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眾獄之主墨徊,容觴_小說最新章節全文免費閱讀

眾獄之主墨徊,容觴_小說最新章節全文免費閱讀

時間:2022-07-30 22:30作者:左知秋 標籤: 墨徊 奇幻玄幻 容觴

二十萬年前,他是權勢滔天的寂滅神君無獄,後因觸怒造物者墮入輪迴門,因奸人所害,他的神魂落入一具瀕死的軀體,不料原主竟殘存一抹靈識,重活一世,縱然不甘、縱使憤懣屈辱,亦不可磨滅其秉性 這一次,他帶着新仇舊恨捲土重來,誓要拔除這世間冤孽不公之事 你為我復仇,我助你…

眾獄之主

推薦指數:10分

《眾獄之主》在線閱讀

第一章 亂世重生

精彩節選

這是一座久經戰亂的城池,殘骸遍野,陰潮、刺人心肺的氣息充盈其中,若仔細看去,飛檐搖搖欲墜,似是在訴說對自己不公的命運,不多時,一切事物如土傾般崩陷。

他倏地睜開眼,前路仍是無盡的黑暗,待混沌之後的壁障褪去,融於虛空的無色漩渦驟現,內里血色翻湧,屍海獠牙齊出,可怖之情溢於言表,它踏着強烈的囂鳴而來,似有將空間直接張裂之勢。

這是位於虛空界的輪迴之門

他緊緊捂住瀕臨失聰的雙耳,高處有一音傳來,竟恍如隔世。

鴻蒙之始,萬相無生,天地氣候氤氳、陰陽流轉,只待一契機,鴻蒙化氣,虛空可解,陰陽二氣得生,混沌無蹤,三氣既出,萬物存矣。

「你在說什麼?」

陰陽對立,善惡有分,眾生苦痛,作孽不休,不若去這根源,無獄,這是你該做的。

「該做嗎?」

用餘生去償還你的罪孽。

孤音遠去,他慢慢陷入沉睡。

「……」

他從密林中醒來

錐心的痛楚自四肢百骸湧向心口,他強撐起身子,幾乎可以聽見周身靈脈崩裂的脆響,「這該死的傷是怎麼回事!」

他看着自己全然陌生的身體,不禁啐出一口腥甜的膿血,劇烈的疼痛混雜着零碎的記憶爭相侵入他腦海。

太祀山百醫宗一處陳舊的廂房內,一老者推開門栓,他鬚髮斑白,長髯垂至胸口,身着一襲寬袍短衫。他來到一張廢棄朽木雕制的床前,一面色煞白的少年掙扎着起身,「師叔……」

「不必多禮了,」薛摯坐到床前,輕輕掀開少年被鮮血染透的粗布麻衣,一道深見骨架的刀痕自左肩蜿蜒至小腹,彎過心窩僅一二分,「這刀口正切入心腔,一路斬斷全身靈脈,且深見骨骼,幸而其後刀鋒偏離心脈幾分,否則,別無生機可言。」

「普通鍛刀不會重傷修行者至此,這究竟是何物所傷?」

「是破陣……」

「這江湖之事,老朽也有所耳聞,以上乘修士血祭鍛鑄的兇惡之物,如今應該落在九獄樓手裡吧。」「不錯。」

「師叔,替我謝過師父搭救。」薛摯避力三道,氣退四海,從容施針,「你師父這人最是嘴硬心軟,沒人能忍受得了他的古怪脾氣,這些年,入室弟子之位一直為你留着。」「如此,再替晚輩謝過師父。」

「孩子,這凡間醫術僅能保你一時,如今你經脈已盡數洞開,日後如若痊癒恐怕也再難習武,你要做好準備。」

「無妨,師叔你儘管一試,晚輩這條命硬,老天沒這麼容易收了我。」

「……」

「怪哉怪哉,」薛摯撫着長髯,「行針數時之久,這每一力道之下的經脈雖已錯開,卻寸寸不及骨骼內里,反之遊刃有餘,經脈行之有序。再觀這脈象雖是枯竭之勢,但丹田內海卻似有滔天之力,源源不竭供予周身奇經八脈,老朽從未見過此等骨相。」

