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彼岸花誘我入墳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彼岸花誘我入墳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時間:2022-09-14 22:29作者:白裙懶懶 標籤: 敏敏 現代言情 鄭萌

小熊、項鏈、皮包……恐怖就在身邊
第 1 節 項鏈上有血

精彩節選


我媽很窮,但她對我很好,總是隔三差五地送首飾給我。
奇怪的是,她每送我一個首飾,市裡就會死一個人。
1.媽媽今天送給我的是一條項鏈。
這是一條玫瑰金項鏈,鏈身掛着一個紅眼睛小鹿吊墜。
但墜子上有刮痕,像是別人戴了很久的二手貨。」
它是仿舊復古款式。」
我媽見我蹙眉,趕忙解釋着,又把項鏈的發票拿給我看。
發票上顯示的價格是七千整。
這是我媽將近三個月的工資。」
媽,你哪裡來的錢買它?」
我忍不住詢問。
昨天晚上,我親耳聽到房東打電話催我媽交房租。
我媽唯唯諾諾地求着房東再寬限幾天。
可轉頭,她就給我買了大幾千的項鏈……」這……」我媽臉色變了幾變。
她強扯出笑來,結結巴巴道:」馬上就到你生日了,我取了存款,給你買的禮物。」
我正想再問下去,但她卻匆匆跑去廚房,說要看看排骨煮的怎麼樣。
我媽的工作是給富人做小時工保潔。
我懷疑她利用職務之便,偷富人的首飾……這個猜忌讓我心中一陣煩悶,忍不住仔細打量這款沉甸甸的項鏈。
小鹿吊墜上散發著一股怪味。
很難聞,很刺鼻,像是消毒水氣味。
吊墜的背面刻了小小的英文字母 zm。
zm 字母是我的名字縮寫。
也就是說這條項鏈是私人訂製款的。
我有點迷惑。
難道,這真是我媽買給我的?
叮咚。
手機頻幕上突然出現一條本地的新聞。」
婉市女大學生被分屍慘死。」
」死者一截滲着血的脖子扔在垃圾桶,被狗叼了出來。」
」詭異的是,除那截斷脖外,死者的頭顱、以及身體軀幹竟都消失不見。」
新聞上的圖片已經被打了馬賽克,看着模糊的鮮血淋漓一片。
這場景看得我心驚肉跳。
我正準備關掉,卻又看到新聞上放了一張死者生前的照片。
照片上的女孩踮起腳,仰頭嗅着一朵薔薇花。
她像天鵝一樣纖細白皙的脖子上,掛着一根金閃閃的項鏈。
項鏈是紅眼睛小鹿吊墜款式。
我駭然不已。
這條項鏈,與媽媽剛才送我的項鏈一模一樣!
冷汗滲出我的背脊。
我打了個哆嗦,一個可怕的想法在腦海里浮現。
我媽送我的項鏈,是從死人脖子上取下的……」媽!」
因為一場車禍,導致我雙腿殘疾,出行只能靠輪椅。
我轉動着輪椅,趕忙朝廚房走去:」你告訴我,這項鏈究竟是怎麼來的?
!」
廚房的門緊緊關着,地下的縫隙中透出一股濃烈的血腥氣。」
媽,你在幹嘛?」
我嘗試擰開門把手,但裏面卻被反鎖了。」
啊?」
我媽聲音聽着有些慌張:」敏敏,你等會,排骨有點大,我把它剁碎一點。」
」媽,你先出來,我有事要和你說。」
大概三分鐘後,門被打開了,露出一張滿是緊張的臉。」
媽,你剁排骨為什麼要把反鎖廚房的門?」
我狐疑地掃視着我媽。」
廚房的門一直有點問題,可能是自動反鎖了。」
我媽的手和臉紅彤彤且濕淋淋一片,看起來像是剛用水用力清洗過。
她沖我笑了笑,又道:」對了,敏敏你想和我說什麼?」
」這項鏈……」我準備把死人斷脖的新聞給她看。
可下一秒,就像是有一根無形的針戳進了我的喉嚨里,硬生生止住。
因為,我看到我媽凌亂的頭髮上,粘着一片帶血的人指甲!
2.我下意識往我媽的手指看去。
她的十指指甲紅潤,齊全地鑲在指端。
那…沾在我媽頭髮的指甲是誰的?」
項鏈怎麼了?」
我媽已經恢復了鎮定,微笑着問我。」
沒…沒什麼。」
我僵硬地轉動着輪椅,往自己房間走去。
我沒有詢問我媽頭髮上指甲的來源。
我很清楚,她不會告訴我。
關上門後,我迫不及待按了 110。
可最終,我還是沒有撥打出去。
這是我媽!
我不能在沒有任何證據的情況下,做報警傷害她的事情。
但那片粘血透明的指甲,始終在我心中揮之不去。
我不斷猜測着,這是誰的指甲?
我媽剛才在廚房裡鎖門,又究竟是在幹什麼?
直覺告訴我,我媽身上藏着不為人知的秘密。
可我怎麼也想不出她的秘密是什麼。
鬼使神差的,我打開手機,再次看着死者的新聞。
新聞顯示被殺害的女大學生平時沒有任何不良嗜好,且成績優異,據說馬上要出國留學。
底下還有人評論。
有人說婉市接連死了四個大學生,並預言以後一定還會死大學生。
我蹙起眉頭。
猛地想到一件事。
我媽一共送了我四件首飾。
這似乎也對應着死了四個人。
我感到毛骨悚然。
難道……難道是我媽殺了她們,並取了她們的首飾?
不,這絕對不可能!
我媽性子溫和,她平常連殺雞都不敢,又怎麼可能會殺人!
我不斷安慰自己,這一切不過是巧合。
可很快,我發現我錯了。
我查到四個人的死亡日期,與我媽送我禮物的時間完全一樣!
我感到太陽穴突突地直跳。
一陣揪心的窒息感鋪天蓋地而來。
我很清楚的知道,死的那四個人與我媽脫不了關係……」敏敏,你的手機上播放的是什麼新聞?」
倏地,一陣尖銳刺耳的聲音傳來。
我媽弓着腰,扭曲着拉長的脖子,一臉陰鶩地盯着我。
3.」沒……沒什麼新聞。」
我被嚇得打了個哆嗦,頭恰巧貼在我媽的臉上。
