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當月光籠罩時安德洛美達,阿波菲斯全文免費

當月光籠罩時安德洛美達,阿波菲斯全文免費

時間:2022-08-08 22:26作者:Arterlin 標籤: 安德洛美達 現代言情 阿波菲斯

「你告訴我,每一次看我的時候你到底是在看誰?」 成長型力速雙A魔法天賦極高女主X執着等待溫柔血族第一繼承人男主 經典劇情,有;虐戀情深,有;失憶替身誤會梗通通都有 血族繼承的真正秘密,巫女魔法的追溯起源,糾纏千年的愛恨糾葛,一切迷題期待您來解開……
第2章 你聽,雨停了

「怎麼了安安,你看上去精神不太好呢…」

茉門張開手指,在安德洛美達面前晃了幾下,「失眠了嗎?」

「啊……有點…」安抬了抬眉毛,儘力穩定心神和指尖的銀叉。

「怎麼失眠了,是做噩夢了嗎,很恐怖嗎,要不要我找醫生開點安眠藥?」小姑娘皺着眉,看上去很緊張。

問題太多,安沒想好先回答哪個。她低頭看着色彩清新治癒的沙拉,小網站被善解人意地切成了小塊,正乖乖地倚靠着透明玻璃碗邊緣。

安看着果汁鮮艷的網站又心生出了點煩躁。

顏色很像那個人手裡頭的花。

昨晚她看到那個陌生男人時,毫不猶豫地扭身拔腿就跑,現在回想起來後悔佔了上頭。

那個男人的臉既不屬於療養院醫生名單,也沒有穿着夜巡的工作服,更加不是這裡的患者。

但是他卻認識她,安摩挲了下叉柄。

鑒於她現在記憶基本等於沒有,男人應該是她的熟人,不然也不至於大晚上隔得半個湖還能認出她。

同學,朋友,還是家人?

可是療養院偏僻,別說親友探望了,她來這兩個月把人認全了,所有職位的人員都是固定的。如果出現生面孔,那百分之九十九是有病友療養結束可以回家了。

她的療程好說歹說也還有兩三個月的樣子,所以應該也不是她的親友來接她回家。

問題回到開頭,那個喊她名字她的陌生男人是誰?

