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小說《以灰之名:愛在長日將盡時》全文免費閱讀

小說《以灰之名:愛在長日將盡時》全文免費閱讀

時間:2022-08-26 22:28作者:甜甜的兔子 標籤: 常麗 現代言情 蔣芸

每當長日將盡,煙火全部失序
第 1 節 假裝看不到謀殺

精彩節選


01」阿山師傅,幫忙多按按我老公的脖子,他說這幾天脖子很酸。」
跟我說話的人是這棟別墅的女主人,她的老公林子沖是我的客戶,我過來都叫她常夫人,她真名叫常麗。
我點點頭,伸出雙手摸了摸床頭櫃,摸到了精油瓶攥在手裡。」
阿山師傅,你的兩隻眼都是白色的,不認識你的話估計還會被你嚇到。」
常麗評價我的那雙瞎了的眼,我已經習以為常,報以淡淡微笑。
我故意打趣道:」盲人按摩嘛,不盲不按摩。」
我摸着床邊爬上床,摸到床上趴着的後背,接着跪在一側,倒了精油在掌心,搓熱之後開始給林子沖推背。
林子沖比較胖,背部的肉很厚實,常麗說他出差回來很累,我來之前就已經睡著了。
我聽到常麗在翻找床頭柜上的東西。」
今天挺背的,手機掉在的士上了。」
」額,那是挺背的。」
」也還好,小事,盲人手機也不值幾個錢。」
常麗應了聲,先出去了。
我搓了一會兒,卻感覺不對勁,不像往常那樣會發熱,他的後背還是冰涼的。」
大概是空調開得比較低吧。」
我給自己找了個理由,開始揉捏林子沖的脖子,當我摸到林子沖的下巴時,我突然一驚!
我按的是一具屍體!
……半個小時前。
我在自己的盲人按摩店坐班,沒有顧客,我接到了林子沖的電話。
電話那頭:」阿山,我還有幾分鐘就到家了,這次去了南京談成了一單生意,快把我累死,你手上沒活的話,趕緊來我家幫我按一按。」
林子沖,是我的一個熟客,他是一個白酒工廠的老闆,需要常年出差談生意,到我店裡按摩過幾次後,他對我的手藝很滿意,後來經常在出差回家時,讓我上門幫忙按摩。
我掛斷電話,從抽屜里取出盲人鏡戴上,從牆邊抓起盲人杖,提着工具箱走出店門,關好門後我打了輛的士,直接往林子沖的山腰別墅駛去。
車子大概開了十四五分鐘,我來到了林子沖的別墅門口,我摸着按下紅木大門側邊的門鈴,等了一會兒,卻沒人開門。
林子沖雖然有錢,但還是挺節儉的,家裡只請了一個慢吞吞的阿姨蔣芸,開門都會比較慢,為此常麗不大喜歡這個阿姨,聽說想把她辭了。
但我知道背後還有別的原因。
等待的時候,我趕緊摸了摸身上的口袋,發現手機落在的士上了,這一趟真是虧大發了。
過了一會兒我又按了按門鈴,大門被打開,是常麗的氣味,一股很誘人的香味。」
阿山師傅,快進來吧,我老公已經在客房等你了。」
我走進別墅,常麗幫我放好盲人杖和盲人鏡,我提着工具箱,在常麗的攙扶下來到客房。
我和林總打招呼,林總卻沒回應,常麗說他睡著了。
但是我沒想到,給林子沖按了一會兒,當我按到他的下巴時,嚇得尖叫!
我摸到了他下巴的屍僵!
 02我驚叫着慌慌張張往後退,直接從床上摔了下來,掉在地上。
我疼得一聲慘叫,我聽到常麗慌慌張張跑了進來。」
阿山師傅,你怎麼了?」
我嚇得瑟瑟發抖,指着床上的屍體。」
林總,好,好像死了!」
我聽到常麗跑到床上,用力搖晃林子沖發出的聲音。」
老公,你怎麼了,你沒事吧?」
我仍然躺在地上不敢起身,我沒想到居然會發生這樣的事。
林總雖然比較胖,但我知道他的身體還是挺好的,也沒聽他說過有會引起猝死的疾病。」
真死了!
怎麼會……阿山師傅,你對我老公做了什麼?」
我用力搖着頭,哆哆嗦嗦解釋:」我就給他開了背,然後按他的脖子,我就摸到他沒氣了。」
我聽到常麗下床的聲音,一股壓力向我襲來,還有那股香味。」
你殺了我老公!
你為什麼要殺我老公?」
我連忙擺手解釋:」我沒有啊!
我給他按摩的時候就感覺他的背很涼,我真沒殺他!」
那股香味從我身旁飄過,移到了床頭櫃的位置。」
那這是什麼?」
」什麼是什麼?」
我詫異地側着耳朵聽着,想知道常麗從床頭櫃找到了什麼,可以證明是我殺了林子沖。
常麗把什麼湊到我的鼻子前,我嗅了嗅,一股苦杏仁味。」
這,這是什麼?」
」啪!」
我的臉上挨了一巴掌,常麗打的。」
氰化鈉!」
 03這是根本不可能的,我的工具箱里,怎麼會有氰化鈉?
