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快穿之炮灰不當人了免費閱讀完整版

快穿之炮灰不當人了免費閱讀完整版

時間:2022-07-30 22:29作者:許建國吃饃 標籤: 古代言情 張心苒 許建國吃饃

小可憐張心苒好不容易踏入了修仙界,卻發現這修仙界是個吃人的地方,而且專吃她這種沒背景的炮灰! 身為一個炮灰,張心苒卻沒有當炮灰的修養,她不甘心,發誓要把這吃人的修仙界攪得天翻地覆,最後被世界強行身死後,張心苒的靈魂被一個奇怪的系統偷偷的搶救了回來 系統001號…
第1章 仙人

精彩節選

張心苒熟練的提起裝滿泔水的桶,向豬圈走去,由於身體很瘦小,她走兩步就要猛喘幾下,但她那有些髒兮兮的小臉上並沒有情緒,只有些許麻木。

在本該和其他孩子快樂玩耍的日子,她卻做着不符合她年紀的粗活,但她不得不做,因為她是一個沒人要的『野孩子』

野孩子……張心苒這樣自稱自己,因為她是女孩,生下來差點被掐死,被一個老人撿來之後就生活在了張家,老人給她取名張心苒。老人的兒子並不支持老人留下張心苒,畢竟多一個人就多一張嘴,他家本來就不富裕,哪來的糧食來餵養一個沒有血緣的孩子?

但是老人堅持留下張心苒,街坊鄰里的都覺得老張頭老年失心瘋啦,非要養一個野孩子。老張頭對於這些質疑也沒說什麼,渾濁的眼睛望着因為吃飽而困意襲來的小張心苒,抽了幾口旱煙,笑呵呵的說「什麼野孩子?這是我的乖孫女」

後來鄰居都說因為張家媳婦生不出孩子,老張頭失心瘋啦,竟然認一個沒有血緣關係的孩子當孫女。

在老張頭在世的日子,是張心苒生命中最快樂的日子,老張頭逗她,教她學走路,把好吃的留給她……但是老張頭一死,張老二就拆了老張頭居住的老茅房,把張心苒趕進了豬圈旁邊的柴房,讓她每天劈柴餵豬做飯樣樣都不能落下,這讓還是8歲的張心苒每天渾身酸痛,手上沒有一塊好皮,全是繭子。

就這樣一直活到11歲,由於過早的勞動讓張心苒比同齡的孩子看起來更瘦小,臉更蠟黃一些。

對於自己的命運,張心苒只能希望自己再長大一些,等長大後自己就離開這裡重新生活。聽村頭的黃奶說外面可好了,還有仙人呢。

仙人……張心苒餵豬的時候忍不住幻想:要是有個仙人能救自己就好了……

泔水往水槽里嘩啦一倒,方頭大耳的豬們一涌而上,哼唧唧的爭搶着泔水裡為數不多的爛蘿蔔葉子。

張心苒正看的出神,忽聽有人喊她「苒子!苒子!你這賤丫頭耳朵聾了是吧?」

她一回頭,是剛從地里回來的張家媳婦,一臉的汗,杏眼正瞪着不知所措的張心苒。

張心苒是怕這個潑辣的女人的,她怯怯的叫了一聲「嬸嬸……」

張家媳婦瞥了一眼張心苒,說道「去把菜洗了」

「好」張心苒接過她手裡的菜籃子,低着頭去了村口水井,遠遠的就聽見張家媳婦尖銳的一句「賠錢貨!」

傍晚的時候,上街趕集的張老二回來了,帶着大包小包的,像是買了很多東西,臉上抑制不住的笑意。

張心苒坐在床上啃有些硬的馬鈴薯,她的床的主體是一塊木板子,上面鋪着發黃的棉被,柴房四周靜悄悄的,張心苒能聽到張家夫妻的對話。

………………

「明天就去?」

「怎麼了?都已經商量好了,你反悔了?想起你那老不死的爹了?」

「你說我爹幹啥?都這麼多年了!」

「這麼多年!你曉得我這麼多年是怎麼過的嗎?我委屈死了!都是因為……」

「行了,莫說了!明天就去行了吧」

張心苒沒聽多久,只聽哐當幾聲,平時從不跟她說話的張老二推開了她的門,張心苒差點從床上坐起來,她緊張的手指攪在一起。

「叔……」

夜裡有些黑,張心苒看不清張老二的表情,只見他把一些東西放在了地上說「明早要趕集,你也去,收拾乾淨點,這是一些乾淨衣服,明早記得換上」

說完他就走了,留下張心苒一個人愣住。

明早要去趕集?還要帶上自己?張心苒能聽到自己的心跳聲,她太激動了,誰能想到她去年過年守歲時許的願望是能趕一次集去看吹唐人呢?

過了一會,張心苒就疑惑起來,為什麼一向把她當畜生使喚的張家夫妻突然善心大發的要帶她去趕集?難道是因為最近有好事發生?

