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重回七零,棄女知青有空間徐甜,厭凡生,重回七零,棄女知青有空間

重回七零,棄女知青有空間徐甜,厭凡生,重回七零,棄女知青有空間

時間:2022-07-28 22:31作者:厭凡生 標籤: 厭凡生 徐甜 現代言情

前世,徐甜在農村插隊,為了渣男,她三進三出禁閉室,親手斷送了青春埋葬了人生 重生而來,她只想做兩件事:一是報仇,二是暴富 奈何激活的「情緒空間」初始體積太小啊,只夠裝下1升水 於是乎,她多了第三件事......
第4章 居然從門縫裡聞女人

農具房內,徐甜用情緒空間里的水搓洗掉臉上的血漬,整個人清爽了許多。

又找來小鏟子刮掉地上乾涸血跡的一層灰土裝入空間,順帶把踩爛的枇杷一併收取。

等會好戲上場,絕對不能留下任何對自己不利的證據。

「隊長、副隊長。」

「徐知青咋樣?」

聽到門外由遠及近的對話聲,正研究着情緒空間的徐甜收心,環顧屋內一圈,趕忙用腳蹭了些土灰蓋在刮掉的地面做舊,這才朝門口走去準備喊冤。

不過話到嘴邊又咽下去了。

這麼急躁與以往的悶葫蘆性格不符,反倒會引起猜疑。

以靜制動是王道。

「咔噠~」

「哐當~」

門一開,張勇關心的打量徐甜:「徐知青沒事吧?你看清楚是誰撬鎖嗎?」

「我我……」

徐甜低頭,沒來的哽咽,乾脆蹲在地上埋着頭抽泣。

該賣慘曬委屈了!

「哎呀,徐知青你別哭別哭。」

「有話好好說。」

「這事搞的。」

「……」

女人一哭男人必輸。

在這淳樸的年代,張勇幾個大男人哪受得了徐甜這招,見豆大的眼淚滴答滴答往下掉,頓時手腳無措慌了神。

他們哪知道這「眼淚」是徐甜從情緒空間一滴一滴取出來的,蹲下埋頭只是為了掩飾。

「怎麼了怎麼了?徐知青咋個哭起來了?」一道關切詢問從幾人背後的門口傳來。

張勇回頭看到門外趕到的婦女隊長舒蓮花,如獲救星側身讓開:「蓮花嫂你快勸勸徐知青,她不知咋個就哭了。」

「你們四個大老爺們圍着一個小姑娘,恁誰也會嚇哭,走開走開。」

舒蓮花板著臉懟完,轉而蹲在徐甜身旁,輕拍着她肩膀安撫道:「徐知青不哭不哭,你受了啥委屈告訴我,只要不是原則錯誤,咱們婦聯給你撐腰。」

會哭的孩子有糖吃,懂事的孩子沒人疼。

但凡事得有個度不是。

徐甜停止抽泣,埋着頭用力揉擦眼淚,抬頭時眼睛、眼皮都紅了。

帶着哽咽的模樣,讓人憐惜。

蒙在鼓裡的舒蓮花、張勇幾個見狀,還以為她受了天大委屈才哭成這樣的。

張大牛特意看了眼地面,眼淚都快積成水汪子。

徐知青不僅喝的多,哭的也多。

難怪說女人是水做的。

【獲取哀傷值+1】

【獲取哀傷值+1】

【獲取哀傷值+2】

【獲取哀傷值+1】

【獲取哀傷值+3】

情緒空間提醒不斷,徐甜臉色不改,裝可憐賣委屈就能獲取哀傷值?