與她觸碰的時候,我感受到她的臉上冰冷滑膩,且散發著一股腥臭味。
我下意識捋了捋頭髮,卻摸到了一片滑膩膩的東西。
我凝神一看,這…這竟是人的指甲!」
啊!」
我嚇的大叫,瘋狂地後退。」
怎麼啦?
不就是個魚鱗片嗎?
至於嚇成這樣?」
我媽對我嘆了口氣。
她往前走了幾步,將地上的透明片狀物體扔進垃圾桶。
我仔細瞥了眼垃圾桶。
裏面靜靜地躺着一片酷似人指甲的,魚鱗。
莫名的,我鬆了口氣。
也許,剛才我在媽媽頭上看到的人指甲,是我看走眼了。」
媽,你不是做排骨嗎?
怎麼又弄魚去了?」
我又抬頭看向我媽,發現她衣服上還掛着幾片亮閃閃的魚鱗片。
我媽嘴角咧出笑意:」天天吃肉也會膩的。」
我呼吸變得急促起來。
她在說謊!
自我車禍後,我媽帶着我去了各大醫院。
她求醫生給我腿做手術,好讓我能夠重新站起來。
但醫生說,我的腿已經壞死,除非截肢再安裝假肢,否則我這輩子都無法站立。
我媽是個很倔的人。
她打聽到小道消息,說人缺什麼就補什麼,這樣就會好。
於是,我幾乎每天,每頓的飯食都是豬腿。
可今天,我媽她竟然給我換了魚……」媽,我不餓。」
我臉色早已蒼白,轉着輪椅道:」我有點悶,想出去散散心。」
離開屋子,進入電梯後,我緊繃的臉瞬間坍塌,瘋了一般狂查着死去大學生的信息。
很快,我發現了一個無比驚恐的事情。
死去的四個大學生,全部都被碎屍,並只剩下小截碎屍塊。
第一個死者的屍塊,是在河裡發現的一隻手。
第二個死者留下的屍塊,是在下水道里發現的一隻耳朵。
第三個死者留下的屍塊,是學校食堂大雜燴里發現的,一截無名指。
第四個死者叫鄭萌,她的項鏈名字我一樣,也是首字母是 zm。
而她留下的,是在垃圾桶里發現的項鏈。
冷汗從我的額前泌出。
我死死地按着狂跳不堪的心臟。
只感到全身有種如墜冰窟的冷。
我媽給我買了四件首飾。
分別是手鐲、耳環、戒指、項鏈。
這也正對應着死的死的四個大學生的殘手、碎耳、斷指、截脖。
毫無疑問。
我媽她真的是殺人兇手!
叮。
電梯的門開了。
我轉着輪椅沖了出去。
艷陽高照的八月伏天,我卻感受不到半點炎熱,反而渾身冰涼。
我不知道我該怎麼辦。
我媽殺了人。
她為什麼要殺人?
難道僅僅是為了送給我死者的首飾嗎?
我大喘着氣,靠着輪椅,縮在樓角。
我的思緒開始混亂。
顫抖着,再次想報警。
可卻又無數次按了刪除鍵。
我出車禍後,我爸就找了情人,拋家棄女的離開。
我的腿殘疾,生活上難以自理,一直都是我媽含辛茹苦地照顧着我。
我媽如果被抓坐牢了。
那麼,我基本也毀了。
但讓我面對一個殺人犯母親,我又實在是做不到無動於衷。
我懷揣着不安、愧疚甚至是恐懼的心情,再次刷着斷脖死者的新聞。
這時,一條新出的評論進入我的眼帘。」
我是死者鄭萌的室友,她的死絕對不是偶然,這是一場詭異的謀殺!」
我手指打着哆嗦,忍不住詢問她:」為什麼?」
4.這人沒有解釋,而是回復了我一串數字。
我意識到這是她的微信號。
很快,我加上了她。
她第一句話就是:」你是記者吧?
我是死者的大學以及高中的室友,所以她的死亡真相,我全都知道。」
我趕忙追問:」你可以告訴我嗎?」
」可以,但要收費。」
我在網貸平台套了一千塊給她。
一個小時後。
我與陳佳佳在小區最邊緣的亭子約見。」
你為什麼認為你室友的死,是謀殺?」
見面後,我迫不及待問道。
陳佳佳沒有直面回應我,她反問了句:」你相信這個世界上有鬼嗎?」
我搖了搖頭:」沒有。」
陳佳佳看了我一眼,表情一下子變得古怪起來。
她輕聲道:」殺死鄭萌的,是鬼。」
」鬼是虛幻無形的,它不可能殺人。」
我下意識反駁。
但我心中卻充滿激動。
這種情緒難以用文字形容。
就好像突然洗去了我媽是殺人兇手的認定。」
確實是鬼殺了她。」
陳佳佳面上浮現着幾分蒼白。
她聲音壓低很多:」我不小心偷看了她的日記,她日記上斷斷續續寫着,她被鬼盯上了,她馬上就要死了。」
」她還說,她死後,只會留下一個腐爛的脖子。」
為了讓我相信,陳佳佳打開手機圖庫,裏面是她拍攝的死者日記。」
2022.9.1 日,她已經陰魂不散地跟了我十天,我知道,她想要我死。」
」我跪下來求她,我說我會每年給她燒香,只求她放過我。」
」可她沒有理會我,她倒鉤着頭,瞪着掉下來的眼珠子,咧着嘴對我笑。」
」她不會放過我的,她會像狗一樣啃噬掉我的身體,僅僅留下我的一截脖子。」
這篇日記寫的很潦草凌亂。
字跡上筆墨像是被淚水給暈染開,顯得字體歪扭如爬蟲一般醜陋。
而日記的最後一段話用力極大,下方的紙都被筆尖劃破,寫的是:」錢艷麗你害死了我,我死後成了鬼,就一定會撕你的皮,吃你的眼!」
我心裏咯噔一下。
臉色瞬間慘白如紙。」
錢艷麗是死人。」
陳佳佳面上也浮現驚恐的神色。
她聲音微微顫抖着:」她把汽油倒在自己身上,在鄭萌家門口自焚死去。」
」錢艷麗和鄭夢有什麼仇?
她為什麼在鄭萌家自焚?」
我感到喉嚨里堵了一團棉花,發出的聲音沙啞不堪。」
這我就不知道了。」
陳佳佳搖了搖頭。
倏地,她瞪大了眼睛,仔細看着我道:」你……你長得挺像錢艷麗的。」
我當然長得像她。
因為,錢艷麗是我的媽媽。
可我媽不是死人,她一直都在照顧着我,絕對不可能是點油活活燒死自己的鬼!
我打開手機,搜索着婉市的錢艷麗自焚的新聞。
很快,便看到錢艷麗自焚前的照片。
這照片……與我媽的樣子,一模一樣!
5.難道我媽真的是死人?

