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魏老闆秦勇冤夫路窄:先睡再愛免費

魏老闆秦勇冤夫路窄:先睡再愛免費

時間:2022-08-28 22:39作者:龍捲卷 標籤: 現代言情 秦勇 魏老闆

生日宴,秦瑟被家人送到油膩老總房間逃跑成功,卻又誤闖進神秘大佬套房! 一覺醒來,秦瑟丟下2毛小費,瀟洒走人! 第二天,秦瑟發現嫁過去沖喜得對象是昨天的野男人?! 「秦小姐,奶奶讓我們早生貴子」 「厲先生,你是奶寶男嗎?奶奶說啥你都聽?」 「當然不,奶奶只是剛好…
第9章 又在外面碰到這個男人

葉筱怡沉着臉,走過來便狠狠一巴掌扇在了秦絮絮臉上,「程荀哥哥也是你能覬覦的人?秦絮絮,你還真當自己是我的閨蜜了?我告訴你,你不過是我葉筱怡身邊的一條狗罷了!」

秦絮絮心裏有火,但又不敢頂嘴,她還指望着能靠葉筱怡人脈混進名媛圈,接近程荀,或者就算不是程荀,也能接觸些有錢人家的公子哥做男朋友呢!

「筱怡,你別誤會,我剛說那些話只是為了氣氣秦瑟罷了!不是認真的!誰叫她當年那樣拒絕過咱們的程荀哥哥!」

葉筱怡換手又一巴掌抽上去,狠狠瞪着秦絮絮,「我警告你!程荀哥哥是我的!若讓我發現你敢勾引他,我饒不了你!」

秦絮絮敢怒不敢懟地捂着臉,「我知道了!筱怡你放心,我一定不會的……」

……

秦瑟聽着秦絮絮挨了兩巴掌的脆響聲,勾勾唇角,事不關己地走出洗手間。

一出來,看到程荀優雅地站在走廊里,目光灼灼地看着她。

「程大影帝,裏面有兩個女人為你打架呢!不進去勸一下?」

程荀掃了一眼女洗手間那邊,又看回她,「秦瑟,你有空嗎?我們換個地方,去喝杯咖啡?」

秦瑟道:「不了,這個時間我一般不喝咖啡。還有事,先走了。」

她繞過程荀往外走,手腕卻被一把拉住,「你去哪?我保姆車在外面,送你!」

秦瑟冷淡地甩開了他的手,「不必了,有人接我。」

一再不被放在眼裡,程荀惱了,目光變得諷刺,「誰?你的鬼夫老公么?」

秦瑟道:「是司機。」

程荀冷笑,道:「秦瑟,如果你缺錢,大可以來找我!何必為了區區一千萬,就去嫁給一個要死的鬼夫老頭子!」

秦瑟不耐地看向他,「你管我?我願意!」

程荀逼近,用居高臨下的眼神看着她,道:「秦瑟,你可以聰明點,只要你跟了我,讓我高興,別說一千萬,三千萬我都可以隨便給你花!」

秦瑟用看傻子的眼神看着這個自以為是的男人……

這時,電梯門叮了一聲打開,三個高大挺俊的男人走出來,走廊里傳來了他們紈絝又鬆弛的對話。

「赫鳴,你回國了也不通知我們一聲,太不夠意思!」

「呵,他不一直都這樣!今天要不是我們去公司找他,這頓飯也吃不上!」

厲赫鳴走在最前,忽然駐了足,長眸一眯,看着前面正被一個男人糾纏着的秦瑟。

見厲赫鳴突然停下腳步,沈暮寒疑惑,「怎麼了?認識?」

蕭騰放眼看向前頭……

厲赫鳴雙手插着褲袋,沉着臉走上前看着秦瑟,口吻冷厲,「你怎麼來的?」

秦瑟一轉頭,看到是他,面露意外,怎麼又在外面碰到這男人了!

