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高掌遠跖》完整小說(全文在線閱讀)

《高掌遠跖》完整小說(全文在線閱讀)

時間:2022-08-10 22:28作者:一塊芝士球 標籤: 奇幻玄幻 寧初 方陽

寧初本來每天埋頭搞研究,過着不知道腰間盤突出和頭禿哪個先到來的生活,突然,一場全球範圍內的進化序曲,在世界的角落悄然萌芽 神明降臨世間的時候,屏棄紛紛擾擾,也沒能繞過你

高掌遠跖

推薦指數:10分

《高掌遠跖》在線閱讀

第2章 異變

來到樓上,寧初就全身心投入到自己的實驗中了。

大約兩個多小時之後,寧初隨手從抽屜里抽出來一個打火機,準備點燃酒精燈塗平板,發現酒精燈裏面的已經只剩不到四分之一了,寧初就準備到樓上辦公室箱子里拿瓶酒精。

走上四樓,寧初打開門,在靠門的柜子底部蹲着翻找。

轟!

突然頭頂傳來巨響,同時,寧初感覺到上方傳來一種很快速的破空感,趕緊從把埋在柜子里的頭**,抬頭一看。

竟然看到了一根巨大、深褐色的樹枝直接扎穿樓層,把這個頂樓破了個對穿。

寧初來不及多想,只是下意識的趕緊站起身,向著樓下跑去。

這個時候,寧初也不敢坐電梯了,萬一被卡在裏面可就尷尬了。一路狂奔到一樓,在出口處稍微猶豫了一下,終究還是拗不過自己的良心,寧初還是向著旁邊的實驗室里跑去了。

哐當一下撞開實驗室的門,沉浸在實驗中的良平聽到聲音抬頭看見他,剛想張嘴說點什麼,寧初衝過去,拽上良平就往外面跑。直到跑出大樓,寧初才鬆開良平的胳膊,站在原地喘着粗氣,向著四周打量着。

良平本來還想問他突然這是怎麼了,到外面來之後,看清楚情況簡直當場傻眼。

學校道路兩邊的綠化帶里本來被修剪的規規整整的觀賞綠化,現在幾乎是原地膨脹長大了五六倍之多,很多植物上長出莫名鮮艷的果子,花朵變得巨大,墜得枝莖都垂在地上,向外淌着黃色的類似於花蜜一樣的東西。尤其是實驗室門前那兩盆最近剛剛恢復生機的發財樹,現在生的無比巨大,其中一棵的某一根樹枝竟然扎穿了實驗樓。

隨處可見的樹木花草幾乎遮蔽了眼光,這個世界在寧初眼中變成了幾近妖冶般的綠色。

震驚歸震驚,始終在實驗樓前面站着發獃也不是辦法,今天是周末,這附近沒什麼人,不知道會不會有人傷亡。

「寧,寧初,你說,咱們現在怎麼辦?」

良平這二十多年自從四歲上學前班開始,就一直在他的父母規定好的路線上努力學習着,每天都在好好學習,天天向上,從不晚睡,定時健身,甚至長這麼大連一口可樂都沒喝過,沒想到今生竟然會遇到這樣的場景,現在幾乎是腦中一片空白,獃獃的問寧初。

寧初也呆啊,無奈嘆氣之後,他表示:「我要去校門口,一會有人來接我,你呢?」

剛剛在樓梯上狂奔的時候,寧初就掏出手機想按快捷鍵給他的緊急聯繫人,也就是方陽打個電話,因為一瞬間覺得世界過於魔幻,所以想問問她那邊有沒有出現什麼奇怪的事情,但是沒想到手機顯示現在沒有信號。等到寧初跑下樓,看到眼前這個無論從哪個角度望去都看不到盡頭的綠色海洋,他大概了解到所有地方,至少是這座城市應該是都已經變成了這副樣子。

不過方陽肯定會來接他這個是真的,只要方陽沒事的話,是肯定第一反應會來確定他的安全的。

所以他決定到校門口那個他們的老位置等她過來。

這麼問良平是因為,寧初知道他們的目的地不一樣。良平的父母為了良平大學包括現在讀研的學習 能夠專心,不操心其他的事情,所以讓良平在學校裏面的租房區租了一間兩居室,現在一家三口住在裏面,而那個地方和寧初要去的校門口是兩個相反的方向。

