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穿書之仙途漫漫目錄

穿書之仙途漫漫目錄

時間:2022-08-31 22:31作者:莫清 標籤: 木易寒 穿越重生 莫清

莫清穿進了一本種馬文里,一臉懵逼地成為供男主練級的大炮灰!為了不被男主殺死,熟知劇情的她秉承着抱緊男主大腿不放的原則,走上了艱難改造男主的道路然而,她卻不知面前的男主是只披着羊皮的狼,除了時刻想殺了她外,還想渡劫失敗的男主重生到幼年,再見當年背叛他的師父時,他…
第6章 這個哥哥有點帥


自打莫清領着木易寒逛了一圈流雲山,流雲派上下都知道了清霄真人有多麼重視自己的小徒弟,而木易寒這個名字也越來越多的被提及,包括他年幼時做過乞丐,後來被名澗宗的弟子撿回去做了掃院子的家僕云云……
而莫清自是也聽到了這些傳言,但是現下她卻無心去管這些事情,她正在專心致志地幫木易寒修復拓寬經脈。
木易寒是天生五靈根,再加上這些年來受過的大大小小的傷,經脈多少都有些受損,若是不及早修復,待到他步入金丹期這種弊端便會顯露出來,每次進階都會有極大的痛苦。不要問莫清為什麼會知道的這麼詳細,早就說過了她看過原文了好嗎。
所以流雲派好師父為了讓徒弟少受點苦,這幾個月來一直在尋找修復拓寬經脈之法,所幸被她給找到了。而對於那堪堪佔了一座山頭氣勢恢宏的藏書閣,莫清發誓,她再也不想踏進那裡半步了……
要知道,雖說修真界以靈根越少為好,但實際上只是靈根越少修鍊的難度越小,進階越快罷了。而相對的,靈根越多,雖然修鍊的時間和難度大大增加,但是其掌握的元素與能力也就越多。
所以說若是同級比拼,五靈根虐單靈根妥妥的,這也便是後期男主越級挑戰穩贏的原因所在。莫清表示,現在已經無法直視自己的變異單靈根了腫么破?
木易寒看到這幾個月來莫清對自己無微不至的照料,那原本的厭惡似乎正在一點一點的消失不見。自己一邊嘲笑諷刺着這個女人的虛偽造作,一邊卻又貪戀着這種令人着迷的溫暖。
現在看到她為了自己專門去學經脈修復之法,那顆早已經冰冷的心彷彿是被誰輕微地戳了一下。
他從一開始便是靠自己去摸索修鍊,沒有誰會為他去專門修復經脈,待到他成佼佼者之時已經為時已晚了。而那種進階時的痛苦他記得太分明,也極力不願去回想……
他木易寒從來不是什麼好人,誰對他不好他定以百倍還之。同樣的,誰對他好他便會護着誰,雖不會傾付感情,但卻是成為了一種習慣。
上一世他有許多女人,他可以對她們好,可以護着她們,卻不會因為她們亂了心動了情,從未有誰真正走進過他的心裏。而那些所謂的兄弟,在自己最困難的時候,又有誰真的以生死交付?
他護着他們,不過是想護着那些為數不多的……虛假的溫暖罷了……把這些溫暖牢牢地拴在自己身邊,才讓人安心不是嗎?而對於莫清,他不介意給她一個機會,若是她再次欺騙,他自是不介意送她入地獄。
少年看着面前閉着眼睛,正專心為自己梳理經脈的莫清,緩緩的勾起唇角,淡紫色的眸子中沁出點點意味深長的笑意。那麼,師尊,你究竟能堅持多久呢?在我給你機會之後,在我不想放手之前……
莫清覺得脊背莫名一陣涼意划過,又看到木易寒睜着無辜的大眼睛看着自己,瞬間釋懷,淡淡道:「小寒,我會先給你找一些適合你練的基本功法,先把基礎打紮實,之後便容易些了。」
「師尊陪我一起嗎?」木易寒拽着她的衣袖,大眼睛眨得無辜,正一臉期待地看着她,就好像一隻正在撒嬌賣萌的小奶狗。
莫清摸了摸小徒弟的腦袋 ,無奈道:「為師要去掌門那裡處理些事情。」心裏的小人卻在暗搓搓的狂笑,艾瑪我家徒弟頭髮真軟……
木易寒的眼神暗了暗,有些失落地垂下了小腦袋,只留給莫清一個可愛的小發旋。
莫清看到他失落的小模樣,半是好笑半是心疼,又緩緩道:「好好修鍊,等為師回來用飯。」
「嗯,徒兒一定會用功的。」木易寒用力點點頭,揚起小臉,一副笑眯眯求表揚的小表情看着她。莫清失笑,輕輕颳了刮他的鼻尖,隨即便御劍向主峰飛去。
木易寒怔了良久,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尖,臉上浮現起一個意味不明的笑容,這一招還真是百試百靈啊……
