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小說《庸修》在線閱讀

小說《庸修》在線閱讀

時間:2022-07-28 22:27作者:找不着南北 標籤: 奇幻玄幻 姜萬谷 蔣長青

仙者,人依山而伴 而人是何人? 山在何處? 原來我只是修行不是修仙. 吾是修士,自然有意難平之時 無人平意 那 本座去

庸修

推薦指數:10分

《庸修》在線閱讀

第4章 蜉蝣天地(下)

「那麼上面關於修仙界基礎的話題就到此為止吧,等會本師兄給你一本修仙界入門,你自己慢慢揣摩。」

「現在我們來聊一聊有趣的話題。」雖然這種話有些歧義,但姜萬谷一改那副隨和的模樣,變得有些嚴肅。

「雖然這個問題應該由師尊來問,不過師尊現在別有要事,所以這差事便落在了我頭上了。」

「長青,你覺得仙是什麼?」

這是一個難易難分的一個問題,易是因為仙是凡追求,期盼之物,所以自然而然仙就是移山填海,長生不死,難也是因為仙是凡追求,期盼之物,但仙凡有隔,亦如蜉蝣怎麼能看盡天地,自然凡人怎麼揣測仙魔。

也就即是區區百載春秋的物種卻妄想長生不死,自然有些可笑。

蔣長青也是一介凡人,他自然第一時間想到的便是那「易」,不過答案定然不僅如此或者不該如此。

「長青不知。」

「很好。」姜萬谷面色露出欣喜,「這便是你最該回應的答案。」

「師兄當年卻是沒有如你一般,因為師兄本就是修行世家後人,道聽途說了許多修行着的言語,所以當初我心高氣傲,面對這個問題回答的則是『仙是人族逆天而行,從天道竊取道則,為人族在妖靈橫行之地謀取一線生機,是為己亦是為蒼生。』」

「可師尊卻告訴我,萬族的道是天道恩賜的。」

「無天道,便無萬族。」

「而何為仙?」

「人伴山便是仙。」

「那師尊,我們算得仙嗎?」

「自然是算不得,徒兒,世間本就無仙。」

「可徒兒已是人,自在山間,不與山下凡人相同,為何徒兒做不得仙?」

「你可本是人自然尋不到那山,因此人不成仙,你我自然也只是修行,而非修仙。」

姜萬谷話落,此間寂寥無聲,不聞羌笛,不見白露,唯有江月,遣來清風。

蔣長青聞言後想了一想,問道:「師兄,這座山是什麼?」

「師兄我不知道,師尊也不知道,或許只是一個心寄放的地方。」

「那,要是師弟我找到這座山了,那師弟我能不能成仙?」

「大抵,還是不行吧。」

「人有七情,即使你找到了這座山,或許也難以將心寄放於此。」姜萬谷搖了搖頭,將手中的摺扇輕輕放下。

「師弟,無論世間如何,我們都只是修行者,所見之人,所做之事,既要隨心也不止隨心。」

蔣長青現在卻是不懂師兄的話語,只能將師兄的言語暗自記下。

姜萬谷此處說完,將桌面上的清茶端起,但此次他卻只是將茶杯至於唇間便放下了,然後便是看着面前的蔣長青,又提出一個問題:「是不是很失望?與自己想像的差距很大,對吧。」

「師兄,當時也是這樣,本以為拜入仙門便就能成為仙人,逍遙天地,不被任何一物所束縛。」

「可,不是這樣的。」姜萬谷自嘲的笑了一笑。

「修行之後依舊有瑣事,雜念。修行之後依舊會化作塵土,消散於天地。當初我不能釋懷,現在我依舊如此。」

「人是不及山月江川,他們亘古永存,而你看,即使是我元嬰修士,其實不過也是千年壽命,而化神也不過三千春秋,可我曾聽聞南海有大椿一木,三千載為春,三千載為秋,不經修鍊,不開靈智就能見盡王朝興衰。」