總不至於是他認錯人了吧……

安抿了抿唇,她想再去一次湖泊那。

她想見那個男人。

「安?」

「啊?」

「你又看到噩夢裡的怪物了嗎?」小姑娘摩挲着她的手腕,眉毛快擔心成了八字。

看上去她絲毫沒有因為長時間的不被搭理而生氣,眼眶紅紅,像只着急的粉毛兔子。

眼前還是小姑娘比較重要。

安拍了拍她緊握的手,「沒有怪物,就是睡得太沉了,我起床到現在有點恍惚。」

「那就好那就好。」茉門很快又咧起嘴笑,「那咱們待會去做點戶外運動吧,讓你醒醒神。」

安笑着應了聲。

「說什麼呢小姑娘們,笑得這麼高興。」帶着笑意的女聲傳來。

茉門眼睛一亮,往旁邊騰了騰位置,「拉米亞早上好!」畢竟療養院偏僻,所有人員都住在這裡,所以吃食都聚集在餐廳也可以理解。

安微微笑着打了招呼,只是一般醫生和患者用餐區是分開的,安想不太到安雅斯托爾突然過來打招呼的理由。

「沙拉不合胃口嗎?」

「……什麼?」

「我看你沒動幾口。」

拉米亞的藍眼睛專註地看着她,「有哪裡不舒服要說出來哦,安德洛小姐。」

安低着腦袋想事情,反應慢半拍地注意到對方是在跟自己說話。

她本想擺擺手打着哈哈過去,茉門立馬貼心地報告了她的癥狀。

「安安睡蒙啦,可能胃口不太好。」

「我有榮幸能勞煩茉門小姐幫我拿一碗粥給安德洛小姐嗎?」拉米亞朝安微微笑着。

「誒唷客氣啥呢。」茉門拍了拍拉米亞的肩膀,笑嘻嘻地蹦着去找粥了。

拉米亞笑容未減半分,眼神純粹且認真。而她心頭涌動的微妙感覺又在骨髓罅隙里衍生,安摩挲着叉柄,下意識地做了個吞咽的動作。

「安德洛小姐似乎有些口渴,需要喝些什麼嗎,一杯果汁?」對方話語溫潤,「我可以幫你拿。」

「我不渴,謝謝。」

安抬眼直直對上了拉米亞的眼睛,後者保持着良好的待客狀態,自然地移開了直直看她的目光,「抱歉。」

這種未觸就分的感覺和輕飄飄的語調讓骨髓里的微妙攪動起來,它們穿梭在皮肉里,安莫名的焦躁起來。

她無意識地捏緊銀叉,語氣帶着自己都沒注意到的不爽。「那麼你專門來這兒是想幹什麼?」

對面的人眼裡浮現出些許訝異。

話一出口,安就暗罵自己脾氣上頭。人家一大早上也沒幹什麼,說不定只是和茉門關係好來看看自己的病人,自己怎麼能因為沒睡好就把脾氣撒到不相關的人身上。

安咬了咬後槽牙,正想要開口找補一下自己不是這個意思。

「我只是想和您說說話。」對方打斷了安的思緒,她沒反應過來,眨了眨眼睛。

「什麼?」對方耐心地重複了一次,「我進門時看到您有些疲憊,想着過來說會話,或許能放鬆您的心情,沒想到給您添了麻煩。」

女人梳着一絲不苟的盤發,妝容精緻的臉布滿了歉意。「打擾到您用餐,十分抱歉。」

說完她站起略微一欠身就走開了,安還想說什麼,一碗熱氣騰騰的粥直直撞滿了她眼前。

「粥來啦安安!熱乎的快嘗嘗!」就這麼一會,安再看過去時已經看不到女人的背影里了,她不免地嘆了口氣。

少女悶聲道過謝,一口接着一口地機械用起餐。

茉門歪着腦袋有點困惑,這是怎麼突然食慾大敞了?

