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微信小說看到的《誤入年代文中當親媽》求最新章節

微信小說看到的《誤入年代文中當親媽》求最新章節

時間:2022-08-03 22:27作者:木苡清舟 標籤: 呂硯 沈榆 現代言情

時空管理局任務者沈榆因為時空隧道能量暴亂誤入了年代文中,從此喜當媽 反正一時半會也回不去只能待在這,她能怎麼辦呢? 肚子里揣着一個,手上牽着一個,認認真真過好小日子 什麼?孩子他爹也要牽? 沈榆把南瓜的小手放進男人的大手裡,一臉認真,「牽吧」
第7章 我那麼大個媳婦呢

把母子三個人送走,沈榆就看見自己小崽崽不高興的坐在凳子上,手上扶着碗,嘴巴撅得能掛起個油壺。

「崽崽怎麼不高興了?」

呂楠幽怨的看着沈榆,「媽媽,你都不給我留一個,我還沒吃夠呢……」

沈榆覺得這孩子不到兩天的時間就這麼親近她了。

果然是年紀小不記仇的。

以前原主對他可不會這麼好態度,小孩子敏感他也不敢貼上去。

「行了,給你留着丸子呢。」

聽到這話,呂楠瞬間就喜笑顏開。

他就知道媽媽最疼他肯定會給他留的。

沈榆把給南瓜留的南瓜丸子給放在桌子旁,讓南瓜一邊吃一邊把剩下的字給抄完,自己又去自留地薅菜去了。

當初分家的時候每家都分了一塊自留地,原主不會種菜,更不會願意自己澆糞那些,自留地就給了看大家種,只是說好了地裏面的菜隨便她摘了吃。

逛了一圈,沈榆摘了兩個黃瓜,又摸了幾個小米椒。

因為突然想吃涼拌面,沈榆從倉庫里拿了一包細面出來,煮開過涼水,調料一加放上花生米黃瓜絲,這味道過癮。

沈榆怕南瓜胃經不住這麼辣還特地給他拌了碗微辣的。

可惜沒有肉,她更想吃雜醬面的。

之前程孝湄讓她去呂家吃飯,被她拒絕了。

去呂家吃飯吃得不舒坦還要浪費糧食。

更何況,是張小麗犯的錯,憑什麼讓別人給她減輕罪孽。

沈榆開始也有想過在家裝病養身體,待在床上不動,可是家裡也沒人照顧她,躺在床上躺久了也不舒坦。

而遠在部隊醫院的呂硯怎麼也想不到,他心心念念的媳婦變成了他媽。

被派去接呂硯家屬的羅東洋在出站口左顧右盼的,終於看到了眼熟的身影。

只是,那旁邊的人看着也不像嫂子啊?

羅東洋招了招手。

「東洋,這是呂連長的娘,王嬸。」

羅東洋疑惑地看着吳明榮,你不是接連長的媳婦的嗎?怎麼變成了連長的娘?

吳明榮使了個眼色,晚點跟你說。

王秀沒有察覺到兩人的眉眼官司,她這一路坐火車坐過來被晃的全身都散架了,看着特別憔悴。

「小同志,你現在就帶我去醫院看我兒子吧。」

羅東洋遲疑,「嬸子要不先去招待所休息下?」

王秀擺擺手,「那不行,招待所多貴啊,我還是先去看我兒子去。」

吳明榮見羅東洋還要再勸,把話頭接過來,「那咱就去醫院,呂連長的房間還有張空床,我去跟護士說一聲,嬸子睡那就行了。」

這樣安排王秀很滿意,「成,那咱趕緊走吧。」

劉鑫這邊還興奮地告訴呂硯他的媳婦差不多今天就到了。

內心還很期待見到呂硯那個神秘的媳婦。

呂硯見狀翻了個白眼,「我說政委,我媳婦來你興奮個什麼勁?」

「誰讓你把媳婦藏那麼嚴實,連張照片都沒給我們看過。」

呂硯嘴角翕動了一下。

那是不給你們看嗎?

