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大宋風華趙楨,枯木逢秋全本免費閱讀

大宋風華趙楨,枯木逢秋全本免費閱讀

時間:2022-08-22 22:28作者:枯木逢秋 標籤: 軍事歷史 枯木逢秋 趙楨

天聖三年,百姓祥和,外朝虎視眈眈因生病昏迷的趙楨睜開了眼睛,看我如何讓這大宋屹立在世界之巔,萬國來拜!

大宋風華

推薦指數:10分

《大宋風華》在線閱讀

第4章 出宮

「起來吧,官家昨日才醒過來,吾不過是來跟官家說會兒話,能有什麼危險。」劉氏說道。

「是。」

趙楨看着這個保衛劉氏的燕指揮,這個燕翎身居殿前副都指揮使,雖然他說的話沒有一點問題,但自己還是覺得有些奇怪。

這可是大宋戒備森嚴的皇宮,這裡高手如雲,還有什麼人能悄無聲息的進來不成。

「楨兒啊,你不知道,自從你落入湖中後,吾便下令讓嚴格搜查皇宮裡可疑的人,同時吾也讓各個宮裡都加強保衛,防止宮中再有人遇害。」

「還是大娘娘想的周到,孩兒佩服。」趙楨小小的拍了下劉氏的馬屁,使劉氏放鬆警惕同時又對燕翎試探道:「燕統領,你的忠心實在可嘉,愛卿一定要保護好太后,宮中也要加強護衛,像朕前幾日被賊人推進湖中的事必須要引以為戒。」

燕翎身子輕微的一抖,但這微小的動作卻也並沒有逃過趙楨的眼睛。看來自己被推入湖中的內情他想必也是知道的。

「官家,太后,各位大臣已到齊在大殿候駕了。」一旁的張茂則說道。

「母后,咱們走吧。」趙楨站起身來對一邊的劉氏說道。

大慶殿,殿深處高高的坐着趙楨,劉氏隔着一道帘子坐在趙楨旁邊。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趙楨坐在金鑾座上強控制住自己的面部表情,他哪見過這場面,沒有文化的他只能在心裏直呼WC,一邊的張茂則小聲為趙楨介紹着殿下的各位大臣。

「眾愛卿平身。」趙楨深吸了一口氣,平復了一下自己的小心臟。

趙楨向下面看去,只見穿着各色朝服的大臣雙手執笏板俯首站立着,文官在前,武官在後。

只見右側第一位站着的這位身穿紫色緋袍,腰裡挽着紫金魚袋。此人便是宰執丁謂,也是當今內閣的首輔,可謂位極人臣,雖然有點喜歡拍馬屁,但在一些大事上卻也能處理得當,甚得先帝趙恆的欣賞,話說這樣既會拍馬屁,又能幹事的臣子,哪個皇帝能不喜歡?

丁謂走上前噗通一下便跪在地上說道:「官家洪福金安,這實在是天佑我大宋啊,而且老臣看到官家剛醒來就如此關心國事,官家將來在史書上必定會是一代千古明君啊!

趙楨被丁謂誇的飄飄然,「丁相老當力壯,朕還尚且年幼,很多國事仍需丁相操心,朕在此多謝丁相。」

丁謂一聽這話感動的流下了眼淚,能得到皇帝的一句感謝,這是多大的殊榮。「老臣願為了大宋肝腦塗地。」

「哼。」一旁的人冷哼,見此人的站位竟比丁謂還要高。

他厲聲道:「官家,忠言逆語才利於行。官家要學唐太宗,切勿被一些小人的花言巧語蒙蔽了。先帝駕崩前便是想讓官家您成為我大宋的一代賢君,能夠虛心納諫,遠離小人,要看清楚那些溜須拍馬之徒啊。」

眼前說話之人便是權執大柱國又加封太師並任樞密使掌管兵權的荊王趙元儼,同時也是趙楨的叔叔。

趙楨本來就是有意在與丁謂演戲,聽趙元儼這噼哩嘩啦的一頓痛批倒也並沒有發怒,而是朝着丁謂看去。

只見丁謂也絲毫不敢說話,而是緩緩向後退了下去,而那渾濁的眼睛中卻是划過一道厲色。這些話早不說晚不說,偏偏這時候說,這顯然是要藉著官家敲打自己。

這趙元儼單是太師的官職便與他持平,再加上趙元儼身為皇室宗親,當朝皇帝的叔叔,頂着荊王的帽子。有這等身份,便是丁謂也要服軟。

若是換了那些頭鐵的御史或翰林學士們便是一頭在這大殿上撞死也要與這位荊王給分辯個明了。

但這丁謂可是官場的老油條了,自然不會因為趙元儼的一兩句話便當場在堂上同他爭個你死我活,只見他仍是面不改色端莊的站着。

他已經貴為當朝首輔,若是再想那些自詡為清流的學士們在這大殿叫嚷,豈不是丟了身份?

趙楨見丁謂軟了下去也該自己說話了,便正色道:「荊王的話朕都知道,這些奸臣小人是可惡,他們趴伏在我大宋的軀體上吸附着百姓的血汗,在朕和諸位大臣面前邀功請賞,所以朕才需要諸位愛卿的輔佐,在諸位大臣們的儘力輔佐下朕才能擦亮眼睛,看出是非醜惡,善惡姦邪啊。」

話音剛落,朝上綠朱紫色衣皆齊齊跪倒呼道:「臣等定儘力輔佐官家。」

趙楨與趙元儼這一唱一和之間便將丁謂弄得灰頭土臉的。

劉氏隔着帘子眼中閃動着精亮的光芒,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

散朝,趙楨待眾臣以及劉氏散後從正門踩着斜射進的陽光出了這大殿。

已接近趙楨站在大殿的外面,轉身看着這座富麗堂皇的宮殿。已近正午的太陽照在琉璃瓦上令人眩目,趙楨抬手遮光眯着眼看着。

這便是大宋最具權力的機構,這便是令世間無數英雄豪傑競相爭奪的地方,這便是在古代歷史掀起無數腥風血雨的源泉。這令人又喜又恨,令人又愛又怯,令人又着迷又止步的皇權!

