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始共春風容易別目錄

始共春風容易別目錄

時間:2022-08-28 22:52作者:立里tm 標籤: 秦少宬 穿越重生 蘇稚

前塵往事像是一潭死水,攪拌得發出陣陣惡臭只有失去她的那一刻,方知他自己錯得離譜少年光陰歲月長,春風過處盡成殤「蘇稚,就算你是根刺,也只能扎在我的心頭,不死不休!」
第一章:那個男人早就死了

精彩節選


十月刺骨寒冬,東菀宮內。

一盆冷水猛然澆下,蘇稚從昏迷中驚醒過來。

衣服貼着身上的傷口,冷風一吹,便是一股刺骨的寒痛。

她全身忽冷忽熱,無力伏在地面。

哪怕日理萬機的皇帝陛下,此刻正居高臨下打量着她。

蹲下身,修長的手指捏住蘇稚的下顎,讓她不得不抬起頭。

分明是低沉悅耳的嗓音,出口卻是冰冷無比。

「你就如此歹毒?
連個貴人也不肯放過?」

蘇稚只覺得下顎被捏得生疼。

她張了張嘴,嗓子一陣發啞:「我沒有……」

「沒有?」
秦少宬神色一變,更是冷厲:「不是你,寧貴人自己從漸芳台上摔下去的不成?」

心下薄涼,蘇稚嘴角勾起一抹嘲諷的笑意,有氣無力道:「我要說是呢?」

秦少宬見此,心裏沒由來得一陣煩躁:「你把朕當傻子嗎?」

眼中毫不掩飾的厭惡與恨意,一如那時。

兩月前,安氏一族手握重兵,蓄謀已久,趁新帝根基不穩時發難,舉國混亂。

秦少宬雷霆手段,撥亂反正後第一道聖旨,卻是將他的恩師以叛亂為名,闔府問罪。

自己跪在宮門前喊冤,三天三夜直至暈倒,也挽救不了滿門抄斬的結果。

醒後卻成了這宮裡人人都可欺凌的蘇妃娘娘。

如何能忘記再見面時,秦少宬的眼神……

他竟要自己,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若不是想要為蘇家洗刷冤屈,如何能苟活到現在。

蘇稚眼眶頓時有些紅潤,閉了閉眼,也擋不住洶湧的眼淚:「既然陛下不信我,多說也無益。
要殺要剮,隨你處置。」

本以為蘇稚至少還會解釋一番,就像當初。

但看到她眼角的淚水,秦少宬覺得內心一窒,隨即冷冷道:「想死?
那豈不是便宜了你。」

無意識地踱了兩步,回身時,身形一頓。

一個健步,就到了蘇稚面前。

頭髮一把被拽住,蘇稚覺得頭皮有些發麻。

猛然睜開眼,卻看到秦少宬的滿面怒容。

「秦少宬,你瘋了嗎?」
蘇稚不知道這個男人又想要做什麼,心頭一緊。

而秦少宬卻死死盯着她的髮髻不動,瞳孔猛然一凜,只覺得一把火像是打心底燒了起來。

「呵,怎麼?
帶着安至衍給的東西,還想做他的皇后?」

隨即伸手將那發簪扯下,一把掰斷,踩在腳下,冷厲的聲音穿過蘇稚耳膜,「可惜,那個亂臣賊子,早就死了!」

下一秒,蘇稚纖細脆弱的脖頸被一把掐住。

無論她如何掙扎,都掙脫不開,逃離不得。

最終任命的閉上雙眼。

她這個反應,在秦少宬看來,卻成了默認與安至衍有私情的有力證據。

柔軟的宮裝早被冷水浸透,緊緊貼附着,帶來刺骨寒涼。

卻都敵不過心頭的苦痛麻木。

她試圖辯解,卻已失了氣力,只能無助的顫抖着。

千瘡百孔的心,除了委屈,更多的是怨與恨。

待他怒意終於平復,蘇稚早已唇色蒼白、冷汗涔涔。

秦少宬卻冷哼一聲:「來人,蘇氏殘害宮妃,送進暴室好好審查!」

始共春風容易別

始共春風容易別

作者:立里tm類型:穿越重生狀態:連載中

前塵往事像是一潭死水,攪拌得發出陣陣惡臭
只有失去她的那一刻,方知他自己錯得離譜
少年光陰歲月長,春風過處盡成殤
「蘇稚,就算你是根刺,也只能扎在我的心頭,不死不休!」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