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白耳夜鷺,白耳夜鷺

白耳夜鷺,白耳夜鷺

時間:2022-09-01 22:29作者:艾瑪 標籤: 李照耀 林開端 現代言情

一個真正成熟的人,懂得把一些真相永遠帶進墳墓

白耳夜鷺

推薦指數:10分

《白耳夜鷺》在線閱讀

第 1 節 白耳夜鷺

精彩節選


我住到嶗山腳下這背山面海的小漁村有些年頭了,還是頭一回碰到從 C 城來的人。
 怎麼說呢?
C 城其實是我故鄉,距小漁村有三千多公里,兩地間沒有直達的飛機、火車。
我在那裡長大。
當然,C 城其實並不叫 C 城,和其他古老的小城一樣,它也有個文雅好聽的名字,只是我暫時還不想在這裡說出來,就用 C 城來稱呼它吧。
記得有位大師曾說過,講故事時連真實的地名都不說出來,而用 A、B、C、D 之類的字母代替,或是籠統地稱為濱城、山城,這樣的行為是怯懦的。
有點道理,我打小就不是個膽大的人。
 從 C 城來的人叫秦後來,沒錯,後來。
起初我以為是」厚來」什麼的,他將杯子里的茶水倒了些在桌上後,用手指蘸着那些茶水在桌上寫了兩個字,原來是」後來」,我就笑了。
我的發小叫柳明天,高中時有個女同學叫林開端,我大學時還有個同學叫楊終於。
有叫」明天」」開端」」終於」的,當然就會有叫」後來」的,這麼想就不覺得奇怪了。
秦後來是個攝影家,我到村裡的小酒館喝酒時遇到了他。
那幾天天氣奇冷,夜晚氣溫都到了零下二十度,酒館外的防波堤上,冰殼子一層層地堆得老高,有人說這是這地區二十年來的最冷天。
我倒沒覺得特別冷,冷到一定程度,所有的冷在我看來都差不多,無所謂更冷最冷。
C 城在長江以南,」你們南方人真扛凍」,這是我到北方後聽得最多的一句話。
再扛凍,漁村的冬天也不好過,沒有集中供暖。
集中供暖一直是城裡人的事。
我不串門,不知道村子裏其他人是如何度過冬天的,但我在自己租住的小屋裡用 C 城人的方式取暖,用電火桌:一個有兩根導熱管的電爐子(我一般只開一根),上面加一個木頭架子,架子上鋪塊小棉被,棉被上擱塊木板(可以當桌子用)。
沒活乾的時候我整天坐在爐子邊,將小棉被蓋到大腿上,看電視、上網,或是聽窗外寒風呼嘯。
傍晚時分,我會順着村裡那條新鋪的水泥街道,到海邊李照耀家的小酒館去喝一壺。
 那天傍晚,我走進李照耀家的小酒館時,秦後來正坐在臨窗的一張桌子那喝酒。
連續兩個晚上,我走進酒館時他都在那,桌上兩碟小菜一瓶酒,一個人坐在窗邊吃着喝着。
 」一盤白菜海蠣肉餃子,一壺老酒。」
我走到他對面的一張桌子邊坐了下來,對坐在櫃檯後玩手機的李照耀喊話。
 酒館裏沒什麼客人,安靜得很,只有空調嗡嗡的轟鳴聲。
天氣冷,不是雙休日,也不是節假日,這海邊除了鳥,難得見到幾個人。
我朝秦後來看了看,碰巧他也抬眼看我,我就掉轉目光,看窗外。
防波堤上的冰殼子比昨天又高了不少,海水已退得老遠,露出一大片黑黝黝的泥灘,一群海鷗嘎嘎叫着,在泥灘上飛來飛去。
據說,它們中的常住居民很少,大部分都是從西伯利亞飛來過冬的。
 」這樣的冷天對它們來說也許不算什麼。」
我望着窗外,想。
