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蔚藍謎因,十沿階,岳岑乘小說免費閱讀

蔚藍謎因,十沿階,岳岑乘小說免費閱讀

時間:2022-07-30 22:28作者:風乎舞雩yu 標籤: 十沿階 古代言情 岳岑乘

蔚藍浩瀚的大海上漂浮着一座座島嶼,和相對穩定的大陸,遙遠的神秘海域生活着美麗的鮫人,一道不平等結界讓兩族相安無事三百餘年 變故突生,岸上的鮫人公主竟然與人類相戀,成為皇后? 她與岳皇陛下親手放下的一隻只漂流瓶打破了兩界難得的和平 當溫室里的花朵突然置身狂風暴雨…

蔚藍謎因

推薦指數:10分

《蔚藍謎因》在線閱讀

第7章 政局,天生擋箭牌

第二天傍晚,夕陽落下,天色漸淡,夜晚的濕氣還慢慢升騰,空氣微涼,十沿階得到許可,一同去了碼頭給殷國人送行,她到的時候剛好音樂演奏結束,殷國人自豪興奮,岳國人驚羨,沉醉,她站在岸上,站在歡呼的人群上方,看着殷國人陸陸續續登上輪船,忍不住感慨,十幾天前還是洛皇和皇后他們在岸上送別自己,今天就是自己站在岸上送別森然和李誠意等人。

「一路小心。」十沿階小幅度的對兩人揮揮手。

「國師大人保重!」不知道誰組織的,五艘輪船上的數百人齊聲對岸上的她喊了這麼一句。喊完之後歡樂的呼喊聲好像滾滾雷聲,響徹良久。

十沿階忍不住笑了,踮起腳對所有人用力的揮手告別。大家都不想遠走他鄉,特別是經過昨天的示威

:你們的不安,害怕,由我來終結。她心裏突然中二的想。

……不對啊,他們走的那麼高興,不怕自己家公主和國師在這裡受欺負嗎?QAQ……好吧,本來也都是打工人,跟她沒什麼感情。但他們一走,她才能徹底放心。

岳皇陛下也在送行的隊伍里,他看着十沿階跳脫活潑的背影,覺得很奇妙。她的這個人,不管是相貌,身份,性格,年齡,氣質都有一種很強烈的錯位感,但是經過簡單判斷,她又沒有說謊,她的確是國師,是異姓公主,也的確長的年輕,思維敏捷,愛好廣泛,聽說她還是教殷國國王劍術的老師……總的來說……是個有趣的人,而不是空有皮囊,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在他的認知之外,居然還有這麼有意思的人存在。

殷國人走了也好,他可不想費那麼大功夫處理這幾百個人,一個十沿階和一個高修為侍衛,總歸是好控制的。

「陛下有何指示嗎?」十沿階看着岳皇陛下,正色道

「近日隨我一同上朝,我想到什麼,還望使臣慷慨解答。」

「應該的。」十沿階滿口答應,能說的說不能說的編,這不是信手拈來。

「使臣在這裡吃的習慣嗎?我們不知殷國的菜系,如果使臣吃不慣這裡的,可以隨時跟管家反映,讓他們修改學習新菜。」

「吃的慣,我喜歡你們的食物,不用修改。殷國食物種類繁多,陸生農作物和雞鴨牛羊魚是主要糧食。」十沿階真心喜歡岳國的食物,她覺得岳國的氣候和生存環境太適合她了,除了晌午在烈日下暴晒。

靠近海洋還是讓她覺得更有親切感,但也不是說內陸不好。

「那就好。」

兩人相伴回到皇宮,聽到下午上朝,十沿階有些小激動,不知岳國的朝堂氛圍是怎麼樣的,政治制度和殷國相差多少。

然而真到了下午,十沿階發現遠沒有想像中的有趣,一樣的按部就班,臣子彙報工作,國王陛下批示下令,臣子提出建議,其他人提出意見,反對者辯論,國王陛下拍板,唯一讓她在意的是有兩個明顯獨特許多的人,一個是十沿階剛來時接她的岳岑袇將軍,他在大殿里也不講話,帶着自己的大刀抱臂往那一站,像活戰神一樣,還有一個,是個女孩,看起來二十歲出頭的樣子,衣着華貴繁雜,姿態優雅,她在岳皇身邊,偶爾給岳皇倒水之類的,她的眉眼和岳皇以及岳岑袇有那麼一些相似點,應該是直系妹妹,傅樂聲提到過的岳岑月公主。傅樂聲說岳皇並無後宮,十沿階今天便見識到了,有好幾個貴族膽大的向岳皇介紹了自己的女兒,吹得天花亂墜,各種類型的都有了,但岳皇對此事並不上心,總是一筆帶過,換下一個問題。

十沿階能隱約感受到臣子們的擔心,畢竟貴族之間拉幫結派習慣了,如果和陛下毫無關係,總不是讓人心安的事情,況且岳皇並沒有拒絕的理由,拒絕一兩個可以理解,拒絕所有人就很可疑了,他們難免多想,是自己家族的問題,還是國王的問題。

十沿階也很好奇,怎麼可能一個女人都沒有,一個都看不上?難道岳皇陛下喜歡男人?可是看氣質不像啊……不過她也沒見過有龍陽之好的,因此看不出來說明不了什麼。

「十沿階。」

「陛下有何吩咐?」十沿階突然被叫到,心裏一驚,但面上還算從容鎮定。

「你可有心上人?」

岳皇陛下在大堂之上問這種問題,居心何在?

