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玄幻›我和我的美女系統的修仙路
我和我的美女系統的修仙路 連載中

我和我的美女系統的修仙路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半新 分類:玄幻

標籤: 半新 張塵新 玄幻

獲得美女系統,本以為可以直接走上人生巔峰
誰知道,這女人的臉是天天變啊,天天都是個奸商樣
但是這都不是事,看我如何打造一個唯我獨尊的世界
展開

《我和我的美女系統的修仙路》章節試讀:

第4章 丹方


東雷城,丹館門前。

張塵新憑藉著那死鬼的記憶找到這裡,根據記憶來看他們張家在這丹館應該有獨立的練丹房。

即使他們張家現在沒有煉丹師,可是人家輝煌過啊,人家有錢啊。

而且張塵新他爹還到結識朋友,這丹館的館主還是張塵新他爹的至交來着。

可惜了,十年前,張塵新他爹憑空消失了,張塵新七歲的時候不得不頂替族長之位。

「這,這是張塵新?」

「怎麼可能?他怎麼可能跟個沒事人一樣?難道是東朝城的那位留手了?」

「有可能,人家東朝城的公子爺可能不想跟我們這小地方的土鱉較量。」

「我看是人家怕髒了手,才放他一馬的吧,哈哈哈哈。」

「我看是,一個毛頭小子當族長?10年前就已經註定了張家的衰亡。」

「你們猜猜他來幹什麼?」

「不會是來賣他們張家祖傳的那天字丹房的吧。」

「有可能,我聽說他把他們張家的家底都拿出來拉攏人心了。」

「真是敗家子,張家家門不幸啊,有了這麼一個敗家子。」

張塵新看都不看他們一眼想直接進去,不料被丹館的護衛攔住了。

「抱歉,你不能進去,你們張家的煉丹房已經屬於你們張家三長老的私人財產了。」

那護衛不緊不慢的說著,眼睛裏還有些輕視,似乎不怎麼待見張塵新。

「這個鱉孫,玩的真徹底,別讓我逮到他。」張塵新怒氣沖沖道。

「怎麼,張族長是打道回府還是出現租一間煉丹房?」那護衛譏笑道。

「張族長還是別打臉充胖子了,張家現在怕是買不起天字煉丹房了吧。」

「就是就是,浪費那錢幹嘛?你們張家又沒有煉丹師。」

「就是,整個東雷城就只有丹館館主才是煉丹師,花錢給張家人培養煉丹徒?」

張塵新直接直接表示震驚了啊,整個東雷城就只有一名煉丹師?玩這麼大?

張塵新迅速利用神識進入丹田世界。

一看,那系統少女正在試衣服,那系統少女手一揮身上的衣服變了又變,果然愛美都是女人的天性。

當然了,那個...,該看到的,不該看到的張塵新這小子都看到了。

那系統少女看到張塵新,直接大叫起來。

啊~,WC,MD,死變態。

說完,便直接給張塵新的臉上親密的來了一拳。

雖然,在現實世界中張塵新的臉上沒有發生什麼變化

但是,這小妞子的拳頭開始實實在在的砸在張塵新的眼睛上,沒留印,但是,是真的痛啊。

張塵新捂着眼睛,蹲下來說道:「WC,下手真狠啊。」

那系統少女手一揮,一個木質的大椅子就在身後,坐下,也不知道哪裡來的茶杯。

僅僅喝了一口,便捏爆了茶杯,茶水撒在了她的手上。

臉上也毫無變化,似笑非笑的看着張塵新,似乎像是要將張塵新活剮了一樣。

「怎麼,我親愛的少年,你還好這一口?要不要我幫你把多餘的零件切了?」那系統少女面無表情的說道。

張塵新那個比竇娥還冤的表情一下子就出來了。

張塵新小聲道:「我真的是冤枉啊,我沒想你還會換衣服來着....」

「啪」響亮而清脆的聲音響起。

一個巴掌穩穩的停留在在張塵新臉上。

張塵新的瞳孔直接放大了無數倍。

WC,這娘們怎麼這麼狠?什麼都不說,直接動手?張塵新小夥伴都被嚇住了。

打完,那系統少女還搖了搖自己的芊芊玉手,似乎,打了張塵新還傷到自己手了。

「怎麼了,我親愛的少年,你有什麼疑問嗎?」

「沒,沒什麼疑問.....」

開玩笑,疑問?有什麼疑問?張塵新哪裡敢有什麼疑問,這小娘們是親戚來了吧,這麼凶?

「沒疑問?沒疑問你隨隨便便進來?」那系統少女黑着臉問道。

WC,隨隨便便進來?張塵新都無語住了,這TM不是我的丹田嗎?什麼叫隨隨便便進來?

算了算了,惹不起這小丫頭片子,認命吧。

張塵新緊緊張張的說道:「那個,這個...」

「磨磨唧唧的,像個娘們似的,有事趕緊說」那系統少女直接打斷張塵新說話。

「我想知道,在丹館外圍修鍊丹術,可以完成任務嗎?」張塵新直接一口氣說完,然後眼睜睜的看着那系統少女。

「就在?可以。你可以出去了,今天都不要進來,我還有衣服沒換」

然後...,張塵新被強行扔出他的丹田世界。

「怎麼,張家還有錢給他揮霍?」

那群人還在討論,似乎張塵新都沒有進過丹田世界一樣。

「我親愛的少年啊,不要感覺到意外,丹田世界一天等於外面一年。」

那甜美的聲音在張塵新腦袋殼裡響起,這女人真的是。隨時隨地變臉,張塵新都拿她沒辦法。

「可以借個丹爐嗎?」張塵新向那護衛問道。

「怎麼,你還會煉丹?」旁邊人冷笑道。

「怕不是有失心瘋吧,張家,怕是真的要亡了,有你這樣的家主,真是家門不幸啊」

「快回去吃奶去吧,別出來丟人了。」

那護衛冷冰冰的看着張塵新說道:「如果你非要丟人,也不是不可以滿足你。」

說完,便回到丹館內搬出了一個煮飯大小的鍋一樣大的丹爐。

「哈哈哈哈,這不是煉丹徒用的丹爐嗎?笑死我了。」

「練吧,練吧,讓我目睹下張家的主人是怎麼出醜的」

路人譏諷的聲音不斷響起。

張塵新看都不看他們一眼,用手摸了摸手上的。儲物戒。

剎那之間,張塵新手裡出現了一卷羊皮紙制的丹卷丹方。

耀眼的黃色光芒,似乎要刺瞎周圍人的眼睛。

「WC,這,這是丹方?」

那識貨的護衛睜大了雙眼看着張塵新的丹方,是不是看見了什麼不得了的東西。

急切的想得到張塵新的確定,這玩意,這玩意,價值連城啊。

「嗯?你也認識?是丹方來着。」張塵新淡淡的說道。

「WC,不可能,這不可能,張家怎麼可能有丹方?」

一個胖叔叔驚訝道。

「果然是輝煌過的大家族,果然還有些底細,終歸還是瘦死的駱駝比馬大。」

「是丹方又如何?他一個毛頭小子能煉出丹藥?」有人酸酸的說道。

「就是,他一個毛頭小子,還有煉丹的本領不成?」

一道道帶酸的的聲音響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