 十多年前,島城的海鷗只有幾千隻,現在已達數萬隻。」
海鷗通人性,島城市民為挽留海鷗做出的努力肯定是被海鷗們記住了,所以每年它們都會帶着它們的後代來這兒過冬。」
島城的鳥類專家曾在電視上這樣說。
專家這樣說過後,去棧橋、音樂廣場喂海鷗的居民越來越多了,鳥食也越來越講究。
我來島城郊外這個叫雕龍嘴的漁村也有十來年了,與海鷗不同的是,沒人為挽留我做過努力,我也還沒有後代。
 李照耀的老婆把熱氣騰騰的餃子和酒放到了我面前。
她掉轉臀部離去的一刻,我照例聞到了一股子熱乎乎的帶着些酸味的氣息,像是發過頭的麵食的味兒,這股氣息打着旋兒從我鼻尖前掠過。
天寒地凍的,女人身上的這股子熱氣有些讓人饞。
 」明天,也許我可以去趟藍泉墅,寧蘭芬家的那棵粉茶不知道怎麼樣了。」
 這麼想着,我為自己倒了杯酒,剝了顆大蒜。
來這後我學會了吃生蒜,不過我從不在去藍泉墅的那天吃。
李照耀家的餃子不錯,酒是加紅棗、枸杞、薑片煮過的即墨老酒,這樣冷的天,熱乎乎的老酒和女人一樣不可或缺。
我打小跟着我老娘喝米酒,冬天用帶蓋小壺煮米酒喝,幾杯下肚,便可驅盡一天戶外勞作所受的風寒。
來這後我開始喝老酒,即墨老酒加薑片、紅棗和枸杞煮過後,與 C 城米酒的味道非常相似。
對別的酒我皆不上癮。
記得我剛來的那年,找李照耀要這酒時,李照耀笑話過我。
他露出黑黑的牙根,笑道:」怎麼天天這酒?
跟個娘們似的!」
現在他早不笑話我了。
凡事都是習慣了就好。
就像我,離開 C 城多年後我已習慣成為另外一個人,我把一個真實的自己留在了 C 城。
 秦後來不時看看我,幾番欲言又止。
終於,他站起來,滿臉堆笑地問我道:」請問這位朋友,你是不是 C 城人?」
 我馬上意識到我的口音出賣了我。
我們 C 城人說」一壺老酒」時,會把」壺」發成」浮」音。
離開 C 城的最初幾年,我說話很注意,畢竟不把」壺」啊」湖」什麼的說成」浮」也不是什麼太難的事。
這些年來我有些懈怠了,隨着時間的流逝,我漸漸覺得即便把」壺」啊」湖」什麼的說成」浮」好像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
 酒館的空調不太好,秦後來穿着羽絨服,前襟大開,露出裏面滿是口袋的攝影背心。
近年來,來島城拍海鷗的攝影愛好者越來越多,他們大多去棧橋、音樂廣場拍攝,也大多選擇氣候宜人的時候來,很少有人來雕龍嘴一帶的海域,更不用說在大冬天裏來。
不過,在冬天裏來雕龍嘴以及附近的會場村、黃山村拍海鷗的攝影家我也碰到過幾個,他們都是些厲害的傢伙,多半善飲、健談,有那麼一兩個甚至還相當有趣。
我把酒杯放下,點頭答道:」沒錯。」
 秦後來很興奮,他指了指他桌子上的東西,又指了指我的桌子,意思是可不可以坐過來?
有什麼不可以?
同是天涯淪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識。
我做了個請的手勢。
秦後來把他桌上的一盤驢肉、一盤蔥拌八帶端過來,他喝的是小瓶的七十度琅琊台原漿,這種酒喝下去就像喝了一把剃刀。
 」我叫秦後來——」他說著,兩隻手就去身上各個口袋裡摸,摸了一陣後,他有些歉疚地看着我,說:」抱歉,忘了帶名片。」
