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免費的傲嬌太子撿回家

免費的傲嬌太子撿回家

時間:2022-08-03 22:28作者:曦慕禾 標籤: 古代言情 慕容冷曦 魔魘

五歲那年慕容冷曦在山上見到受了傷的魔魘,她把他帶回家養了四年 「你真的不跟我走嗎?」魔魘問她 「我還小,我還沒好好看看這個世界,等我長大了我就去找你」 魔魘走了之後慕容家就出事了,一夜之間她就成了孤兒,她想找回記憶,想找到記憶中的那個身影,只是後來遇到的人不僅…
第2章 他跟到家裡來了

直到太陽落山慕容冷曦才悠悠轉醒,她起身伸了個懶腰搖了搖頭看着周圍,一臉疑惑。

「誒?我在哪?」她走出了小屋子看了看天,驚叫道:「哎呀!太陽都下山了,我得趕緊回家啊啊啊。」

要知道柳月霜可是說過就算她再貪玩也要在天黑前回去,不然就不能讓她吃糯米糰子,她一邊哭一邊跑,全然忘了魔魘這個人。

「這傢伙真的是。」魔魘靠着門扶額搖頭,自己就在她旁邊愣是沒有發現他。

「娘親娘親,等一下!不要關門!」眼看慕容府的大門就要關上她拚命喊道,又加快了腳步。

看見慕容冷曦回來了他們也沒有要留門的動作,沒辦法啊,柳月霜下令,天黑了就要把門關上,天黑前還沒回來的就不要回來了,讓她們去外面待着吧。

就在門快要關閉的時候慕容冷曦擠了進去,來不及停留就跑去了前廳,剛到就看見他們準備吃飯了,立馬洗乾淨手爬上了飯桌喘着氣。

「知道回來了?在外面玩夠了?」柳月霜端着碗不咸不淡道。

「哎呀,我不就是晚了點嘛。」她抱着柳月霜的手臂撒嬌道。

慕容韓開口道:「好啦好啦,孩子還小那麼凶幹嘛,來曦兒吃肉。」

「好耶!吃肉!」看見碗里的肉慕容冷曦立馬放開了柳月霜的手就開始扒飯。

聽見慕容韓那麼說她也不惱,對一旁的婢女吩咐道:「那你管着不就好了,蘭兒,今晚芙蓉園大門關好,誰也別放進來。」

慕容韓這會兒已經想抽自己的嘴了,怎麼也沒想到還能禍水東引,把自己給搭進去了,柳月霜則是一臉享受地吃着晚飯,慕容冷曦也是一直在吃,就喜歡吃肉。

一頓飯下來慕容冷曦已經吃飽喝足,慢悠悠地走到了自己的小院子,剛進院子她就皺了皺鼻子聞了一下空氣,然後好像突然想到了什麼似的,快速地跑出了院子。

屋頂上的魔魘:……這人在幹嘛?

過了一會兒慕容冷曦抱着一堆東西回來了,匆匆忙忙地進了房間將懷裡的東西放到了桌子上,然後氣喘吁吁地對着天花板喊道:「好啦好啦,快點下來啦。」

「你怎麼知道我在?」魔魘從窗外進來問她。

「我聞到了啊。」

他皺了皺眉頭走到桌子旁邊打開包袱,發現裏面是吃的,他拿起一塊糕點慢慢地吃着,然後聽慕容冷曦講話。

然而,一盞茶時間過去了,慕容冷曦就看着他吃東西,時不時還吃一點,魔魘等來等去也沒聽到她說話。

魔魘終於忍不住問她:「不是,你講啊。」

「嗯?講什麼啊?」她歪着頭看他,滿臉疑惑。

「你剛不是說聞到味道了嗎?」他握着拳頭問她。

「哦,你說那個啊,」她思考了一會兒說:「因為我鼻子靈啊,這有什麼奇怪的?」

被她這麼一說魔魘竟發現自己不知道該說什麼,好像哪裡有問題又好像沒有問題,只能繼續吃東西了。

「叩叩——」一陣敲門聲響起,愣是把慕容冷曦給嚇了一跳。

一個婢女的聲音響起:「小姐,夫人命奴婢端了碗鮮牛奶過來,說是有助於小姐睡眠。」

聽了她的話慕容冷曦眼睛一亮,立馬就跑了出去,沒一會兒就端了一碗牛奶進來,味道是真的很鮮美,味道很濃,一聞就知道是上好的牛奶。

「太好喝了!」慕容冷曦喝了一口感嘆道,開心地眼睛都眯了起來。

喝了一小半才抬起頭來看着魔魘,魔魘也被她看得懵懵的,兩人就那麼大眼瞪小眼瞪了半天。

「那個……你要喝嗎?」她把碗遞到他面前問道。

屋裡的桌子跟慕容冷曦一樣高,她又只到魔魘的胸膛,而此時的魔魘坐在桌子上居高臨下地看着她,這小孩子把雙手伸的高高的,舉着碗問他喝不喝。

「怎麼想起給我喝了?這是給你喝的啊。」

「可是我晚飯已經吃飽了啊,剛剛又吃了點糕點,還喝了小半碗,我喝不下了。」她歪着頭看他。

「你把我當什麼啊?喝不完就給我喝。」他扭過頭一臉傲嬌樣。

「因為它很好喝啊,而且有營養,」她笑着說道,然後用有些顫抖地聲音問他:「你到底喝不喝啊?不喝我就拿走了。」

魔魘轉過頭看見面前的牛奶正在微微晃動,順着碗看了一下她的手發現慕容冷曦的手正在抖動,而且愈抖愈厲害,眼見牛奶快要撒了他立馬接過碗,幾乎是在他拿開碗的那一瞬間慕容冷曦的手垂了下去。