良平雖然有時候也會感覺父母逼得太緊,完全沒有自由,但為人孝順,善良,現在不知道這個世界發生了什麼,這下肯定是要回家裡去看看的。

果然,就如寧初所料,良平聽到他的話之後,也是思索了一會,雖說還是對周圍的一切感到害怕,但還是父母的安全是第一位的,所以決定他們兩個人各自分開走。

「好,那我就回家了,你去校門口吧,一路上小心點,還不知道這些東西會不會再發生什麼異變,嗯,雖然我這麼說你可能不愛聽,但是,額,如果實在等不到,你就去我家,你之前去過,知道我位置的,啊。」

良平也掏出手機看了看,發現確實是沒有信號,而且看起來也沒什麼快要好的跡象,於是把礙手礙腳的實驗服脫下來,隨手一扔,囑咐寧初到。

寧初和方陽的感情特別好,雖說他沒有正式見過方陽,但是就僅僅根據寧初自己透露過的隻言片語,寧初對於她的愛戀和依賴是真的特別深,深的良平甚至都感覺這兩個如果分開,他可能會瘋掉的程度。

如果寧初知道現在良平內心所想,肯定要吐槽一句,良平簡直腦部大師,這說的他跟個瘋子似的。

「好,師兄,你也小心。」

最後良平再拍了拍寧初的肩,轉身離去了。

看着良平逐漸遠去的身影,寧初也轉身向著校門口走去。

這一路上高大的植物幾乎是成倍放大,遮天蔽日。寧初跑了一會看到了一片單車,其中有很多黃色的共享電動車,可惜現在手機沒有信號,也用不了。

寧初在車子堆里不抱希望的翻了一會,驚喜的真的找到了一輛沒有上鎖的單車,這個時候也顧不上這輛車子是誰的了,寧初心裏默默念一句對不起了兄弟,翻身上車就向著校門騎行。

果然,找個車子快了很多。

像往常一樣,在這條這些年不知道走過多少遍的路上急速穿行,路邊到處都是因為膨脹而擠到路面上來的粗壯樹根,有些巨大的葉片壓彎了樹枝或者乾脆掉落下來呆在地面上好像是擋路的石頭,路面幾乎都是被地底的樹跟急速生長膨脹而擠裂。

寧初小心避開地上遍布的裂痕,怕地面發生坍塌。

已經在校園裡騎行了不少的一段時間,可是寧初還沒有見到任何一個人,就算是因為今天周末,大多數學生都出去玩或者窩在宿舍,但是現在出了這麼大的動靜,也沒見有人呼救,或者跑出來。

差不多就在這個時候,寧初減緩了自己騎車的速度,慢慢觀察着眼前這棟建築。這裡是學校里的一棟男生本科生寢室,寢室大門上方掛着的「木槿園」被粗大的樹枝卷上纏住,掛在鐵架上搖搖欲墜。

從外面這麼直接看上去一眼,整棟建築像是粽子一樣被樹枝緊緊纏繞起來,樓房表面處處都是被狠狠抽上去過留下的裂紋。寧初的視線從半敞開的大門口中撇進去,抓緊時間瞟來瞟去。突然,寧初的眼神頓住,死死的盯住一處,整個人有點顫抖。

那是一個人的屍體!在這個寢室樓的院子里,有一個男生的身體被一根大概有小腿粗的枝幹直直穿透了胸口,流出來的血液染遍了一大片土地,已然是干透了,血液在空氣暴露太久已經變成了黑色。這個人的頭朝着門外,手不甘心的伸向大門口,活着的希望就在眼前,可惜這個世界上,註定大多數人不是幸運的那一批,他死在了離大門只有不到七八步的距離。

哪怕是親眼看到了這樣的場景,寧初還是不敢停下來,還是重新加速,繼續向著校門口騎去。看來事情比他想像中嚴重的多。在寧初剛剛發現這件事的時候,在辦公室里樹枝也是動的,不知道是故意襲擊他還是只是隨機的伸展,估計那一下的全體運動造成了現在的這副樣子,但是現在不知道因為什麼原因,草木停止了變化,但是不知道什麼時候又要開始了。

接着,寧初的眼前出現了一座橋。經過這座小橋到了對面就離校門口很近了,寧初這個時候突然很不切實際的想,有時候學校太大好像也不是什麼好事,當時本科來這裡的第一年還總是在迷路,去哪裡干點什麼總要在學校里開着導航指路才行。

這樣想着,寧初突然想起來總是窩在橋頭的黃指導。黃指導是學校里很著名的一隻大橘,平常一般都在橋頭這個位置獃著曬太陽,已經在學校裏面生活了好多年了,寧初大一的時候它就在了,這裡離教學樓不遠,因為它喜歡是不是跑去教學樓溜來溜去,甚至有幾次在學生上着課的時候跑到講台上抬着小爪子喵喵叫,所以被學生們叫做黃指導。