「師叔,您可曾聽過有一種功法可易人根骨?」「這世間竟還有此等功法,真乃奇哉。」

「不過應該沒有哪個正常人會修習,」少年勉強立住身,他擠出一絲笑容,「自毀根基,重塑已身,即置之死地而後生。」

「看來這便是原主的記憶了,」 他冷哼一聲,「孤活了數萬年,怎不知還有這等胡扯的功夫?」

【那是你見識少罷了】

「喲,竟是還沒死透。」

一縷近乎透明的帶狀神識纏繞在他指間,「如何見識少?」

【恕我不能回答你】

「也罷,孤不與你這小娃娃一般見識,」他抬手探了探內海四息,不由得嘆了口氣,「能把自己折騰成這樣的,真乃神人。」

【當真無葯可醫】

「既然找到了棲身之所,為何跑出來尋死?」

【……】

「行了,又是不能說是吧,」他攏了攏衣襟,「問點什麼這麼費勁!」

【我叫左宵,家中排行第七,你可以叫我左七】

蕭蕭落葉中,一男子折桿為劍,一曲武畢,他棄桿席地而坐,閉目思索萬千,往事卻終去矣。憶起當年,他年十二,世人皆言其風姿卓越,雖是少年,卻能獨挑一城六子,摘得雙西城四郡聯武魁首,隨左丘王入宮覲見。

「果然是虎父無犬子,左卿,令郎如今可謂是聲名鵲起啊,」照皇示意二人平身,「看來我古屬大都實非虛名,果真人才輩出,區區教尉之職,豈不屈才。」

「陛下謬讚,」左丘王笑道,「犬子能得您賞識,那是他福之所至,分封一事還請陛下三思。」

「好,那不知令郎想要什麼賞賜?」

「回陛下,我不要任何封賞,聽聞宮中有一至寶,傳至今已有百年,最早出自宮廷鍛刀師耶路頷首,此後代代相傳,執刀者皆戰無敗績,而其最後一主憑藉長陵關一役,更是名動天下,如此至寶,不知可否有幸借來一看?」

只見眾人聞之色變,左丘王上前躬身,「陛下,小兒年幼,言語不知輕重,微臣定當嚴厲管教,還望陛下勿怪。」

「無知者無罪,」照皇拂袖而去,「男兒有志長者自當相護,左宵,待你何時能重歸我南禁宮門,一切事理都好說不是。」

「你能不能收起你的回憶!」

【對不住,忘了這身體不是我的了】

【不知您如何稱呼】

「隨意,」他躺到落葉堆里,「你愛怎麼叫都行。」

照皇三十三年冬,雙西城徹夜掌燈迎新歲,左丘王府眾賓散去後,全府重歸沉寂,「王爺,日後在人前你我還是以臣子相交,」他俯身為左丘王續茶,「上次之事,可不有失您威嚴。」

「本王還未治你失言之罪,」左丘王端起茶盞看了他一眼,隨之小口啜飲,「你倒是教訓起姑父來了。」

「不敢,」他不禁淺笑,在書房內四處踱步,「在下才疏學淺,粗陋寡聞,怎能配得上王爺的賞識?自然做不成這左府少爺,左七公子,您說呢?」

「臭小子,從哪兒學來的油腔滑調,」左丘王笑着放下茶具,「省省吧,隔牆無耳。」「還是王爺英明。」

「如今這城中你怕是呆不得了,一個聯武,你小子就給我惹出這麼多事,弄得鍾家的人不快,」左丘王站起身,背抄着雙手,「這件事本王以後再收拾你,你趕緊滾去你師父那兒,滾得越遠越好……」