「師弟相較於天地,人如蜉蝣,相較於上界,白芍不過粟粒一顆。」

「你我本身便不及一粟,但總該要竭盡所能,正如『雖是燕雀,但學鯤鵬。』」

姜萬谷說著說著,便是釋然開來,將桌面上的清茶倒入江面之中,又不知從何處變出一隻白玉似的葫蘆,向從新倒了兩杯瓊漿,然後將其中一杯一飲而盡。

「這叫醉桃花,是一種靈酒,今日為兄便請小師弟嘗一嘗。」說著便示意蔣長青喝下去。

自姜萬谷將酒拿出來,充斥着一淡淡的酒香,再看杯中之物潔凈如山泉,但酒面卻映照不出人影。

蔣長青不知這酒的深淺,便只是小小的嘗了一口,酒水入口,卻沒有辛辣之感如同喝白開水一般無滋無味。

在蔣長青揣測這酒為什麼這般奇怪時,姜萬谷卻是開口問道:「師弟,這江叫什麼?」

蔣長青用手撫了一下江面:「此江名叫紅花江,聽鎮上老人說以前卻是不叫這個名字,而是因為幾十年前,似乎是鎮上的百姓惹怒了江神,江神讓江面燃起了大火,燃燒的江面如同開繁了紅花,百姓先江神求情這才熄滅了火焰,從此這江便改了名。」

姜萬谷安靜地聽着,眼睛卻是望着天際明月,卻是沒有再出言說過話。蔣長青見師兄如此,也識趣地待在一旁不再出聲,望了望船尾漸行漸遠的小鎮。

當蔣長青再次眨眼,卻感覺腦子發昏,到頭便昏沉地睡去。在迷糊中,蔣長青似乎聽見姜萬谷說了句話。

「無味醉心。」

漫長的夜晚,此時蔣長青做了一個夢,夢中他懸浮在空中,下方是江河的一處,不過此處蔣長青卻是從未見過。

一個男子從江岸飛至江河的中心上空,而男人所面向的一面卻旌旗蔽空的船隻。

但男子神情卻不是畏懼,而是不屑。只見他將自身的靈力引出,頓時間布置在江河上的法陣被引動,無盡的火蛟從江騰空而出,一隻接一隻地纏繞着船隻,而船隻上的陣法在火蛟的進攻下卻只能抵擋半會兒,不過一炷香的時間便就破碎,被火蛟剿滅。

但即使是如此強大的陣法,卻有一艘船安然無恙,這船相較於其他船卻是更加的巨大,船上樹立的船旗則是一個暠字。

面對這遺留下來的船隻,男子似乎也不意外,滿眼中儘是戰意。

突然一陣鋪天蓋地的怒吼傳來:「劉鎮海,你當真該死!」

說話者正是暠國主帥,而元嬰的他面對這強大的陣法也無能為力,只能保下自己所處的戰艦。面對自己的士卒被陣法屠殺,自己卻無能為力,男子頓時怒火攻心,咆哮一聲,便從船上飛躍而起。

