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瘋批長公主她又被丞相拒婚了()在線免費閱讀

瘋批長公主她又被丞相拒婚了()在線免費閱讀

時間:2022-08-03 22:26作者:錦瑟荼靡 標籤: 古代言情 胡詢 賀酒兒

[男女主雙潔+HE] 胡詢第一眼見到賀酒兒,就知道這丫頭是個禍害,而且還是極品禍害中最拔尖兒的那種果不其然,他一時心軟就由着她纏上了身,最後丟了心,失了身,抄了家,滅了族,最後連國家都折騰沒了 賀酒兒轉世無數次,死亡心得頗多,總結起來便是最長活不過十六歲,最短…
第1章 我春心動了

精彩節選

「煙波湖上不夜天,楊柳香露岸。

朱顏巧盼眸吟春,只教人離去難、難、難!」

窗外煙波湖上傳來艄公哼唱的花樓小調,夾雜了姑娘們婉轉悠揚的吟哦之聲,將這不夜天的繁華烘托得更加香艷。

窗內輕紗朦朧的床榻上,十四歲的賀酒兒抱着纖細的腿,呆愣地看着翻窗而入的黑衣少年,心尖兒突然抖了抖。

——這少年生得可真是好看吶!

不說他修長的身型、窄緊的腰身,就只看他顯露了一半的臉上,那細瓷似的皮膚,纖長精緻的眉眼,點漆般的深眸,簡直是把她的魂兒都勾飛了。

他的身影在一旁的紅色燭光籠罩中,半邊烏壓壓的發掃過黑色的錦袍,平白讓那份暗沉帶出一抹子妖媚來。

賀酒兒看得目不轉睛,旁邊伺候着的小婢子青兒有些僵硬。

待到後知後覺醒神,青兒丟了手中的銅盆,鼓足勁兒準備叫人,卻見那少年風淡雲輕地把手一伸,接住銅盆又往案上那麼一擱,斜睨了身為房間主人的賀酒兒一眼,說:

「你們想怎麼死?」

他的聲音介於少年與青年之間,清透之下還帶着些許慵懶,但警告之意是十足十的狠,讓人寒意萌生。

賀酒兒長吸一口氣,連忙伸出右手捂住自己的嘴,遲疑一下覺得不夠表達誠意,又伸出左手捂了上去。

她這次轉世的身份眼見着格外有趣,她還沒有玩夠,可不能早早就死了呀!

一想到這,賀酒兒連忙站起身,拉着同樣捂着嘴的青兒一起跪了下來,認慫的磕了個頭,很小聲地說:「好漢饒命!」

簡直一副被土匪打劫的良家小娘子模樣,乖順得很。

黑衣少年剛坐下來,聽了這話,表情頓時有些一言難盡。

他見眼前的紅衣少女恭順地低着頭,俏皮的髮髻下是纖細**的脖頸,便微微皺眉,心嘆這丫頭還是太小了點,處事果然稚嫩得很,手指卻在桌上叩了叩,是一長三短的節奏。

賀酒兒詫異地抬頭,聽到對方清清冷冷吐出「小樓」兩個字,立時挺直了脊背接暗號道:「夜出、聽風雨!」

黑衣少年淡然地點了點頭,示意兩人起身,自己摘了遮眼的面巾,又換了個舒服的姿勢靠在軟墊上,聲音更慵懶道:「你就是接替了芳媽媽的執掌人?」

賀酒兒連忙使了個眼色讓青兒去斟上茶水,再行了個禮後,端端正正站好答道:「回稟上使,芳媽媽亡故後,奴家正是這聽風堂的執掌人。」

專職搜羅消息的聽風堂,是這南曌國京城的一處暗勢力,若不是身在其中,任誰能猜到它會藏在這香艷的花樓中呢?

聽風堂背後的東家是誰,賀酒兒並不知道。

她五歲時被芳媽媽買來悉心培養,全權接管聽風堂也不過大半年時間,之前一直是暗道聯繫,現在與上層正面接觸也才第一次。

「前段時間四處查探的是因着什麼事兒,可是探清楚了?」

「清楚了。」賀酒兒恭恭敬敬答道,「是龍椅上的那位,暗地裡尋訪十年前走失的長公主,這才鬧出了動靜。這位長公主乃南曌國先帝與元皇后所出的嫡長女,也是當時南曌國唯一的血脈。

元皇后故去後,先帝遲遲不肯再立新後,倒是與照顧長公主的戚貴妃相處頗多。十年前的上元節,長公主鬧着與貴妃出宮觀燈,自此走失,而戚貴妃因懷有龍嗣,不過禁足半年,並未受到嚴厲懲罰。

之後,戚貴妃誕下的唯一皇子被封為太子,自然受盡恩寵,公主那事更是不了了之。」

「如此說來,長公主的走失與戚貴妃怕是關係不小吧?」

「這個尚無實證,但定然脫不了關係。奇怪的是,此次積極追查公主下落的,偏偏是九歲的新帝,而戚太后不僅明面上阻撓,暗地也造了不少混淆視聽的亂子。」

長公主走失時不過四歲,如今的皇帝在當時尚未出生,自然不可能有多少姐弟之情。而此次小皇帝大張旗鼓尋回長公主的舉動,顯然不是曾經的戚貴妃、當今的戚太后所授意的,這母子之間的暗戰……