「拉米亞…」

女人應了聲。

「我剛才是不是說錯話了……」青年站在樓上望着少女一勺接一勺舀粥的動作,悶着聲輕聲說,「我走了以後,她看上去食慾很好。」

天邊不知道什麼時候團積起大片烏雲,把天幕染成快透不過氣的暗灰色。

青年的聲音悶在雷聲里,「她是不是討厭我?」

「小姐或許只是有起床氣,您也聽到茉門說她昨夜睡得太沉了。」拉米亞柔聲安慰他。

「她昨天看到我了,在後院湖泊那裡。」拉米亞瞪大眼睛急忙問,「小姐有跟您說話嗎?」風漸漸大了起來,樹群被晃得枝椏和綠葉齊並恍惚。

「我喊了她的名字,她頭也不回地跑了。」青年回頭望向拉米亞,「她會不會以為撞到鬼了?」

拉米亞張着嘴還沒說出話,青年就又轉回身自言自語,「是了,撞到鬼,沒睡好,所以今早看上去很疲倦。」

雨徹底下大了,噼里啪啦往玻璃上猛撞,給青年臉上裝飾下道道淚痕。

「拉米亞你走吧,讓我一個人待一會。」

「少主……」拉米亞正想勸道,青年就伸出手隔空將她向後轉了個方向,正正面對着門口。

嘆氣聲和關門聲先後響起又消失,青年注視的那處,茉門對窗外指指點點,她拉着少女從迴廊走到了治療樓,最後消失在他眼前。

屋內已經沉色,唯一的亮光把青年的身影拉長得落寞又孤寂。

青年合上窗帘轉身就看到少女昨天坐過的那張沙發,他愣怔了一下腳步。

很快他又偏過頭,消失在屋內。

沙發還保持着昨天的褶皺。

安看着雨從白天下到了黃昏,茉門在一旁大喊不高興戶外活動被迫害了,安其實想要贊同她。那條隱蔽小道既然隱秘,當然是因為未開採的純天然小道,未開採意味着很多泥土。

下雨泥滑,安要是堅持出去,怕是到時候重新制定療愈課程的就不只有她的精神方面了。

她坐在地板上靠着牆,腦袋向後仰嘆了口氣,而且那個男人也應該沒浪漫到冒着大雨還出門採花。

她想問的問題要被擱置了,而且還不知道有沒有機會再見到那個男人。

「下雨天,真是令人討厭。」茉門聽到安這麼沒頭沒腦地說了一句,轉身坐到她旁邊,「安安也不喜歡雨天嗎?」

「啊,雨天,最差勁了。」安肯定了茉門的問句。

「喔….」茉門把腿併攏屈起,歪着腦袋,眼睛滴溜溜地看着下雨的天幕,「我還頭一回聽你說你討厭什麼呢……」

「我討厭很多呀,比如說……」

「…….比如說?」茉門半天沒等到下文,她扭頭去看女孩子,「安安?」

「抱歉。」安低下了頭,她把自己蜷縮成一團,頭窩在臂彎里,很小聲很小聲地說,「我不記得了。」

茉門瞪大了眼睛,她跪起身上前緊緊抱住安,少女柔軟的髮絲從她指尖流淌過。

「我們從現在開始記,好嗎?」茉門很小聲地說,「我,和你,我們一起。」

隔了很久安的聲音才悶悶地從臂彎里傳出來,「那之前的怎麼辦?」

「之前的回憶會有人幫你記住然後告訴你的。」茉門把腦袋靠在安的發頂,淺金和粉紫交織在一起融匯成絲絲縷縷的暖氣包裹住少女。

「我們只是需要再等一會就好了。」她說,「我陪你,我們一起等。」

過了很久很久,茉門睜眼時突然面前多了一隻手。安還是低着頭抱着腿,但她把手舉到茉門面前伸出了小拇指。

「別騙我啊,茉門·沙利赫爾。」少女隱忍的哽咽聲響起來。

「啊,怎麼會。」

茉門嗓音發抖,輕輕勾住了那隻微微打顫的小拇指。

兩隻小拇指在空中交疊,緊扣,搖晃,最後相互靠攏,緊緊相貼。

「你記住,我討厭別人騙我。」

「我記住了,安。」

茉門往上提了提安的被子,直至蓋過肩頸才停下。

安哭累了被茉門哄上了床,沒一會就沉沉睡去。她把少女凌亂的碎發輕輕撩開整理到鬢邊,忽然她像是感應到什麼似的往身後轉去。

「少主?」

黑衣黑髮的青年靠着牆抱着手讓她坐下,茉門疑惑望着他,「您這個時候不應該在睡覺嗎,怎麼突然上來了?」

「我聽見她哭了。」

「您剛才一直在門外嗎?」

「嗯。」

他本來是在睡覺休息,結果生理本能反應突然有了感應。少女傷心的哭泣聲傳進腦海里,他急急忙忙地衝到門前想看看什麼情況。

但是一想到今天早上少女焦躁的語氣和不善的面色,他又收回了推開房門的手。

即便隔着那面牆,他也清清楚楚地聽清了少女哭泣聲里所有的不安和孤單。

青年坐到床邊,手卻一步不肯往前。

