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醉京花免費閱讀在線

醉京花免費閱讀在線

時間:2022-07-29 22:29作者:小商同學 標籤: 古代言情 秦雙 魏清

前世秦懷痴了一輩子的情,為九爺殺夫固位,最後還是被九爺一劍抹了脖子   死後重生,秦懷製造偶遇,一次次地接近上一世的丈夫,一心只想護他今世周全   只是不曾想過被自己害死的丈夫也重生了,自己的每一次接近他都看在眼裡,他的每一次迎合也都只是算計

醉京花

推薦指數:10分

《醉京花》在線閱讀

001 秦懷重生歸來

精彩節選

廊前的帘子還乾淨地垂着,府里卻不曾見人走動。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秦懷抱着魏將軍跪坐在地上,她說著不敢看着自己懷裡的魏清。

魏清吐着黑血,失望又可笑地望着秦懷道:「他商承業算什麼東西,要我死的是你。」說著推開秦懷。

秦懷聽着眼淚終於忍不住掉下,確是,眼前的男人是同她成親六年的丈夫,商雲國先帝親封的鎮國大將軍,如今年僅二十有八一月前先帝駕崩,太子商承業繼位,與自己同齡的魏將軍無疑對他是最大的威脅。

先帝喪期未過,不宜見血,況且明殺皇帝不一定能幹過魏將軍,這才從魏夫人下手。

魏夫人準備了毒酒,皇帝帶兵在府外作伏,他魏清十七歲上戰場,二十三歲封為鎮城將軍,二十六歲先帝親封鎮國大將軍,他怎麼會看不出來,權是堵了一把,堵秦懷不捨得。

魏清掙扎着站起來,走到桌前去,「只要你願意,別說全身而退,當皇帝都可以,可你也要我死,”說著又吐了幾口血後踉蹌着後退了幾步。

秦懷顫抖的手放在空中,抬腳欲去扶他,然魏清用力將桌子推出擋在二人中間,一個「滾。」字落地便倒地了。

看着已然沒有奄奄一息的魏清,秦懷始終站立着,沒敢上去瞧,府外的士兵這會兒都進了屋來,秦懷回頭去瞧,商承業身着綉滿龍紋的黃袍,頭戴金冠,腰間佩着金銀交替的寶劍,只是逆着光,秦懷始終沒看清他的樣子。

幾人將魏清的屍體抬走,許久,秦懷才道:「殿下。」說著無神地望着眼前布滿陰影的臉,她已經很久沒見他了,秦懷又低下頭去,眼前這個她心心念念這麼多年的人,這一刻,變得蒼白。

商承業拔出腰間細劍,用劍尖抬起秦懷的下巴,「魏夫人,你幫了朕很大的忙,不過你這樣的女人,朕也定是不能留的。」

是啊,像我這樣的女人,真的是太可笑,明明魏清才是我的丈夫,而商承業又和我說過幾句話呢,這些年來,我到底在為誰守貞!如今看來,死死卡在我喉嚨里的刺無非就是不甘,我卻故作痴情,害了將軍,可笑,可笑啊!秦懷想着就笑了起來。

「我這樣的女人?”秦懷哭笑着將臉藏進手掌去,須臾,才又抬起頭來,樣子像是痴傻了一般。

「瘋女人。」新帝吐出兩字便一劍抹了秦懷的脖子。

元歷二十八,鎮國將軍企圖謀反被揭,賜死於府中,魏家三百餘人全部流放邊疆永生不得反。

立夏,天已經開始熱籠了,姑娘們都喜去連英湖裡去游湖,還可采些荷花回去養着,昨日秦家姐妹便去游湖來着,誰知起了什麼衝突,秦家大小姐失足落湖,又久久不得上岸,差點栽在湖裡了。

