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養了萌寶千年,卻不知那是我的崽,養了萌寶千年,卻不知那是我的崽

養了萌寶千年,卻不知那是我的崽,養了萌寶千年,卻不知那是我的崽

時間:2022-08-07 22:28作者:覓己者 標籤: 古代言情 夜以曦 納蘭千羽

【女強/男強/萌寶/重生復仇/馬甲/】 她像條狗一般被拋下了禁魔淵,才知昔日的好閨蜜的真面目,昔日的好娘親其實是殺害自己自己的惡毒後媽,修鍊天賦也被後媽以禁術壓制 本以為在禁魔淵之下必死無疑,卻意外解了禁術不僅恢復了修鍊天賦,還手刃仇人 從此走上收萌寵,習醫制…
第3章 被當娘了

怎麼可能是她呢?那麼囂張又強大的人,難道是她的後人,可也不可能長得如此相似啊!

納蘭因暗忖。

「啊!有點像那風大魔頭。」老魔頭低頭思索,恍然大悟。

「你也覺得像。」

「是挺像的,但又覺得不大可能。」老魔頭回應。

「管她是不是,長得如此相似,不是她,也是她的後代子孫風氏血脈。落到我手裡剛好了了千年前的恩怨。」她漫不經心的站起身轉身離去。

「色鬼爺爺,姐姐什麼時候才能醒來。」

老色鬼也不在意小魔頭的稱呼,坐在塌上,把小女娃子半摟在懷裡,舀了小半勺湯藥,像是滴一般,慢慢滴入女娃子的嘴裏,一點一點的喂,女娃子一點一點的咽下去。

「就快了,吃了腐靈花熬制了七七四十九天的葯,過幾天就能醒了。」

藥液入口,強悍的藥力瞬間遊走在在靈脈和四肢百骸間,青筋勃起,像是被撐爆了一般,躺在床上的人兒都嘶了聲。

疼痛令她臉部扭曲,表情絞扭在一起,身體不自覺顫抖起來。滿頭都是汗,疲憊不堪。

老色鬼拿了張帕子輕輕地摁在臉頰上,細細地吸干汗液。

老魔頭,小魔頭像看怪物一樣盯着老色鬼看,老色鬼氣惱地問:「看什麼看?」

老魔頭說:「老色鬼你怎麼越來越娘了,不知道的還以為女鬼上身了呢!」

「去你娘的!你才娘呢!」老色鬼飛起一腳,揣在老魔頭屁股上。

老魔頭捂着屁股,一溜煙地跑了,小魔頭拍拍胸口,呼出口氣:「還好,還是老色鬼爺爺,不是別人冒充的」小魔頭神情恢復正常,問「色鬼爺爺,就沒有吃了不痛的葯嗎?」

「你以為獸元再生有那麼容易啊!整條脊骨都被抽出去了,腐靈花要先腐化原先殘留下的碎骨,才能重新滋養出獸元,有了獸元才能孕育出陰陽兩氣,才能真正走上修鍊之路。」

……

三年後,極天學院天門洞階梯前。

「娘親,小胖團好累啊!我們休息休息吧!」

微風輕拂,裹挾着一個脆生生的小奶音,一個小毛團一屁股坐在地上,死乞白賴地搖晃着納蘭千羽的衣袖,委屈巴巴的,大尾巴無力的垂在地下。

抬頭望去,一級連着一級的白玉石階,宛如長龍盤旋在陡峭而險峻的山壁上,直接伸向雲海深處,望不見盡頭,巍峨壯觀,大氣磅礴。

「還要好久啊!為什麼我們不能「啾 」的一下飛上去?以前娘親都可以帶着小胖團「啾」的一下飛高高的。」

「因為我們要通過試心路的考核,才能真正成為極天學院的學生,才有資格下山歷練。還有我真的不是你娘親。」納蘭千羽回首,蹲下身子,平視着小毛團,第一千次無力地反抗,小狐狸自顧自地搖頭晃腦充耳不聞,也不知到底聽到了沒有。

「哦,我知道了,就像娘親忘了小胖團一樣,娘親肯定也忘了怎麼飛飛了。」小狐狸摸索着下巴,靈光一閃仿似恍然大悟。

「小胖團是不是好聰明啊!」小毛團眨巴着眼睛,歪着毛茸茸的腦袋,銀色的眼睛裏透着期待。

「是啊,小胖團真聰明!」看着那滴溜溜的大眼睛,軟皮厚毛的大腦袋,她咽了咽唾沫,還是耐不住內心的吶喊,伸出手捋了捋小胖團毛茸茸的小腦袋。

這皮子……這尾巴……

納蘭千羽捋着尾巴,一臉享受,連眼睛都眯了起來,彷彿墜入了某種回憶當中。

要不是一時手癢,也不會被當娘了,誰叫自己對於毛球,實在是沒有沒有抵抗力呢。

當她還是風千羽時,沒少溜出家,到處禍害各種毛團,也沒見過比小胖團更漂亮的了,要不是當時一時手癢,也就不會被小胖團纏上,也就不會被當娘了,還被禁魔淵下那群魔頭取笑了,不過要不是小胖團,自己也不會那麼快就能離開禁魔淵。

