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隱山豪俠傳在哪裡可以免費閱讀?

隱山豪俠傳在哪裡可以免費閱讀?

時間:2022-07-31 22:27作者:頑主宋某 標籤: 嚴長歌 寧元元 武俠修真

明朝天啟年間,大明王朝已經走向了風雨飄搖的邊緣朝堂之上東廠魏忠賢一手遮天,其爪牙遍布江湖各地,江湖之中暗流涌動,隱山村的一個山野少年初入江湖,誰也沒有想到,這個不起眼的年輕人,竟然影響了整個明王朝的走向

隱山豪俠傳

推薦指數:10分

《隱山豪俠傳》在線閱讀

第7章 殺鬼大會

「姓謝的,你殘殺我沐雲樓兩名弟子,今天該算算賬了!」人群中一個長須中年漢子喝道。

「哦?」謝枚嫣柳眉輕挑道「這麼快就有來尋仇的了。」

長須漢子咬牙切齒:「諸位大俠給我沐雲樓評評理,我兩名弟子下山採藥,竟被這混世魔頭殘殺,這仇沐雲樓該不該報?」

謝枚嫣冷笑一聲:「好一個下山採藥,你那兩個弟子採藥採到了我五毒教的毒窟里,分明是行竊之舉,到了鄭樓主口中,便成了下山採藥,好一個顛倒黑白。」

「呸」中年男子啐了一口「你這魔女分明是血口噴人。」

「他媽的,老鄭你廢什麼話,」一個小老頭模樣的乞丐站了出來「自古正邪不兩立,這魔女勾結蒙古韃子,殘害我中原武林正派,何止沐雲樓一家,今日大家便一起上了,把五毒教連同天道盟一同挑了便是!」

那蒙古人朝魯取下腰間大斧,道:「我天道盟久居塞外,本無意插手你們中原紛爭,你們邀請我們,我們便來了,可你們中原武林的待客之道,可真不怎麼樣。」

乞丐鄙夷道:「你們元庭餘孽,有什麼資格談待客之道,你們手上沾滿了中原武林的鮮血,竟敢在此大言不慚!」

「說得好!」

「殺了他們!」

一時間群情激奮,眼見場面即將失控,卻聽一聲吆喝:「玉璣道長,慧通禪師到—」

群俠這才稍作鎮定,恭敬肅立。

「各位大俠,時間緊迫,我就長話短說了。」

嚴長歌遠遠望去,只見一名身穿青佈道袍,頭戴七星紫金冠的道人信步走來,身後一名老僧長眉長須,眉眼低垂,此二人初看並不起眼,可周身氣場之強非常人所能及,嚴長歌雖然站在角落,卻仍覺得一陣威嚴之氣撲面而來。

「近些年,朝廷對待江湖門派的態度,想必各位也都看到了,」玉璣道「年初到現今,已有四個門派的掌門被投入詔獄,其中一個門派被滅門了個乾淨。」

說到這裡,玉璣環顧四周,群雄皆默然。

玉璣朗聲道:「我大明也算是以武立國,可現如今,卻是宦官當道,魏忠賢閹黨擾亂朝綱,以至於大明百姓民不聊生,民變四起,若是不殺魏忠賢,則亡國有日。」

「阿彌陀佛」慧通雙手合十「按理來說,老僧是出家之人,本不該參與殺伐之事,只是我少林立寺以來,向來都是以黎民百姓為先,眼見大明土地上生靈塗炭,老衲於心不忍,懇請各位掌門放下陳年積怨,同仇敵愾,還大明一片朗朗乾坤。」

那小老頭乞丐跳將出來,手指謝枚嫣,叫嚷道:「方丈是出家人,一念放下容易,可讓我們這些凡人如何放下,今天來的都是江湖上有頭有臉的人物,各自說話各自認賬,試問你們那個門派沒有人枉死在五毒教和天道盟手下,若是不報仇,將來還有顏面在江湖上立足嗎?」

他這番話說的甚是在理,這些年正邪衝突紛爭不斷,也不知道斷送了多少人命,武林正道的怒火想要平息下來實屬不易。

未及謝枚嫣回話,朝魯便搶先道:「我們對你們的人不手軟,你們中原武林對我們的人還不是一樣殘殺,大家做的就是這份活計,就不要講什麼正邪之分。」

乞丐氣的跳腳,「蒙古韃子、元朝餘孽」叱罵之聲不絕於口。

嚴長歌見他們吵吵嚷嚷,半天也沒有結果,便踮腳四處張望起來,竟在人群前面看見一襲黃衣和一襲白衣,正是之前在遭遇劫鏢時出手的師徒二人。

少年心想,哪怕做不了師徒,打個招呼也是好的,畢竟在江湖多個朋友多條路,便向前擠去,引得群雄紛紛側目。

「玉璣道長、慧通方丈,你二位都是武林正道泰斗,讓大家評評理,此仇不報能行嗎?怕是大家都不答應!」

「不答應!」群雄紛紛響應。

玉璣撫了撫鬍鬚,他早料到在此次大會上消弭正邪兩派的分歧非常艱難,便道:「丐幫的孫長老不同意讓五毒教、天道盟參加殺鬼大會,各位的意見我剛才也聽到了,貧道有個提議。」