流雲派作為修真界排名第三的修真大派,佔據了大大小小几十座靈氣濃郁的山脈,凌空俯視下,懸泉瀑布在一片鬱鬱蔥蔥中錯落有致,半空中不時有仙鶴或御劍的弟子飛過,而精緻典雅的亭台閣樓,恢弘莊嚴的廣殿玉宇,在雲霧繚繞中更是仙氣十足。
莫清一邊欣賞着如畫風景,一邊暗搓搓地想着,若是哪一天能把這裡開發成旅遊風景名勝區什麼的,想必也是極好的……
流雲派主峰為凌淵峰,凌淵峰上坐落着皓月殿,皓月殿是平時掌門處理事務之地,而流雲派現任掌門莫林,便是原主的哥哥。莫清看着面前恢弘莊嚴的皓月殿,心裏的小人正捂着小腦袋哀嚎,這種即將面見皇帝的即視感是怎麼個意思!
定了定神,莫清還是面無表情地走了進去,所以說面癱是個好外掛,就算心裏再苦逼,面上依舊女神范……
和想像中的華麗輝煌不同,寬闊的大殿由八根玉石圓柱支撐,在大廳中心是幾張議事用的桌椅,好在幾盆大大的竹枝花給這個大殿添了幾分生氣,也不顯得那麼冷清了。一襲寬袍廣袖的男子端坐在椅子上正在閉目養神,淡漠的神情將俊逸的外貌都遮去了幾分。
真不愧是莫清的哥哥,莫清暗暗咋舌,這兄妹倆的神情彷彿是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見他靜靜不說話,莫清也沒有開口的打算,只是默默的打量這個便宜哥哥,心裏小人瘋狂刷屏 ,這逼格我給滿分!白衣長袍逼格神器有木有!這個哥哥有點帥啊!莫非莫林不僅是面癱還是啞巴來的?
直到一個溫雅的聲音打破這詭異的沉默,「我聽說清兒最近收了一個五靈根的徒弟?」
莫清點點頭,並未多言,這種時候必然是多說多錯,幸虧原主也不是多話的人。而莫林也沒有不滿,只是顧自說道:「罷了,五靈根未必不能有大造化。只是莫過於嬌寵了,這對他而言未必是好事。」
「是。」莫清垂首應着,卻聽見一聲輕笑。「咱們兄妹兩個何時如此見外了?」
莫清心裏咯噔一下,暗暗道,還不是你一開始那麼正經,怪我咯?面上卻不動分毫,只是默默瞪了他一眼,而莫林卻是不在意,又繼續說道:「此次出關只是意外,過幾日我便會繼續閉關,派中事務依舊由光散打理,他回來後你多少幫幫他。」
莫林看着面前清冷的女子,無奈的笑了一下,前些時候廣選會光散不在,名澗宗少主那件事自家妹妹處理的真是簡單粗暴,爛攤子又都丟給了光散,這兩個人從小到大就一直這麼不對付,真心令他頭疼。
「嗯。」莫清淡淡地應了一聲,下一秒手心卻一涼,只見一抹淡綠色光芒印在了手背上,旋即又隱去不見。她訝異地看向莫林,莫林只是笑得溫柔,道:「這是一道禁制,若是你有性命之逾,我便能感知到,畢竟我無法時時刻刻在你身邊……」
莫清神色變得有些微妙,沉默一會才看向莫林,眼中帶着一絲感動:「哥,謝謝。」
莫林聽後卻神色微怔,彷彿想到了許久以前的事,他伸出手想摸一摸她的頭,卻又猛地停住,有些尷尬的收回手,苦笑道:「清兒你……許久不曾叫過我哥哥了……」
「……」莫清在心裏默默捂臉 ,少年你為毛滿滿的都是戲啊?你想讓我怎麼回答啊啊摔!「噢哥哥其實我一直都在心裏默默叫你!」「不你永遠是我最親愛的哥哥傻媽~」
估計不用木易寒出手莫林就呵呵一笑把自己給滅了。所以此刻以沉默應萬變,任你千言萬語,我自面癱依然。
莫林眼中閃過一絲失望與受傷,但依然溫雅一笑,道:「行了,你也累了,快些去休息吧。」莫清嘴角微抽,哥哥大人你敢不敢再敷衍一點,有沒有一點修仙之人的自覺!
莫清默默退了出去,憂傷地仰望天空,劇情君已死有事請燒紙。
原文中,莫林作為莫清的哥哥自始至終都在閉關,直到莫清被木易寒殺死後一百年才出關,而得知莫清死訊之後反應淡淡,也始終未給她報仇。
現在這位大神卻突然出現來刷存在感什麼的,總讓莫清有着隱隱的不安。
還有那位光散真人以及他的徒弟,也就是那位一出場便將木易寒踩在腳下的名澗宗少主魏思淼,這兩個人一個視莫清為最大的對手,一個視木易寒為眼中釘,而木易寒在流雲派的五年間除了莫清,便是受這兩師徒的迫害最多……莫清微微蹙起眉頭,這兩個人……
