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痴妄全部可以看完

痴妄全部可以看完

時間:2022-09-08 22:35作者:Mr_四銀 標籤: 豐蕘 現代言情 谷望南

豐蕘說:「谷望南,我很貪心的,我想一手抓愛情,一手抓金錢」谷望南說:「不用這麼麻煩,你抓住了我,就兩者兼得」相愛相依豐蕘說:「谷望南,你給不了我名分」谷望南說:「除了名分,你想要什麼我都可以給你」相愛相殺豐蕘說:「谷望南,我得重新生活」谷望南說:「抱歉,我不答…

痴妄

推薦指數:10分

《痴妄》在線閱讀

第8章


谷望南半斂下眼皮掃她一眼:「豐蕘,我也想你了。」強調,「很想。」
———–
滿室的馨香。
「我想你,豐蕘。」他的聲音也同樣得滾.燙。
……他從來沒有說過,我愛你,豐蕘。
谷望南又穿上了那件睡衣,情.愛過後的他顯得心情頗好,不說話,坐在桌前笑,笑起來的時候眼角帶着眼紋,豐蕘穿着圍裙在廚房裡切菜,煮麵,時不時回頭看谷望南一樣:「你笑什麼?」
「沒什麼。」他雙手交叉,胳膊肘抵在桌子上,眼睛還是定格在豐蕘身上,看着她隨意扎得馬尾在腦後一掃一掃的,掃在了他的心間兒上。
谷望南想起第一次見豐蕘的時候,她一個人推着裝着貨物的車穿馬路,沒走斑馬線,又正逢是個轉彎口,谷望南的司機方向盤打得急,下意識得就沖豐蕘按了喇叭,豐蕘推着車下了一大跳,手一滑,車就這麼滑.出去了,司機趕緊一腳剎車,沒用,還是撞上了,把紙箱子直接撞飛了出去,裡頭的衣服撒了滿地。
豐蕘第一反應就是跑過去撿衣服。
司機也嚇得不清,趕緊去看谷望南的臉色。
谷望南皺眉:「去看看人有不有事兒。」
司機哦了一聲,連忙下車。
谷望南坐在后座,透過前擋風玻璃看着不遠處的豐蕘,那時候夏天剛過,她穿着紅色的格子襯衫,袖子高高的挽着,水藍色的牛仔褲,扎着馬尾,神色慌張不安。司機走過去,跟她說著什麼,豐蕘抱着一大堆衣服,無措地向他這邊看來,臉蛋憋得通紅,谷望南坐在車裡看着,不知怎得心裏就柔.軟得不行。
他下車,向她走過去,豐蕘見到他,更加得慌張,抱着衣服的手都捏緊了,關節處泛白,臉憋得更紅,眼神兒也沒敢看他。
谷望南居高臨下地看着她,眼睛微微地眯着,連他自己都沒發現,他的嘴角是帶着笑意的:「下次過馬路得左右張望,看清了路況再走。」
語氣很輕很淡。
豐蕘抬頭看他,不敢直視他的眼,又慌慌忙忙地躲閃開,抱着衣服點點頭。
待他們在一起後,再聊起這段相遇,豐蕘承認:「其實……你跟我說話的時候,我緊張的不得了,你看着我的眼神是充滿**的。懂嗎?充滿**的眼神。」
谷望南失笑:「下.流的?」
「不。」豐蕘也被逗笑,「不是那種下.流,猥瑣的眼神,就是充滿**的,掠奪的那種。」
谷望南不說話了,他聽懂了。在他認為,男人的使命就是去征服,征服女人和征服土地,而女人……天生渴望被征服。這隻能說明,他跟豐蕘一開始就是合拍的。
她用胳膊肘頂了頂谷望南,「你呢?你當時對我是什麼感覺?」
谷望南抬起下巴想了想:「憐香惜玉。」
乾淨利落的四個字。
豐蕘不滿意這個答案。
谷望南抬起手摸了摸她的腦袋:「認真生活的女孩子值得讓一個男人去疼愛,豐蕘。」他俯身上來,在她的嘴角輕輕一吻。
