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他心尖的小甜糕》童蓓蓓,沈庭岳(完整小說)全文免費閱讀

《他心尖的小甜糕》童蓓蓓,沈庭岳(完整小說)全文免費閱讀

時間:2022-08-01 22:28作者:初霜廿七 標籤: 沈庭岳 現代言情 童蓓蓓

蓓蓓在養父母家野蠻生長到十八歲,一朝被親生父母找到認回豪門,結果發現豪門養女早已取代她的位置受盡寵愛 童蓓蓓和養父母的親生兒子鬥了這麼些年早筋疲力盡,回到家後在養女的離間下也是一天天心灰意冷,離開後卻發現爸爸媽媽和哥哥姐姐忽然都轉了性,出手收拾了養女不說,反過…
第6章 不叫捐獻骨髓

童蓓蓓和老師請了兩周的假,她已經提前查閱過相關的資料,因為醫學的進步現在和之前的骨髓捐獻還是有挺大差別的,而且現在也不叫捐獻骨髓了,而是叫捐獻造血幹細胞。

童蓓蓓查過具體流程,還挺簡單的,她感覺和獻血的差距並沒有很大。

她坐的火車回去,周芷帶着一個年輕的生活男助理在火車站等她。

童蓓蓓需要先去醫院做一個簡單的體檢。

周芷在車上拉着童蓓蓓的手,輕聲安撫她:「蓓蓓不要害怕,現在和以前的骨髓捐獻不一樣,媽媽仔細問過醫生了,就是像抽血一樣,醫生說一點傷害都沒有的。」

她接着又仔仔細細地將捐獻過程和其它的舉例講給童蓓蓓聽,語氣平緩,就像是在講睡前故事一樣。

不過童蓓蓓有點走神,沒太聽進去。

她體檢後在醫院又一次見到了童檸。

因為化療的緣故,童檸的頭髮都掉光了,頭皮只有一層青色,她整個人瘦了一大圈,形銷骨立弱不禁風,寬大的病號服穿在她身上顯得空蕩蕩的,但是眼睛依然很有神采。

她正坐在病床上喝粥,看見童蓓蓓進來,對她柔柔地笑了一下。

童桉也在病房裡,童蓓蓓有一點怕他,但是想着自己是來救童檸的,何必看他臉色,膽子就又大了一點。

童桉也知道她的到來代表着什麼,雖然依舊彆扭,但是沒有再講什麼帶着火藥味的話,反而有些生硬的和童蓓蓓點了下頭表示客套。

童檸住的病房是一個套間,小客廳會客室連廚房都一應俱全,童蓓蓓留意觀察了一下,童馨和童先生都不在。

童檸朝童蓓蓓招手,要她到身邊來坐下。

童檸面相和善,又很好相與,童蓓蓓對於這樣的人都很有好感,順從地走到她床邊坐到椅子上。

周芷見她們之間氣氛很好,就很放心的去忙其它事情了,童桉原本站在病床不遠的地方不想走,也被童檸使眼色打發了出去。

等屋裡沒人了,童檸才說:「那邊小茶几上有些水果和零嘴,你看看有沒有什麼想吃的,可以自己去拿着吃,不然放在那裡也沒有人碰。」

童蓓蓓進來的時候就看見了,她搖搖頭,不好意思真的過去拿着吃。

童檸看出她拘謹,就指使她:「那你拿一點櫻桃過來好不好?我正好也想吃,我們可以一起吃。」

童蓓蓓點點頭,過去用玻璃小碗裝了一碗櫻桃,這個櫻桃和她見過的都很不一樣,顏色深紅,個頭也大,不知道是不是什麼稀罕的種類。

想着櫻桃要吐種,童蓓蓓還拿了一個小碟子裝垃圾。

其實童檸因為生病的緣故沒什麼胃口,她只是想和童蓓蓓拉近一點關係,童蓓蓓從到童家到現在,她們見面次數其實不多,那份個人調查報告她也看過,但是從第一次見童蓓蓓,她就覺着報告上寫的都不屬實。

童蓓蓓其實很乖。

偷偷看她,被發現了還會不好意思的紅耳朵,做什麼都小心翼翼的,就跟一隻到了陌生地界的動物幼崽似的,充滿不安和警惕,又會對新的生活環境感到好奇。

兩個人慢悠悠吃了一會兒櫻桃,童檸瞧着童蓓蓓放鬆了許多,這才說話,「其實我原本想着不讓你來幫我治病了。」

童蓓蓓停下拿櫻桃的手,看她。

「去年有新的特效藥出來,我試了一期,想着要是能好了,就不用我才回到家來的妹妹奉獻了,我也是有私心,我怕你心裏覺着家裡是為了治病才把你找回來的。」

童蓓蓓就是這麼覺得的,但是她當然不能點頭說是,於是就很不在意地說:「沒有,沒事的。」

她又問,「特效藥沒有用嗎?」

「是啊,用了一期,沒什麼效果。」童檸也有點無奈,「所以只能又去打擾你了。」

「不打擾的。」童蓓蓓說。

「就算是你覺得沒有什麼,我也是覺得很抱歉的。」童檸很認真地說,「偏偏是在我生病的時間又恰好找到了你,其實在你心裏也許我們都還是陌生人吧,但是你也沒有多問一句,就這樣答應了。」