他有些悵然,本以為劉氏會藉著這次上朝的機會給自己來一個下馬威呢,自己都想好如何應付的局面了。沒想到劉氏竟一語未發,給趙楨一種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覺。

其實這也並非是劉氏多心機的問題,只是劉氏也還沒有搞清楚趙楨在擺什麼譜,甚至還在想到底為什麼趙楨的變化如此大,難道他之前一直在藏拙?劉氏回到慈祥宮,坐在鳳榻上思索。

趙楨在回寢宮的路上對張茂則說道:「張公公,去查一下這個胡芷的底細。」

張茂則恭聲道:「皇上,臣已經安排人去查了。」內宮的每一位宮女太監在進宮的時候自己的資料在內務省都會有備份,資料詳細到就連他們之前發生過的什麼重大的事情都一清二楚。

張茂則身為內宮的太監總管,想要了解宮中一個宮女的資料也是輕而易舉的。

趙楨一臉意外的看着張茂則,沒想到這個太監也能跟自己想到一塊去,並且先自己一步。

張茂則解釋道:「皇上,見方才您問胡芷這個宮女,臣便讓人去查了。」

趙楨聽此解釋後沒太在意,見眼下無事後便心想着要出宮去看看。趙楨和靜兒換上了出宮的衣服,張茂則也跟隨着。

趙楨站在街道上,看着街上人來人往,好不熱鬧,感嘆着大宋經濟的繁榮。

汴京作為大宋的都城,是天下最繁華的所在。

街上的道路寬闊平整,街道兩旁有貨郎小販賣力的吆喝,還有那些兩三層樓高,掛着招牌和幌子的商鋪。賣布的,賣糧的,賣酒的。

絡繹不絕的行人,穿着各種的衣服,在路上悠閑地閑逛。有普通的百姓,有帶着小廝的小生,還有帶着小孫的老叟。

這裡的人無論男女老少都洋溢着笑容,一切都是那麼平和,彷彿一切都充滿了希望。

自北宋建朝以來便開創了坊市制度,由於建朝初期社會環境並不穩定,因此制定嚴格的運營時間。但隨着社會環境的發展,宋朝經濟的快速激活,坊市制對人們的日常生活變成了一種束縛。

趙楨等人穿着便衣在街上閑逛,他第一次見到大宋盛世的真實面貌,一雙眼睛簡直不夠看。這繁華的大宋,任何一個普通的場景,在他眼睛裏都是這世界上最美的風景。

「客官,您要點兒什麼?」趙楨帶着兩人走進了一家茶館。

「把你們這最好的茶給上來。」張茂則拋出銀子。

「得嘞。」夥計伸出手接過拋過來的銀子,喜笑眉開道。

趙楨坐在一個房間窗戶邊,招呼着讓他倆坐下。他拉着靜兒的手臂讓靜兒坐了下來,而張茂則卻執意要站着。

古代封建禮儀的思想早已根深蒂固的植入了張茂則的內心,而靜兒卻是跟趙楨在一塊兒時間長了,知曉趙楨的性子。

「皇上,咱們接下來要去哪?」靜兒坐在趙楨旁邊問道。

「先去開封府看看吧。」趙楨道。

在前世趙楨都聽過許多關於開封尹包青天的故事,包青天名叫包拯,字希仁,他因廉潔公正,鐵面無私,敢於直言進諫所以被稱為包青天。可現在的他還並非是開封尹,如今的包拯還並未踏足官場。

現在的開封尹還是王瞻,此人行事果斷,因任福州知州時大力整改陋習,卓有成效,所以受到先帝的賞識,在福州只呆了三年便任他為開封尹。

三人在茶館喝過茶後便走出了茶館,三人邊看邊往開封府走去。

「官家出宮了?」

「是的,太后,末將手下的人親眼所見官家帶着一個侍女和張公公一起從神武門出去了。」燕翎對劉氏說道。

「太后,我們要不要趁這個機會在宮外把官家他們······」

劉氏緩緩踱着步思索着。

「不妥,有張茂則跟着他,恐怕根本不會那麼容易。」劉氏眯着眼說道。

「無礙,末將現在去傳蘇泰去,讓他拖着張公公,再帶幾個人去殺了趙楨。」燕翎胸有成竹的說道。

劉氏又皺着眉頭考慮了半晌,似乎下定決心道:「一定要小心,記住不能留下任何線索。自從官家醒來後好像換了個人,咱們做事更要小心。」

「是。」

燕翎出殿後去了自己的住處對門外的侍衛說道:「去告訴蘇泰,讓他·········」

侍衛一臉獃滯的看着燕翎,顯得很是震驚。

「放心,事成之後少不了你的賞賜。」這個侍衛是燕翎最信任的,侍衛雖然知道自己的指揮使和太后的事情,卻也沒想到燕翎會如此大膽,竟然要讓人謀殺當今皇帝。

但他咬了咬牙還是道:「領命!」

只因這個燕翎救過自己的性命,所以他才會誓死追隨着燕翎。

大宋風華

大宋風華

作者:枯木逢秋類型:軍事歷史狀態:連載中

天聖三年,百姓祥和,外朝虎視眈眈
因生病昏迷的趙楨睜開了眼睛,看我如何讓這大宋屹立在世界之巔,萬國來拜!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