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小說《穿書:女配不狠,地位不穩》楚綰青,盛如風完整版免費閱讀

小說《穿書:女配不狠,地位不穩》楚綰青,盛如風完整版免費閱讀

時間:2022-08-01 22:27作者:鹿生活 標籤: 古代言情 楚綰青 盛如風

一朝穿越成女配,被人欺負,陷害,最後還要被女主滅了全家,怎麼辦? 為了活命哪敢造次,可又有系統任務要做,又該怎麼辦? 天不亡她,竟讓她意外開闢了盛如風這條支線來做擋箭牌,還把女主混成姐妹,把女主的閨蜜混成自己的幫手,最後成功渡過死結保住了自己的小命的同時,愛情…
第5章 楚綰青太矯情

人群里立時禁聲,紛紛回頭去看那聲音的來源。

只見一姿容絕美,舉止優雅的美人從攆轎下來,人們不自覺的讓出一條路給她,美人兒由一位老嬤嬤攙扶着來到她們面前。

秦青榮看見來人,不自覺的收了收那小人得志的樣子,垂目頷首的恭恭敬敬的道了聲:「言思姐姐妝安。」

原來是相國府的千金霍言思,這秦青榮的父親的官職是比楚家高出不少,可在開國元老霍老丞相面前簡直連提鞋都不夠。

「孩童撞到了扶起來便是,用得着在這裡吵嗎?不怕丟了自家的顏面。」霍言思掃視了一圈開口道。

那邊老嬤嬤已經把孩子扶起來了,上下檢查了一番,隨後來到霍言思面前說道:「孩童無恙,身上也沒有傷痕,不曾被人毒打。」

霍言思竟是一臉不可信的看了楚綰青一眼。

這一眼看的楚綰青多少的有些疑惑,本來以為她是來幫自己的,聽那話也像是。

退一步講,就算不是幫自己也該是來替楚連歌爭面子的,可那表情又是什麼意思?

「諸位都散了吧,不過是些小摩擦,就不要在此圍觀了。」老嬤嬤將人群驅趕開。

是啊,霍言思的名聲在這都城可是一等一的好,若說她處事偏私,可沒哪個會信。

人群就這麼在她的號召下三言兩語的散開了。

霍言思身形款款,小臂微抬要去拉秦青榮,秦青榮竟嚇的有些躲閃,只是霍言思的動作更快些,手一下就被她死死的抓住。

「這昨日江王妃才剛剛教導了你,出門在外要謹記禍從口出這件事,怎麼青榮妹妹今日就忘了。記性這麼差,當心哪天閃了舌頭收不回來了。」

秦青榮揉着手帕不甘心的回答道:「是,姐姐說的是。」

沒想到這知書達理的霍言思,唬人這一點比楚連歌有過之而無不及啊,怪不得兩人一見面就惺惺相惜,相見恨晚,能成為閨中密友。

秦青榮垂眉搭眼,在霍言思面前毫無囂張可言。那嬤嬤已經說了孩童沒有被打的痕迹,任她說再多也是無用的。

見占不了什麼便宜就趁機告辭溜走了,只是轉身離開後依然是那副忿忿不平的模樣。

看那秦青榮紅黑黃綠各佔一塊的臉色,楚綰青就覺得舒坦。

在考慮要不要向霍言思表示謝意時,卻不曾想對方只給了她一個白眼,轉身上了攆轎,走了。

都城第一溫婉賢淑的女子,也會翻白眼?

那轎子走出沒多遠,就見那老嬤嬤又折返回來,對着她作揖然後說道:「小姐讓老奴告知楚二小姐,方才秦青榮有句話說的對。楚二小姐應該在家多讀書少出門,省的江王妃受你的無辜連累,一塊被罵。」

嘿,得,原來人家肯仗義出手全看在江王妃的面子上。自己還在想,小說里的霍言思最瞧不上她,怎麼今日轉了性肯替她說話。再聯想她剛才的眼神,估計楚綰青沒打人倒讓霍言思覺得意外了。

就是不知,這秦青榮怎的如此懼怕霍言思?這倒是挺有意思,改天可得好好問問。

事已畢,人也都散盡了,楚綰青也不再多想準備打道回府,卻瞧見剛才摔倒的孩子還在那站着。

楚綰青蹲下來給他拍了拍身上的灰,溫柔的說道:「剛才對不起啊,姐姐看看摔疼了沒有?」

小孩開口道:「沒事姐姐,我不疼了。」

奶聲奶氣的樣子讓楚綰青心裏一陣柔軟,忍不住去捏他的臉蛋。她有些吃驚,又摸了摸胳膊和後背,好瘦!