那是我沒有。

他當初跟沈瑜結婚,報告下來後就扯可和證,完成了洞房花燭夜沒兩天就收到緊急任務走了。

壓根就沒拍過照片。

那女人心裏沒他,更不可能拍照給他寄過來。

就連孩子的都沒有。

要不是幾個月前回去一趟,他連兒子長什麼樣都不知道。

這些呂硯自然不會好端端說出去。

目光閃爍,「我媳婦憑什麼給你們看?」

就在這個時候,房間門忽然發出了聲響,兩個人下意識屏住了呼吸,期待着進門的人。

結果門推開是穿着白色制服的護士。

「測體溫了,夾好。」

白衣天使輕輕的來也輕輕地離開。

當兩人要繼續討論的時候,門又被推開了。

這次推門的是穿着軍裝的吳明榮,旁邊還站着風塵僕僕的王秀。

「兒啊——娘的兒啊——你怎麼就這麼慘啊——」

還沒進去,王秀就發出了驚天動地的哭喊。

呂硯聽得都以為自己躺在的不是病床而是靈堂。

(☉_☉)

還有,怎麼是他媽?

他媳婦呢?

不會真沒了吧?

那肚子里還有他閨女呢!

他閨女也沒了?

想到這裡,呂硯抑制住了自己的心痛。

「娘,怎麼是你來了?」

王秀拉著兒子的手,講了這兩天發生的事,「本來我們說讓你弟弟賠一筆錢出來,但是你媳婦說她拿不定主意,非要等你回去給她做主。」

「兒啊,你媳婦都這樣了,你要好好跟她過日子,把傷養好,她還等着你給她做主呢!我和你爹年紀大了,說話都不頂用了……」

呂硯聽他娘說話聽得腦瓜子嗡嗡的。

他娘,話太多。

不過沈瑜沒事就好,有事了他娘還得催他二婚,說不定就和夢裏面一樣,麻煩死了。

至於張小麗那個弟媳婦……

出了這事,當初分家的時候從他這拿了多少全給他吐出來。

「娘,您路上勞累,喝口水歇歇。」呂硯把劉鑫給他倒的水給推過去。

王秀順手就喝了口水,然後繼續說。

呂硯生無可戀,覺得他媽就是西遊記裏面的唐僧。

也不知道他媽怎麼那麼能說。

媽,你是忘了你最疼的是小兒子了嗎?

呂硯闔着眼睛,在這念叨聲中不知不覺就睡了過去。

——

王秀在這照顧了呂硯一個禮拜後,呂硯終於被放出醫院了。

這一個禮拜內,許是因為沈榆受傷這件事王秀覺得愧疚,把這些虧欠補償在了呂硯身上。

頭一回不心疼錢的,把呂硯當成了豬來養。

也因此,呂硯出院的時候整整胖了一圈,就連肚子上腹肌都有些隱隱要消失的狀態。

和呂硯相似經歷的是他的兒子呂楠。

呂楠在這些日子裏面被沈榆換着花樣喂,長胖了一圈,還白了不少。

就連冬瓜還有西西因為經常來蹭吃蹭喝都長胖了不少。

村子裏面的人一部分誇沈榆會養孩子,一部分在背地裡說沈榆敗家。

沈榆這時候正在橋上看那些小孩子玩水,南瓜也在那裡。

這邊的河屬於河灘,很淺,水才剛沒過十歲小孩的小腿,所以沈榆並不擔心。

「媽媽,媽媽,你看我找到了什麼?」南瓜手上捧着一把黑色的小東西,興沖沖地跑到沈榆面前。

沈榆湊近一看,這不是螺螄嗎?