「你怎麼了?」

「沒有啊,就是手有點酸。」她兩隻手無力地垂在身側。

等魔魘吃完糕點喝完奶之後她就收拾好了桌子把東西帶出去了,看着慕容冷曦邁着那小小的步伐魔魘在後面看得移不開眼。

「殿下,我們為什麼要來這啊?」他的近衛木一問道。

「你不覺得她很有趣嗎?這段時間我都會在這。」他收回目光看着桌面發獃。

等到慕容冷曦回來的時候木一已經不在屋裡了,慕容冷曦拿了換洗的衣服問他,「你不給外面那個人吃東西嗎?」

「你怎麼知道外面有人?」魔魘沉着臉問他。

「都說了我聞到味道了啊。」

「什麼味道?」她已經不指望慕容冷曦會一次性把話說完了。

「只要不是我院子里的,我都能聞到。」

「小姐,熱水已經備好了您可以去沐浴了。」婢女的聲音傳來,慕容冷曦又跑着離開了。

看着慕容冷曦的背影,魔魘愈發覺得這個小女孩不簡單,她好像有很多秘密。

等到慕容冷曦洗完澡回來時就看見魔魘躺在軟榻上閉着眼睛,她還以為是睡著了,走過去湊近看着他,魔魘生的好看,高鼻樑丹鳳眼,明明也沒有比自己大幾歲卻一副大人的樣子。

正當她看得出神的時候魔魘開了口:「看夠了嗎?」

「啊!」慕容冷曦被嚇了一跳,往後退了幾步然後坐在了地上,眼眶紅紅的,眼淚在眼眶裡打轉,好像就要落下來了一樣。

「不是,你哭什麼啊?」魔魘坐起來看見她的樣子頭疼道。

「你嚇我。」她委屈巴巴地開口,聲音有些微微顫抖,已經有眼淚流了下來。

「我怎麼就嚇你了?好了好了別哭了。」他無奈只能先把慕容冷曦扶起來。

「你走開,離我遠點,我要睡覺了。」她推開魔魘就要去床上睡覺,魔魘被她弄得哭笑不得卻也沒再說什麼。

等她上床躺了一會兒之後發現魔魘還沒走,她把腦袋探出來看着他小聲問道:「你怎麼還不走啊?」

「去哪啊,我不能在你這睡嗎?」魔魘反問她。

「你要在我這睡啊?那好吧。」說著就下了床走到衣櫃前翻着什麼東西。

「你幹嘛?」

「你不是說你要在我這睡嗎?那你去床上啊,我睡地板。」說著就從裏面扯出一床被子,只不過她太小了被子又太大了,即使她努力抱着卻還是有一大部分都掉在了地上。

「為什麼是我睡床你睡地板啊?不能去睡軟榻嗎?」

「你身上不是還有傷口嗎?床上暖啊,軟榻太小了不夠我滾的。」

魔魘看着她思考了一會兒開口:「我的傷口好了啊。」

「哦對哦,我給忘了,那你睡地上吧。」說著就把被子拖到他面前,然後自己爬上床去了。

魔魘:……我剛剛說了什麼?

他看了看地板上的被子又看了看床上的慕容冷曦,站了一會兒他把被子塞回衣櫃里然後上了慕容冷曦的床。

「你上我床幹什麼?你不知道男女授受不親嗎?」感覺到魔魘上了她的床她立馬坐起來瞪着他。

「可是床上暖啊,你一個女孩子睡地板着涼了你父母不就會派人來看你睡覺?那我不就沒吃的了?」

外面的木一聽着自家主子一本正經地胡說,都想把耳朵給捂住了。

「不會啊,他們只會讓我喝葯,還有……」

「閉嘴,睡覺。」不等慕容冷曦把話說完他就摟住他閉上了眼。

看着魔魘的樣子慕容冷曦也沒說什麼,已經好久沒有跟人一起睡過覺了,從她能說話能跑開始爹娘就讓她自己睡了,因為不喜歡有人守着她睡覺,每到晚上她就會讓所有人僕人都離開她的院子,奶媽也很少來。

聽見懷裡傳來的呼吸聲,魔魘睜開了眼睛,他試着用靈力探進她的身體,發現她身體里有一股力量阻止了他,無論他用了多少種方法也沒辦法探知,除了知道此時她靈力旺盛別的什麼也不知道,就連她有幾種元素屬性都無法得知。

「真是個全身充滿秘密的小傢伙。」他輕笑道。

「殿下,您今年也才九歲。」外面的木一突然開口道。

「閉嘴,再說話你就回去。」

果然魔魘這話一出外面就沒了動靜,木一可不想回去,他今年十歲,從小就跟在魔魘身邊,這次也不例外,對於他來說,魔魘在哪他木一就在哪。

傲嬌太子撿回家

傲嬌太子撿回家

作者:曦慕禾類型:古代言情狀態:連載中

五歲那年慕容冷曦在山上見到受了傷的魔魘,她把他帶回家養了四年
「你真的不跟我走嗎?」魔魘問她
「我還小,我還沒好好看看這個世界,等我長大了我就去找你
」 魔魘走了之後慕容家就出事了,一夜之間她就成了孤兒,她想找回記憶,想找到記憶中的那個身影,只是後來遇到的人不僅不是他,還傷害了她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