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求兩世相思引:草色入簾青小說免費資源

求兩世相思引:草色入簾青小說免費資源

時間:2022-08-25 22:32作者:肆年 標籤: 燕姍 現代言情 陸簾青

一個是新朝權貴,一個是亡國公主,兩世糾葛,誰才是贏家?
第 1 節 陸簾青

精彩節選


我在教坊司里待了四年,從沒有人招過我。
只因我容貌醜陋,還是個發不出聲音的啞巴!
誰能想到高高在上,纖塵不染的大燕丞相會為一個啞奴贖身。
他給了我新的身份——做他的籠中雀,無名無分的外室。
對我說」滾出去」、」記住你身份」的權臣,也會有哭紅眼要為我殉葬的一天。
1」之前上過夜嗎?」
我跪在當朝丞相陸簾青的腳下,黑色官靴上兩條修長筆直的腿裹在綢緞褲里,清雅低沉的聲音,如大燕清冽的秋雨,怎麼聽也不像是來教坊司買歡的恩客。
這是我頭一回上夜,因為陸簾青不容拒絕的高貴身份,還因為他指名道姓點了我……身子微微哆嗦,我茫然地從喉嚨里發出個模糊的音。
他俯下身,好看而白皙的手捏住我的下巴,不輕不重地摩挲,指腹上冰涼薄繭碾上我的唇,道:」是個啞巴?」
我不敢抬頭,指了指喉結處,拇指大的舊疤。
空氣微微凝固冷寂,他霍然鬆開手,情緒難辨地輕笑一聲:」去洗乾淨!」
陸家,大燕的封侯世家。
北唐覆滅後,契丹大舉南下攻下中原,在累累屍骨和焦土上建了新都。
陸家、段家皆是當年北唐舊臣,而今都奉了北夷新君,保住了闔族榮華。
陸家更為走運些,誕下一對雙生子,名動洛陽的胞姐入宮為寵妃,天資英才的弟弟不過二十齣頭卻登頂為相,替契丹人掌管天下。
到了這個年紀,陸簾青還遲遲未娶妻成家,一說是陸家規矩森嚴,對門楣出身要求極高。
二說是陸相冷心寡慾,整個大燕也沒有他看入眼的女子。
這般掛着牆上供人瞻仰的陸家金貴嫡子,大燕的盛名丞相,也有上教坊司狎妓的一天!
誰也想不到,想不明白,包括我!
轉過屏風,血液彷彿全部湧上我啞了的喉嚨,兩隻手扶住木桶,指甲嵌入木屑,我才鎮定下來。
唇綻開苦笑,誰都可以要我,除了陸家和段家人!
他們臟!
身子泡入木桶,直到水涼透了……上教坊司的人都喜歡鶯聲燕語,沒人喜歡一個啞巴,姿色平平的木頭,何況我只是教坊司里的清倌,只供彈曲解悶。
陸簾青是我第一位恩客,但我寧可自己毀了自己!」
洗乾淨就出來。」
溫和卻清冽的聲音,隱隱透着不耐。
教坊司的女子,再洗又能有多乾淨?
我遲疑了一瞬,沒來得及下手,隨意裹了件衣服,走到陸簾青眼下。
眼前人如遠暮的青山,月下寒煙裊裊的秋水,身上帶着世家子弟特有的疏離清傲。
他冷漠又優雅地側過面容,對我抬了抬下巴。
終於一切過去……男人旋即起身,打算離開,目光停頓一瞬:」沒想到你是個清倌!」
溫潤的聲線,很冷很淡,泛着揶揄。
我磨紅的膝蓋跪在床鋪上,朝他行了一禮。
這是教坊司里的規矩,關乎到我的賞錢。
陸簾青劍眉下的桃花眸冷了下去,他深吸一口氣,冷笑出聲:」也是我犯賤!」
」燕草……」他叫我的名字,平靜中透着寒氣。
教坊司中的女子都是奴籍,無姓無名,冠以國姓後面隨意綴一個字。
我叫燕草,不起眼的名,高高在上的陸丞相竟然知道!
無端地,我心口像被剜了一刀,喘不上氣。」
別在我眼前出現,出去!」
冷肅迫人的氣勢,不容任何人違背,我戰戰兢兢穿上衣服,被他趕出廂房。
過門檻時走得太急,摔在地上,手臂磕出血,疼得厲害,我發不出聲音。
聽到聲響,陸簾青下意識伸手又收了回去,只是冷眼垂下看一息,毫無遲疑地關上房間的門。
2我緩了緩撐起身子,望着血流不止的手肘,絲絲的疼鑽心。
教坊司樓道間人來人往,見我被恩客趕出來沒有留宿,又是這副頭髮披散的狼狽模樣,不少人停下腳步看熱鬧,絹扇也遮不住她們唇齒間溢開的笑聲。」
這麼快被扔出來了……教坊司還沒有哪位姑娘有這先例!」
」是叫燕草吧?
聽聞是個啞巴!」
」啞巴也有人要她?」
」興許貴人就好這一口呢?」
笑聲更大了。」
點她上夜的人是誰呀?
聽說直接同司樂要了人,連面也沒露過……」譏諷笑聲戛然止住,廂房原本緊閉的房門打開,只露出一隻骨節修長的手和錦袋裝的緡錢。
