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蘇書晴,森島帆高小說在哪裡可以看?

蘇書晴,森島帆高小說在哪裡可以看?

時間:2022-08-05 22:26作者:森島帆高 標籤: 森島帆高 蘇書晴 都市小說

突然出現的未知能源席捲全球,有着恐怖的感染力,在這股能源的感染下,更多未知的生物開始大肆破壞,直到2000年的能源源頭「真神」被各方勢力強行封印在宇宙之中,似乎危機還沒解除

世界崩落

推薦指數:10分

《世界崩落》在線閱讀

第4章 泯滅的人性

顧佑大病初癒,回到戰艦上,這時的團隊整體的氣氛尤為怪異。

「郝傑體內有兩枚核心,雷鳴核心不翼而飛,死靈核心被我們回收。」

儲旭簡單闡述了前幾日大戰的結果,蘇書晴透過屏幕看着滿目瘡痍的城市,現在正在慢慢重建,人類的文明在絕對的力量面前顯得如此渺小。

「顧佑,你違反紀律,現在禁止你參加任務,期限是一個月。」

儲旭看了看顧佑,輕輕嘆了口氣,他不清楚現在的顧佑是怎麼想的,他不理解為什麼要在高層面前直接表明自己的身份。

「我知道了。」

顧佑的語氣很平和,像是受處分的人不是自己一般。

「蘇書晴,和我等會前往柏林亞海域。」

「知道了。」

儲旭不太習慣阿晴一臉嚴肅的神情,他還是比較喜歡平時調皮搗蛋的樣子。

戰艦逐漸遠離天啟市,阿晴站在甲板上看着越來越小的城市,不禁陷入沉思。

「真是慘烈啊…」

戰艦很快來到帕林亞海域上空,儲旭來到甲板上,遞給阿晴一套潛水裝置,阿晴心領神會穿上潛水裝置,若昕此時也跟來,三人準備好,就從甲板上一躍而下。

一進入水中,高空落下帶來的衝擊力震得阿晴有些恍惚,阿晴看了看其餘兩人,發現兩人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啟了緩衝裝置,這才避免受到衝擊。

「都聽得到嗎?」

無線電傳來顧佑的聲音。

「聽得到,請講」

三人立刻回答,靜靜等候顧佑接下來的指示。

「我把目標定位已經發到你們的系統上了,跟着導航就能找到。」

三人跟隨導航來到一個洞口,昏暗的海底,只有他們裝甲上自帶的光源,顯得格外陰森。

「我深海恐懼都要犯了!」

「忍着點,異能源頭就在洞內。」

繼續深入,一下子寬敞起來,這是別有洞天啊,阿晴跟在儲旭身後,若昕墊後,阿晴四處觀察的時候,燈光無意間晃到一個身影。

阿晴定睛一瞧,有些模糊,儲旭看阿晴狀態不對,照明燈往阿晴方向一打,阿晴藉助燈光一看。

「哇!這是什麼東西!」

阿晴嚇得連連後退,儲旭湊過來一瞧,誒嘿,就是一破雕像,長期被海水腐蝕,面容變得模糊不清了而已。

「就是一雕像,瞧給你嚇得。」

這時的阿晴纏着若昕要抱抱,自己嚇得身體都在抖。

「阿晴,別抱着我。」

「不嘛不嘛,這太嚇人了,嗚嗚嗚QAQ」

若昕一臉無奈,只得讓阿晴抱着以平復他受傷的心靈。

片刻過後,三人繼續前進,場景也變得更加寬廣,四周都是布滿海草的大樓,一些小魚在破敗的大樓里遊盪。

「這是?亞特蘭蒂斯?」

「你小說看多了吧。」

若昕冷漠的回答讓阿晴十分掃興。

「這就是亞特蘭蒂斯。」

儲旭的回答讓阿晴重燃興趣,儲旭帶着兩人繼續深入,隨後娓娓道來。

「這個城市曾經還是一座海島上的,有個居民無意間接觸核心變成偽神,深淵前來搶奪,偽神三番五次地粉碎了深淵的野心,但是深淵並沒有善罷甘休,一次行動中朝海島丟了一顆威力足以覆滅文明的核彈,偽神為了保護其他居民,將海島沉入海底,並圍繞海島半徑五十千米的地方建起保護罩,使得居民就算沒有佩戴任何裝置也能在海底自由出行。」