她都忘了鄉下裏面河流池塘裏面一般都會有很多螺螄。

「媽媽,黑蛋他們說這個很腥,有很多沙不能吃,但是我覺得媽媽肯定能做的很好吃。」

南瓜這麼相信沈榆也不是沒理由的。

因為就連他最討厭的茄子在媽媽手裏面都能變得美味起來。

「這叫螺螄,很好吃的,你跟黑蛋他們多摸一點,媽媽給你們做好吃的,但是千萬不要到水深的地方。」

南瓜得到了媽媽的肯定,開心地大喊:「好誒!」

「黑蛋!柱子!冬瓜!媽媽說這是好吃的,我們快多找一點!」

南瓜興奮地往跑回河邊。

他還記得媽媽讓他不要下河的話。

因為他太小了,要是被河水給沖走就會死掉,死掉就再也見不到爸爸媽媽了。

這些話是沈榆怕南瓜私自下河說的。

小孩子注意力容易不集中,一不小心走到水深的地方那就完了。

就算在現世,河裡淹死小孩的新聞每年都有很多,沈榆不敢把眼神從南瓜身上移開。

又想到以前在某個世界吃的爆炒螺螄,她口腔開始瘋狂分泌口水。

這爆炒螺螄的滋味可不輸麻辣小龍蝦。

「南瓜,這個有很多沙,不好吃的。」

「不,我媽媽說這個很好吃的,我媽媽會做!」

「肯定是你媽把你爸的錢花光了,所以才吃這樣的東西。」

柱子也附和道:「對!我娘說了你媽媽是村子裏面最敗家的!」

幾個小孩子就這樣莫名吵了起來。

南瓜聽到柱子這樣說媽媽很生氣,小臉氣鼓鼓的像個小河豚似的,「我媽媽才不是!哼!我不管你玩了!我自己找,等我媽做了好吃的,我氣死你們!」

說著就拉住冬瓜往河的另外一邊走去,「冬瓜哥哥,我們不跟他們玩了,我們自己找好多好多,媽媽說了找到好多就給我們做好吃的。」

冬瓜吃過螺獅。

很多沙,還有股腥臭味,他們家嘗過一口就倒了。

但是二嬸做的東西都很好吃,每次都饞的他流口水。

他還是選擇相信二嬸。

柱子看着兩人離開的身影,很不服氣地朝他們大喊:「我也不跟你們玩了!哼!」

孩子們的情況沈榆也看到了。

她知道她在村子裏面的名聲不太好,但那又怎麼樣呢?

她雖然名聲不好,但她過得好啊。

不用上班,不跟公公婆婆住一起,老公不在家,每個月寄錢回來,還有個聽話可愛的兒子當消遣。

那些人除了說她懶,說她敗家,還能說什麼?

指不定心裏多羨慕她。

「媽媽,對不起……我們倆才找到這麼一點……」

南瓜拎着個小筐子,垂頭喪氣地耷拉着個腦袋。

沈榆抖了抖筐子,也能炒個兩盤子了,沒想到兩個小人還挺能幹。

沈榆摸了摸兩小人的腦袋,「夠了,我們現在回家把螺螄放水裡讓它吐沙。」

「二嬸,螺螄還會吐沙啊?」

「對啊,因為他們天天在水邊的石頭上爬,水裏面的沙就都被他們吃掉啦。」

冬瓜若有所思地點點頭,「噢噢,怪不得我娘炒的螺螄那麼多沙。」

「而且啊,我們還要把螺螄後面的pp給剪掉,不然就會有很多臟髒的。」

南瓜驚訝,「媽媽,它還有pp吶?」

冬瓜捂着嘴,想到上次吃了螺螄的屁股差點吐出來。

沈榆也不好解釋,只能敷衍兩人,轉移話題,「當然有啊,這個得明天才能吃。」

第二天,沈榆一大早找大隊長借了單車,騎車子去了市裏面。

她雖然比較瘦,但肚子已經快五個月了,能夠很明顯看得出來懷了孕。

一路上坑坑窪窪,要不是有系統在,她根本就不敢上路。

原本她不想去市裏面的,就是突然很想吃肥腸和糖醋排骨,特別特別想吃的那種。

永遠不要低估一個吃貨對吃的執着。

要不是追求美食,沈榆早就退休了,哪還會一直穿來穿去,還不是因為時空管理局的東西狗都不愛吃。

誤入年代文中當親媽

誤入年代文中當親媽

作者:木苡清舟類型:現代言情狀態:連載中

時空管理局任務者沈榆因為時空隧道能量暴亂誤入了年代文中,從此喜當媽
反正一時半會也回不去只能待在這,她能怎麼辦呢? 肚子里揣着一個,手上牽着一個,認認真真過好小日子
什麼?孩子他爹也要牽? 沈榆把南瓜的小手放進男人的大手裡,一臉認真,「牽吧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