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紈絝仙途
紈絝仙途 連載中

紈絝仙途

來源:常讀 作者:王小蠻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趙姑娘 趙老闆

穿越異世,成了落魄少爺
且看他如何憑藉腦中殘缺的符文,掌乾坤,行陰陽…… 他,便是新的神話!展開

《紈絝仙途》章節試讀:

第4章


「二太太,您可得為我家老四做主哇!您看看他臉上被打成什麼樣了吧?那傻子太狠毒了哇!」第二天,天一亮,李老四就在老婆的帶領下來到了二太太房裡哭訴葉空的「兇殘」行徑。

「被傻子打了?」二太太撲哧一聲笑了出來,指着跪在地上的李老四罵道,「你也太沒出息了,和傻子有什麼好講的,他打你,你也打他就是了,還跑到我這裡來哭訴。」

「不是的,二太太。」李老四趕緊解釋道,「那小子不傻了,說話順溜着呢,打人也是不含糊,說打就打,一點都不像以前那個喜歡傻笑的白痴了,聽他娘說,他一覺睡醒,突然就好了。」

「不會吧。」二太太聽見葉空腦子好用了,還不太相信,問道,「都傻了十來年,怎麼說好就好了呢?」

「是呀,可他真的不傻了。」李老四又扶着腦門哀嚎道,「二太太您可要給老奴作主哇,老奴就去制止他們半夜喧嘩,就被打成這樣,這小子也太無法無天了!」

李老四當然不會傻到說自己跟陳九娘要錢的事,相反為了激起二太太的火氣,他還又說道,「那醜女看著兒子行兇也不阻止,她明知道老奴我是二太太的人,這擺明是藐視二太太您,他們打狗也不看主人,這是在丟您的人吶。」

二太太好面子,一聽此話,頓時有些惱怒。

不過她也不是沒腦子的人,陳九娘一向老實本分,不敢做什麼出格的事,這是她非常清楚的。

而且到現在還不相信,那個傻子怎麼會說好就好了呢?

「此事我自有主張,你們先回去吧,哦,去柜上拿二兩銀子治傷。」二太太想想說道。

李老四的老婆聽說有銀子,心裏一喜,只不過這是用男人的血換來的。

傻子,你就等着被趕出葉府吧!她恨恨地想着,對着二太太磕了個頭,「謝二太太。」

「謝二太太。」李老四也磕了個頭,跟着老婆退出門去。

「傻子不傻,還會打人了。」二太太思索片刻,又沉聲喊道,「小紅。」

「二太太,奴婢在。」小紅是她的大丫鬟,年方十五,卻已經生得窈窕動人了,更重要的還聰明機靈,很會辦事。

「剛才李老四的話你都聽見了吧?你怎麼看?」二太太開口問道。

「奴婢也不太相信那傻子會好了,平常見人就傻笑,別人拿石頭扔他,他都不知道躲呢,八成是李老四想去敲詐陳九娘未果,自己又不小心摔傷了,這才前來借題發揮。」這小紅倒是聰明丫頭,眨眼就能分析出些眉目。

「嗯。」二太太顯然更相信小紅的分析,不過她又覺得李老四不敢騙自己,於是吩咐道,「你去那個醜女人院子里看看,親眼見一下那個傻子是不是好了。」

「是。」小紅得了吩咐,邁着蓮步走了出去。

小紅出門,二太太冷哼了一聲,「不管是真是假,剛好藉著這事,把那個醜女人趕出府去,那麼丑還想住在葉府,真是丟葉府的人!」

此刻的葉空正躺在陳九娘的床上發獃,昨天晚上還是有點累的,跟便宜老媽聊着居然就睡著了。

不過那些聊天還是讓葉空很有收穫的,讓他知道了安國,或者說滄南大陸重武輕文,要想出頭,就得跟老爹葉浩然似的,練一手好武藝,以後才能從軍入朝,成為一個受尊敬的體面人。

葉空又問這滄南大陸到底有多少人口,滄南大陸以外是何地,到底有沒有神仙等等。

陳九娘就沒法回答了,畢竟她也沒什麼見識,呆在將軍府綉補已經佔用了她大部分時光,哪裡知道這些八卦消息,安國的消息都知道不多,國外的消息就知之更少了。

不過神仙,她倒是聽人家說過,聽說有人看見有踏劍飛行的仙人從南都城上方飛過呢。

可她沒有親眼所見,但是根據大家傳說,仙人還是有的,至於有多少?在哪裡?這些就不是她所能知道的了。

早晨一醒來,葉空就躺床上琢磨起來了。現在最主要的就是如何活下去,這是個崇尚武力的世界,要想在這個世界安身立命,那就要有強悍的實力,有了實力才能出人頭地,否則就只有任人欺凌。

雖然自己老爹是將軍,可貌似靠不住,而且他葉空既不願把命運交給別人掌控,也不願依靠別人而生存。

所以使自己變強才是唯一的出路!