儲旭頓了頓,鄒起眉頭,像是在回想接下來的故事。

「居民剛開始還因偽神的舉動感到驕傲,隨着時間的推移,越來越多居民開始不滿偽神的行為,他們長期呆在水下,與外界隔絕,心生不滿,於是乎向深淵提供了偽神的具**置。」

「後來呢?」

「深淵許諾會將偽神控制住,並且把居民帶到深淵城內分配工作以及住所。」

「深淵照做了嗎?」

「並沒有,深淵找到偽神,和偽神進行纏鬥,本來是偽神佔了上風,但是居民卻開始聲討偽神的種種惡行,在他們看來,偽神正是因為懦弱才會將整座島嶼沉入海底,正是因為無能,才沒法反抗深淵。」

「怎麼這樣啊!」

「阿晴還真是笨蛋,你要是一直活在海底你會開心嗎?」

若昕的問題很致命,讓阿晴有些無言以對,這的確沒辦法,沒有人願意一輩子活在海底,躲在陰暗處無法與外界有任何聯絡,換作是自己或許也會支持居民的做法。

儲旭眼見阿晴沒有回應便繼續講述接下來的故事。

「偽神被居民的行為傷透了心,但始終保護着那些希望自己被帶走,被殺死的人民,接下來的戰鬥中,偽神因為有了顧慮,節節敗退,被深淵的炮火活生生打死,在生命最後一刻,他還竭盡所能維護住保護罩的運行。」

「那,那些居民呢?」

「深淵打破保護罩,海水涌了進來,人民大部分因為安居樂業的生活漸漸失去了水性,不少人被淹死了,這也算報應吧,極少部分的人浮出水面,被深淵抓去做了苦力,曾經繁榮的文明頃刻間化為虛無。」

「核心呢?」

「核心從偽神的胸膛脫落,漸漸失去了光澤,也就意味着失去了異能,深淵見此便草草收工。」

故事隨着三人登上深處的陸地落下帷幕,三人關閉潛水設備,在陸地上開始搜查。

「前面就是信號源頭了。」

三人走近一看,洞穴內還有一大片湖泊,湖泊上空一顆閃着淡淡藍光的核心正安靜地懸浮着。

「核……核心!」

阿晴一聲驚呼,聲音在洞穴內不斷回蕩,顯得尤為詭異。

「顧佑,這就是源頭嗎?」

「沒錯,看起來核心的散發出的異能只有我們收到了。」

得到肯定回答的儲旭漸漸朝着核心靠近,核心散發出的異能為何只有神庭收到?阿晴呆在原地思考着。

「上校,小心!」

此時,整個陸地在顫動,湖泊下方好像有什麼巨大的東西正往核心處全速前進,若昕急忙喚出自己的機械手臂將儲旭一把抓了過來。

下一刻,一隻巨大的鯊魚衝破水面,不對,那不是鯊魚!

「woc,這鯊魚怎麼一隻魚鰭是正常的,另一隻怎麼是章魚的觸鬚啊!」

鯊魚離核心還有段距離,它張開布滿尖銳牙齒的血盆大口,從裏面伸出了一條條觸手,將核心吞了進去!