騎到黃指導平常窩着的地方,這裡有學生給它搭了一個小窩。寧初一開始看到窩裡什麼也沒有還吃了一驚,他性格不好,又不喜歡交際,朋友不多,黃指導是它在這個學校里最好的朋友之一。

喵~

寧初聽到身後傳來叫聲,調轉車把才發現黃指導正從橋對岸走過來。寧初斜靠好單車,準備下去把黃指導也抱上來,突然,嗖,的一聲破空聲,一根樹枝從橋下的小河裡生長而出,飛速在寧初的眼前竄過,蹭傷寧初的手臂並且狠狠的炸穿了正在跑來的黃指導。

寧初一下子愣住,但是樹枝並不像之前一樣不再動彈,而是繼續在空中扭動抽搐着。黃指導的屍體被它穿着在空中划來划去過後,這具屍體直接快速乾枯掉,像是被樹枝吸幹了。

感到眼前的樹枝不僅沒有想要不動的樣子,甚至在吸收營養之後活動似乎更加靈活了,枝幹的頂端在空氣中輕輕晃動想要找到下一個目標。

寧初不敢猶豫,衝上單車開始向著校門口瘋狂的開始騎車,甚至急得站了起來,好像這樣可以稍微快一點,再快一點。寧初沒有回頭,也沒有機會給他回頭,多餘的動作都是在浪費時間,一路狂奔,終於看到了早已不似從前氣派的大門。

如今的校門口所有能被攀附的物體都被褐色的植物所籠罩,那些好像是活過來了的植物在這裡越來越多,寧初一眼看到大門口那輛顯眼的銀色跑車,是方陽!

總算看到希望,寧初再加把勁,一口氣衝到車前,然後直接撇下單車,拉開副駕駛的門,剛坐進去,就見旁邊的方陽乾脆的鎖上車門。

寧初粗粗喘了兩口氣才勉強緩了過來。

「你沒事吧。」

「你沒事吧。」

兩聲問候異口同聲的響起。

寧初看着方陽的臉上和他一樣有些詫異的表情,不由小聲笑了一聲,看來是沒什麼問題了。

方陽穿着一身黑色西裝,和一雙應該是為了開車所以臨時隨便找的看起來不太搭的運動鞋。

終於看到了方陽,寧初終於找回了自己的主心骨,內心安定了不少,腦子終於能好好運轉了。

「看起來你也從公司匆匆忙忙跑出來的,咱們現在去爸媽那裡看一眼?」

寧初這麼建議到。

如果所有的植物都會異變的話,老宅里的那個小後花園的情況應該很嚴重,也不知道爸媽還有妹妹妹夫有沒有躲過這一劫,目前看起來這些植物的運動力很強但是還不敢太靈活,只要他們及時跑到地下室去現在應該問題不大。

他現在說這個問題是想問方陽是去看看他們還是回他們的公寓躲着,但是就看目前這個植物可以輕鬆擊穿樓房牆面的力度來看,回公寓似乎也安全不到哪裡去。

「嗯,回爸媽那看看,要不我不放心,我這一路上過來,只要反應快點,應該能安全到達,反正老宅離這裡不遠,再過段時間情況越來越嚴重,就更沒辦法了。」

方陽說著,啟動車子,從座位旁給寧初扔了一包抽紙。

「你的胳膊怎麼擦傷了,感覺還好嗎,現在條件不允許,要是不是特別難受,稍微忍一下,到家給你好好包紮一下。」

聽到她這話,寧初這才覺着左胳膊肘部疼,是剛剛被那根從河裡竄出來的枝幹擦傷的。

寧初仔細觀察了一下傷口,流血量不大,傷口也就三指寬,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就用車上一直放着的一瓶礦泉水稍微沖了一下免的發炎,用抽紙再擦了擦。

「剛剛被植物擦着了,沒啥事。」

「行,繫上安全帶,我得開快點。」

高掌遠跖

高掌遠跖

作者:一塊芝士球類型:奇幻玄幻狀態:連載中

寧初本來每天埋頭搞研究,過着不知道腰間盤突出和頭禿哪個先到來的生活,突然,一場全球範圍內的進化序曲,在世界的角落悄然萌芽
神明降臨世間的時候,屏棄紛紛擾擾,也沒能繞過你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