楚綰青試探的問道:「你父母呢?」剛才鬧出那麼大的動靜都沒見小孩的父母出現。

「我沒有父母。」小孩平靜的回答她的話。

見他面無波瀾,她心裏已明白了七八分。

「那你跟誰一起住?」楚綰青又問。

「跟哥哥。」說完後,那小臉竟漸漸悲傷起來,「他快死了,我出來找吃的,還沒找到。」

楚綰青聽的一陣心酸,「你跟我來。」

說著把他拉到包子鋪,可銀錢都在連翹身上,她又跟着楚夫人去挑布料了,情急之下她拿出剛剛選的銀釵才換來了一籠包子。

小孩看着熱騰騰的包子猛咽了咽口水,小手慢慢接過,剛想吃卻又忍住了。

「怎麼了?」楚綰青問道。

小孩舔了舔嘴唇問道:「姐姐這算是嗟來之食嗎?」

「什麼?」楚綰青一時沒明白什麼意思。

小孩捧着包子,看了又看擔心的問道:「我哥哥說,吃的可以垃圾堆里找,可以撿別人不要的。但是不能伸手討,我怕我吃了姐姐的包子哥哥會生氣。」

楚綰青笑着回答道:「這是姐姐送給你的,不是你討來的,哥哥不會生氣的。」

小孩立刻喜笑顏開,「那我能帶回去給哥哥吃嗎?」

「當然可以。」楚綰青拉起他的手,「姐姐跟你一塊回去,這樣哥哥就不會生氣了。」

「好。」小孩高興極了,蹦蹦跳跳的拉着她就走。

一瞬間,一個白色身影從她身邊躥過,楚綰青眼疾手快,一把拉住了他。

「楚言?你不是該在學堂嗎?跑這來幹什麼?」

「啊~姐,我我我,我來給易先生買糖餅。」楚言一臉心虛的看着她,內心直喊倒霉,好不容易逃過夫子的法眼又碰上了阿姐。

楚綰青回憶了一下這個易先生是何許人也,就這麼一走神的功夫,楚言瞅准機會撒丫子就溜了。

楚綰青恨鐵不成鋼的罵了兩句,突然腦子裡一閃,我靠!

如意館的易先生?那個美貌艷壓滿城女性,又自傲的不得了的易先生?關鍵是作者似乎給他的性取向加了點其他色彩,比如好男風。

雖然她讀到這段的時候也是小有期待的,好像小說里楚言就一直跟他走的很近。我滴個娘嘞,難道她有幸能現場吃瓜?!

想想還挺爽!

那她可不能像小說里那樣打壓,侮辱,還放狠話要置人家於死地。

「姐姐,你怎麼了?」一隻小手拽了拽她。

楚綰青立時回神,「啊,沒事,我們走吧。」

楚綰青跟着他來到了一個雜亂的巷子里,在一座草屋前輕輕的推開了門。

院子里什麼也沒有,推開草屋的門,屋裡也什麼都沒有,只有一張破木板上鋪了一些稻草,和躺在上面的一個少年,那少年同樣枯瘦如柴。

楚綰青一下子沒繃住,她也曾是個孤兒,無父無母,孤苦無依。

少年聽見有響動,轉過身來聲音沙啞的詢問道:「是二虎回來了嗎?」

「是,哥哥,你看我帶回來什麼了,是包子熱乎的包子,你快吃。」二虎小心的把包子遞到少年手裡。

少年覺察到還有一個人便問:「二虎,你帶誰回來了?」

二虎把楚綰青往前一推,說道:「是姐姐,就是她給我們買的包子。」

少年強撐着身子坐起來,向她深深的鞠躬道謝:「多謝貴人,我們兄弟二人無以為報,咳咳······」

少年一咳,二虎就哭了,「哥哥,你快吃包子,吃了病就好了。」

少年搖搖頭,「你吃吧,吃不完留着明天吃。咳咳,我好不了了也上不了工了,沒有錢你會餓死的。」

二虎邊擦眼淚邊搖頭,「哥哥吃,哥哥好起來,哥哥不能死······」

楚綰青實在看不得這樣的場景,扭頭走了。

剛出了門她就再也忍不住了,一陣陣的酸楚和難受,彷彿他倆就是前世的自己。那些難捱的日子,吃的苦受的罪和委屈,在這一刻通通涌了上來。

出了巷子剛好迎上了正在找自己的連翹,看她滿臉淚痕擔心的問道:「小姐您怎麼哭了?出什麼事了嗎?剛才聽說大街上有人在打小孩,夫人放心不下就命我來找您。」

連楚夫人都覺得她會打小孩?這是做的什麼孽啊!