「WTF!那是個什麼個什麼鬼玩意?」

「這應該是核心影響了周遭的海洋生物。」

儲旭一反常態的緊張,顯然他也沒有見過這樣的怪物。

「先離開這裡,深海可不是我們的領地。」

三人迅速潛入水中,快速朝着洞外衝去,那怪物發現三人的蹤跡,猛地往他們衝來。

「我們跑不過它!」

「妹的!簡化潛水裝置,發揮戰甲全部性能。」

兩人按照儲旭說的迅速照做,一下子拉開了距離,那怪物眼瞅着他們就要離開洞穴,一聲怒吼,他們周邊的海水突然形成一個又一個的旋渦,三人難以脫身。

怪物停留在原地,似乎在嘲笑他們三人的無能,隨後張開它的血盆大口,伸出帶有密密麻麻吸盤的觸鬚。

「咦惹!莫挨老子!」

阿晴無能狂怒,身上的觸鬚緊緊捆住自己的身軀,就快要將自己捏碎了一般。

「武裝鐵拳20T!」

若昕喚出自己的外置裝甲,硬生生扯開身上的觸鬚,掌心對準怪物的咽喉,開始蓄能。

「熱能射線!」

激光直達怪物的咽喉,怪物吃痛鬆開了其餘兩人,三人乘機逃出洞穴,浮上水面。

誰知,水下漸漸浮現出巨大的陰影,並且向他們全速前進,三人急忙藉助裝甲的推進器逃離海面,下一刻,一張大嘴衝出水面,差點咬到。

怪物落入水面,濺起數米高的海浪。

「好險,差點就被吞進去了。」

蘇書晴剛從劫後餘生的驚慌走出來,卻發現怪物正朝着另一個方向全速前進

「不好了,那個方向是城市,這傢伙正以每秒5公里的速度向城市游去,按照這個架勢的話,5分鐘之內就能抵達淺海。」

顧佑的提示如同催命的喪鐘,已經沒有時間猶豫了,蘇書晴啟動推進器企圖追上那怪物,可眼瞅着就要趕上了,平靜的海面突然升起巨大的水龍捲。

「焯,這傢伙已經逐步掌握核心的力量了嗎!?」

不等阿晴反應,一陣狂風從他身邊急馳而過,正死死地控住肆意橫行的水龍捲,阿晴朝戰艦方向看去,不遠處,顧佑漂浮在空中,雙手合十,翠綠色的眼眸閃爍着流光,神情凝重。

藉此機會,剩下三人迅速追擊那怪物。

「我們總不能一直怪物怪物的喊吧。」

「就叫利維坦吧,看這個體型。」

「看它這個樣子,蠻有克蘇魯風格的,真是讓人san值狂掉。」

阿晴的打趣讓整體的氣氛稍加緩和,儲旭讓顧佑緊急通知疏散民眾,但是利維坦彷彿知道了他們的想法,速度越來越快,甚至是浮出水面,在空中飛行!

「它不會幹死的嗎?」

來不及思考了,現在必須想盡辦法拖延時間,讓民眾撤離,可是有什麼辦法呢?利維坦的體型太大了,他們很難從表面造成傷害。

「狂風!為我所用!」

話音落下,周遭原本平和的氣流變的躁動不安,在利維坦前進的道路上形成了一道看不見的空氣牆。

利維坦絲毫沒有察覺,直勾勾地撞上了空氣牆,發出一聲嘶吼,音量震得幾人頭皮發麻。

「快走!去淺灘那等我!」

顧佑邊催促三人邊利用氣流加速前進的速度,很快三人就先抵達淺灘,顧佑隨後趕來。

「我有個計劃,我會使用神力建起一堵堅不可摧的高壓氣流牆,接着,我希望上校能讓戰艦進入戰鬥狀態,匯聚能源攻擊利維坦,應該可以保下這座城市。」

聽完顧佑的計劃,儲旭立刻開始行動,他回到戰艦上,進入指揮室,打開紅色按鈕上的罩子,猛地按下。

「讓它見識一下神庭冠冕的威力!」

整個戰艦進入備戰狀態,甲板上升起一個又一個的自動炮塔,中心區域升起增幅器,指揮部下方隱藏起來的光能炮也出現在視野中,增幅器的意義就在於進一步增強光能炮的威力也避免能量在發射期間大量流失。

顧佑覺醒成偽神,使用神力建起一堵高聳入雲的氣牆,為了控制住利維坦,顧佑已經做好準備,但誰知,不遠處的海面上升起海嘯,那海嘯足足有百米之高。

是利維坦!

此時的利維坦正慢悠悠地朝着這邊前進,利維坦越來越近,城市兩側淺灘竟升起水龍捲!