她仔細想想張老二回來時候的表情,應該是最近有啥喜事吧……

摸了摸那個包裹,是一件衣服和一些油膩膩的糕點。

藉著月光,張心苒把衣服往身上比了比,雖然大了點,但是許久沒有新衣服的張心苒興奮的差點叫出來,嘴裏塞的滿滿的,張心苒抱着衣服美美的睡著了。

第二天,她起了一個大早,天是青白色,張心苒對着水的倒影仔仔細細的把自己的臉洗了,換上新的衣服,張心苒有些飄飄然,她看到張老二的兒子正蹲在地上拿樹枝劃地,便走上前去說「嬸嬸什麼時候走啊?」

她不敢去催張家媳婦,怕她罵自己沒眼力勁,只敢問問比她小7歲的弟弟。

張心苒不喜歡自己這個弟弟,他生下來就是使勁折騰別人的勁,會走路了就經常欺負張心苒,踢她搶她的飯還把她的飯扔在地上,張心苒根本不敢反抗,曾經反抗過一次的後果就是被人關進柴房餓了好幾天。

雖然長大了一些,但是弟弟的性子依舊惡劣,他先是對着張心苒翻了個白眼,說「什麼什麼時候走?」

「趕集啊,嬸嬸不是說今天趕集嗎?」張心苒說完這句話就後悔了。

因為弟弟聽完就把樹枝一扔,往屋裡大喊大叫「娘!你叫她趕集不喊我!我也要去!」

這一鬧,張家媳婦狠狠的瞪了張心苒好幾眼,連哄帶騙的花了好些時間才哄好自己哭鬧不止的兒子,在上牛車的時候,她狠狠的踹了張心苒一腳,一旁的張老二語言示意了一下這件事情才正式翻篇。

腰部傳來陣陣劇痛,張心苒的委屈混着眼淚就要落下來,但是她給憋回去了,因為要是被張家媳婦看見了,又要說她『哭給誰看?』

車子搖搖晃晃的走在鄉間小路上,張心苒低着頭看手指,右手扣着左手食指上的死皮。

好不容易到鎮上了,但是張家夫妻並沒有在此停留,而是七拐八拐的拐進了一個小巷子。

張心苒有些不安,問「嬸嬸,這是要去哪?」

嬸嬸卻是望了她一眼,不說話。張心苒不安的摩挲着身上的衣服,粗糙的觸感讓她的心上上下下的打鼓。

張家夫妻帶着她見了一家陌生人,這個地方陌生的讓張心苒想要逃跑,她隱隱約約覺得不對勁。

當她真感覺不對勁的時候她已經被關在一個房間里,這裡雖然看着乾淨,但張心苒聞到了灰塵的氣味。

門吱的一聲開了,一位續着鬍鬚眼睛眯着的男人走了進來,張心苒緊張的往後躲,說「我嬸嬸他們呢?」

男人摸了摸鬍鬚,笑得意味不明「你嬸嬸把你賣給我了,小姑娘,別害怕」

張心苒心頭一怔,覺得天崩地裂,她竟然被嬸嬸賣了,一股熱氣沖向腦門,她紅着眼睛大喊「我不!離我遠點!滾!」

這話惹惱了男人,他罵罵咧咧的上前抓住張心苒的辮子,把她拖出了房子。

張心苒瘦弱的身板根本不是男人的對手,她尖叫着被拖走,門口的兩個站着的人彷彿已經習以為然,眼中閃爍着的打趣讓張心苒心如死灰,彷彿即將被拖進深淵,張心苒如同將死之人一樣奮力掙扎,她尖銳的指甲在男人的胳膊上留下了幾道流血的劃痕,疼痛讓男人鬆了手,脫離了束縛的張心苒爬起來就跑。

「抓住她!快!別讓這兔崽子跑了!」

張心苒不想死,她的大腦在叫囂着:快跑!快跑!

她跑的大腿如同灌了鉛一樣堅硬,她逐漸感受不到自己的腿。

衝進了人群里,她的眼前出現一抹刺眼的光芒,彷彿沙漠里突然出現的綠洲,張心苒使盡全部力氣撲了上去。

「救救我!求你了!」

張心苒倒在地上,身後追趕的人已經跑到了面前,想要再次拖走張心苒,而張心苒死死的拽住面前人潔白的衣角,抬起頭眼淚婆娑的求救「求你,救救我……」

眼淚模糊了張心苒的視線,她隱約看到那人皺起了眉毛,卻又凝神打量起了自己。

男人雖是做暴力生意的,卻也會看人識色,見面前的人衣着相貌均是不凡,心裏直呼踢到了鋼板……

在罵了好幾遍張心苒之後,男人臉上擠了個笑臉對面前這人行了個禮,說「這位英才,我家娘子得了痴病,不小心衝撞了您,讓您見笑了,我就帶她走,不打擾您……」

完全沒有力氣出聲的張心苒聽到這話緩緩的抬起了頭,眼淚混着汗水和灰塵淌進了鎖骨,她絕望的搖了搖頭……

面前這人彎腰扶起張心苒,手一揮,男人抓住張心苒的手瞬間出現了一道深深的口子,鮮血潺潺的淌了下來。

「不要怕」

清冷如同松上雪般的聲音讓張心苒身體抖動了一下,她望着在地上不斷打滾哀嚎的男人,心裏只有一個念頭:

我遇到仙人了!

快穿之炮灰不當人了

快穿之炮灰不當人了

作者:許建國吃饃類型:古代言情狀態:連載中

小可憐張心苒好不容易踏入了修仙界,卻發現這修仙界是個吃人的地方,而且專吃她這種沒背景的炮灰! 身為一個炮灰,張心苒卻沒有當炮灰的修養,她不甘心,發誓要把這吃人的修仙界攪得天翻地覆,最後被世界強行身死後,張心苒的靈魂被一個奇怪的系統偷偷的搶救了回來
系統001號(一臉興奮):就是你! 張心苒(一臉疑惑):我什麼?你幹嘛救我? 001:因為你是炮灰啊,而我是炮灰系統,我倆多配啊! 張心苒:……(若有所思) 把張心苒放進快穿世界後的001看着她一個乾脆利落的弄死犯賤的主角不由得崩潰的大喊:救命啊!炮灰不當人了!!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