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肖飛盛禹珩全章節()全文免費閱讀

肖飛盛禹珩全章節()全文免費閱讀

時間:2022-09-08 22:27作者:明窗開筆 標籤: 現代言情 盛禹珩 肖飛

初見,白末筠大病新愈弱不禁風歸來,盛禹珩只當她是好友妹妹,兩人擦肩而過;再見,白末筠含情脈脈噙着淚光注視他,仿若千言萬語傾說,卻突發病昏過去,盛禹珩慌亂救人後來,盛禹珩看到白末筠坐在輪椅上,一個騰挪起跳,把欺辱她的人踹骨折,又沒事般嬌弱地坐回去裝哭再後來,白末…
第7章 行動策略


第7章 行動策略 沈佩見白老夫人又哭個不住,連忙拿巾帕給她擦眼淚,勸說道:「老太太,大難必有後福,孫女到底安然無事回來了,該高興才對。 你老人家老傷心,孩子們倒心裏不是滋味,開始自責了。 才一回來,就惹您哭。」 此話一出,白老夫人立馬抽過巾帕,把眼淚抹去,露出笑容,「孫子、孫女都回來了,奶奶是高興。 停小子消瘦很多,為你妹妹操了不少心。」 白停州道:「應該的,沒有奶奶的關心、全力支持,末筠也不可能這麼快好轉。」 白老夫人打量坐在輪椅上的白末筠,又瞄到她右腿穿的假肢,拉起她蔥嫩硌人的小手,攥在手心裏,不由得心疼念叨,「可憐的娃啊……」 原白末筠本是清冷、寡言少語的性子,對誰都很淡漠不熱乎,所以此時白末筠不便作過多的表達。 聽了白老夫人疼惜的話,白末筠只是抬着紅洇洇的眼睛,惹人憐愛地與白老夫人對視一下,又隨即垂下眸子。 身體稍稍前傾,把臉輕輕偎在她的肩頭,微微淺淺抽泣幾聲。 白老夫人更加憐惜地,把白末筠摟在懷裡,手拍拍她的背,給她依靠安撫。 順了兩下,一摸,感觸不對。 她將白末筠扶正,倏地扒開她的外套,瘦削怯弱的體態盡顯眼前。 三年了,治療加上嬰兒肥褪去,白末筠的骨相,相較之前更加明顯,臉上沒肉,也可以理解。然而身上穿着寬大蓬鬆的外套,誰也看不出她到底是富態,還是精瘦。 白老夫人瞧着白末筠可憐見的身子骨,瞬間又哭了:「停小子,你就這麼把你妹妹帶回來了? 她的身體怎麼受得住啊……」 「奶奶別擔心,」白停州急忙安慰她,「末筠的身體基本已無大礙,只是精神力虧損太多,還需要吃一陣子的葯,注射針劑。 等把這些停了,很快就會養回以前的健康狀態。 不過,她現在最需要靜養,身邊少些人為好。」 白老夫人聽罷,寬了心,點點頭,對為她擦眼角的白末筠道:「你媽早把你的住處,按你的喜好重新布置了一番。 以前你就喜歡安靜,現在也不讓旁人去打攪你。」 又對沈佩說,「叮囑那些人,都有點眼力勁。」 沈佩笑回:「老太太,我都交代好了,保管讓末筠不受打擾,住的悅心舒服,好好養身體。 在自己家裡,什麼都有我照看着,不出幾日,您老人家就會見到,白白胖胖的大孫女。」 「你就說大話吧,」白老夫人嗔笑着,「剛剛停小子講的都沒聽進去。 末筠吶,你現在回了家,就不要叫你哥再貼身照顧了,讓他清閑清閑,忙自己的事去。」 白末筠只能點頭。 看來,白停州脫離出去,自立門戶,就算是因她,也不能再返回白家居住,還真是界限分明。 「堂姐回來了是嗎,堂姐,堂姐……」 白心恬突然風風火火跑進來。 看到坐着輪椅的白末筠,心中竊喜,而甜美的臉秒變愁容,往白末筠身上一撲—— 白停州伸臂錯擋住,推開,冷喝:「幹什麼,沒大沒小!」 白心恬被推個踉蹌,差點坐地上,嘴一撇,委屈道:「堂哥,我沒幹什麼呀,就是太想堂姐了……」 見白停州一副護着的架勢,知道不能靠近白末筠了,轉身就趴到白老夫人腿上,大哭,「奶奶……都是我的錯,是我害得堂姐成現在這個樣子。 我不是故意的,當時是腦子糊了心。 這三年來,我每天都在做噩夢,遭受身心折磨,全是堂姐對我失望的眼神。 