暗紫色的靈力在男子拳上匯聚,身形拖動着暗紫色的流彩,向著劉鎮海的面門擊打而去。可劉鎮海怎麼會站着挨打,同樣向其作出反擊,紅色的靈力形成一個圓形包裹住自己。

兩位元嬰修士強大的能量相互碰撞,一時間竟是僵持不下,兩種碰撞的能量卻是飛濺開來,將江面激起水浪。

似乎是劉鎮海修為更加深厚,他竟是打破了僵局將面前的男子震飛出去。

「程鎖峰!老子當初只是瞎了有眼才留下你這種棄國背祖的東西。」

「今天既然你若是還敢向前進一步,那你就得踏過本將的屍體!」

被震飛出去的程鎖峰卻是被激怒了:「本座沒有背叛,背叛是你們這群違背祖令的賊人!今日本座便是要討回這片土地。」

「況且,才操縱如此龐大的陣法的你還有多少靈力!你給本座滾開,不要違背你主子的命令!」

劉鎮海卻是不為所動。

「老子說了,你要是敢踏出一步,本座便摘你首級!」

可就在你說話的一刻,一道銀白的流星飛馳而至,劉鎮海來不及勉強閃躲卻仍然被擊中右肩。

定睛一看右肩的傷口,卻是插着一根靈力箭矢。

「好啊!墜掠,榮守林你也別給本座藏在了,給本座滾出來!」

隱藏在山林中榮守林便走了出來,雖然他知道劉鎮海發現不了他,但既然是要送昔日好友上路,隱藏在暗處卻是有些失了禮儀。

榮守林一出來便冷冰冰地說道:「君命不可違,劉兄今日怪不得榮某了。」

隨後又張弓瞄準劉鎮海。

而被震飛的程鎖峰此刻身形卻是發生在巨大的改變,暗紫色的鱗片從他的脖頸開始生長,身後一隻巨蛇的虛影浮現,正是上古凶獸巴蛇。

渾身布面鱗甲的程鎖峰,撲向劉鎮海,強大的氣勢頓時讓江河捲起萬丈的巨浪,那巨浪中卻是隱藏着一隻由土系靈力匯聚而成的巴蛇,布滿獠牙的巨嘴向天空嘶吼似乎要吞噬這個世間。

面對接連不斷的箭矢和氣勢洶洶的巴蛇,劉鎮海決定燃燒自己的根基,以換取強大的力量。

天上火神,祝融降身!

劉鎮海周圍紅色的靈力頓時轉變成純白色,白熾的火焰籠罩在劉鎮海周圍,雙目也變成了白色眼角飄着白熾的火焰。

如同天上火神降臨人間,江水頓時被蒸發了一部分,滾燙的水汽蒸騰而上。

「那便戰!」

劉鎮海不顧飛馳而來的箭矢,直面着那頭巴蛇,一拳將其打碎,在與程鎖峰搏擊,直接將其壓制無法喘息,身上的鱗甲也接連破碎。

反觀劉鎮海的背部,卻是因為沒有防守,遭受到了眾多箭矢,但背部卻沒有鮮血流出,不是因為劉鎮海防禦下了箭矢的損傷,而是因為流出身體的鮮血已經被白熾的火焰灼燒,成為其不斷燃燒的能量。

劉鎮海一拳將程鎖峰擊退後,開始追獵榮守林,縱使榮守林身法不凡,但火神狀態下的劉鎮海卻不是他可以揣測的,一把被其抓住,附帶白焰的拳頭一拳一拳的擊打着他的面門,榮守林被打的雙目赤紅,拿出自己刀刃不斷的捅向劉鎮海,最終才堪堪掙脫。

雖然榮守林二人被壓制,遭受了重傷,不過相對前燃燒根基的劉鎮海卻是好很多,可正當他們與劉鎮海對持,想要拿下劉鎮海之際。

一個面容與劉鎮海相像的男子從遠處趕來,男子手持一把短劍御空而行,將劉鎮海護在身後,手中的短劍向下輕輕劈下,一頭背生五彩雙翼的龍身異獸呼嘯而出,居高而下地俯視着二人。

程鎖峰二人看見這隻異獸,連忙收起了想要拿下劉鎮海的心思,向著金劍欠身一禮,由此便是退去。

而手持金劍的男子扶着奄奄一息的劉鎮海悲泣道:「父親,稼兒來了。」

至此大夢結束,蔣長青醒來發現自己躺在岸邊,而江河盡頭已經初見魚白。

庸修

庸修

作者:找不着南北類型:奇幻玄幻狀態:連載中

仙者,人依山而伴
而人是何人? 山在何處? 原來我只是修行不是修仙.
吾是修士,自然有意難平之時
無人平意 那 本座去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