「沒有。」十沿階如實回答,難道?

「我可以追求你嗎?」他倒也直白。

拿她當擋箭牌?為什麼不隨便找一個女子堵貴族大臣的嘴呢?

她馬上想到,隨便一個女子背後都有勢力……如果找的毫無背景,又容易露餡或者被別人收買,亦或者,容易成為靶子,她身為異國人,又身份不凡,倒也的確是個好人選。

好人選……又是這樣!她又是一個被棋手看中合適當棋子的人。

「臣十年劍客,修的是無情道。」她隱晦的拒絕。要說國王看上誰,別人哪兒有拒絕的權力,但她不一樣,她又不是本國人,而且在岳國也沒人敢強迫她做自己不喜歡的事情。

滿朝文武的目光此刻都聚焦在她身上,有皺眉的,有驚奇的,有厭惡的,有警惕的,使臣太漂亮的壞處就是,只要國王看上她,不管她的態度如何,人們都會覺得是她勾引了國王,這就是她的任務……

有趣的是,岳岑袇將軍的神情是純粹的驚訝,嘴巴還無聲的張了一下,不知道說了什麼,岳岑月神情滴水不漏,但一般滴水不漏的時候,說明內心的想法並不是什麼見得了人的想法。

「無情道……」岳皇有些驚訝重複一句,對自己被拒絕毫不在意,接着道「我早些年一心為國,四處征戰,並未考慮男女之事,後來國家太平,我因政事繁忙,沒有草率的求娶佳人,等到現在,一睹國師芳容後,發現再無其他女子,可比國師光輝,都說一見鍾情容易,相知相守難得,既然國師決定日後長居本國,不妨試着考驗一下我的誠心,我不強求,但劍道可改,年華易逝,我也不會輕易放棄,也許有一天國師也會傾心於我。」

岳皇陛下的說辭居然那麼合理,動聽。該死的,好心動啊,這可是英俊勇敢,能力出眾還沒有後宮的國王,十沿階內心已經同意了,面上微微一笑,並沒有說話,其實現在用不着她說話,陛下把該說的都說了,她也拒絕過了,現在主要看下面人的反應。

「陛下,若論容貌,小女……」這位大臣邊說邊抬頭看了十沿階一樣,然後噎住了,改變話風道「容貌並不是一個女子最重要的品質。」

十沿階暗嘆幸好自己每天都注意形象,靜心打扮。

岳皇陛下:「那您又怎會覺得,一國國師的其他品質,比不過您的女兒?」

「這……」大臣語塞,後退一步沒了話。

「陛下,殷國使臣並不是普通女子,國師這一身份和殷國皇室有着千絲萬縷的聯繫,陛下三思啊。」

「正是因為她國師的身份,和殷國皇室千絲萬縷的聯繫,如果我們結合,不僅能促進兩國關係發展,還能成就一段美談,將來兩國貿易,互利共贏,造福的是兩國子民。」

「……陛下,尊貴的岳國皇室怎能與外邦人聯姻?」

「據我所知,十沿階雖然最廣為人知的身份是國師和使臣,但她也是殷國唯一一位異姓公主,皇帝的養女,正宗的皇室成員,同樣尊貴。」

「皇室需要開枝散葉,不如趁着此事,多招幾位佳人,共同侍奉陛下?」

聞言,十沿階心裏一陣噁心。

岳皇陛下似乎也覺得很可笑,從容道:「陳叔說笑了,我還在追求人家,您就讓我三心二意,恐怕不合情理吧。」

國王是個斷袖吧?貴族們默默的想,哪有什麼一見鍾情,都是見色起意……但他們也不相信岳皇陛下會被美色蒙蔽雙眼。

十沿階心裏默默的想:岳皇的回答堪稱完美,關鍵是,他怎麼會想的這麼周全?她前天才見他第一面,這麼短的時間內,他就已經想好了如何應對今天的對話,以及把她從一個使臣變為自己的棋子,如果她以後和岳皇綁定,那她就要重新考慮自己的立場和生存問題,顯然就不能輕易背叛岳國了。