我捂着火辣辣的臉,仰頭面向上方空氣,我也不知道常麗是不是正對着我。」
常夫人,我沒有用過這種東西,更不知道這是哪裡來的!
而且我和林總無冤無仇,我為什麼要殺他?」
」那你的意思是,我殺了我老公嗎?
可他明明就是死在你按摩的時候!」
明明死在按摩的時候?
不對!
我記得很清楚,觸碰到林總後背的時候,他的背就是冰冷的,那麼就是說他那時候已經死了!
而莫名其妙出現氰化鈉,不是我的,那肯定就是兇手的!
我變得更加惶恐,忙連滾帶爬想往門外跑,卻聽到門」咣」的一聲被關了回來!
然後是鎖插入鑰匙孔的聲音,接着是一聲脆響,鑰匙被人故意擰斷在鎖孔里了!
我衝到關門聲發出的位置,摸到了門把手,卻無法打開門。
我朝着門外大喊:」常麗,你先放我出去,我們再聊下!」
就算我沒有殺林子沖,也無法自證清白,因為現在房間里就是有一具屍體,還有氰化物。
更關鍵的是,我手上真的有一條命案。
我被抓,必定死路一條。
我不能坐以待斃。
我對門口咆哮:」你如果敢報警,我就說是你和你的姦夫把林子衝殺了!」
迫不得已,我不得不把這件事給抖落出來。
林子沖曾跟我說過,他懷疑妻子不忠,給過我一個優盤讓我幫忙保管,林子沖知道我看不見,是最合適的人選。
而如今林子沖會突然死在床上,如果不是他妻子和姦夫動的手,還能是誰?
常麗也是個有頭有臉的人物,這件事曝光,不管輿論和媒體還是警方,都把將她扒個底朝天,她知道其中的利害關係。
砰砰幾聲,門被人砸開,我能感受到門從我的鼻尖刮過,看來我的威脅是對的。
我聽到常麗對我大聲呵斥:」你嘴巴放乾淨點,我有什麼姦夫?」
既然想把殺人的罪名安在我的頭上,我就不那麼客氣了。」
我勸你別裝了,林總都把視頻傳給我了,他就是懷疑會有這麼一天!
你如果想栽贓給我,我勸你打消這個念頭,否則我們同歸於盡!」
常麗應該還不確定我說的是不是真的,我能感受到她走上前,我突然感到肚子傳來劇痛。
我疼得捂住腹部往後退去,手上是黏黏的熱熱的,我被她捅了一刀!」
放心,我當過幾年醫生,已經避開了你的要害,你死不了。
你只要把證據交出來,我留你一條命。」
我聽到了一個陰森冰冷的聲音,腹部的疼痛在提醒我,對方是個殺人不眨眼的魔女。
難怪桌子上會出現氰化鈉,她早有預謀。
 04我癱坐在地上,捂着腹部,苦笑着。」
我把證據交出來,我還能活命嗎?」
」你如果不交出來,你現在就別想活命!」
我的疑問被她的肯定給否定了,我們兩人現在陷入一個僵局,我交出證據,我必死,我不交證據,她也會想辦法折磨我。
就在這時,我聽到大廳傳來一個困惑的聲音。」
林總,我的孩……夫,夫人,你在做什麼?」
我能聽得出這個是林家請的阿姨蔣芸的聲音,她發聲的位置,大概能看到客房的部分畫面。
我心裏咯噔一下,蔣芸如果不跑,她會有生命危險。
她如果跑了,我會有生命危險。
我不喜歡坐以待斃,僵局也必須打破。」
阿姨,快,快救救我,常夫人殺人啦!」
我朝着蔣芸的方向大喊,卻聽到常麗一句」來的正好」,接着傳來一個物體被砸碎的聲音,估計是蔣芸的手機被常麗砸了,隨後是蔣芸的大聲尖叫。」
你逃得出去嗎?
我已經把密碼改了!」
我聽到客廳傳來常麗得意的聲音。
蔣芸幾乎是一路尖叫過來的,我還聽到了和地板摩擦的聲音,她是被常麗揪着頭髮拖過來的!
果然,沒一會兒,蔣芸的聲音已經近在咫尺,一個物體跌落在我旁邊,我摸了摸,是瑟瑟發抖的蔣芸。」
夫人,你放過我,我可以裝作什麼都沒看見!
我家裡還有一個三歲的小孩,你可憐可憐我吧!」
我聽到蔣芸那絕望的求情,我也知道她家裡確實有個小孩,她如果被殺了,小孩將失去母親。」
呵呵,你跟我裝可憐?
三歲小孩,不就是你和林子沖生的野種么?
你還好意思拿來當擋箭牌?」
常麗已經殺紅了眼,怎麼會放過一個跟自己丈夫搞破鞋的女人?」
我沒有,我真的沒有,夫人你行行好,放過我吧,我絕對什麼都不……」」啪!」
」夠了!」
常麗用巴掌打斷了蔣芸的求饒,她的香氣又逼了過來,她應該是拿着刀蹲在蔣芸跟前,用刀對着蔣芸的臉。」
我還鬱悶,你哪一點比得上我?
要臉蛋沒臉蛋,要

以灰之名:愛在長日將盡時

以灰之名:愛在長日將盡時

作者:甜甜的兔子類型:現代言情狀態:連載中

每當長日將盡,煙火全部失序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