他從荷包中取出一枚銅板,道:「字朝上,今日里大家便可動手報仇,貧道絕不阻攔。背朝上,此時暫不再提,殺了魏閹之後,各位要報仇雪恨的,貧道也絕不攔着。各位意下如何?」

那乞丐長老不以為然的冷哼一聲:「主意是好主意,可誰來擲銅板呢?玉璣道長武功卓絕天下皆知,想要控制一個銅板的正反,幾乎是易如反掌,即使擲出結果也恐怕大家不服。」

玉璣道:「這銅板自然是不能由我來擲,且貧道認為,不能讓我們這裡任何一個會武功、有門派的人來擲,否則難免有門戶之見,大家不服。」

一個一身短打的漢子插話道:「說來容易,今天我們來的都是武林中人,上哪裡去尋一個不會武功,沒有門派的人?」

玉璣掃視群雄一番,道:「貧道請問這位少俠師承何門?」

嚴長歌正在人群中奮力擠着,忽然感覺人群散開,正有些詫異,卻見一眾江湖人士都盯着他,當場有些蒙了。

「您是說我?」嚴長歌指了指自己。

「正是。」

嚴長歌撓撓頭道:「說來慚愧,在下無門無派。」

「那少俠可曾習過武功?」

「學過三招刀法。」

「可否煩請少俠演示一番。」

「這……」嚴長歌雖心中有些迷惑,但還是抽刀舞了三招,這三招刀法被演示的錯漏百出,本就是粗淺武功,經嚴長歌一舞,更是沒法看了。

人群中爆發出一陣鬨笑之聲。

嚴長歌撓撓頭,臉紅到了耳根。

玉璣看出了嚴長歌的窘迫,道:「無妨。」又拍了拍嚴長歌的肩膀。

「各位,這位少俠來擲銅板,可有異議?」原來玉璣剛才那一拍肩膀,便試了嚴長歌的內功。

以玉璣的內功,如果被拍中的是一個有內功的武人,必定會本能的以內力反彈護體,可玉璣一試之下,嚴長歌身上竟無半點內力反應,顯然是白丁一個。

見群雄不做反對,玉璣道:「那就由這位少俠來擲銅板。」

嚴長歌嘴唇囁喏幾下,輕聲道:「我不擲。」

這輕輕的一句話在眾人聽來無異是一聲炸雷,竟有人在整個中原武林面前,說出此等話語,顯然是把武林大事當做兒戲。

「道長,我想說幾句話。」嚴長歌深吸了一口氣,大膽說道。

玉璣點點頭:「但說無妨。」

「我生在紹興治下的一個小村,出來行走江湖至今也不過十多天,」嚴長歌抬起頭,注視着一眾武林人士。

「我不知道江湖是什麼樣子,我只在話本,和說書中聽說過江湖的樣子,但是我想,俠之大者,為國為民這句話,各位都是認可的。」

「蒙古滅宋,漢人在元庭統治下,數十年非人的生活,以至於十室九空,元軍所到之處生靈塗炭,想必很多前輩比我清楚。」

「而今我大明內憂外患,女真人正在北邊虎視眈眈,如果中原武林不團結一致,將來滅宋之恥又會再次上演。」

乞丐孫長老道:「娃娃,道理沒錯,只是國讎家恨,只報國讎,忘了家恨,好像也不太對。」

嚴長歌拱手道:「前輩,方才我聽道長講述,大致上也明白了一些,若是不除魏閹,誰敢保證明天被滅門的是哪個門派,家將不存,何談家恨?我中原武林的氣運,若是託付在這一枚小小銅板上,未免太過兒戲,若是百年之後,後人評說說起今日,會如何評價我們?」