指尖一挑,錦袋砸在地上,沉甸甸的聲音,驚得四下無聲。
懶散貴雅的聲音一併傳出:」你伺候得不錯,這是給你的賞錢。」
我輕輕壓了一下唇角,心道運氣真差,第一次上夜陪的就是這個惡劣不堪的權貴。」
這麼多賞錢……是誰呀!」
好幾雙妙目盯着陸簾青的上等廂房,躍躍欲試。」
一起圍這做什麼?
有空閑在這嘴裏亂嚼,不如多花點心思在男人、練舞上!
爭破頭要入宮夜宴獻藝,這會兒倒是不搶了!」
趕來的燕姍嘴皮子利落,三言兩語驅散了人,扶我起身。
她皺眉盯着我磕傷的手臂:」走,先回去我給你上藥。」
腳下緡錢散了一地,腳尖碰到叮噹直響。
燕姍二話不說蹲下身幫我撿錢,我拽着她的手腕,搖了搖頭。
陸簾青的賞錢,我一個子也不要!
燕姍掙脫開我的手,柳眉橫豎,只差指着我鼻子罵:」燕草,這些錢是你拿自己換來的!
來教坊司玩樂的權貴哪個是好東西!」
」咱們雖臟,錢卻是乾淨的!
你瞧瞧你身上的傷!
這些錢,你不要,我幫你收着!」
我無聲張了張嘴,垂着眼帘,看燕姍一枚枚拾起銅板。
平康里西邊牌樓,是教坊司里姑娘們的住處,回來的路上燕姍用自己的帕子給我裹了傷口,一路走回來,又沁出點血跡。
大燕剛立國不久,契丹族新皇登基又逢三十歲壽辰,少不得要大赦天下,普天同慶。
宮中要舉辦夜宴,整個牌樓里燈火不息,琵琶聲不絕於耳。
燕姍給我塗完藥膏,看我坐立不安的樣子,小聲附耳問:」這是你頭一回上夜,又沒隨身帶麝香之類的香囊,要不要我給你熬一碗避子湯來?」
聽燕姍這麼一說,我只覺身上酸疼,竟蓋過了手彎處的傷。
我身子僵住,暗自失笑,用手比劃……陸簾青是何等身份,怎可能傻到讓教坊司里的女人鑽空子,懷上陸家的血脈!
門帘被一挑,抱着琵琶回來的燕容,水粉胭脂也蓋不住臉上的陰沉,她抬手丟出一小袋錢道:」燕草你真好本事,初次上夜就能討得貴人歡心,把自己賣得這麼貴!」
她嘴唇一撇,努了努桌上錢袋:」這是司樂讓我給你的賞錢!」
」人和人的命就是不一樣,咱們累死累活彈琵琶唱曲,喉嚨都疼了,也得不到半個子!」
燕容眼珠子飄來,嬉笑盯着燕姍,」你和她情同好姐妹,要不然下回燕草陪恩客時,讓她把你也帶上,有福同享嘛!」
燕姍脾氣直,當即變了臉色:」咱們都是教坊司的人,沒有赦令,攢再多體己也贖不了身,出不去。」
」男人堆里滾出來的髒錢,我可不稀罕!」
燕容撥斷了一根琵琶弦,聲音扭曲:」燕姍你說誰呢?
我還是清倌呢!
誰和你們一樣賺皮肉錢,還要假清高!」
我說不出話,只能拉着燕姍,打着手語勸她倆。
燕容用力推了我一把:」是個啞巴還摻和什麼?
你看看你身上,我聽別人說,你伺候的可是個朝廷大官!
燕草你一定很得意吧!」
我安靜地站在燈影下,朝燕容笑了笑,笑容大概有點苦澀扭曲。
燕姍盯了我一眼,二話不說上前揪住燕容工整發亮的髮髻,兩個人扭作一團打了起來,桌上水壺杯盞碎了一地。
3司樂秦娘趕來時,我們三個人都見了血。
我臂膀上被抓開寸把長的傷口,平日里嬌聲細語撫琵琶的燕容,發瘋一般幾次要撲上來抓花我的臉,嘴裏更是一刻不停歇,」娼蹄子,肉里滾……」憤罵一通。」
反了,你們把教坊司當成隨意撒潑地?
給我分開她們!」
秦娘接了一盞熱茶,兜頭澆了下去,燕姍被我拽開,燕容沒躲得了,細嫩皮肉遭了熱茶燙了滿臉,喉嚨里發出吃痛的尖叫。」
清醒了沒?
誰還敢鬧事!」
秦娘理了理玉臂間的披帛。
燕容捂住臉哆哆嗦嗦站起身,不敢看秦娘精銳的丹鳳眸,咬着唇瓣哭道:」司樂來得正好,她們兩個合起伙來欺負我一人!」
」燕草上了夜,被貴人看中,咱們教坊司廟小怕是要容不下了!」
聽完,秦娘抬手,一耳光抽了下去。」
誰向你透露的這些話?」
秦娘冷聲問。
燕容原本被燙紅的面頰,又挨了一記耳光,半張臉腫了起來,她眸中含淚憤恨望向我和燕姍。

兩世相思引:草色入簾青

兩世相思引:草色入簾青

作者:肆年類型:現代言情狀態:連載中

一個是新朝權貴,一個是亡國公主,兩世糾葛,誰才是贏家?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