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鳳落樓,沈棲,存舟小說免費閱讀

鳳落樓,沈棲,存舟小說免費閱讀

時間:2022-07-31 22:27作者:俞安樂 標籤: 古代言情 存舟 沈棲

妖界里都流傳着一個傳說,若有自己完成不了的心愿,便可去尋古妖沈棲他完成你未完成的心愿,你給予他你的靈魂這裡是月明谷的鳳落樓,古妖沈棲的妖域

鳳落樓

推薦指數:10分

《鳳落樓》在線閱讀

第5章 紅鳥

沈棲是在一個院子里見到那個書生的,書生坐在石凳上看着書。沈棲便走了過去,坐在了他對面。

書生對這突然出現的人,顯然是嚇到了,放下了書,站了起來。沈棲卻自顧自倒起了石桌上的茶,品了一口,道:「有點苦,存舟給我泡的似乎沒那麼苦。」

然後他抬頭看向書生,輕笑:「你要喊人嗎?」

書生此時卻已經鎮定了下來,只是靜靜看着沈棲:「你不是人吧?」

「聽着像罵人的話。」沈棲回。

「你是妖?」書生問。

「是了,你可以叫我沈棲。」沈棲的手指一下又一下敲擊着石桌,看着眼前的書生。「你好像很冷靜。」

「你找我有事嗎?」

「無事自然不會找你。」沈棲笑,眉眼彎彎。

「何事?」書生的聲音竟出奇的清冷。

「上莫,她讓我來解決一件事。」

「你知道阿書在哪?」聽到上莫的名字,書生的聲音顯然有了波動。

「知道,可她在哪卻不是你能知道的。她已經將你忘了,在這之前,她讓我來尋你,也將你的記憶一併抹除。」沈棲回。

「她將我忘了嗎?她是說過會把我忘了。」

「你負了她,她求不得,便做了這個選擇。」

「我在尋她,你再讓我見見她。」

「你沒資格再見她了,扶西,你負了她。」沈棲淡淡道。

「是的,我負了她。」書生喃喃。

書生喚扶西,有着普通凡人沒有的驚艷容貌。他長的好看,性子冷,卻愛看書。算命的說他這容貌會惹事,不適合待在小鎮里,或許能去京城,那兒繁華,有王氣,鎮的住。

明明是經商的家庭,卻安排起了這個獨生子讀書,想讓他考取功名,留在京城謀個一官半職。

於是從小,扶西便在家裡先生的教導下讀書。待在那個家裡人為他建的小院里,一年四季,他能做的便只是苦讀五經。

後來,到了年紀,家裡人便讓他啟程前往京城。

而那一年,山妖紅鳥下山,遇到了進京趕考的扶西,破廟躲雨,紅鳥對扶西一見鍾情。

雨勢急促,扶西躲進廟裡,生了火,烘着淋濕的書籍,帶來的乾糧卻因為突如其來的大雨濕透了。

紅鳥正好化作女子,去山下采了食物回來,偶遇大雨,也一併困在了廟裡。

站在廟口觀望的紅鳥看出了扶西的窘迫,於是她說:「若是沒有糧食了,我這兒正好有,作為交換,你讓我一起烘一下火便成。」

扶西聞言抬頭,火光印着他的臉,讓本來冷冰冰的臉看上去溫和了幾分。紅鳥卻一時間紅了臉,從此對這書生傾了心。

「多謝。」扶西說。

紅鳥給了糧食,與扶西相對而坐。她絞盡腦汁的與他搭話:「你是進京趕考的小書生嗎?」

扶西抬眼,眼前的姑娘生的好看,明眸皓齒,額心中還有着一抹類似於花瓣的印記,瞧着只是十五六歲的年紀,卻叫起他「小書生」來。

「是。」他淡聲回道。

「這樣啊,來自哪啊?」她有一搭沒一搭的找話題,卻都是她問,扶西答着。

紅鳥想,多好看一男子啊,真想多看他一會兒。於是,她便施了法,讓雨下了好幾日。扶西看着連綿的大雨,倒也不愁,只是安靜的翻着他的書。

可一旦有了**,貪心便顯現了出來。本來紅鳥想,與他待這一晚便好,後來她又想,再讓他多待幾日吧。再後來她卻想,要是能與他成婚便好了。

於是,紅鳥將扶西劫上了山。

在接下來的日子裏,他便待在了山上,每日品茶看書。除了會被紅鳥喚上幾聲相公,煩上幾番也並無其它。一來二去,扶西平淡的態度終是令紅鳥惱了:「你已經在山上了,只能與我一起了,願意不願意,都由不得你了。」

「妖與人能在一起嗎?」扶西問。

「什麼?」

扶西抬頭看了眼目露凶光的紅鳥,又看了眼窗外的桃花,卻是笑了:「那桃花開了的日子,我們便成親可好?」

紅鳥愣了,也笑了,她說好,然後歡喜着去布置他們的婚房。

過了幾日,那桃花便開了,桃花灼灼,開滿了整座山。

扶西與紅鳥成了親。

紅鳥愛惱,扶西便由着她惱,愛發脾氣,扶西也願意哄上幾句。可不知何時,紅鳥愛上了殺生,殺生的理由卻是扶西。扶西的樣貌太出眾了,服侍他的侍女個個沉迷其中,這些都被紅鳥看在眼裡。