聽口音他不是 C 城人。
 」叫我小趙好了。」
我從未有過名片。
我伸手過去,他握了一握。
 」秦是秦始皇的秦,後來嘛——」他說著,拿起茶杯往桌上倒了些茶水,然後噌噌在桌上寫了兩個字。
對於一個攝影家來說,他的手指白了些。
 我對他的名字沒什麼興趣,不過等他寫完我還是伸長脖頸看了看。
 」你去過 C 城?」
我問。
 」我剛從那過來,」秦後來很興奮地說,」好個漂亮的小城!」
 是的,C 城。
我端起酒杯向他示意,然後一口乾了。
這樣寒冷的天,在異鄉,能聽一個陌生人談談故鄉也是件不錯的事情。
 」你是來旅遊還是——」秦後來又問。
 」我在這工作,是個園藝師。」
這是真的,我替附近各園藝場工作,幫他們打理賣出去的杜鵑花樹、茶花樹和桂花樹。
因為我,園藝場的老闆們在賣這些南方花木時可以理直氣壯地打包票:包活。
我問秦後來:」你呢?
來幹什麼?」
 」家裡有點事,回家路過這,你知道的,城裡的賓館實在是太貴了。」
秦後來苦笑了下,問我,」來這多久了?」
 」有些年頭了。」
我夾了一筷子驢肉塞進嘴裏,問,」去 C 城拍什麼?」
 」國慶的時候,C 城有個網友給我打電話,說他們那裡新開了座火電廠後,他們有兩個月沒見到太陽了,那時我正在鳳凰,想着也近便,就過去了。」
 」是個女網友吧?」
我笑問。
秦後來點點頭,也笑了。
 C 城附近有家很大的水電站,當年它竣工的時候,報紙上說它發的電可以滿足十個 C 城之用。
十多年過去了,現在 C 城又需要一座火電廠了?
 我把自己的酒杯滿上,敬了秦後來一杯。
 」C 城人真的兩個月沒見太陽?」
我偶爾也上網搜搜 C 城,從未見過什麼兩月不見太陽的消息。
不過,霧霾嘛,島城這樣的海濱城市也時不時有霧霾的,C 城有,又有什麼可奇怪的?
 」差不多吧,你知道的,C 城地形南北高、中間低,有西北風順沅水河道刮來時,霧霾才能散,沒風確實不好辦。」
說著秦後來停下來看着我,」很久沒有回去了么?」
 」是啊,」我說。
雙親都已埋在了山岡,在 C 城我沒什麼親人了。」
哪裡有錢賺,哪裡就是家。」
我問秦後來:」去拍煙囪?」
我曾遇到過一個攝影家,特別喜歡拍古力井蓋。
 」嗯,煙囪。」
秦後來直接用酒瓶跟我碰了碰杯,他的心思明顯不在煙囪上。
果然,他喝了一口酒後,看着我問道: 」零四年你在 C 城么?」
 」我零六年才來這。」
 我不喜歡撒謊,有時候我幾乎要把自己所有的智慧都用在說實話上。
我確實是在零六年來這的,但零四年夏天我也還在 C 城。
 」啥時候方便,讓我看看你拍的 C 城煙囪嘛。」
喝着酒,我開起玩笑來。
但這話說完我自己都有些噁心了,聽上去像是我和他有多熟似的。
 」現在就可以,」秦後來豎起一根白白長長的手指,指着天花板說,」我就住在樓上。」
 我對 C 城煙囪不感興趣,當然不會真的跑到樓上去看什麼煙囪的照片。
喝着酒秦後來跟我聊到了零四年發生在 C 城的一件怪事:一輛黑色的帕薩特轎車在沅水大橋橋頭小廣場停了許多天無人問津,直到車身上積滿灰塵才引起人們的注意。
這輛車的主人是爾雅音樂學校的校長木歌。
車在人不見,自此無人知道木歌去了哪裡。
 」這事我也聽說了。」