……
「你在傻笑什麼?」豐蕘端着兩碗面出來,看着谷望南在那兒發愣,也跟着覺得好笑,把較大的一碗面放在谷望南的面前,上面煎了個荷包蛋,又撒了些辣椒,看着就很好吃。
谷望南回過神:「沒什麼。」
豐蕘就不再過問,解了圍裙放旁邊,坐在谷望南的旁邊:「吃吃看鹹淡怎麼樣。」
谷望南拿起筷子,夾起一大縷,低頭,滿滿地吃了一口,點頭,眼睛帶笑。
豐蕘做的菜最得他的心,董晨薈是不會下廚的,家裡請了阿姨,三餐都是阿姨在做,想吃什麼直接跟阿姨說,阿姨買菜來做,谷望南下班回家,董晨薈是坐在沙發上看雜誌的,看他回來,董晨薈會放下雜誌走過來:「回來了~」
是個性子很軟的女人。
毋庸置疑,谷望南很喜歡看豐蕘為自己下廚的模樣,會把眼睛瞪圓了,問他味道好不好。
他說過,認真生活的女孩子值得讓一個男人去疼愛,而豐蕘活得比誰都認真。
「吃完了帶你去個地方。」谷望南咀嚼着麵條,把手伸過去,握住豐蕘的手,態度神秘。
豐蕘疑惑地看了看他,點點頭。
其實谷望南是個很懂情調的男人,他的情調在於他懂得怎樣去疼一個女人。在冬天的時候,他出門辦事兒總是習慣帶着黑色的羊皮手套,長至膝蓋的黑色大衣,一身黑,不苟言笑的樣子特讓人生畏,但跟豐蕘在一起的時候,他一定會脫了手套,跟豐蕘十指相扣,把她的手拉過來,放在自己口袋裡。有時候豐蕘會使壞,在他口袋裡隔着衣服摸他腰,谷望南輕輕皺眉,眼神三分笑三分邪:「別鬧,會出事兒的。」
聲音可真有魔力,撓得豐蕘心癢,就真得不敢再逗他了。
他開車很穩,一隻手抓方向盤,一隻手覆在豐蕘的手背上,有時候換擋,才會把手拿開,換好了又會伸過來握她的手。
豐蕘是極沒有安全感的,每當這時候,她就會在心裏問:他是愛我的吧……他是愛我的吧?谷望南手掌傳來的溫度,會讓她有幾分堅定:恩,他是愛我的。
這就跟高.潮的那一刻一樣,她那麼堅定地認為她和谷望南是有未來的,但在高.潮漸漸退去的時候,她又會對此懷疑。
沒有安全感的人,就這點可憐,明白嗎?
到了市中心,從街道穿過去,谷望南把車停到路邊,拉着豐蕘下去,這條街上的店鋪都是生活化的,麵包店,水果店,飾品店,跟豐蕘的服裝店的街道差不多,只是這裡更近市中心,地段更好。
谷望南帶她往前走,把她拉進一家搬空的店鋪里,兩層樓,空間寬敞,有工人正在剝牆紙。
「怎麼樣,這家店可以嗎?」谷望南問,順勢摟住了豐蕘的肩膀,細細地觀察她的表情。
豐蕘是機靈的,她早就猜到谷望南會另外買下一間店給她。
拒絕?接受?
「我還是喜歡我自己的那家店。」豐蕘小心翼翼地抬頭看他。
谷望南皺眉,環顧了一下這家兩層樓的店,以前是家花店,店主一家三口要移民,他順勢就把這裡盤下來了,想着給豐蕘是最好的。
「那家店已經被燒了,不好。」谷望南是生意人,他信風水。
豐蕘看谷望南這麼堅決,沒立即吭聲,順着樓梯走去二樓,二樓的格局稍微小點,但靠街道這邊開了大窗戶,坐在那兒可以看到樓下的風景,很宜人的小店,只是……豐蕘最中意的還是自己的那家。
「不喜歡?」谷望南察覺出了豐蕘的表情。
她沒有絲毫的驚喜,這讓他覺得有點挫敗。