楚綰青什麼都沒說,拽着她就來到了藥鋪買了一堆,又到買了兩床被褥,包了幾張餅,大包小包的重新回到了草屋。

看着去而復返的楚綰青又看看她手上的東西,兄弟二人一臉疑惑。

楚綰青幫他們鋪好被褥,又讓連翹去熬藥。

少年艱難的下了床『噗通』一聲跪在了地上,嚇的楚綰青趕緊去扶。

那少年就是不起,又重重的磕了幾個頭,「姐姐的善意大虎無以為報。」

她拉過兩人替他們擦乾淨臉,「你們別擔心,姐姐有的是錢,以後姐姐養你們。」

是啊,她有錢,這輩子她什麼都沒有,除了西北將軍的那幾十箱子的聘禮,還有楚家為她準備的嫁妝,這些足夠她來養他們了。

大虎二虎,就連連翹都驚的不敢相信。

那表情不禁讓她笑出聲來,「那麼驚訝幹什麼?本小姐說的可是真的,大虎快把葯喝了,姐姐懂醫術,你這病只要好好吃藥死不了的。」

幾句話感動的兄弟兩人又一起跪在地上,不停的磕頭。

天色已晚主僕二人起身離開,楚綰青吩咐連翹明日再找人來給他們把這屋子修繕一番。

連翹應下卻也擔憂的問道:「小姐,這樣好嗎?您還未出閣這不合禮數,他們不過是些賤民。等以後嫁去了將軍府,萬一將軍知道了······」

「連翹你從小就進府了吧?」楚綰青打斷她的話問道。

連翹遲疑的回答道:「是,小姐怎麼突然問起這個來了?」

楚綰青正視着她,嚇的連翹眼神不停躲閃,怕的幾乎都要哭出來了。

「你也別害怕,我就是想告訴你,對現在的我來說你不是奴婢,他們也不是賤民。」

「啊?」

楚綰青的話把連翹說的一愣一愣的,

「所以啊,你得替小姐保密。以後我如果不方便出門,你就來替我給他們送些衣物。連翹從小就進府了吧?」

「哦。」連翹還是懵懵的,糊裡糊塗的,不太理解。

看她獃獃的樣子楚綰青只是笑而不語。

這個世界也好前世也罷,她從未覺得有什麼好。那些在自己最孤獨無助的時候,她多麼希望有個人可以不問原因的對她好。可她沒有等來那個人,但她希望自己能成為那個人。

不管這件事會不會影響她在這個世界活下去,她都要去做,哪怕只能做一次。

日子在楚家緊鑼密鼓的張羅婚事中過的飛快,楚綰青對系統每日一問還是一直得不到回應,轉眼就來到了大婚的這一日。

點紅唇,着紅裝,踢轎門,跨火盆,拜堂入洞房,一氣呵成。

楚綰青累的腰都快斷了,好不容易等人都去了前廳,扯掉蓋頭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鮮空氣。

可算是能喘口氣了,快要憋死了 !

「哎哎哎,小姐,這可不合禮數啊,快,快蓋上。」連翹着急忙慌的扯着蓋頭就要重新給她蓋上。

「沒事,人都走了,沒人能看見,這是結婚還是要人命啊!」

楚綰青伸了個懶腰,感覺關節都在咔咔的響,上擂台讓人打一頓都沒這麼累的。

「小姐,這樣也不行,有失體統······」連翹急的不知是先拽她高舉的胳膊還是先給她蓋蓋頭。

楚綰青在床頭摸了個紅棗塞進嘴裏吃的香,安慰她。

「你小姐我的人設是個母夜叉,什麼時候在乎過體統?」

「哎,小姐,這裡不比家裡,聽說將軍冷麵心狠,還有他家裡的三個小妾也都不是好相處的。」

說起小妾,楚綰青就恨不得抽自己倆嘴巴子。

聽她母親說,好像是將軍家的小妾天天爭風吃醋搞得家裡雞犬不寧,老太太就想給將軍找一個能管得住人的來當正室。

好巧不巧的,楚綰青在醉賢樓的那頓鞭子打進了老太太的眼裡,歡天喜地的去求陛下賜婚。這才有了這場佳偶天成的好姻緣。

呸,什麼佳偶天成?有人問過她楚綰青願不願意了嗎?

楚綰青摸着餓扁的肚子低着頭,髮髻上的釵環累的她腦袋低垂着,看着有些垂頭喪氣。

想好好活下去還真是難,前世是那樣,今生又是這樣,難道自己生來就是被你們拿捏的?

連翹見她眼含熱淚以為她捨不得楚家雙親,伸出小手猶豫着拍了拍她的肩頭,安慰道:「小姐不必傷心,三日後就能回門去見大人和夫人了。」

楚綰青摟着連翹的腰,把臉埋進她的懷裡。不管是誰,這個時候的這個擁抱對她來說都無比珍貴。

溫情不過一時三刻,矯情多了容易受傷。這不,一抬眼就看見一個踩着蓮花翹頭履的嬌艷女子,搖着團扇笑盈盈的踏進了房門。

穿書:女配不狠,地位不穩

穿書:女配不狠,地位不穩

作者:鹿生活類型:古代言情狀態:連載中

一朝穿越成女配,被人欺負,陷害,最後還要被女主滅了全家,怎麼辦? 為了活命哪敢造次,可又有系統任務要做,又該怎麼辦? 天不亡她,竟讓她意外開闢了盛如風這條支線來做擋箭牌,還把女主混成姐妹,把女主的閨蜜混成自己的幫手,最後成功渡過死結保住了自己的小命的同時,愛情也悄然而至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