「你說,我是不是做錯了……」茉門聽到自己年輕的少主人這樣問道。

「您保護了小姐,您沒有做錯。」她一字一句地說,「不管是哪一次,您都沒有做錯。」

「但是她…」青年的聲音忽然哽住,藍色光粒從玻璃細微的碎裂聲清晰地衝進茉門的耳朵里,她急忙摁住青年的肩膀。

「月圓夜剛過去,您不可以情緒太過激動。」茉門一時心急沒控制住音量,偏偏此時床上的人睜開了眼。

「茉門?」

「啊,我在。」

少女睡眼惺忪地坐了起來,直直地看向她。安微微歪着腦袋,像是發現了新奇的東西似的猛地靠近茉門。

「咦,你的眼睛怎麼變成藍色了?」她好奇地眨眨眼,「你戴美瞳了嗎?」

茉門愣了愣,急忙連連點頭,「啊啊,好看嗎我的美瞳?」

「好看呀。」少女笑嘻嘻地點了點對面人的眼角,「像夏天的藍色大海。」

茉門半天沒反應,安當她害羞。正準備自己起身下床,茉門卻突然抓住了她的手。

「你剛才說像什麼?」

「嗯?」安被這一下弄得有點莫名其妙。

「你剛說我的眼睛像什麼?」

「像夏天的藍色大海呀。」

茉門放開了抓住安的手,鑒於這丫頭經常天馬行空地讓人抓不准她的想法,並且很多時候下手控制不好力道,安也就沒放在心上。

她低頭找自己的鞋,一時半會沒找到,只能邊看床邊邊問道,「怎麼了,你不喜歡我這麼說嗎?」

「不是。」茉門回答的很快。

安沒找到鞋,抬起頭想問問茉門有沒有看到她的鞋。她直直對上了對方的眼睛。

有一瞬間安突然會覺得茉門望她的眼神很奇怪,那雙藍眼睛在那一刻看起來很難過很難過,就好像…好像是…剛經歷永失我愛之類痛徹心扉的大事一般。

有一瞬間安很想問對面的人,「你怎麼了,怎麼看起來這麼難過?」

但一瞬有時候好像快得讓人抓不住,那種表情快到像是安的錯覺,因為眨眼後,她看到對面的女孩子笑起來。

「沒有,我很高興你誇我。」茉門笑着說,「你說得很好。」

「啊……不客氣。」安有點不太習慣茉門突然這麼客氣,「那個…你有看到我的鞋嗎?」

茉門眨了眨眼,蹲下了身,從長長的床幔底端下拿出了一雙鞋。安拍了拍腦袋「奧,怪我,睡蒙了一時沒想起來。」

療養院的床大多是床墊很厚,床幔很長的復古打扮。一些病友們,包括她常常因此找不到鞋。安跳下床直起身穿鞋,自然地搭上茉門伸出的手。

「你不喜歡床幔嗎?」茉門突然沒頭沒腦地問了一句,安以為她是在記她不喜歡的事物,認真想想後回答道,「還行,只是有時候找不到鞋有點麻煩。」

她穿好鞋後看着窗外,語氣可惜,「還在下雨呢。」

「你想出去嗎?」

「想呀,我們不是要一起出去做戶外遊戲嗎?」安戳戳女孩子的臉蛋,「你不想出去了?」

「嘿,安。」茉門突然轉過身背對落地窗,站到安面前,「我們現在來玩個遊戲吧。」

「在這裡嗎,玩什麼遊戲啊?」

「你閉上眼睛,聽到什麼響聲,就猜猜我在幹什麼。」

「好。」

木地板傳來吱呀聲,安不自覺地往前走,她閉着眼睛踩了踩木地板,哼哼笑了兩聲,「走路?你就這麼小看我嗎茉門?」

「怎麼會。」有什麼悶聲突然響起,安不自覺地笑起來,「你怎麼走路不看路,撞到落地窗痛不痛?」

對方輕笑了兩聲,「不痛。」

半晌後安缺還沒聽到對方動作,她偏了偏腦袋,「咦茉門,你怎麼沒動作了?」

她剛想睜開眼,對方就捂了上來。

「你怎麼耍賴呢。」

「是你太慢了啦。」

「好了,你現在聽到了什麼?」

「聽到什麼……我什麼也沒聽到啊……」

對方拉着她往前走,「現在呢,聽到了嗎?」

「現在……」

安偏過頭把耳朵對着前方。她聽到一聲鳥鳴後,跟着有風撫過樹群冠頂,樹葉簌簌碰撞的聲音。

對方的聲音落在一片平靜里。

「安,你聽,雨停了。」

當月光籠罩時

當月光籠罩時

作者:Arterlin類型:現代言情狀態:連載中

「你告訴我,每一次看我的時候你到底是在看誰?」 成長型力速雙A魔法天賦極高女主X執着等待溫柔血族第一繼承人男主 經典劇情,有;虐戀情深,有;失憶替身誤會梗通通都有 血族繼承的真正秘密,巫女魔法的追溯起源,糾纏千年的愛恨糾葛,一切迷題期待您來解開……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