解鎖到了。

「這就對了,哭不能解決問題。」

舒蓮花順勢拉扶起徐甜:「來來來,咱們到門檻上坐着,蹲久了頭暈。」

張勇找到插話的機會,舊問重提:「徐知青,你有沒有看清是誰撬鎖?」

「別怕,大膽的說。」

「對,大白天耍流氓,真該拉去斃了。」

「去去去,別嚇到人家,徐知青本就不愛說話,讓她先緩緩。」

「蓮花嫂我這不是怕耽擱時間讓人給跑了嘛。」

「……」

幾人你一言我一語,力挺徐甜。

徐甜心頭微動,原來前世沒體驗過的暖意就在身邊,但此時不是感慨的時候,還有正事要干。

「謝謝你們,你們對我太好了。」

「我我……不該欺騙你們的。」

「我對不起你們,對不起父老鄉親。」

徐甜垂頭,認錯態度誠懇。

張勇有點意外,他還是頭一回聽徐甜一口氣說這麼多話。

可她咋個突然要道歉呢?

過了幾秒張勇才抓住話中重點,皺眉沉着個臉:「難道沒有人撬鎖?你是故意騙我們來的?你不知道現在忙着插秧田裡有多忙,你你你」

【獲取憤怒值+1、+2】

徐甜擺手解釋:「有人撬鎖有人撬鎖,那人還是被兩位大哥嚇跑的。我說的是以前不該欺騙你們,你們這麼關心我,我我」

好委屈的樣子。

舒蓮花瞪着張勇護犢子彪悍懟道:「就你忙就你急,讓徐知青把話說完會死啊,咱不怕他,你繼續說。」

「蓮花嬸不要『死』字,不吉利。」

「是是是,不說不說。」舒蓮花感覺她的性子比以前亮堂了很多,挺好的。

張勇脾氣急,徐甜不再吊幾人胃口,帶着自責的語氣道:

「隊長謝謝你關了我三次禁閉,讓我幡然悔悟,認清了自己的錯誤。”

「以前是我不對,我不該把別人犯的錯攬到自己身上,是我助長了某些社員得寸進尺的偷盜行為,搞壞了咱們生產隊的風氣。」

「我現在要坦白交代,我要做個好同志。」

「其實第一次偷豌豆…….」

一人講五人聽,徐甜時不時還能收穫一些情緒值。

直到徐甜講完,張勇「啪」的一下拍在門板上:「咱們隊居然有作風如此惡劣的社員。」

張鐵蛋同情道:「徐知青你早該說出來的,受了這麼多委屈。」

「咱們得給徐知青主持公道,還她清白。」

「對,召開全員大會,快中午了正好收工。」

張二牛插話提醒:「欸對了,徐知青還沒說有沒有看清誰撬鎖啊?」

徐甜搖頭:「門縫太小,聽到撬鎖的聲音我就躲在門後準備往外看,然後發現有個鼻子往門縫裡擠進來,吸啊吸的用力聞。」

說著她還把門關上示範:「就是這個樣子,我當時想也沒想,壯着膽子就用力推,把那個人的鼻子夾住了,聽着慘叫聲是個男的。」

「狗東西、流氓,居然從門縫裡聞女人。」舒蓮花這補刀夠給力。

張勇憤憤然:「走,咱們去廣播站,把大夥叫回來一看便知。」

與此同時,村東的山坳溝渠,五個知青拿着鋤頭、鐵鍬圍成一小撮泡蘑菇出工不出力,輕聲細語說著什麼。

「你們聽清楚沒,若是隊長問起就按我說的做,口供要統一,千萬別說漏了嘴,不然咱們誰都沒好果子吃。」

梁懷安剛叮囑完,村裡大喇叭就傳來張勇的聲音。

「社員同志們注意了,手頭活都停一停,全部到打穀場集合,二十分鐘後開全體會議,缺席扣半天工分。」

重回七零,棄女知青有空間

重回七零,棄女知青有空間

作者:厭凡生類型:現代言情狀態:連載中

前世,徐甜在農村插隊,為了渣男,她三進三出禁閉室,親手斷送了青春埋葬了人生
重生而來,她只想做兩件事:一是報仇,二是暴富
奈何激活的「情緒空間」初始體積太小啊,只夠裝下1升水
於是乎,她多了第三件事......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