在地球,葉空是個人見人躲的流氓,雖然沒少砍過人,也沒少用板磚拍過人,可是他也只是好勇鬥狠而已,從來沒真正地學過武功,遇上高手根本打不過人家。

他又想想自己有什麼其他本事,可想來想去,突然發現自己竟然啥本事也沒有,不會做肥皂,也不會造槍炮,談文他記不得兩首詩,論武他那三腳貓的混混把式頂不住葉浩然的一巴掌。

他第一次發現,自己原來這麼沒用,幾乎就跟白痴沒什麼兩樣。

怎麼樣才能使自己變強呢?

一邊坐着的陳九娘忙活着手裡的綉活,眼睛卻一眨不眨地觀察著兒子。

她有些擔心,兒子會不會好了一夜,第二天又顧態重萌呢?

貌似她的擔心還是很有可能,只見兒子醒來就望着蚊帳頂,望了大半個時辰愣是沒眨眼,那眼神也漸漸分散了,難道說又犯傻了?

兒子是她唯一的希望了,剛看到一點希望,可別再出點什麼事。

當下陳九娘就想開口喚兒子,可沒想到,葉空突然身子一挺,坐了起來,猛然道,「學習,只有學習,學習和苦練才能使自己變強!」

這一聲把剛要開口的陳九娘嚇了一跳,手裡一哆嗦,綉針扎破了手指,一顆鮮紅的血珠滲了出來。

「哎呀。」陳九娘輕呼了一聲。

只見葉空一個激靈,光着腳就下了床,一把將老娘的手指含在嘴裏。

「娘,沒事了。」等他吐出手指,鮮血已經不再滲出了。

「空兒好了,也懂事了。」陳九娘臉上帶着笑容,眼睛有些濕潤地望着葉空。

葉空在地球是個孤兒,從小沒感受過母愛,感覺母親的眼光讓他鼻子酸酸的,這是一種非常不爽的感覺。

「別看了,有什麼好看的?剛才都看老半天了。」葉空不爽地說道。

「娘不看娘不看。」陳九娘很開心卻帶着鼻音,不過依然看著兒子。

「我去尿尿。」葉空逃也似地遁出了門。

茅房就在不遠,昨天夜裡已經去過一次了。

流氓習氣是難以改變的,葉空大搖大擺走出來,左搖右晃的,碰見幾個家丁婢女,他們都用一種很奇怪的眼神偷看他。

「看,這就是那個傻子葉空,別看他是將軍的兒子,可是還不如個下人呢。」背後一個家丁模樣的對着葉空指指戳戳。

另一個貌似剛進門做事的新晉家丁低聲問道,「我看他不像個傻子呀?」

「怎麼不像,他就是個傻子,整天流着鼻涕對人傻笑呢。」

「哦。」新晉家丁看着葉空的背影點點頭。

「府里少爺們還編了一首順口溜呢,葉空葉空,腦袋空空。」那老家丁還生怕新人不相信似的,又道,「你別不信,上次他們還拿石子砸他呢,不信我砸給你看!」

對於這種事,葉空本來不想理,聽見就當沒聽見。

可聽說那家丁要用石子砸他,他惱火了,日你仙人板板,老子招你惹你了?傻子有錯嘛?保護弱勢群體你們不懂嘛?