堂姐對我那麼好,我卻這樣對待她。 無論堂姐怎樣打我、罵我都可以,什麼懲罰我都心甘情願接受,只要堂姐能發泄掉恨意,心裏好受些,哪怕讓我坐輪椅也好。 嗚嗚嗚……」 白心恬痛哭流涕,整個大廳都是她的嗓門。 有的聽了她的話,下意識認為,她是真的懺悔不已,悔過當初。虔誠認錯,不求白末筠原諒,只求重罰她,這樣,她才能良心安定好過些。 而白末筠被吵嚷得腦殼疼。 什麼東西,雕蟲小技敢拿到她面前賣弄。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她這個半殘人士耍了什麼手段,讓她委屈告狀哭得凄慘。 回國之前,她與白停州就商議過了行動策略。 為原白末筠報仇在次,先以身弱,換得白老太憐惜,讓白老太摒除先前成見,喜歡上她這個大孫女,在白家站穩根基才是首要的。 白老太雖年紀大了,不管事,但她仍是這個家族的主心骨,只要她一句話,隨時就能把誰給替換掉,甚至驅逐出白家。 沈佩就算做了數十載白家女主人,也是時刻戰戰兢兢,生怕白老太一個不滿意,讓她多年管家媳婦熬成掌權婆的美夢,破碎掉。 況且,自己的身體狀態,並非停州說的那樣已無大礙,真實情況怎會告知他們!這可是她的致命兇器。 目前,只能僅在顧好身體的前提下,再兼而有之,把輕而易舉的事給辦了。 有了白老太的扶持,對日後掌控白家就更進一步。 那時,身體的復原程度,也足以支撐她多方行動了,她的報仇才是真正開始。 大廳依舊充斥着白心恬的哭聲。 眾人都在等白末筠說話。 白末筠只是一副清冷模樣,沒有任何表示。 白停州已經算外人,自然不會多說話,僅把白末筠拉到他可控的安全範圍內。 沈佩見這樣愣着不行,需要添把火,也趁機提醒白老夫人,她早就寬諒了白心恬,可別老年糊塗健忘了。 「末筠啊,從你出事後,心恬一到我面前,就懊悔痛哭,說對不起你這個堂姐,等你好了回來,她用這輩子償還。 當時她那麼小,不懂事,也許真不是有意……嗐,我也是婦人之仁,你倆打小在我眼前長大,手心手背都是肉啊,我是一邊心疼,一邊又捨不得怪…… 既然心恬主動承認錯誤,提起了,今天就有個了結吧,再拖下去,誰心裏也不好受。 現在家裡人都在,你不用顧慮什麼,有話只管說,我們都會為你做主的。」 白末筠抬眸溜了一眼沈佩,瞬移去目光。 這嘴說的真好! 兩個東西一夥的。 沈佩忽的打個寒噤,以為是白老夫人瞪她,轉過身去。 只見白老夫人正嫌棄地,把白心恬推一邊去,讓她住聲,擦乾淨臉。 因為白心恬哭得鼻涕眼淚,全抹在白老夫人的腿上。 這小老太太很愛乾淨、特講究,直接起身回房換衣服,片刻,返大廳坐了下來。 朝白末筠伸伸手。 白停州將輪椅推過去。 白老夫人道,「末筠吶,在你事發之初,奶奶就應該懲罰她的。 但這是危及你個人性命的大事,奶奶是斷不可不顧及你的想法,代為做主。 所以,才擱置到今天,一直沒給你個交代。 現在你回來了,就由你來為自己主持公道。 奶奶話放在這裡,無論是誰,凡是惡意戕害手足姊妹的,白家決不容留!」

盛總,夫人又在飆演技扮柔弱

盛總,夫人又在飆演技扮柔弱

作者:明窗開筆類型:現代言情狀態:連載中

初見,白末筠大病新愈弱不禁風歸來,盛禹珩只當她是好友妹妹,兩人擦肩而過;再見,白末筠含情脈脈噙着淚光注視他,仿若千言萬語傾說,卻突發病昏過去,盛禹珩慌亂救人
後來,盛禹珩看到白末筠坐在輪椅上,一個騰挪起跳,把欺辱她的人踹骨折,又沒事般嬌弱地坐回去裝哭
再後來,白末筠浴血廝殺單挑完仇敵,發覺盛禹珩在身後,剛要扮柔弱,男人反捧起她的小爪爪,心疼呼揉,「老是親自動手,你男人是擺設嗎!」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