水龍捲里似乎有生物,是異化獸,不,是被異能感染的海洋生物!

那些感染的海洋生物響應利維坦的號召順着水龍捲前來助陣,它們被水龍捲肆意地甩出,漫無目的地摧毀城市,有些呆在家中的居民被突如其來的變故嚇個半死,庇護所也在它們不要命的攻勢下即將瓦解。

海嘯逼近,猛地砸在氣牆上,顧佑高舉雙手,利用神力死死頂住,豆大的汗珠從他額頭滑落,他緊咬着嘴唇,霎時間口腔內瀰漫著鐵鏽味。

阿晴和若昕急忙奔赴兩側,阻止災害受損進一步擴大。

利維坦此時也來到氣牆前,吃過一次虧的它,顯然不會再上當,利維坦張開嘴,用尖銳的牙齒死死啃咬着氣牆。

「還沒好嗎?!」

「來了!」

神庭冠冕從高空中緩緩落下,光能炮此刻即將充能完畢,利維坦還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還在不斷啃咬,顧佑依然硬扛着,他面容煞白,嘴唇被他咬的發紫,身體開始微微顫抖,他快要撐不住了。

好在光能炮短暫充能完畢,增幅器開啟,蘊含龐大能量的激光穿過增幅器,直逼利維坦的咽喉,片刻過後,利維坦咽喉處升起陣陣黑煙。

「成功了?」

突然,氣牆碎裂!儲旭趕忙帶着顧佑遠離地面。

海水前赴後繼地涌了進來,瘋狂吞噬着陸地上的生靈,庇護所也在海水的攻勢下,裂開了一個缺口,海水透過缺口滲透進來,人們在庇護所里哭喊,逃竄,死亡的氣息填滿了整個內部。

庇護所內有人哭着說自己不想死,有人說還想見見自己的父母,有人大罵神庭的無能,有人坦然面對死亡,但無一例外,全都怪罪在神庭的無能。

躲在高處的人們僥倖躲過一劫,兩側的水龍捲也在阿晴和若昕的清理下,逐漸不再甩出異變的怪物。

回過神來的儲旭看向利維坦先前的位置,發現空無一物,只有慢慢退潮的海水,儲旭深知利維坦還存活,之前的那一炮因為情況緊急,只發揮出一半的威力,但應該足夠讓利維坦安靜一段時間了。

會議室內,屏幕里記者在滔滔不絕地報道這次災難。

「本台記者為你報道,沿海城市迪曲市遭到未知生命體的襲擊,淺灘周邊的小區被淹沒,部分民眾死在這場災難之中,海水還在慢慢倒流回到海洋,我感覺神庭此次行動未免太過敷衍,對迪曲市造成了不可逆的損失,現在讓我們來聽一聽避難所群眾的發言。」

「神庭指揮官給我滾出來!看看你們保護了什麼!」

「神庭就是這樣守護這片大陸的嗎?!」

「還我爸爸媽媽!」

「把我的家庭還給我!」

「指揮官必須給我們死去的家人償命!」

此話一出,人群瞬間沸騰起來,嚷嚷着要讓我們償命,要讓我們給死去的人有個交代。

「我們可以聽到受害者最真實的感受,現在我想問問神庭,難道你們不把我們普通百姓的生命放在眼裡嗎?」

看到這句話,阿晴猛地站了起來,雙手緊緊握成拳,手心被自己的指甲摳出淡淡血痕。

「我們……我們不是趕到了嗎?我們不是盡我們所能保護了他們了嗎?之前也發了撤離預警了,為什麼他們還要在街上遊盪……這難道也要怪我們嗎?」

阿晴聲淚俱下,他不明白,為什麼?儲旭明明提前讓顧佑發了撤離預警了,顧佑也盡全力拖住了利維坦,為什麼還有人在街上遊盪?為什麼還有人躲在老式的庇護所中?難道時間不夠嗎?