「誰要砸我?」葉空操起道旁的一個花盆扭頭走了上去。

「是你要砸我?」葉空一手拎着花盆,另一隻手指戳在了那個家丁胸口。

那個老家丁臉上一愣,這傻子怎麼說話正常了呢?不過他顧不上多想,自己手裡的小石子跟人家的花盆比,根本不是一個重量級的。

「不是我要砸你。」老家丁也刁鑽的可以,趕緊把石子塞到了新家丁手中。

「那就是你嘍!」葉空囂張地一瞪眼,流氓之氣大發,指頭又戳在了新家丁胸口。

「不是,我沒有,是他……」

老家丁知道要露餡,不待戰友說完,扭頭就跑,他一跑,新家丁也跟着跑。

「媽的,這麼膽小,還想拿石頭丟我?」葉空哼了一聲,把花盆扔了回去。

可遠處卻傳來兩家丁驚慌的喊聲,「傻子打人了,傻子打人了!」

「媽的,傻子的帽子還真不好摘呢。」葉空無奈地苦笑了笑,搖頭又走向茅廁。

對人笑,是傻子。打人了,還是傻子。一個是文瘋子,一個是武瘋子,不管怎麼說都是瘋子。

被人當做傻子,葉空非常不爽,心道老子既然是瘋人,那就瘋到底吧。

白天去茅廁可不像夜晚那麼安靜,一路上,也看見不少路過的家丁,對那些家丁,葉空也不管認識不認識,統統都是一翻白眼,對於沒眼力見的,直接拎起路邊花盆恐嚇。

還別說,挺管用,那些家丁看他過來,一律作鳥獸散。

不過也有不怕的。這不,對面又有一個美貌婢女走過來,偷偷一抬眼,卻發現葉空正盯着她看呢,倆人視線一接觸。

喲呵!這小婢竟然不躲!葉空更加不爽了,以前他在漢正街,那些路人,被他這一瞪,都不敢招惹他,低頭走過。

葉空猛地一瞪眼,對着那小婢走了過去。或許是他流氓氣息實在太霸道了,那小婢知道怕了,嚇得趕緊跑了。

就聽見身後葉空嬉皮笑臉喊道,「美人姐姐,別忙着走呀,芳齡幾何呀,有沒婆家,心上人有幾個?春暖花開,萬物復蘇,不如我們一起探討一下人生大事吧……」

***

「混賬!憨貨!」

從將軍府後院的某個描龍綉鳳的花欞窗口裡,傳出一個女人的怒罵聲。

同樣都是葉浩然的女人,可相比之下卻是天差地別。這是個裝飾考究用度奢華的女人房間,要比前院角落陳九娘的房間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可就算這樣,有些人還覺得不夠,非要把陳九娘從那破敗的小院子里趕出去,連個安身的地方也不想給。

而原因只不過是陳九娘比較丑,讓她看着不舒服。

正在罵人的二太太,更是綾羅綢緞打扮花哨,全身充滿了貴婦氣息,此刻她正在拍着桌子怒吼。

「這個醜女人真是太不把老娘放在眼裡了!還有她那雜種崽子!瞎了他的狗眼,竟然連我這的大丫頭都敢調戲!」

而那個被葉空嚇跑的美貌婢子正站在她面前,這個婢女就是為二太太打探消息去的小紅。敢於和葉空對視,那是因為背後有二太太這個靠山。

「二太太,您消消火,跟這種人氣傷身子不划算。」小紅能得到二太太寵信可不只是因為漂亮。

「是呀,娘,跟個傻子生什麼氣呢,喝杯水吧。」二太太的兒子葉文也幫腔說道。

這個葉文年方十六,生得英武強壯,可別以為他是個莽漢,其實他狡猾着呢。當然了,他自小在名師指點下練習武功,一套南滄通臂拳已經練得小有成就,正是葉家後代中的佼佼者。

「恩。」二太太接過葉文遞上的參茶,喝了一口。

用參茶壓下火氣,二太太心情平靜了許多,淡淡道,「既然這小子都會調戲丫鬟了,看來這傻子還真的不傻了。」

「是,一點都不傻,說話流利着呢。」小紅點頭道。

一旁站着的葉文心裏其實不爽,我們房裡的丫鬟,我都沒撈到機會調戲呢,媽的,被你個傻子調戲了。

「娘,這次一定要好好教訓一下那個傻子,不管他傻不傻,都得讓他吃點苦頭!」葉文眼裡閃過一絲凶光。

「恩,不過這事我得想個更好的借口。」二太太琢磨着說道,「我剛才又叫來李老四問了,他媳婦沒在,才對我說了實話,實際情況是他想敲詐,才被那小子打了,如果我們再以這個理由找他問罪,以後若是將軍問了,我們站不住腳呀……」

「跟個傻子還講什麼道理,依我看直接去揍他一頓,讓他消停點!」葉文把膀子一抱,又哼了一聲,「又不是沒揍過他。」

二太太搖頭,「你可別魯莽,根據李老四所說,這傻子不但不傻,還刁蠻精明了,言辭是滴水不漏,你可別讓他鑽了空子,生出很多是非來。」

葉文哈哈一笑,「那孩兒也有法子揍他!還揍的他無話可說,就算當著爹面,也沒有關係。」

二太太眼睛一亮,「說說看。」

葉文湊到二太太耳邊一陣嘀咕,說的二太太眉開眼笑,不住點頭。

《紈絝仙途》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