【你可以看我的記憶了】

「這很難么,你小子嘴裏果然沒一句實話,」他瞥了一眼已經生出經絡的淡色神識,「看來孤的功力開始恢復了。」

【那是不是代表我有希望】

「想什麼呢,能保你神魂不散就不錯了。」

【我還想再見一人】

「做夢!」

「天穹一枝獨立,雲巒疊嶂處,澗湖回徊千仞。鐵鎖十丈不離,飛瀑湍急時,潮汐輾轉渡百回。」

「斜陽日復徵人歸,舟中落帆,身世飄零翁笑追。湖中驚鷺,天際霞彩迷城出……」

旭日東迎,春雨未遲,遠來遊子駐足太祀山腳下,遙觀雲海叢中似有樓閣隱現,不住有感而發,卻聞林聲簌簌,雨後蟬鳴,幽林深處似有人聲應和。

「危雁哀啼,翅展時,龍吟虎嘯着深潭。黯蟒猢猿叱吒,身獨立,卷信攢臂亞枝頭。

「登臨送目信遠望,只剎那,三千樓戈破入簾……」

【我對的如何】

思緒漸收,他微微睜眼,一抹孤影自其身後掠過,「何人?」

「門庭倚柱若重天,紅鸞鳳檐勾雲霄,折西風旌旗斜矗,面遮眉青楊歸舞。離人揮手書一卷,悵遊人之心懷!」

「這誰啊?唱的什麼酸言酸語?」

【魏遲,字千載,我的至交好友】

「你來做什麼?」

魏遲拎着兩隻酒壺一躍而下,「萬兒八千里之外,就能聽得你在這唱衰詞,怕你小子出事,我能不來么?」

「不過話說回來,我魏遲丈劍走天涯,瀟洒二十五年,以四海為家,這天下還有我去不得的地方?」

他接過酒,皺了皺眉,仰頭便是一飲而盡,隨後抹去嘴角酒漬,任由內海辛辣之氣一路燒灼臟腑,直衝喉頭,他闔上眼,無從壓制的酒勁瞬間直刺入瞳孔。

「好酒!」

魏遲奪去他手中酒壺,「瘋了,你才多大點,學會偷酒喝了啊。」

他一臉莫名其妙,「你多大?」

【再過幾月,便是行冠禮之時。】

「果然是個小娃娃,也罷,孤予你試他一試。」

「竟然沒醉,酒量可以啊小子,日後我若是還有好處,必然少不了你。」

「千載,你要給我道別就認真些,想來你我相識已有數載,今日一別,或許是再難相見。」「是十一年,別說什麼喪氣話,我可不吃這一套,江湖有緣自會再見。」

「等等,你要下山?」魏遲猛地站起身來。

「有何不可么?」

「你忘了當年他們是怎麼對你趕盡殺絕的,六年時間都形同廢人,你還要為朝廷做事是嗎?」魏遲怒目圓睜,「跟我一起留在這兒不好嗎?」

【他怎會知曉,莫不是師叔】

「不好。」

魏遲拔出寒昭劍,將劍鞘牢牢插入地基,劍意巍然可怖,一方地界霎時崩裂,「你今日要走,就先過我這一關。」

「我沒空與你胡鬧,」他看着抵住自己胸膛的劍鋒,冷冷地看向魏遲,「你要用它殺我是么,寒昭出鞘,天地易色,眾惡無所遁形。你曾說過,你的劍鋒只會指向惡人,我不知道,這話是否還作數?」

魏遲放下劍,「當今皇帝倒行逆施,早已引起天下人共憤,殷覆冉這個老賊從上位之日起就荼毒了多少百姓!你隨便打聽打聽,這屠村滅門之事,哪一件他都脫不了關係!」

「你一定要人云亦云?」

「怎麼,還說錯了嗎,就看如今這朝廷,還能拿得出什麼光彩之事?」魏遲背過身,「忘了,還有一個廢黜的太子,以一己之力將我國國土盡數獻給敵首,真乃將帥之才!若不是……」

「這就是你說的至交好友?」

【我不知道】

「魏遲是吧,左宵沒死的消息是如何散出去的?」

「你怎麼?」

他無聲無息地走到魏遲身後,轉頭附在他耳畔,「忘了告訴你,我的母親叫墨饒凰,而我父親便是你口中的賊人,那個禍國殃民的太子,殷載愁。」

「你,不可能……」三枚金針入體,魏遲抓着他的衣角,慢慢暈厥倒地。

「記住我的名字,在下墨徊,字離瀟。」

【你不該這麼快暴露自己】

「是嗎,敢拿劍指着孤的,只能是死人。」

【……】

【我還是不信他會真的傷我】

「蠢小子,被賣了還給人算賬,有夠蠢的!」

【你不是真殺了他吧】

「扶瘍針只有七日效力。」

【好吧】

【你居然也會使扶瘍針,能教我嗎】

「做夢!」

眾獄之主

眾獄之主

作者:左知秋類型:奇幻玄幻狀態:連載中

二十萬年前,他是權勢滔天的寂滅神君無獄,後因觸怒造物者墮入輪迴門,因奸人所害,他的神魂落入一具瀕死的軀體,不料原主竟殘存一抹靈識,重活一世,縱然不甘、縱使憤懣屈辱,亦不可磨滅其秉性
這一次,他帶着新仇舊恨捲土重來,誓要拔除這世間冤孽不公之事
你為我復仇,我助你重回榮耀 「蠢到家了,活該遭人騙
」 「不要隨意揣測孤的意思
」 【如果可以重來,我一定不會傻到自斷後路】 「你若要這天下,孤便為你奪來!」 【我要你好好活下去】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