉皮笑臉道,「照道理應該讓我師父去敕封。」

楚王是天南共主,赤霞府景天師是欽命的國師,仙門百家之主受國師敕封才名正言順。

景天師不在,理當由平步峰的學宮大祭酒屈海代往,然而這次去的人卻是青雲峰的律宗掌印昭楠。景天師寵信昭楠,由來已久,諸峰頗多不滿。

「天師自有他的道理。」

吳闕懂成林的意思:他們這兩個「副使」,修為既低,資歷又淺,這回被人當槍使不說,還要被昭楠厭惡。但他信任景天師,也不在乎誰「蠅營狗苟」。

「歸根結底,還不是受天師青睞。」成林道,「不過你是異類,天師說你:『天魂獨絕,大道可期。』——可已經多少年了,你怎麼還是記名弟子呢?」

吳闕無語,天師的八字評語簡直是魔咒。

當年為了躲避戰亂,他隨段野南渡至楚,段野寄身赤霞府做了客卿,自己就學於赤霞學宮。景天師很喜歡他,曾許諾,若能築基,就收為弟子。可一晃十年過去了,他仍未築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