回過神,她如實回答道:「校友聚會,奶奶讓司機送我來的。」

厲赫鳴面無表情,「聚完了嗎?」

秦瑟點頭,「吃完了。」

「那就跟我走。」

秦瑟沒得選,媽媽骨灰盒還沒找到,反正也得跟他回蔚風山莊,便乖乖跟到了厲赫鳴身邊。

程荀愣了愣,回過神發現看到了大佬,趕緊上前表示握手,「沈總,蕭總,很榮幸在這裡遇見,額?這位是……」

厲赫鳴擁着秦瑟的肩,無視了程荀的示好,亦步亦趨向前走去。

程荀面露尷尬……

其他兩個男人也當程荀是個透明人,沒人停下與他握手,兩男人有一句沒一句聊着天略過程荀面前,跟上前面的兄弟。

程荀面色如豬肝,一臉憋堵,卻又沒脾氣。

那位沈總和蕭總,是全京城乃至全國的集團大鱷,頂級資本大佬!

娛樂圈裡多少藝人為了能和他們攀上關係、獲得資源,都削尖了腦袋,無所不用其極。

他一個娛樂圈的影帝,在普通人眼裡也許是不得了的大人物,但在那些金字塔尖資本大佬眼裡,自然算不上什麼。

不過,走在最前面的那位男士是誰?怎麼從沒見過!

能和沈慕寒、蕭騰走在一起的人,必然不是一般人,可秦瑟怎麼會認識他們?難道真攀上高枝了?

……

葉筱怡和秦絮絮從洗手間回到包廂,沒有看到秦瑟,她們的程荀哥哥也不在了。

而先前秦瑟點的黃金魚絲面已經上來了,同學們吃得連連叫絕。

葉筱怡和秦絮絮也坐下來吃各自的那份黃金魚絲面,她們也是第一次吃,入口驚艷,不得不說真的太好吃了!

等到結賬的時候,前台收銀的美女笑得暖如燦陽,「你好,本次一共消費三十萬零七千元,請問是刷卡還是電子支付?」

葉筱怡大吃一驚,「多少?」

「三十萬零七千元。」

葉筱怡有點慌了,「怎、怎麼會這麼貴啊?」

薔薇會所雖說是頂奢高級會所,但也不至於貴到這個地步吧?一頓飯居然要三十萬?再說她們也沒點太多啊!

前台收銀美女面露嘲諷,皮笑肉不笑地解釋道:「本會所的黃金魚絲面是鎮店之菜,一萬塊一份,你和你的朋友們一共點了三十份,其餘的菜則一共是七千塊,加在一起就是三十萬零七千元。請問刷卡還是電子支付?」

什麼?那黃金魚絲面居然要一萬塊一份?秦瑟那個賤女人,故意要了那麼貴的面之後就溜了,她是故意的!

葉筱怡覺得十分虧得慌,憑什麼要她付這個賬啊!本來程荀哥哥說要請客的,可不知道為什麼,他也提前走了。

現在同學們都在旁邊看着,之前她誇下海口說可以幫秦瑟付賬,現在如果不付,就太丟臉了!

葉筱怡硬着頭皮問:「可以打折嗎?你應該知道,我們包廂有你們老闆一位重要的客人!」

前台小姐道:「哦,你是說秦小姐啊?秦小姐說跟你不熟,不需要為你打折。」

葉筱怡面色十分難看,暗暗磨了磨牙,又問道:「那位秦小姐和你們老闆到底是什麼關係?」

前台小姐口吻有些不客氣,「這個無可奉告,請您快點買單好嗎?」

葉筱怡無奈,只好微微顫抖着手把卡交給了前台收銀員,心都在滴血。

「小姐,你的卡餘額不足,請換一張。」

冤夫路窄:先睡再愛

冤夫路窄:先睡再愛

作者:龍捲卷類型:現代言情狀態:連載中

生日宴,秦瑟被家人送到油膩老總房間
逃跑成功,卻又誤闖進神秘大佬套房! 一覺醒來,秦瑟丟下2毛小費,瀟洒走人! 第二天,秦瑟發現嫁過去沖喜得對象是昨天的野男人?! 「秦小姐,奶奶讓我們早生貴子
」 「厲先生,你是奶寶男嗎?奶奶說啥你都聽?」 「當然不,奶奶只是剛好與我想到一起了
」 「不巧,你們沒跟我想到一起!」 「很巧,我想和你在一起!」 「厲先生,你沒病吧?」 「我有病,沒你不行的絕症!」 「……」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