「此次災害受損85%,至今為止最慘烈的一次。」

若昕平靜地彙報結果,絲毫沒有受到新聞帶來的影響,她好像失去共情能力,默默坐在椅子上。

「對不起,上校,是我不夠強……」

顧佑站起身來,向儲旭深深鞠了一躬,好像這樣做能減輕他的內心的負擔。

「沒關係……你們兩個坐下吧……」

儲旭的心情也不是很好,說話都帶着悲傷,與平日里嚴肅的樣子大不相同,好像這是他最脆弱的地方。

經過記者的報道,「神庭漠視平民生命」迅速衝上熱搜,大量的網友在網絡上不斷抨擊,肆意評價,天啟市事件受害者的評論,使得整個事件發酵的更加恐怖。

一時間,漫天的咒罵將幾人團團圍住,有人舉起反對神庭的牌子,拉着其他人一起進行抗議,更有甚者來到科里納學院門口,吵吵着要讓儲旭出來給個說法。

「這段日子別看熱搜了。」

「可是……有些人根本不是受害者,他們只是圍觀者,甚至有的只是在日常生活中受氣的,他們為什麼可以將自己的怒火隨意宣洩在我們身上?他們為什麼可以肆意評價我們?」

「那是他們的事,嘴巴長在他們身上,他們想怎麼說就怎麼說,你又不能撕了他們的嘴。」

儲旭的回答是阿晴未曾想過的,阿晴不理解有人僅僅只是在平常生活中受了氣,看到這種事就會來摻一腳,抒發自己的不滿,但是他們根本不了解事件的全過程,就只是不爽了,想罵人,剛好我們一時間成為眾矢之的,所以可以盡情咒罵我們。

會議結束,阿晴失魂落魄地躺在自己房間的床上。

「弟弟,你沒事吧?」

「沒…沒事。」

子熙一看到那些惡評,就給阿晴打電話,生怕他受到傷害。

「弟弟,你做的很好了,沒事的,別管那些人怎麼說,你是最棒的。」

阿晴再也忍不住了,他大聲地哭泣,似乎要把內心的苦悶全部哭干,他緊緊抓着自己胸口,心臟帶來的刺痛讓他生不如死,他的腦海還在一遍遍回想着那些人的嘴臉,那些肆意批判的言論。

「姐姐!為什麼!為什麼啊!我們明明通知他們去新的庇護所了!為什麼有人不聽!為什麼他們那些吃瓜群眾可以肆意批判我們!為什麼他們可以不為他們的言行負責任,哪怕擔一丁點責任!」

子熙聽着阿晴聲嘶力竭的哭聲,心也跟着揪着疼,她也被阿晴的情緒感染,帶着哭腔不停地安撫着自己的弟弟。

子熙都知道,她知道自己的弟弟當時為了保護迪曲市有多拚命,回到天啟市就已經病倒了,他一醒來就去開會,就去直面那些惡意,作為姐姐的子熙怎麼會不心疼。

漸漸的,阿晴的房間傳不出絲毫聲響,阿晴累的睡著了,子熙怎麼也睡不着,她想為阿晴做點什麼。

子熙很快在網絡發表了一篇關於迪曲市事件的文章,她本以為人們會因為她這篇文章稍加改變,至少不再有那麼多惡意。

可她錯了,一經發表,惡意如同潮水般湧入她的評論區,不堪入目的言辭不斷挑戰着子熙內心的底線。

「哎喲,神庭這麼快就買水軍了?」

「人血饅頭好吃嗎?」

「你這麼懂,你當時在現場嗎?」

「流量賺翻了吧!」

「你家裡人還健在嗎?」

評論區根本看不到任何有理智的人,全是大家的怒火,就算有理性的評論,也會被那些人罵到刪評,很快,子熙的私信也被怒火攻佔。

好像在這種情況下,不用帶着理智和人性,只要將自己受過的委屈,不滿,一股腦的發泄出來,如果不和他們這些人做同樣的事,也會被當做辱罵的對象。

世界崩落

世界崩落

作者:森島帆高類型:都市小說狀態:連載中

突然出現的未知能源席捲全球,有着恐怖的感染力,在這股能源的感染下,更多未知的生物開始大肆破壞,直到2000年的能源源頭「真神」被各方勢力強行封印在宇宙之中,似乎危機還沒解除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