此言一出,群眾默然。

玉璣點頭,對嚴長歌投以讚許的目光:「這位少俠雖然武學不足,但其遠見卓識,確實非同一般,大敵當前,我們只有放下門戶之見,才有和魏忠賢一決高下的底氣。」

「唉!」那孫長老嘆息中帶着不甘「話是這樣講沒錯……」

「阿彌陀佛,小施主所言極是,今日老衲和玉璣道長同來,正是為了消弭正邪兩派之間的恩怨,保住武林根脈。」慧通雙手合十,緩緩道來。

高處傳來一陣輕蔑的笑聲,那笑聲如烏鴉夜鳴,在眾人耳中聽來尤為刺耳:「少俠講的很好,只可惜本來你或許不用和他們一起死,現在卻不得不一起死了。」

「這是何人,竟如此猖狂!」朝魯對中原武林了解甚少,循聲望去,只見發笑那人身着一身飛魚蟒袍,腰間一柄鯊魚皮做鞘的精緻長刀,面頰清瘦,鼻樑高挺,明明是一副清俊相貌,眼中卻殺氣凜然,正坐在一支綠竹枝頭,笑容玩世不恭。

「沈大人,又見面了。」玉璣冷冷道,右掌卻在背後輕輕一轉,顯然已催動內功,做好應敵準備。

那飛魚服男子居高臨下,手拄刀柄道:「玉璣道長,世宗肅皇帝曾賜字武當,曰:治世玄岳,你若速速離去,沈某隻道沒看見。」

他目光中殺氣大盛,卻笑容不減:「若是不肯離去,按大明律,謀刺朝廷命官皆視忤逆犯上,處斬首,親族流放兩千里,妻奴充作官奴。」

玉璣面無懼色,笑道:「貧道無妻無子,只有這頭顱一顆,大人若看得中,來取便是。只是不知道那魏閹,犯讒言左使殺人、結交朋黨紊亂朝政、專擅選官等罪,大人可否一併依律處置?」

那飛魚服男子冷笑道:「你說的事,自有對口衙門處置,道長大可以去擊鼓,但今日,大明錦衣衛鎮撫使沈一方,奉錦衣衛指揮使田爾耕大人之名,清除謀逆之徒,無關人等若不走開,格殺勿論!」

「沈一方,你做了田爾耕的狗奴才,還把主子拿出來當招牌,今天我們誰也不走,中原武林各路豪傑齊聚於此,難道還抵不過你這等三流貨色,拼了!」

人群中傳來一陣怒罵,群雄齊聲響應,誰也不肯退卻。

「冥頑不靈。」沈一方打了個呼哨,一時間山林中一片腳步馬嘶,已然是布下了天羅地網,要將武林豪傑一網打盡。

「列陣!」

沈一方一聲令下,林中飛身而出數十名黑衣人,將群雄團團圍住,林中影影綽綽,那孫長老以耳貼地一聽,面色凝重道:「林中起碼還有數百人,不是尋常武人。」

沈一方足尖一點,躍下枝頭:「不妨告訴你們,山上我只布置了四百錦衣衛,山下還有一隊騎兵,足有千騎,今日你們插翅難逃。」

慧通道:「玉璣道長,眼下敵勢正勁,惟有避其鋒芒,盡量保存實力以圖將來才是。」

玉璣點頭道:「各位隨我衝殺出去。」

沈一方抬手一揮,竹林中箭雨如蝗般向群雄飛去,玉璣身先士卒,雙掌大開大合,橫生出一股無窮內力,那利箭來勢洶洶,卻禁不住這股掌風侵襲,歪歪斜斜紛紛落下。

「趁現在,速速撤離。」孫長老喊道,他有聽聲辨位之能,剛剛那轉瞬之機,他已經聽出錦衣衛列陣最薄弱之處,腳下輕功縱越,已率先殺將過去。

錦衣衛見一乞丐飛身而來,挺刀便刺,那孫長老手中竹棒在空中轉出一片棍花,隔開刀鋒,身形一振,便將一身勁力集中在雙腳之上,正中兩名錦衣衛面門,那兩名錦衣衛站立不穩,直直後仰飛出,又撞倒了四五人,霎時間亂作一團。

另一處那謝枚嫣催動真氣,雙掌凌空翻飛,掌風所到之處只覺一股腥風撲過,周遭錦衣衛應聲而倒,原來那謝枚嫣浸漬用毒多年,其內力早已和毒物融為一處,出手便是招招帶毒,錦衣衛哪裡遇到過此等對手,不明就裡便中了招。

群雄與錦衣衛殺作一團,嚴長歌武力太遜,只將那三斬刀翻來覆去的使出來,不料在混戰之中竟僥倖沒有受傷。

群雄且戰且走,退到虎丘山下,慧通傳音道:「大家各自散開突圍。」這才四散而去。

隱山豪俠傳

隱山豪俠傳

作者:頑主宋某類型:武俠修真狀態:連載中

明朝天啟年間,大明王朝已經走向了風雨飄搖的邊緣朝堂之上東廠魏忠賢一手遮天,其爪牙遍布江湖各地,江湖之中暗流涌動,隱山村的一個山野少年初入江湖,誰也沒有想到,這個不起眼的年輕人,竟然影響了整個明王朝的走向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