回到清霄閣,莫清並沒有看到木易寒的身影,心中納悶,這小子應該不會亂跑才對。沉思半晌,莫清起身向山後竹林飛去,果不其然,竹林里有幾個身影影影綽綽,想了一下,莫清還是在距離他們不遠處停下,剛好可以看清林中的動靜又不會被幾人發現。
魏思淼正一臉厭惡的看着木易寒,惡狠狠道:「木易寒,你憑什麼能被清霄真人收為弟子,明明只是一個低賤的僕人!」
「就是,以前還不是個臭要飯的!」旁邊有人附和着。
「哎~不對不對,他就是個撿破爛的叫花子,要飯人家也不會給啊!」
「哈哈哈哈,木易寒,你叫我們幾聲大爺,再從這裡爬過去,我們就放了你如何?」其中一個少年抬起一根腿踩在旁邊的石頭上,幾個人見狀紛紛大笑,起鬨道:「爬呀,快點爬呀!哈哈哈哈……」
木易寒面無表情地看着眼前的幾人,就像看幾名小丑。說實話,看着曾經慘死在自己手裡的人再次作死,他現在心情着實很微妙……
「你那是什麼眼神!!」魏思淼怒喝一聲,那種不屑悲憫的表情着實讓他厭惡,隨即陰沉道:「給我打,只要別死就行!」
木易寒淡紫色的眸子划過一絲流光,好久沒殺人了,嘖,該怎麼弄死他們呢?但是下一秒像是感知到了什麼,他隱晦地彎了彎嘴角,旋即聚集在掌心的靈力片刻散去,臉上卻狠狠挨了一拳,鮮血順着嘴角緩緩流下,竟有一絲驚艷的感覺。
但是幾名少年卻被他眼中剎那間流露的狠戾震住,諾諾不敢向前。那種只一眼,死亡的氣息便涼至心底的感覺……
「都傻愣着幹什麼,給我打!」魏思淼憤怒地又吼了一聲,幾人便又要撲上去,卻被一股強大的威壓壓迫徑直跪在了地上,冰冷中帶着一絲怒氣的聲音從林子後傳來。「我竟不知道我的弟子都能輪到你們來教訓了。哼,果真是光散教出來的好徒弟。」
輕描淡寫的幾句話,卻讓魏思淼抖了起來。「弟子……弟子知錯了,求師伯,求師伯千萬不要告訴師父……」說著居然驚恐地要哭出來。
這讓莫清有種欺負小孩的錯覺,孩子你這般慫到底為哪般?當下只好冷聲道:「還不快滾。」
待幾人屁滾尿流地離開,莫清才得空看向自己的徒弟。
當她發現木易寒受傷後,暗暗罵了自己一句,所以說剛剛到底是為什麼在那麼關鍵的時候走神啊!她小心地看了木易寒一圈,確認沒有其他傷口才放下心來,捏了個清水訣將傷口清洗了一下,才慍怒道:「誰讓你亂跑的?」
木易寒咬住嘴唇不肯說話,只是沉默,眼裡儘是倔強。少年淡紫色的眸子固執地不肯看她。
莫清看着莫名有些心疼,又想起剛剛那些孩子對他的羞辱,輕輕將他攬在懷裡。「對不起,師父不是故意要凶你。」只是太着急……
木易寒任由她將自己攬在懷裡,嘴角卻揚起一個得意的笑容,他輕輕蹭了蹭莫清的腰,緩緩道:「徒兒只是……怕他們弄髒了清霄閣……」
一時間莫清感覺心裏漲漲的,我家徒弟好窩心腫么辦?
「以後不許再讓他們這種人欺負知道嗎?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十倍奉還,懂?」
木易寒難得一噎,師父好像沒有自己想像中的善良來着……
莫清雖然想將木易寒拉離黑化之路,卻絕計不會將他培養成什麼白蓮花,白蓮花什麼的想想就渾身惡寒有木有?
「徒兒明白了。」木易寒點點頭。「那師父我能殺了他們嗎?」
「……」徒弟你一點也不萌了為師心好累。莫清木然地扭過頭,道:「他們若是想殺你,殺了便是。」嗚嗚,感覺自己也黑了腫么辦?

穿書之仙途漫漫

穿書之仙途漫漫

作者:莫清類型:穿越重生狀態:連載中

莫清穿進了一本種馬文里,一臉懵逼地成為供男主練級的大炮灰!為了不被男主殺死,熟知劇情的她秉承着抱緊男主大腿不放的原則,走上了艱難改造男主的道路
然而,她卻不知面前的男主是只披着羊皮的狼,除了時刻想殺了她外,還想渡劫失敗的男主重生到幼年,再見當年背叛他的師父時,他邪笑道:師尊,又見面了!徒兒,有話好說,看前面那是你大老婆大老婆被一腳踹飛
你十九老婆也來了!十九表示你們繼續
師尊,我們來好好談談人生男主扭頭溫柔一笑,提起師父打包帶走
年輕人你不按劇本來啊喂!你你這孽徒!於是一個立志要幫男主集齊所有老婆的二貨師父,和一個隨時準備黑化的徒弟,就這樣開啟了漫漫修仙路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