「你肯定也會害怕的,可你從沒有敵視我們,也沒有講過怨恨的話,我覺得你真是一個勇敢的又很善良的小孩,我是要謝謝你的。」

童蓓蓓有點驚訝她對自己評價還挺正面,她還以為童家的人都不怎麼待見自己的。

不過她自認自己並不是多麼善良的人,只不過這件事情對她來說只是無關輕重罷了,所以她也不在意。

姐妹兩個說了一陣話,童蓓蓓雖然面上不顯,但是對童檸的好感又悄咪咪的拔高到了一個新高度。

童蓓蓓這邊確認沒有問題後,童檸就轉移進了移植倉,因為要保證倉內的無菌環境,除了護士外,家屬只能只能在規定時間通過可視屏進行看望。

童蓓蓓就先回到童家的宅子里住了幾天,童檸需要進行一階段化療,等狀態回升後才可以進行下一步,她不確定自己請的半個月假期夠不夠用,但還好在學校也是複習,在這裡也一樣,她帶回來了很多歷年真題和筆記,也不算太耽誤。

因為是上學時間,童馨也不在家,沒了四處蹦躂出頭彰顯存在感的人,童蓓蓓這幾天過的相當輕鬆愉快,笑容也多了一點,小姑娘的活潑可愛也顯露出來,和宅子里的人相處的都很和諧。

回來的第六天,童蓓蓓開始每天到醫院去打一次動員針。

童檸正式手術的前一天是周五,童馨這天下午從學校也回到家,看見在小花園和園藝師一起修剪花木的童蓓蓓,見她笑得開心,面龐比花都嬌嫩,膚色在太陽的映照下更顯白皙,心中便生出煩躁,翻了個白眼,踩着小牛皮靴噔噔噔進了屋。

童蓓蓓對她倒是不在意,見她穿着的鞋還帶着幾公分的小高跟,有點驚訝,「上中學穿帶跟的鞋子不會有影響嗎?體育課或者跑步之類的。」

她初中的時候學校里要求天天都要跑操,要是穿這樣花里胡哨的鞋子豈不是要難受死人。

園藝師在這裡工作很久了,對此略有了解,就告訴她:「童馨小姐念的中學和我們常規的不一樣,教授課程也不是普通初中的課,似乎等以後到了高中上不久就直接出國了。」

童蓓蓓有所思的點點頭,懂了,大約是貴族課程,體育課看來也不是她所知的跑步運動。

園藝師下班後,童蓓蓓洗了手從側院進去上了二樓,到小餐廳的時候,童馨正在那裡挎着小臉怒氣沖沖地發脾氣。

「我說過我不喝這個口味的酸奶,為什麼還會出現在這裡!而且還是double糖,太甜了太甜了,這樣的垃圾酸奶能不能不要讓我看見啊!」

他心尖的小甜糕

他心尖的小甜糕

作者:初霜廿七類型:現代言情狀態:連載中

蓓蓓在養父母家野蠻生長到十八歲,一朝被親生父母找到認回豪門,結果發現豪門養女早已取代她的位置受盡寵愛
童蓓蓓和養父母的親生兒子鬥了這麼些年早筋疲力盡,回到家後在養女的離間下也是一天天心灰意冷,離開後卻發現爸爸媽媽和哥哥姐姐忽然都轉了性,出手收拾了養女不說,反過來心肝寶貝的哄她
童蓓蓓藏在她的沈哥哥的懷裡有點驚恐:「怎麼回事
」 沈庭岳抬起她的下巴湊上去親親她:「沒事,小寶不管他們,只看我就好了
」 童家哥哥咬牙切齒,對於自己曾經的忽視悔不當初:「怎麼就讓這禽獸叼回去了!」 後來倆人冷戰分手
童家哥哥更加不滿意了,找上門去把沈庭岳打了一頓:「我這麼好的妹妹,你憑什麼說分手就分手!」 沈庭岳也有點委屈:「真沒分
」 童蓓蓓和沈庭岳同居後某一天: 童蓓蓓氣勢洶洶:「說!你為什麼把我的冰激凌偷吃掉了!」 沈庭岳有點懵:「……我沒有
」家裡什麼時候買的冰激凌? 「就是黑巧流心朗姆酒那一盒!」 沈庭岳懂了:「……我現在出去買,那我還偷吃別的口味了嗎?」 「偷、偷吃了!還有雙莓牛奶味的!」 「好好好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