我淡淡道。
 時隔多年,突然聽人提到這樁陳年舊事,讓我頗不習慣。
木歌失蹤案發生時全城沸騰,眾說紛紜……零六年底我打電話給柳明天,委託他幫我賣我們家那套位於絲瓜井民主巷園藝公司職工宿舍區的房子。
我沒打算再回 C 城。
兩年過去了,人們還在談論木歌的失蹤。
不過,相比案發時的情形,人們談論這件事的語氣已變得十分肯定,眾口一詞,大家認定木歌是因為一個女人,被人裝進麻袋,扔到沅江里去了。」
色字頭上一把刀,牡丹花下死翹翹。
要問木歌何處尋,麻袋一裝到洞庭。」
小孩子們甚至編出了這樣的童謠。
柳明天跟我說到這些時我就只有呵呵。
 」我下了火車見到網友。
她先帶我去吃了一碗牛肉米粉,安排我住下後,帶我去詩牆公園轉,我們從漁夫閣、武陵閣、春申閣一直走到排雲閣,一路樹木成林,桂子飄香,左手江水右手詩,真是個好地方!」
秦後來聲情並茂地說道。
 我不置可否,埋頭吃菜喝酒。
他說的這些我都再熟悉不過了。
從我家所在的絲瓜井出來,穿過箭道巷,過了步行街,就是詩牆公園的武陵閣。
從前 C 城並沒有什麼詩牆公園,那裡只是一道防洪大堤,堤下是船家和附近市民競相開墾的菜地。
我老娘也曾在那搞了個小菜園,種些蘿蔔青菜苦瓜豆角之類。
從前,我常常在游完泳後扯一把青菜回家燒晚飯,一年四季幾乎不用買什麼蔬菜吃。
詩牆公園不過是後來的事。
大約是在木歌失蹤的前兩年,**拿出一大筆錢,請了些有名的書法家謄寫歷朝歷代文豪和外國詩人的好詩,鐫刻在青石板上,再將青石板鑲嵌在大堤上一堵帶檐的磚牆上。
那是那幾年 C 城最出名的一件事,創造了一項全新的吉尼斯世界紀錄:世界上最長的詩、書、畫三絕藝術牆。
從前我去江里游泳,將衣服脫了捲起來用石頭壓在江邊一棵樟樹下,防洪大堤變成詩牆公園後,我將衣服捲起來用石頭壓在一首外國人寫的詩下。」
我觸碰什麼/什麼就破碎/服喪之年已過去/鳥的翅膀耷拉下垂/月兒裸露在清冷的夜裡/杏與橄欖皆熟透/歲月的善舉。」
我沒來由地喜歡這首詩。
詩牆公園有那麼多詩,我喜歡的就只有這首,刻着這首詩的石板端端正正地對着那棵大樟樹,字也寫得很板正,比其他青石板上的好認。
要是不離開 C 城,沒準現在我去游泳還是會將衣服壓在這首詩下。
有可能我會這樣干一輩子。
仔細想想,真要這樣干一輩子的話,那也是蠻有趣蠻牛逼的一件事。
 秦後來的網友為何會帶一個對煙囪感興趣的傢伙去詩牆公園?
這個問題讓我一時有些困惑。
但有一點我很清楚,排雲閣再往前走,就是沅水大橋了,順着河邊石階上去,就到了橋頭小廣場。
木歌的那輛帕薩特,就停在小廣場那兒,最靠江邊的位置,視野非常好。
十多年前,有私家車的 C 城人並不多,有些先富起來的傢伙喜歡在夜晚開車去江邊打野炮,沅水大橋橋頭小廣場是個不錯的地方,臨江空曠地,地勢高而平坦,有片小樹林將之與馬路隔開。
木歌辦音樂培訓學校,趕上了一個人人都怕孩子輸在起跑線上的時代,他也算是 C 城先富起

白耳夜鷺

白耳夜鷺

作者:艾瑪類型:現代言情狀態:連載中

一個真正成熟的人,懂得把一些真相永遠帶進墳墓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