黑衣少年垂眸思考,似是想到了什麼,眼眸微微眯起笑了笑,像足了聞到食物的小狐狸,眼角閃過狡黠的光。

賀酒兒睜着圓溜溜的大眼睛看到,小心肝又不自覺地顫了一下。

「公主如今在哪,可有查出蹤跡?」

黑衣少年轉眸看過來,賀酒兒連忙正色道:「這正是奴家要向您彙報的。」

她舔了舔有些乾涸的唇,繼續說:「小公主被拐入五十里外的邑縣,機緣巧合下逃脫了殺手的控制,又被反覆拐賣回了京城,最後被煙波湖上一座花樓的老鴇給買走培養,成為了一位暗地掌管京城信息吐納的執掌人……」

說到這,賀酒兒停下來觀察了一番對方的神色,看到了小狐狸因震驚而瞪大的瞳孔,心下滿意,點頭笑道:「正如上使心中所想,那位走失的長公主,便是區區小鴇兒——我。」

黑衣少年兩指之間的細瓷茶杯「砰」地掉在了地上。

小婢女青兒從善如流斟了第二杯茶水遞過去。

賀酒兒笑吟吟地看着他,心底再次感嘆這少年真的是生得好呀!

不管是他面無表情的時候,還是心底算計的時候,舉手投足都是讓人賞心悅目的,比她有記憶以來見過的男子都要好看。

賀酒兒的記憶自然不是如今這區區十四年。

事實上,大瞾國分裂成南北曌的那一年,她已有十六歲。只可惜生辰當日,被亂箭射死在大曌國的宮牆之上,萬民唾罵,遺臭百世。

之後九十多年,她轉世不下九千次,以不同年齡不同身份的女孩兒之身活去一世,各樣的死法經歷多了,倒越活越是波瀾不驚。

賀酒兒抽空總結了一下經驗,便是活得最長不過十六歲,最短卻才一炷香時間;成親未曾上過夫君的床,不知心動為何物。

生生死死近百年,卻一直被限制在原大曌國的範圍之中,活得毫無新意、死得泛善可陳。

如今可不同了!

這一世能活到十四歲不說,還碰見個讓她心跳加速的,賀酒兒頓時覺得剩下的兩年很有活頭,心底的喜悅都蔓延開來,臉上的笑意怎麼也藏不住。

每多看少年一眼,賀酒兒便更加歡喜一分,甚至想着能藉著公主的身份搶他為駙馬,也不虛度了這世。

只是一次次看下來,黑衣少年越來越暗沉的臉色,讓賀酒兒頓時找回了些理智,她當機立斷決定多為自己爭取一下:

「外面已有興陽候暗中把手,怕是這兩日便會送我入宮,這聽風堂只聽我一人調遣……上使覺得,若是一國公主肯為你所用,你當如何?」

黑衣少年黑着臉,聽了她的問話突然輕笑一聲,如同星光碎裂長河。

賀酒兒看着他站起身來,身量足足高了她一個頭。他緩步上前,每前進一分彷彿暗夜流光、步步生輝,最後在她面前停下,距離近得能聽到她急促的呼吸聲。

「若是一國公主肯為我所用,本公子便以身相許,公主以為如何?」

「嗯!!」

賀酒兒一時覺得呼吸都不是自己的了,大腦一片空白,就只知道胡亂點頭。

然而黑衣少年絕色的笑容一收,呸了一聲,吐出十二個字:「**熏心!色膽包天!色令智昏!」

簡直看走眼了,這丫頭長得一副單純模樣,倒是個心思深的。她一邊暗示了興陽侯的舉動讓他有所顧忌,一邊又輔以利益來誘他。

更可氣的是,他的聽風堂竟也成了她威脅的砝碼——

一想到這,黑衣少年更添惱意,一個還沒有公主實權的小鴇兒,現在竟然敢算計到他的頭上來,打蛇隨棍上的膽子倒不小!

這丫頭若不殺了,留着遲早都是個禍害!

瘋批長公主她又被丞相拒婚了

瘋批長公主她又被丞相拒婚了

作者:錦瑟荼靡類型:古代言情狀態:連載中

[男女主雙潔+HE] 胡詢第一眼見到賀酒兒,就知道這丫頭是個禍害,而且還是極品禍害中最拔尖兒的那種
果不其然,他一時心軟就由着她纏上了身,最後丟了心,失了身,抄了家,滅了族,最後連國家都折騰沒了
賀酒兒轉世無數次,死亡心得頗多,總結起來便是最長活不過十六歲,最短活不過一炷香,成親未入過夫君的房,沒有對誰心動過
賀酒兒還想着,若是一直活得無趣、死得寡淡,她怎麼就不能去禍害朝堂、恃強凌弱、豢養面首……胡鬧個天翻地覆? 偏偏到了這一世,她遇到了胡詢
多年之前,賀酒兒問:「小狐狸,你生得這般好看,可願娶我為妻,與我成雙對呀?」 胡詢:「天子年少,外戚專政,藩王謀反,長公主殿下當為國為民,死而後已
」 賀酒兒:「藩王造反,改朝換代管我什麼事,本宮才吃了皇家幾天米糧?」 胡詢怒摔奏摺:「長公主殿下喜怒無常,無法無天,無君無國,不可為妻!」 多年之後,丞相胡詢再問:「殿下曾說,要拔掉我的爪牙,剪碎我的羽翼,將我關於金絲籠中,這話現在可還作數?」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