秦府一家別院,一婢女小跑着進去,原坐着的姑娘連忙問道:「死了沒?」

「沒。」

姑娘長舒口氣,「我就說她那條賤命閻王爺不收,害得我昨日一整宿沒睡,我非得去給她些顏色才行!」說完便跑去了東院

秦素沒一會就到東院去大鬧了,院里丫鬟攔也攔不得,聽着屋外的叫罵聲紫琴放下手巾出去,連忙跑到秦素跟前去小聲道:「三小姐可要心疼我們家小姐,昨個兒落了湖,如今還未醒呢,您今就大發慈悲,讓我家小姐歇歇。」

「有那麼嬌貴嗎,本小姐今還偏要去折騰她了!」秦素說著就要上前去,紫琴連忙跪地哭求。

屋裡躺着的秦懷被腦門的濕巾壓得夠重,抬手扯開,隱隱聽到外邊的吵鬧聲,隨即越來越清晰,思緒也越來越清醒。

難不成一切都是夢?魏清還沒死嗎?秦懷懷着一絲僥倖走到鏡前,看着自己光滑的脖子,意識里昨天的游湖場景和魏清口吐毒血的場景交雜,都太清晰,太真實,她有些分不清。

秦素推門而入,與秦懷四目相對,秦懷望了許久,秦素早就流星大步走到她跟前。

「秦素?」

「落湖?」

「重生?」秦懷念着伏在桌上低聲笑起來。須臾,便是喜極而泣。

秦素終於是不耐煩上前去提起秦懷,「你這是瘋了?我這就去叫夫人把你送出去!

秦懷停了笑聲,兩行淚還沿着眼角滑下臉來,她打量着眼前提着自己衣裳的人,「秦素?」

昨日落湖本就不是什麼失足,是秦素推了她一把,只是秦素沒想到這差點要了秦懷的命。

「你有必要把自己活得這麼低俗嗎?」秦懷問,

「你說什麼?」秦素先是一愣後暴怒,掄起巴掌就要打下,好在紫琴過來擋住了,那結結實實的巴掌落在紫琴身上,秦懷暴笑,回想起來,秦素這個東西一直是欺軟怕硬的,府里也就只敢與自己叫囂,在他人面前是大氣都不敢喘。

「你我同為庶出,誰又比誰高貴到哪裡去?你也就是秦雙的一條狗,外人敬你一分,也只是打狗看主人罷了。”秦懷說著倚在梳妝台上,「紫琴,把她打發了。」

「秦懷你說什麼!」秦素嚷着,畢竟是個小主子,紫琴也不敢真的推到了,秦素一把就把她甩過了邊去,衝上去給了秦懷一巴掌,紫琴瞧這也只能跪在秦素腳前哭饒。

「呵。」秦懷捂着臉,火辣辣地痛襲來,這真實的痛感讓她興奮,抬頭看着秦素髮瘋似地笑着。

見秦懷這般模樣秦素更惱,撿起桌上的首飾盒砸去,秦懷下意識地護了臉,手背上是磕破了血。秦懷看了看後放到鼻前聞聞,是血腥味。

「流血了。」秦懷笑道。

「還真是賤命!」秦素說著轉身便走,可卻不料頭髮被秦懷揪住,拉着她腦袋使勁往梳妝台上連撞了幾下,覺着秦素沒了掙扎勁就將她甩到了地上,紫琴儼然是傻了眼,好半響才回過神來。

「三小姐,三小姐!」紫琴連忙去查看,顫顫巍巍的手伸去,感覺到氣息才是舒了口氣,「還有氣兒。」說完心又提到了嗓子眼,驚慌地望向秦懷道:「小姐……」

「叫人抬到西院去,就說在我這不小心磕到了,給她請個大夫。」

「是。」紫琴應着起身去了。

秦懷坐在梳妝台前,幼嫩的臉龐,這會兒她年僅十三,昨日救她的正是剛回雲京的九爺商承業。

醉京花

醉京花

作者:小商同學類型:古代言情狀態:連載中

前世秦懷痴了一輩子的情,為九爺殺夫固位,最後還是被九爺一劍抹了脖子
  死後重生,秦懷製造偶遇,一次次地接近上一世的丈夫,一心只想護他今世周全
  只是不曾想過被自己害死的丈夫也重生了,自己的每一次接近他都看在眼裡,他的每一次迎合也都只是算計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