好看是好看,但好心機啊,這個男人……而且性取向是個謎。

「還有有問題的嗎?」岳皇陛下滿意的看着啞口無言的若干貴族大臣。

「無事退朝,十沿階留下。」

這顯然是說給他們聽的,貴族大臣們陸續離開,大殿里僅剩面無表情的衛兵和岳岑袇,岳岑月,岳皇以及十沿階。

「使臣大人嚇到了吧。」岳皇陛下語氣一成不變的詢問道,不愧是岳皇,「十沿階」,「國師」,「使臣大人」,三個稱呼無縫銜接隨機切換。

「陛下聰明過人,我很是敬佩。」十沿階由衷道

「你也很聰明,沒有信了他的話,飄飄然起來。」岳岑月明裡暗裡提醒她的身份。

「雖是權宜之計,但是人生無常,也許你們裝着裝着就湊合著過了,反正我看你們條件都不差。」岳岑袇是個大實誠,但是他居然默認了十沿階會陪着岳皇陛下演戲,對自己弟弟還是蠻有信心的。

「沒錯,你可以認真考慮我的追求。」岳皇陛下微笑。

十沿階:「……我都不用考慮,我對陛下一見傾心。」

十沿階:她是不是把心裏話說出來了?……怎麼就控制不住這張嘴呢……這就是森然的感受嗎?嘴比腦子快。

「但你們不能這麼快在一起吧。外人怎麼看?」岳岑月悠悠道。

「你可以再假裝高冷一陣,無情道劍客。」聽到十沿階對自己一見傾心,岳皇心情很好的說。

這一刻,十沿階反省了一下自己,森然總說自己容易沉迷美色,愛好美人,她今天才深刻的意識到好像的確是這樣。岳皇陛下樣貌才智氣質性格都不差,怎麼不會心動呢,即使性取向不明,演演戲也是不吃虧的。

「陛下,我還有事,先走了。」岳岑月說完,不等回復,轉身就走。

十沿階看着她的背影,奇妙的感覺看到了杜笙兒的影子。

「果然,感情之路就沒有不坎坷的。」岳皇陛下走下來,對妹妹的甩臉色並無多大反應,只笑着跟十沿階調侃了一句。

「陛下,我也有事,先告辭了。」

「去吧。」

完了……都走了不就只剩她和岳皇了,她還不知道怎麼和戀人,或者假戀人,曖昧對象相處啊!

「也到吃飯時間了,我能邀請你一同用膳嗎?」岳皇陛下對她伸出手。

……哎呦,還蠻會的,十沿階把自己的手放上去,道「當然可以。」

站了一天,也的確飢腸轆轆,殷國禮儀,吃飯的時候是不會多講話的。但顯然岳國不是。

「你為什麼不吃魚?不喜歡嗎?」

十沿階咽下嘴裏的食物「麻煩。」

「沒有魚刺的,這個是人工培養了很多年的品種,只有大魚刺,被廚師剔除過了。」

「是嗎?太好了,我許多年沒吃過魚了!」十沿階驚喜道,她嘗了一口,無比鮮美!每次在餐桌上,她都會想到樂不思蜀這個成語。

「你好像沒什麼不愛吃的。」岳皇陛下的興趣完全不在美食,而在看她享用美食。

「我不愛吃的很多,穀物,蔬菜,酸的東西。」這些都是殷國飯桌上常有的,果然,來岳國是正確的決定,她更適合生活在沿海國家。

大快朵頤的吃到八分飽,她今日全部的優雅是拿起紙巾擦嘴。「多謝陛下款待,天色不早了,我先行告退。」

「好的,明天見。」

「……明天見」十沿階說完就溜了,今天她的心情真是大起大落,總的來說,還挺開心的,不管他是利用也好,真心也罷,自己暫時都不吃虧。

至於為什麼不吃魚,因為小時候被嚇的那一下,讓她對在別人面前吃魚這件事有億點點陰影。

那時候她剛剛到人類世界生活,人類夫婦飯桌上有魚,她當然愛吃魚,然後人類夫婦震驚的問她為什麼吃魚不吐魚刺,扒着她的嘴看了半天,還特別擔心的問她嗓子疼不疼,有沒有卡住,還灌了她兩碗醋,而她當時的心裏只有擔心身份暴露了這一件事,把她嚇得不輕,從那以後她才開始非常仔細的觀察,找尋自己和人類的不同,然後隱藏自己的不同。

岳皇到底是不是斷袖?他對自己的追求利用有沒有危險?十沿階更在意這兩個問題。

蔚藍謎因

蔚藍謎因

作者:風乎舞雩yu類型:古代言情狀態:連載中

蔚藍浩瀚的大海上漂浮着一座座島嶼,和相對穩定的大陸,遙遠的神秘海域生活着美麗的鮫人,一道不平等結界讓兩族相安無事三百餘年
變故突生,岸上的鮫人公主竟然與人類相戀,成為皇后? 她與岳皇陛下親手放下的一隻只漂流瓶打破了兩界難得的和平
當溫室里的花朵突然置身狂風暴雨,他們會選擇執手力挽狂瀾還是遵從本心,置身事外?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