「喜歡的,但是我更喜歡我自己那家。」豐蕘怕谷望南不高興,走過去,環着他的腰解釋,「畢竟我在那裡也有兩三年了,附近也有老主顧了,像張大姐啊他們也在旁邊的,平時也挺照顧我的,那裡親切,這裡陌生,這家店是挺好,地段好,格局又大,但是周圍都是陌生的,意味着我要重頭再來。」
豐蕘看着谷望南的臉色,谷望南也半斂着眼皮看她。
「行。」沉默半響,谷望南點點頭,「是我沒考慮周到。你那家店我儘快讓人給你裝修好,恢復如初。」
他是果斷的,爽快的。所以豐蕘真覺得,有谷望南在,她可以不用那麼辛苦,這個男人大手一揮就能幫助她許多的事兒,有他在,整個世界都是便利的。
「那這家店呢?」豐蕘問。
谷望南笑:「既然是買給你的,當然就給你留着。」
他的大方,是他掠奪一個女人的手段。
從這家店出來,豐蕘想着那就跟谷望南在這條街道上逛逛,她的提議谷望南自然不會拒絕,倆人十指緊扣地在路上走,全當散步了。
跟谷望南在一起的相處的時間是有限的。轟轟烈烈的愛情她不感興趣,她明白自己要的是細水長流,像這樣,有個男人在大冬天的時候握住她的手,一起漫步街頭,說說笑笑,這樣就是最好的,感覺能這樣走啊走啊,走一輩子。
「今天要跟我吃晚飯嗎?」豐蕘問。
谷望南笑:「當然。」
豐蕘忍不住揚起嘴角,笑得滿足,谷望南瞧着她的笑,心疼,眉頭輕輕地皺上了,把她往自己身邊拉了拉。
她是容易滿足的,容易滿足的女人真好,真讓人心疼。她從來沒有想他索要過什麼,他給的,她就乖乖的收下,不給的,就聰明得不會提及。她在等他,愛他,谷望南知道。
從這邊的街道走到對面的商鋪街,前面迎來三三兩兩的人,從一家商鋪里走出來,為首的人正在跟旁邊的人討論什麼,豐蕘沒注意,拉着谷望南走,卻看到男人在看到谷望南時目光錯愕了一下,隨即叫出:「嘿,谷老闆?」
這人的招呼聲讓豐蕘心驚肉跳,下意識地就想甩開谷望南的手,腳步往旁邊一挪,跟谷望南保持距離。
這個受驚的動作是自然的,是本能的,是對自己的地位的自知之明。
谷望南的手心發空,看着急促不安的豐蕘,嘴角不易察覺地抿緊。
那人也是生意人,是極識眼色的,目光從谷望南的身上轉到了豐蕘身上,笑得有幾分尷尬。
「巧了,很久沒見了。」谷望南笑着,是極商務的,有距離的笑,一邊寒暄,一邊向豐蕘走過去,順勢拉住她的手,想了想,拉手還不夠,順勢環住她的腰,自然得把她往自己身邊一帶。
「我愛人。」谷望南眯着眼,這麼介紹,堅定的。
三個字,給的是認可,給的是地位,給的是對她那份愛的回應。
——谷望南,如果有一天我們親昵地吃飯,逛街,被你認識的人撞見了怎麼辦?
——我們就假裝是陌生人吧。不讓你為難。
豐蕘一直這麼想,一直這麼做,這是她愛這個男人的準則。
現在,此刻,谷望南就環住她的腰,泰然自若地介紹她。
我,愛,人。
多麼尊貴的身份。

痴妄

痴妄

作者:Mr_四銀類型:現代言情狀態:連載中

豐蕘說:「谷望南,我很貪心的,我想一手抓愛情,一手抓金錢
」谷望南說:「不用這麼麻煩,你抓住了我,就兩者兼得
」相愛相依
豐蕘說:「谷望南,你給不了我名分
」谷望南說:「除了名分,你想要什麼我都可以給你
」相愛相殺
豐蕘說:「谷望南,我得重新生活
」谷望南說:「抱歉,我不答應
」相殺相恨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