我曾聽說過一個民間傳言。
人死後會變成鬼。
但鬼如果對親人有所挂念,就會拒絕投胎,重回到人世間,以鬼的狀態繼續陪同親人……倏地,我想到,我媽似乎從來都沒有當著我的面吃過任何食物。
而鬼,是不需要吃食物的。
……我坐電梯重新回到家裡。
客廳中並沒有媽媽的身影。
廚房裡,傳來沉悶又熟悉的剁骨聲音。
以前我從來沒有懷疑過這聲音。
可現在我卻有種細思極恐的感覺。
死的四個大學生,她們只有殘手、碎耳、斷指和一截脖子被人發現。
那麼,死者屍體的其他部分呢?
我不敢細思下去。
越想,我越覺得我媽詭異恐怖……啪。
因為情緒太過激動,我手指不小心按了輪椅上的收縮鍵。
車輪收縮,我一個沒注意,臉重重地趴在地板上。
透過廚房的一條窄窄門縫。
我看到了此生令我驚魂窒息的一幕。
門縫中,出現一個斜倒着的半塊滲着血的頭顱。
濃稠的黑色亂髮遮蓋住她的臉。
在髮絲的縫隙中,一隻已經脫離了眼眶的,圓滾滾的血紅色眼珠子,正死死地瞪着我。

彼岸花誘我入墳

彼岸花誘我入墳

作者:白裙懶懶類型:現代言情狀態:連載中

小熊、項鏈、皮包……恐怖就在身邊

小說詳情