「喂,賤民,滾開點,別擋路。 」

一聲呵斥,打斷了納蘭千羽的回憶。

納蘭千羽抱着小毛團,悠悠地起身,回眸撇了一眼身後這頤指氣使的紅衣小姑娘小姑娘。

一身紅色勁裝,腰間盤旋着一根黑色鞭子,偶有山風拂過,衣衫飄揚,發如墨色的綢緞輕舞飛揚,額間墜着一枚如烈焰般的紅色玉墜,整個人活潑又靈動。

納蘭千羽轉身提步欲走,不予理會她的挑釁,繼續自己的挼毛事業。

紅衣小姑娘愣了愣,短暫地失了言語。

「你……你……什麼意思?」紅衣小姑娘愣了愣,似乎沒想到有人竟會這樣冷待她,短暫地失了言語,驀地反應過來,氣急敗壞繞過納蘭千羽張開雙臂,擋住她的去路。

「就這意思。」納蘭千羽瞥了一眼小姑娘,隨之垂眸繼續自己的挼毛大業,懶洋洋地回答。

「「這意思」是啥意思。」

「沒啥意思。」

紅衣小姑娘愣了會,瞬間明白自己被耍了,氣鼓着腮幫子,指着納蘭千羽道:「你……你……你知不知道我爹是誰?」

納蘭千羽緩慢地抬起眼眸,視線淡淡地轉移到紅衣小姑娘的臉上,一臉不在乎地道:「你都不知道你爹是誰,我怎麼知道,要不你回家問你娘。」

「你居然敢羞辱我娘!」紅衣小姑娘怒瞪着納蘭千羽,臉上的表情一陣青一陣白,一會咬牙切齒,一會氣急敗壞。

「我什麼時候羞辱你娘了,不是你不知道你爹姓什麼嗎?我好心地提醒你回去問你娘,難道不對嗎?還是你娘也不知道你爹姓什麼?」納蘭千羽睞了一眼紅衣姑娘,佯裝着驚訝道。

「你也會有吃癟的時候!」

猛然中,一陣鬨笑聲從身後響起,紅衣小姑娘惱羞成怒。

為首之人,一身白衣,迎風而立。

「你給我等着,有你好看!」紅衣小姑娘跳腳怒吼道。

「你們看着我吃癟,不幫我也就算了了,居然還取笑我!以後有你們好看的」

紅衣小姑娘氣哼哼地轉過身,跑到人群中找到白衣男子,搖晃着他的手臂撒嬌道:「哥哥,你快幫幫我,她欺負我!」

納蘭千羽斜睨了紅衣小姑娘一眼,沒理會她的出言不遜。隨即目光落到白衣公子臉上,細細的打量,慢慢地欣賞起那白衣公子。好一個翩翩白衣公子,眉眼溫潤,氣度儒雅,遠觀如水,近看若山。

迎着納蘭千羽打量的視線,白衣公子悠然踱步上前,彷彿玉樹徐迎,對納蘭千羽作揖行禮:「在下霍子秋,這位是舍妹霍知夏,不知姑娘如何稱呼?舍妹頑劣,說話不知輕重,還望姑娘見諒。」

「納蘭千羽見過霍家堡霍大公子,久仰大名。」微風輕輕撩起納蘭千羽面紗一角,那微笑就如曇花一現、幽蘭悄綻,迅速淹沒在面紗之下。白衣男子呆了一愣片刻,忘了言語。

「醜八怪矇著個面紗不敢見人,還敢敢勾引我哥哥,不要臉!」霍知夏察覺到白衣男子的視線聚焦在納蘭千羽的臉上,恨不得用眼珠子在她臉上瞪出兩個窟窿來。

白衣公子反應過來,略有羞惱,目光迅速從納蘭千羽臉上移向霍知夏,臉上尷尬不已了:「知夏,不得無禮!還不快給姑娘賠禮道歉!」

霍知夏嘟着嘴,撇着臉,不為所動。

納蘭千羽眸光一亮,眼神狡黠一動,揉着小胖團的腦袋,暗自盤算:「不知霍姑娘想怎麼賠「禮」啊?」

呵呵,真是瞌睡了有人送枕頭,老妖婆他們被困在禁魔淵千年都找不到破開封印的辦法,自己卻因為碰上小胖團莫名其妙地從禁魔淵里「啾」的一下就離開了,來時兩手空空,正愁到哪裡薅羊毛呢,結果就有人送上門了,納蘭千羽暗爽。

養了萌寶千年,卻不知那是我的崽

養了萌寶千年,卻不知那是我的崽

作者:覓己者類型:古代言情狀態:連載中

【女強/男強/萌寶/重生復仇/馬甲/】 她像條狗一般被拋下了禁魔淵,才知昔日的好閨蜜的真面目,昔日的好娘親其實是殺害自己自己的惡毒後媽,修鍊天賦也被後媽以禁術壓制
本以為在禁魔淵之下必死無疑,卻意外解了禁術不僅恢復了修鍊天賦,還手刃仇人
從此走上收萌寵,習醫制毒,威震天下的道路
沒想到想到一直跟在身邊的便宜小兒子居然真的是自己的崽,跟便宜大兒子居然是崽他爹
什麼!!!!! 崽他爹,居然還砍了我的頭,而我居然給他生了個一堆娃? 誰來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麼? 到底曾經發生了什麼?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