扶西坐在桃樹下看書,侍女冒失的弄灑了桌上的茶水,扶西將視線從書上移開,沒有生氣,只是笑了笑,說了句無礙。

侍女紅了臉,支支吾吾,不禁開口,卻犯了大忌:「先生不僅好看,而且溫柔。」

不遠處的紅鳥正好目睹了整個過程。

她氣急了,將侍女都殺了。「你們怎麼配。」她大吼大叫,像是瘋了,後又轉身對白了臉的扶西道:「這樣,你便只能對我一個人笑了。」

扶西微抬眸,手指輕微顫抖,他低頭翻着手中的書,卻淡漠開口:「也好。」

紅鳥抱住了他,身上還帶着血腥味,她笑得妖艷:「你只能是屬於我的,扶西。」

上莫便是在這時上了山。剛從另一個小鎮過來,經過了十幾日的路程,她早已飢腸轆轆。見這兒有屋院,便尋了來,卻沒曾想直直撞見了紅鳥。

紅鳥看着面前這個長相明媚的女妖,下意識想到了扶西,於是她張開了利爪,襲了過去。

上莫逃了,逃跑中,躲進了扶西的書房。

黑暗裡,扶西發現了她,對上了上莫的眸,上莫沖他呲牙,威脅着他。

可看到這樣的上莫,扶西也只是愣了下。他掃了一眼上莫,看到了她身上的傷。過後,便拿了一些傷葯與一碗酥魚來。

他將傷葯遞給了上莫,將酥魚放在了一旁的桌上,然後推開書房出去了。

見扶西走了,上莫給自己上了葯,葯撒在傷口上的一瞬,疼的她呲牙利爪。這時,便聽到扶西在窗外的輕笑。扶西沒走,就站在屋外。上莫有些生氣,感覺自己被耍了,卻又有些其它的情緒。

腳步聲走遠,扶西這次是真的走了,上莫從角落裡出來,嗅了嗅桌上的酥魚,大口吃了起來。

第二日,紅鳥找到了書閣,她在哪兒看到了上莫的毛髮。

她沖扶西道:「你見到了那隻狐妖是嗎?」

「是。」

「她在哪?」

「吃了點酥魚,走了。」

「為何給她酥魚!」

扶西不答,坐在院子里繼續看着書。

「又為何不喚我?」紅鳥走了上前,似是生氣至極。

扶西抬了頭,卻反問:「為何要喚你?」

「你……」紅鳥怒了,一把推翻了扶西桌上的書。扶西將手裡的書放下,像是早已習慣她的喜怒無常。他俯身撿起了那些書,平靜的像是一切都沒發生過。

紅鳥笑了:「我若是抓到那隻狐狸,我便殺了她,誰讓她吃了你給的魚。」

扶西拾起了書,聽到這句話,他看向了紅鳥,漆黑的眸里沒有任何情緒:「也隨你。」

然後,便走出了院子。

山上的桃花又開了,扶西沿着小路走着,走走又停停。

行了好久,他突然開了口:「出來吧。」

上莫出來了,是紅狐的模樣。

桃花灼灼,扶西俯下身來,竟摸了摸她的頭,笑了。春風夾桃花,都比不上萬分的笑。

那天扶西在山頂看了很久的夕陽,上莫便在一旁陪着他,直到他回到書閣。

一連數月,皆是如此。扶西沒問她為何不走,為何固執的陪着他,他只是偶爾看到她了,便摸一下她的頭,對他笑一下。

可一段時間後,紅鳥終是發現了她。

「你又去外面了。」紅鳥對剛看完夕陽回來的扶西說道。

「是,夕陽很絢爛。」扶西回。

「你等下要去書閣嗎?」

「去書閣畫畫。」

「好。」紅鳥笑了笑,關上了院子的門,出去了。

隨後,卻陰沉了臉,那隻狐狸,竟一直呆在扶西的身邊!

她找到了上莫,利爪划過了上莫的胸口和脖子。上莫欲和她斗,卻是不及她。她化回了紅狐的樣子,跳入了山澗。她想,她還不能死在這,明天陪他看的夕陽定會很美,她捨不得不去看。

可紅鳥追了下來,她像是瘋了:「你怎麼能擁有他的笑!」一字一句,咬牙切齒。

上莫看着她,看着她的利爪,上莫哭了,她還想再見見扶西。她在此時終於明白了妖域里那隻狼的情感,明白了那隻鹿的勇敢。可是她卻快要死了,她還沒來得及告訴扶西她的情感。

利爪落下,卻又停在空中。帶血的劍鋒從紅鳥的胸前穿過。卻是之前紅鳥給扶西的,讓他防身的劍。看到熟悉的劍,紅鳥不敢置信的轉了身,看到了面無表情的扶西。

「何必如此。」扶西語氣淡漠,就和之前的一樣,眼中卻閃過一絲悲痛。

紅鳥有些愣,過後,她苦笑:「不是說都隨我嗎?」

扶西不再看她,他別過了頭,轉了身。

「扶西。」紅鳥跌坐在地,哽咽道:「許久,你許久未對我笑過了。」

扶西的身形一頓,下雨了,扶西卻不知為何帶了傘。他撐開傘,為紅鳥遮住了雨,可紅鳥早已閉了眼。傘從扶西手裡落下,將紅鳥罩住,扶西像是哭了,卻又沒有。他站在雨中站了好久,上莫也站了好久。然後他轉了身,向山下走去。

紅鳥沒了,他也沒了禁錮,沒必要再留在山上了。

上莫便在他身後跟着他,雨水淋着他的傷口,很疼。可上莫不敢停下來,她怕把扶西跟丟了。

然後到了山腳,一處破廟。雨勢漸漸變小,扶西轉了頭,看到了化成紅狐的她,傷痕纍纍的她。他突然就蹲下了身,抱住了她。扶西的肩膀一顫一顫的,是哭了。

鳳落樓

鳳落樓

作者:俞安樂類型:古代言情狀態:連載中

妖界里都流傳着一個傳說,若有自己完成不了的心愿,便可去尋古妖沈棲
他完成你未完成的心愿,你給予他你的靈魂
這裡是月明谷的鳳落樓,古妖沈棲的妖域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